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67章 就要现在

第67章 就要现在


  “大叔,你刚才是在唱歌吗?好难听啊。(http;//”

  李杰听到怀里的女孩声若蚊呐的弱弱问了一句,一瞬间,李杰想哭,想笑,想大喊大叫,想抱着她旋转,想撕开她的衣服做一些禽兽不如的事情,想什么也不做,就这么抱着她老去。

  那一瞬间,李杰激动得都有些浑身抖了,在他将近三十年的人生里,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别那么激动。”女孩的声音依旧很弱,而她压根就没有看到他百感交集的表情,却又像面对面的看到了一样,说:“我觉得时间没有过去多久,我可能只是病变前的回光返照。”

  这并非没有可能。

  但李杰不管了,他扳过她的头,狠狠的在她的唇上吻了下去,粗鲁的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野蛮的搅动着,他满脸粗粝的胡须扎着她柔嫩的脸,他滚烫的泪水顺着他的舌头流进了她的嘴里。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搂紧了她,尤其是那只测试她心跳而按在她胸口上的那只手,由很纯洁很温情的测试她的心跳,变成很黄很暴力的揉捏着那一团坚挺。

  直到她娇喘吁吁,香汗淋漓。

  当李杰终于把自己的舌头从她的嘴里抽出来时,她也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真粗鲁。”女孩弱弱的一笑,说:“不过感觉很真实。”

  李杰哈哈一笑,说:“还有更粗的,更真实的,继续往下吧。”

  季忆苦笑了一下,说:“你要是想,尽管试好了。不过,也许你更喜欢我能有所反应?那至少不是现在,我一点力气都没有啊。”

  李杰恶狠狠的说:“我就要现在,既然没有未来,为什么不在现在疯狂一把。就让我们快乐到死,不也很好?”

  季忆呵呵一笑,说:“我就知道你狠羡慕林野和程茵默那一次的疯狂,我又不是不答应你。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反正小女子我是无力反抗的。”

  面对着摆出了一幅任君采拮的姿态的季忆,李杰毫不客气的扒光了她身上的累赘,而且也毫不怜惜的深深刺入了那一具绝美无瑕的身体。李杰本来就不是林野那种精致的男人,以前出去鬼混的时候,他也不是很在意小姐是脸蛋漂亮还是身材火辣,反而都会多要一个钟或者两个钟,试试看能不能谈得来。不过他也绝不是在玩纯情,因为即使遇到再谈得来的小姐,他也不会只找这一个的……

  而面对着野蛮而粗鲁的李杰,虚弱得连手指都抬不起的季忆除了骂一句“禽兽”之外,就只能再在心里补充一句“禽兽也比禽兽不如的好”了。她不怕自己会被他摧残致死,如果是这样死掉的话,至少也好过于变成丧尸。但是她的呻吟声从根本没有,到若有若无,再到**得让李杰无法自持一泄如注,他们惊奇的现,他们最担心的事情没有生,而最期盼的奇迹,居然真的出现了。

  “什么状况这到底是?”尽管季忆现在身上未着寸缕,尽管她全身的骨头都像散了架一样,她还是让李杰扶起她,背靠着被太阳烤得滚烫的铁板墙壁坐了起来,她现太阳早已经沉落到地平线附近,但是无法确定时间究竟过了多久。

  “不知道。”之前李杰像囫囵吞枣吃人生果的猪八戒一样,连人生果究竟长什么样都没看清,但现在他可以从容不迫的欣赏眼前这个绝美无瑕的身体了,他一边赞叹着,眼睛里流露出狂热的光芒,一边已经东山再起,准备再接再厉,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季忆的问题,也不想回答。

  季忆无意识的瞥了一眼李杰的剑拔弩张,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她伸手遮住了自己的关键部位,而这样娇媚的动作更让李杰难以自制。季忆不但是脸色嫣红,连身体也泛起了一层迷人的泽光,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而这一次,李杰由狂风暴雨辣手摧花变成了细细品味。而季忆也由无力承受到主动迎合,直到她身体的里里外外都沾满了李杰男人的液体,直到两个人都筋疲力尽的沉沉睡去。

  第二天,当李杰睁开眼的时候,季忆早已穿戴整齐,并且在水塔上找到一个水龙头,洗了个头,披着一头湿漉漉的头,静静的坐在李杰的身边。李杰也不着急起来,把手枕在头下,他很享受这一刻的感觉。

  而他早就已经听到他们脚下的一片咆哮声了,也闻到了空气中飘荡着的恶心的尸臭味。

  “我在想一件事。”李杰没去管丧尸,而是一本正经的,非常严肃的对季忆说:“什么时候我们遇到婚纱店或者影楼的话,我一定给你找一身最漂亮的婚纱。咱们得办个婚礼。你知道吗?”李杰很动情的说:“我不算是个好男人,尤其是在男女关系这一点上,我要坦白,我过去正经恋爱没谈过几次,但是经手过的女人怎么算也超过一打。我从来没打算跟她们长久的处下去,更别提结婚什么的。不过季忆,我愿意为你做这世界上最蠢的事,我不会让今天的事就这么过去的,我要给你找婚纱,找戒指,我要堂堂正正的娶你。”

  李杰以为自己深情款款的,充满热忱的说出的这一番话,会让季忆感动得眼泪汪汪的。就像他说的,他没怎么正经谈过恋爱,只是和很多女人欢好过。他从来不会想因为这样就跟她们结婚什么的。曾经有一个女生对他很动了真情,就一直等他一句话,这句话甚至不需要他真的兑现,甚至不需要他说什么娶你之类直白热忱的话,哪怕就是一句咱们一起过日子吧这样的话都没有。最终那个女生绝望的离开了李杰,这让李杰深刻的感受到,对一个女生说这些蠢话,其实是很有杀伤力的。

  李杰虽然不是高富帅,也不是官二代,但是他的女人缘好得让林野时有无语问苍天的悲愤。尤其是在那些被李杰伤了心的女人竟然不甩他这个绝世帅哥的时候,更让林野郁闷得想要以头抢地。以至于林野经常恨铁不成钢的对李杰说,你就认真一点吧,我估计你要认真对一个女孩说愿意娶她,没准她都不介意让你再娶另外一个女孩一起过了。

  但是,当李杰这么深情的,热烈的表白,并且期待着季忆那种笑着流泪的回应的时候,季忆瞪着他看了一会,很无语的说:“大叔,你要不要这么老土啊?”

  李杰被呛得好半天说不出话来,老土?真的假的,小女孩你不要硬撑啊。

  “有多少?”李杰很挫败很沮丧的问了一句,好吧,现在不谈感情,还是谈丧尸吧。季忆既然没事,弄脑筋的活儿还是交给她。

  “30只左右,看身上的穿着,应该是附近的居民。”季忆已经把他们现有的装备整理过了,手枪弹还有7,伞兵刀还在,此外还剩下一根铁棍,粮食完全没有了,现在只是不缺水。

  “30只。”李杰想了想,说:“反正我们现在不怕感染,冲回到车里去问题不大。”

  “这件事并没有得到证实。”季忆说:“包括你,李建军少校的观点只代表他的推测,事实上是巧合还是你真的具有免疫体质依然缺乏足够的证据。至于我,究竟是你的血液起了作用,还是我自己也具有免疫体质,同样无法验证。但是和你被抓伤那一次不一样,我核对了时间,现在是7月16号早上7点,我陷入昏迷的时候是7月14号中午,这个时间倒是和你在超市里昏迷的时间有些相近。”

  “7月16号。”李杰难得的注意了一下季忆说的时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说:“刚好一个月了啊。”

  “是啊,一个月了。”季忆沉默了一下,问:“你能看到我背上的伤吗?”

  这个当然能。李杰让季忆转过身去,季忆虽然穿上了衣服,但身后破损的地方也没法缝补,李杰看到了两条交叉的伤痕,还没有完全结疤,但颜色是暗红色的,这和正常人受伤后的状态也很接近,但比正常人结疤的时间还要早一点。

  “也许伤痕消不掉。”李杰说:“不过很性感。”

  季忆根本不在乎伤痕的问题,她想了想,说:“不管怎么样,我也算死过一次的人了。我现在肚子很饿,身体状态也很虚弱,其实要不是某人禽兽不如的话,我们的身体状态都应该还过得去。我的计划是,你先跳下去,带着下面的丧尸兜圈子,我去开车。那辆防暴车虽然被你撞得面目全非,但依然是很结实的。现在,我们又要像最开始那样,寻找食物,寻找武器了。但首先,我们要考虑清楚,以后的路究竟怎么走。”

  “好。但我有一个体会,就是遇到实力比自己强大的人,哪怕是以前认识的,最好都还是避而远之。”李杰对季忆的安排毫无异议,这本来也是明摆着的。不过,他觉得他的体力还不错,虽然肚子也确实饿,但并不觉得特别的虚弱。而且,当时和变异体战斗时擦破的皮外伤都已经结疤,骨头应该没有大问题,现在也不觉得特别痛了。不管李建军少校的推测靠不靠谱,李杰现自己的恢复能力比较快,这个已经再一次得到证实了。

  季忆点了点头,黄杰看她的眼神,她又怎么会不懂?如果不是因为她当时被感染了,接下来生的事情,一定是要多狗血就有多狗血。略加思索之后,季忆说:“你说得没错,在现在这种状况下,我们的同类其实比丧尸更危险,而且我们的装备越来越差了,对于我们来说,唯一的出路也许就是不停的流浪。刚才在水塔上面,我看到了延伸向市区的高架轻轨,也许,我们可以从那里逃出朝阳区。还有一条出路,在李建军少校那里我看过军用的地图,朝阳区还有一个小型机场,也许我们能找到一架超轻型飞机,就像《生化4》里爱丽丝飞到阿拉斯加去的那种飞机。”

  李杰看了季忆一眼,无限崇拜的问:“你会开飞机?”

  季忆摇了摇头,笑着说:“当然不会,但是我知道原理。对现在的我们来说,要想活下去,就要尝试各种可能,不是吗?”

  李杰不得不佩服的点点头,说:“没错,开飞机是赌命,其实开汽车又何尝不是在赌命呢?”

  而就在李杰和季忆准备再一次踏上求生之路时,他们听到了一阵枪声。

  方向是,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