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121章 哪里有什么自由

第121章 哪里有什么自由


  靠啊,李杰很想对易承烽来一个国际手势,不过他又不是正规的职业军人,所以什么军人的纪律,军人的荣誉在他那里也是不存在的。目测易承烽的手下有50人,对准他的枪口大约有20个,其他都保持着不同方位充分的警戒,李杰觉得依靠季忆他们爆冷的机会太小了。

  而李杰也很想知道易承烽这些人又是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他们装备精良,尽管看上去很土,但是比起李杰曾经在疗养院交手过的那些武装平民来,明显的更有战斗纪律和战斗经验。这已经是灾难爆发后的第二年了,能活到现在的人,都和过去不一样。

  所以李杰决定认真回答易承烽的问题,这对他而言是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的。

  “好吧。”李杰看了看被易承烽扯断的数据线,叹了一口气。当易承烽的手指插进他的头盔时,李杰觉得那只手细长而柔软,就像个女人的手,这让他忍不住yy了一下,如果这个易承烽其实是个女人的话,那他有没有机会施展他的王八之气,把一个敌人搞到手。在里,这样的事可是一点都不少见的。但是易承烽的个头有178的样子,也有点粗枝大叶的,如果是个女人,呃,李杰想想还是算了。

  “我叫李杰,我的小队叫黄金小队。我是小队的队长,军衔少尉。灾难爆发以前,其实我还是个平民,还不是你所说的政府军,我说这个话的意思是其实我知道的也并不是很多,这个你应该能够理解,我只是个小人物。如果我把话都说完了,你还觉得不满意,你不能以此为借口将我枪毙了。我的同伴也大体和我一样,所以你想知道的东西如果非常的高端,其实你就是杀了我们全部,估计也是得不到的。”

  李杰说的都是实话,但如果别人认为他没有如实招供,还非要以为他是“打死我也不说”的英雄的话,李杰会觉得非常冤枉的。

  易承烽不置可否的看着李杰,李杰也毫不畏惧的和他对视,玩对眼这一招对李杰来说几乎就是没用的。这倒不是说李杰是那种上老虎凳钉手指头都不会松口的好汉,他只不过是有这种你**我比你更**的习惯罢了。

  易承烽问:“你们隶属什么哪个部队?”

  李杰发现杨一虎在不断的给他打眼色,大概是叫他不能泄露部队番号之类的,但李杰还是毫不犹豫的回答说:“第十七研究所,直属****。”其实他真不知道十七所隶属于什么部门,但你不是直属神圣法庭那么牛逼吗?那我直属****不也很牛逼?

  但是,李杰难以置信的发现,易承烽对“十七所”这个番号似乎并不陌生,他只是略加思索,然后问:“十七所现在是谁当头头?曲宏辉那个脑满肥肠的政客?”

  易承烽居然知道十七所?李杰在想,究竟是这个单位压根就不是什么秘密呢?还是这个易承烽很高端?反正李杰自己在过去根本就不知道这样的单位。

  不过不管怎么样,李杰确定易承烽绝对不是能够轻易糊弄的。也还好自己实话实说了,不然一开始可能就会穿帮,如果易承烽一开始就发现他是在瞎扯的话,估计脾气也不会像这么好了。那么,这支神棍部队出现在这里,也绝不是偶然?

  “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人。”李杰诚实的说:“反正我的老板是个女的,很年轻,但已经是个技术少将了。”

  “嗯。”易承烽略一思索,似乎瞬间脑子里过度了很多人名,然后接着问:“李恩慧?”

  李杰长大了嘴,他真说不出话了。十七所真不可能是路人皆知的,那么,这个易承烽也真的知道很多。也许,他就是内部人士?

  易承烽看着李杰的吃惊的表情倒一点也不奇怪,说:“用不着惊讶,你是个小人物,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是。好吧,你也算诚实,也许我会考虑放过你,不过如果你想要我把你那些伙伴都放过的话,你就需要拿出更大的诚意了。”

  李杰苦恼的说:“大侠,你都这么高端了,我知道的你都知道,你不知道的我也肯定不知道啊。”易承烽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带着面罩的鼻孔里发出一声冷笑,李杰知道他的意思,也就是说,如果他这么不值钱的话,那么他活下去的机会也没有多少了。所以李杰又苦笑了一下,说:“就在不久前,我们在一栋别墅里找到了一个叫做乐管弦的家伙,他自称是一个布道者,依靠吃人肉活了下来。我想他大概是你的同僚吧?不过他现在已经被直升机带回总部了。”

  易承烽并不关心那个被俘的乐管弦,而是继续盯着李杰,李杰也不得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那应该算我们的意外收获,因为我们最初的任务并不是找到他,而是……”

  “李杰!”这时,杨一虎大声的咆哮说:“泄漏任务目标等于投敌叛变,你应该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砰!”的一声,杨一虎后脑上爆出了一团血雾。

  李杰没有去看他,泄漏军事行动的秘密会有什么后果他当然知道,尽管他只是个因为特殊情况被征召入伍,接受训练不到半年的半吊子军人。可是不说的话,后果也就是像杨一虎那样,这一点,他也非常的清楚。

  倒在雪地上的杨一虎脑浆和血涂撒了一地,也涂撒在了旁边的同伴脸上。跪在他旁边的是郑青蓝和宋建国,他们也都不是正规的士兵,虽然对于死亡他们也都早已见惯不怪,可这时候,他们的脸色也都煞白煞白的。他们都抬头看着李杰,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求生的**。而他们求生的希望,现在都在李杰那里。他们不会像杨一虎那样,但也祈祷着李杰不要乱说话,说错话。

  李杰看着易承烽,说:“其实他不必那么激动,你也不必那么狠,因为我们的任务很简单,只是要找到十七所在这个城市的分支机构,开启里面的电脑,拿走电脑里面的数据。因为基地和这个分基地失去联系已经有好一阵子了。我们的老板很想知道这究竟出了什么状况。但状况不是明摆着的吗?这个城市里还有这么多丧尸,而且有很多变态的,还保留着一定意识的丧尸。”

  “那么,你们拿到了数据了吗?”易承烽并不像李杰遇到的其他的神棍,满嘴都是伟大的神主啊什么的。他似乎务实得多,关心的也不是那些神啊神的空洞的东西,而更实际。他竟然认识李恩慧,知道十七所的编制,那么,他原本也绝不是什么寻常百姓,可他为什么也会加入这个神秘的宗教组织呢?

  最开始,李杰以为古裂所说的那个什么净土教,只不过是一些对社会不满的,混迹在社会底层的人借助某个根本不存在的神的名义招揽一些不法之徒,散步世界末日的谣言来招摇撞骗。更不要说最开始出现的那个徐空教授,根本就是被诊断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的。然而,一个易承烽,让李杰对这个净土教的认识改变了很多。

  不过,如果真的是神罚,易承烽又怎么会那么在意什么数据不数据的?神打个喷嚏,世界就会下雨,不是吗?

  还是说,神罚之说,归根到底还是假的?那么,那个对于绝大多数的信徒,包括像徐空教授那样的布道者深信不疑的神到底又是什么?这场灾难的根源究竟又是什么?

  李杰对灾难的根源,并没有季忆那么强烈的好奇心,但是,如果有机会了解,而且又不会要他的命的话,他还是很乐意知道的。李杰尽管自己没有太强的好奇心,但在他眼前,净土教的秘密就像剥茧抽丝一般,开始渐渐的浮现了。

  “关于数据。”李杰思考了一下,问:“如果我交出来,是不是意味着我,还有我的同伴,可以活着离开?不用为我考虑怎么回去交代,我们自己能解决的。”

  郑青蓝、宋建华和王杰等人都惊讶的看着李杰,没错,他们的任务是拿到数据,但那是在十七所的分支机构,而不是在眼前这个光辉大厦。就算是在这里,李杰真的得到数据了吗?还是,只是为了大家活命而拿出的托词?

  “当然,”易承烽说:“只要你交出数据,我当然可以保证你,还有你的同伴能活下去。并且也不需要担心回去的事情,因为,你要活下去的唯一途径,就是接受洗礼,成为一个圣战士。”

  “靠!”李杰在心里给易承烽竖了一根中指,脸上则苦得想要拧出水来,说:“大人,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的难处,我们只是想在这末世里活下去罢了,你们要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其实真不重要。我只是想活下去,而且活得自由一点,我不敢违背大老板,也不敢违背您的指示,那么,就让我们自生自灭好不好?这就是我唯一的要求,您如果答应了,我就把数据交给您,绝无半点废话。”

  “自由?”易承烽森冷的一笑,说:“哪里有什么自由?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自由,而且我也奉劝你,不要试图在夹缝中生存,要么死,要么生,没有第三条出路。”

  “既然如此。”李杰说:“那我问一问伙伴们的意见吧。其实选那边都一样对不对,只不过是马上死,和很快死的区别。如果他们决定现在就死,那我也就跟他们一起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