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80章 帮我干活吧

第80章 帮我干活吧


  当李杰在显示器里看到教官的时候,很显然的,教官就已经知道了。然后,他在一个转角停了下来,抬起了头,对着摄像头,把他那深邃的眼睛投向了李杰。紧跟着,教官留给李杰的对讲机里,也传来了教官那毫无声调的男低音。

  “好,现在我们可以真正合作了。”教官只是暂时停下了脚步,当他知道李杰看到了自己,也听到自己的话以后,他和自己的部下就继续往前走了,不过,比起之前的奔跑来,这会他们变成了快步走。

  李杰知道教官所谓的可以合作,是因为他们能运用机房里的破电脑连接上了能够全面监控整个疗养院的电脑主机,显然这是让教官认可的能力,不过李杰很不爽的说:“教官,不要那么拽,所谓的警民合作,也要民愿意合作才行吧?我还没说愿意跟你们合作呢。”

  教官并不跟李杰斗气,更不会跟他斗嘴皮子,他只是冷静的边走边说:“别废话了,从昨天就找到我开始,我就已经非常清楚你的动机。同时,我也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朝阳区外面虽然也感染了病毒,但原有的社会体系并没有像某些人期盼的那样崩溃,政府建立了一个又一个的幸存者基地,正在展开灾后重建工作,要知道,以现在的科技,要消灭丧尸并不难,如果采用极端手段的话。”

  李杰很想骂娘,这家伙说得怎么明目张胆的,这么理直气壮,所谓的极端手段又是什么呢?李杰首先想到的,是李建军曾经说到过的“消毒”,他一点也不怀疑,在必要的时候,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而在必要的时候,他们这样的零散幸存者,会不会被一起消毒了,那是不值得考虑的事情。

  教官走得很快,但是他在边走边说话的过程中,并没有气喘,简直就跟坐在李杰面前一样,这让李杰忍不住想,这个大叔难道还学会了传说中的轻功?看他那衰样,怎么都看不出来啊。

  “告诉你关于‘炽小队’的一些事情吧,既然那么想知道。”

  李杰苦笑了一下,问:“这算不算是要将我们这几个人抹掉的一个前兆?”其实李杰对所谓的秘密不算特别有好奇心,有时候有,但也没有真正一定要了解真相的动力。因为他知道,很多时候,当你知道真相的时候,也就意味着离死不远了。对于操纵秘密的人而言,只有死人才是绝对不会泄露秘密的。

  教官继续快步往前走,也继续脸不红气不喘的说:“你不是很想知道吗?一个人既然有好奇心,那就应该不惜一切代价的去了解真相。做人还是要纯粹一些,别想左右逢源。‘炽小队’的创建人是古裂,这个人你之前已经见过了,坦白说,你的运气真的不是一般的好,我们队里绝大多数人,其实都只是听说过这个传奇一般的老领导,很少有人能真正见到他。”

  李杰说:“我可没怎么觉得运气好,那个大叔一脸的猥琐,我就没怎么看出他传奇在什么地方。好吧,他是创始人,然后呢?”李杰比较不喜欢这种感觉,好像别人一开始就掌控着一切,而像自己这些芸芸众生,则只能路过打酱油。李杰从来不喜欢打酱油,而且向来也只有他忽悠别人,没有别人来玩他的。这个时候,他就在想,即便他们不得不跟教官他们合作,他也一定要想办法好好的让对方吃瘪才行。

  教官说:“我们知道病毒的存在,很早就知道了。而且这个病毒跟一个秘密的地下宗教有关。古裂年轻的时候只是想当一个混吃等死的文职警察,正是这个地下宗教改变了他的一生。这个地下宗教因为号召人们通过自杀来进入他们所谓的极乐净土,在警队的内部档案中,被称为‘净土教’。他们的教义很混乱,但组织很庞大,不但有境内的,还有境外的,涉及的人群也很广泛,从成功人士到街头的拾荒者都有,甚至还有的高官也被拉下了水。他们不但鼓动教徒自杀,而且涉嫌贩毒、走私军火、操纵涉黑团体,所以很早就被定性为邪教,并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境外的涉教人员进行全球通缉。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邪教组织遭到了警方的严酷打击,一度近乎销声匿迹。但那只是表面的,事实上,他们的活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炽小队’从一开始,就是专门和这个邪教组织作斗争的,从古处长手上组建至今,历经五任队长,除了他作为第一任队长幸存下来,后来的队长全部都在与净土教的斗争中因公殉职。到目前为止,殉职的队员更达到了三位数。而这支小队在警队里没有正式的编制,绝大多数警队内部的同仁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甚至会在他们进行卧底行动时和他们产生冲突。在社会上,更没有人知道这支队伍的存在,只有古处,和一直坚定的支持古处的林副市长苦苦支撑,这支队伍才能保存到现在。也只有在现在这种局面下,这支队伍才真正浮出了水面。尽管在此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这支部队一直受到挤压,古处多次提出净土教与病毒威胁的警告,也一直没有受到重视,直到今天,人们依然不了解这场灾难的真相。”

  李杰掏了掏鼻孔,心不在焉的说:“你是在跟我说电影情节呢吧?而且还是很老套的那种。要知道,我最不喜欢圣母了,更何况你那个古处一点都不像。还有,你的意思是,这场灾难就是那个什么鸟净土教制造的?如果人家就是有这么强的实力,那大家都认栽了不就行了呗?反正世界都毁了,难不成你们还在想找证据告发他们?那样做有毛线的作用啊。”

  教官说:“我前面说了,尽管这个世界遭到了毁灭性的的打击,但是整个人类社会并没有像某些人期盼的那样崩溃,现在不但政府建立了幸存者基地,而且重建家园的工作已经在进行,在世界范围内,各国也都在想尽办法自我拯救。但是还有很多人不知道这场灾难和净土教的关系,甚至在灾难后开始迷信这个也已经浮出水面的邪教,我们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李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老实说,他已经对这个桥段感到厌倦了。他只是想活下去,到外面去,最好还能找到米诺,拯救世界什么的,那不是他的喜好。关键是,他也没那个能力。要不是他自己要求跟教官一起跑出来的,而且现在教官左右着他们的生死,他早就关掉对讲机了。那个教官是个长得很像木头的无趣的大叔,声音也很难听,为什么他还要听他唠唠叨叨的讲什么邪教和警察呢?他真是自讨苦吃啊。

  看到李杰已经有点打哈欠了,季忆接过对讲机,说:“教官,我有一个事情感到很疑惑。坦白说,我不知道你们究竟想做什么?是揭露你所说的净土教制造了这场灾难吗?我们遇到过一些自称神的子民的狂信徒,他们正是对外宣称这场灾难是来自他们的神对世人的惩戒的。如果你们的努力就是为了告诉世人,这场灾难确实就是他们制造的,那不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吗?要知道,这场灾难太可怕,死了太多的人,活着的人,可能并不在乎灾难是谁制造的,他们更在乎的是自己怎么活下去。如果这时候有人说一切都是神罚,只有变成信徒才能活下去,那么,即使明知道这场灾难就是净土教制造的,还是有很多人哭着喊着要加入吧?”

  教官停下来,明显的愣了一下,季忆和李杰关心的问题不一样,事实上,她的一番话直接就让教官有点短路。没错,就像她说的,如果“炽小队”拼尽了权力,证明了灾难是净土教制造的,那不是等于帮他们宣传吗?

  季忆接着说:“反过来说,如果现在净土教已经在世界上宣布这场灾难是他们制造的,那你们所要做的事情,应该是证明这场灾难跟他们无关,世界上也根本没什么神罚才对。可这样一来,不是和你们此前一直努力的方向相悖了吗?”

  季忆的话显然让教官陷入了迷茫,很显然,这个老警员是一个技术能力很强,并且执行力也很强的行动骨干,但是做这种思辨的事情,就明显的不是他的特长了。而一个人如果陷入到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而战的时候,那他就是非常危险的。

  不过,这个时候,对讲机里传来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在季忆面前的监视器屏幕上看不到这个人,但是她和李杰都听到过这个声音,这就是那个古裂古处长非常猥琐,但也比教官丰富和生动得多的声音。

  “嘿,小美女,你不要把我这个老实的部下搞昏了,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对你们可没有半点好处。好吧,我们首先要解决的,是一整个事情的真相,我们要让活着的人都知道,那些神棍在这个事情上出了多大的力,使了多少坏,丫的不但是邪教,而且是最大的恐怖组织,其思想淫秽污浊,其行为卑鄙无耻,我们必须把他们踩在脚下,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然后我们要告诉人们,虽然在这件事上神棍们使了坏,可这事根本不是他们的狗屁神的惩罚,他们不过是一群骗子、小偷、皮条客,他们偷取了一个重要的科技成果,并且把它传播了开来。事情的本质就是这样的,不要用你那聪明的小脑袋把情况搞复杂了,ok?”

  季忆笑了起来,她看了看李杰,要说到说话的油腔滑调,思维的猥琐下流,李杰跟这位古处长比起来,还真有点小巫见大巫啊。不过她虽然只见过那个古处长一面,谈不上有什么印象,但现在她却觉得这个人也蛮可爱的。

  是的,事情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复杂,就像现在,满世界的丧尸,要想活下去就是每一步都很艰难,这就是最简单的现实。

  季忆就有些忧伤的说:“可是,整个世界都已经湮没了,不管真相是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

  古裂的声音传来:“太祖爷爷曾经说过,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如果没有斗争,活着的人会很快失去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和动力的。”

  “受教了。”李杰说了一句,“我对古处的景仰,真的有如……”

  “别废话。”明显的,古裂对李杰和对季忆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他一下就打算了李杰的话,说:“你上次给我的理由不成立,要想活下去,就帮我干活吧,这是你们眼前必须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