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83章 我去!

第83章 我去!


  李杰自言自语的说:看起来,有人运气比我还好,灾变的时候,大概正在什么工场里。不过,不弄一辆厚实的卡车逃出去,开着铲车到这样的地方来,又是受到什么蛊惑呢?

  虽然那辆铲车看起来很安全,但正常情况下,人们当然更宁愿远远的逃开吧?

  铲车的作用只是开道的,紧跟着它的,是一辆中型的油罐车,同样,在驾驶楼上加装了钢条,而在储油罐上,则站着一个人。当油罐车跟着铲车往丧尸中间开过的时候,站在储油罐上的那个人手里握着一把加油枪,正在将储油罐里的汽油往周围的丧尸身上喷洒。

  李杰的视力很好,这些天来远离电脑,远离电视,远离一切的电器,再加上随时要警惕的观察环境,他觉得自己的视力比过去还好。

  所以,不到100米的距离,他能够清楚的看到,站在储油罐上的那个人是个不到20的年轻小伙,穿着一条牛仔裤,光着的上身文满了面孔狰狞的纹身,光光的头皮在阳关下泛着汗水的反光。此时,他一边像浇花一样的用汽油浇注着周围的丧尸,一边吃了强力春药一般的扭动着身体,伴随着刺耳而沙哑的笑声。那笑声既像哭声,又像困兽的嚎叫,充满了歇斯底里的亢奋和无可救药的绝望。

  李杰很想和那个光头打个招呼,但是,跟他说什么呢?对他说,兄弟,坚持下去就有希望?靠!那太扯太文艺太装逼了!说大家都是这场灾难的幸存者,走在一起齐心协力同舟共济?那样太假太虚伪,李杰冷笑了一声,他的枪口已经瞄准了那个疯狂的在阳光下扭动着的身体,他当然没有开枪,可是空气里,已经充满了杀戮的味道。

  已经是世界末日了吗?不知道。

  那么,什么是世界末日?

  也许,并不需要等到整个世界和所有的人类都毁灭了才是世界末日。

  街道上的丧尸越来越多,多到那辆铲车都已经难以向前推进,虽然丧尸进不了操作台,但是,它们已经像蚂蚁一样的把整辆铲车重重叠叠的包裹了起来。那辆油罐车也差不多,因为他们没有拿出机器该有的速度来,缓慢的行进方式使他们陷入了重围。

  李杰也就明白,为什么那个光头会发出那种野兽般疯狂笑声了。他把枪口从那个光头的身上移开,指向了更远的地方,指向了那些高楼大厦的阴影中。

  突然,那个光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只蠕动着的丧尸从层层叠叠的同伴身上爬上了储油罐,扑到了光头的身上,然后急不可耐的张嘴咬在了那家伙**着的上身。

  没有火光,没有爆炸,惨叫中那个光头小伙被丧尸拖进了蠕动着的丧尸群里,惨叫很快就消失在了一片骚动中。

  那个光头显然是要点燃汽油的,但是,不知道他是过于亢奋,还是过于恐惧,还没有来得及做这件事情,就被丧尸淹没了。

  不只是李杰看到了这一幕,机房里守着南面窗口的顾舒展也看到了。这个原本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大学生,这些天来虽然已经习惯了那种尸体的恶臭,习惯了哪怕身旁就有一堆屎也能胃口大开的吃东西,习惯了睡觉睡得最沉的时候只要有一丁点的响动,哪怕人还没醒,眼睛已经睁开,身体也做好了逃命的准备……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在他看来简直就是地狱一般的世界。

  但是现在,当他看到那个光头的叫声在一片蠕动中戛然而止,而那群蠕动的丧尸,离他们不超过100米,他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它们啃噬的声音。在这正午超过40度的高温中,他还是感到自己浑身像打摆子一样的寒冷,而他的裤裆里,一股热热的液体不受控制的沿着裤腿流淌下去。

  原来,恐惧这种事情,是不会随着习惯而减弱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顾舒展突然发出一阵喊叫,手指不受控制的扣动了扳机。

  如果顾舒展就在身边的话,李杰很怀疑自己会不会先一刀砍了他。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暴戾的**,不过,其实顾舒展做的事,是他几秒钟前也想做,却被压制下去了的事情。但是,他之所以会把这种念头压下去,不但因为顾舒展的做法毫无价值,甚至会给他们引来更大的危险。

  一阵盲目、恐惧、散乱的枪声在盛夏的午后显得那样的苍白和空洞,子弹打出去了,可是在依旧蠕动着的丧尸中甚至连血花都没有溅起来。子弹穿过丧尸的肢体,撕扯着上面的肌肉,甚至还拉断了骨骼,可是,这毫无意义。

  开枪之后,顾舒展清醒了一些,他把枪口对准了油车的储油罐,他虽然谈不上有什么枪法,不过在不到100米的距离内,一辆油罐车的目标还是很大的。他甚至已经看到子弹钻进了储油罐里,但是,那个储油罐并没有像电影里那样爆炸。

  这让他有点傻眼,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而当他松开了扣扳机的手,枪声在空气中慢慢的荡漾开去,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然而,一整条街的丧尸都受到了刺激,它们变得狂暴、愤怒,当后面的丧尸不断的往前压时,疗养院的电网即使瞬间就将触电的丧尸烧成焦炭,似乎也不能阻止丧尸往里面压来了。

  鲁斯!李杰向楼下喊了一声:把正门关上,不要守那里了,把门抵死,到楼顶来!

  如果这么多丧尸涌过来的话,再按照原来的方式防御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现在,屋顶可能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因为爬上屋顶的铁楼梯对丧尸而言太窄也太陡了。

  李杰噔噔噔的跑回季忆那里,急切的问:现在什么状况,丧尸是不是突破电网了?

  还没有。季忆依旧保持着和她的年龄不相吻合的冷静,说:不过他们的系统已经提示高度危险了。

  那些个鸟人呢?

  没有消息,监控里也完全没有他们的身影!

  靠!李杰一脚踢在旁边的墙壁上,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就是他们被教官卖了,对方把他们当做诱饵,在这里吸引了大量的丧尸,自己早他妈不知道跑哪去了。

  踢墙壁没有用。季忆说:如果现在冲一个人出去引燃街上那些汽油倒有几分效果,不过要快,丧尸就要突破电网,而且汽油挥发得很快。

  我去!李杰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废话,他把上衣脱掉,卷成了一团,然后在机房里找到一桶机油,将自己的衣服用油浸湿了,裹在了一条凳子上。

  再脱两件衣服来!看起来,李杰的一件上衣绑在凳子上太单薄了一点,他又吼了一声。这一次,所有的人动作都很快,不但是鲁斯、廖寂和季忆,连曾经的大明星金荷熙都飞快的脱掉了外衣,而且这个漂亮的大明星这时候果断的把贴身的背心都贡献出来了,只留下了胸衣作为最后的遮掩。

  他们七手八脚的把衣服用机油浸湿,然后绑在了李杰拿着的那条凳子上。

  看这里!季忆把那台笔记本转向李杰,说:从机房到电网中间有很多炸弹,他们在电脑里标出来了的,记住它们的位置!

  真看得起我!李杰本来一腔热血,这时候顿时如坠冰窟一般,妈的,不只是要面对潮水般的丧尸,还要面对炸弹?基本上还只要看一眼就要记住炸弹的位置,靠!这算什么事啊!

  不过,瞬间的冷冻之后,李杰对季忆伸出手说:来让我抱抱。

  季忆嫣然一笑,她没有拥抱李杰,却送给了他一个吻,不过她本来只打算在他嘴上蜻蜓点水礼节性的表示一下的,李杰却嘿嘿一笑,抱着她的头深吻起来,他那根粗大的舌头在她嘴里纠缠着她的小舌头,而他粗粝的胡子刺在她脸上,季忆感到嘴边火辣辣的,不知道是被胡子刺的还是什么,她突然觉得很痛,眼泪也流出来了。

  太过份了啊。当李杰提着浸满油的衣服头也不回的冲出去的时候,季忆泪流满面的笑着说:一点都不温柔!然后,也不管脸上的泪水,继续去看那台电脑去了。

  不到100米,好吧,博尔特的话,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而已。李杰提着已经点燃了,并且越烧越大的一堆燃烧物,飞快的向街边跑去。但是他还不能跑直线,从机房到电网之间有很多炸弹,他不知道会不会碰到,只能凭着那一眼的记忆避开。

  火已经烧到手上了,妈的,好痛,李杰叫唤着,呲牙咧嘴的,心里也把教官和古裂的祖祖辈辈的女性问候了个够。那辆油罐车已经近在眼前,隔着一道拉着电网的围墙,不到10米,李杰闻到了一股飘散的汽油味。那些蠕动着的丧尸,大部分还是**的洗了个汽油澡呢。

  去死吧!李杰大喊了一声,将手中的火球扔了出去,同时,他闻到自己的手上有股烤肉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