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177章 光与影,及死一样的静

第177章 光与影,及死一样的静


  李杰两个月没有洗过头,剪过头发,现在,他的头发又脏又乱,脸上的油污厚得他自己都认不出来,一把大胡子里面甚至能找出虱子,而对于身上跳蚤的叮咬,他已经完全没有感觉。而长期不刷牙,那一嘴的口臭都可以当化学武器使用了,当然,更危险的是他的脚臭,只要他一脱鞋,绝对神经毒气还要效果鲜明。至于衣服破烂肮脏什么的,已经是小儿科了。

  和生存问题起来,个人形象的问题并不重要,甚至可以说微不足道。但是,当李杰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终于来到了东南市近郊的时候,他决定在那条穿城而过的河中洗个澡。

  李杰从地图上看到,这条河叫做柳条河。全国不知道有多少叫“柳条”的河,不过在李杰看来,这条河叫柳条河还是名符其实的,至少在河的两岸,长满了枝繁叶茂的杨柳树。地图里还介绍说,在省会城市中,像柳条河这样保持水量充沛而且没有污染的河流,在全国都是屈指可数的。这里面当然不乏自我吹嘘的成份,但是出现在李杰眼前的这条河,看上去确实很清澈。而且,他还是在下游。

  李杰参加最后一次行动的时候,还是春夏之交,而现在早就是盛夏了。季忆不在身边,李杰也不知道现在是几月几号,只知道夏天正在大地上如火如荼的蔓延。东南市和李杰生活了28年的光阴市有个最大的区别,那就是光阴市一整个夏天都往往是持续的高温和干旱,温度最高可以达到42摄氏度,持续不下雨的天气也可以达到两个月。去年灾难爆发的时候,也是光阴市气温最高,干旱时间最长的一段,整个人在那样的天气里,有种随时随地都会被太阳烤干的错遽尔。而东南市则是个多雨的城市,尽管现在已经进入盛夏,但只要一下雨,这里就很凉爽。

  李杰是清晨到达柳条河的下游的,那时候,阳光刚刚开始灿烂,有风吹过的柳条河波光粼粼,李杰脱光衣服走进水里的时候,竟然还感觉到了一股浸入身体内部的凉意。

  李杰从来都算不上一个很讲究的人,不过,为了洗这个澡,他还是做了一番准备,他带着香皂,带了牙刷牙膏,还留了一套在商场里找到后一直没穿的衣服。当他在水里用香皂开始洗澡时,很快他身体下面的水就黑了一片,东南市柳条河无污染的对外宣传就此宣告结束。至于头发,李杰觉得头发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既然洗头是件很费神的事情,他索性就用那把锋利的武士刀将头发都剃了。虽然他的技术有点糟,自己给自己剃发难度也较大,但他还是在好多条血口子中变成了一个光头的……帅哥,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李杰之所以突然之间又讲究了,是因为他一直存在这样一个念头,那就是在东南市他一定会遇到自己的同类。也许能找到季忆,就算找不到季忆,反正一定能遇到别的人。这语与其说是他讲究,还不如说是他给自己的心理暗示。

  不过,在污染了半条河流,将自己彻底洗干净以后,李杰感觉还是很清爽的。

  上了岸后,李杰换上了预留的新衣服,那是一套哈德威尔的夏季套装,颜色是沙漠迷彩,奔尼帽,战斗靴,还包括皮带和背包,非常的齐全。说起来这也是李杰最近的一次大丰收,那是在东南省下面的一个地级市,他都没想到那里还有个超棒的户外品牌店,李杰没有选始祖鸟,是觉得那个品牌虽然在户外用品里名列首位,但是太多人知道了。哈德威尔的材料科技和做工与始祖鸟不相上下,但是知名度要低一些,而李杰很闷骚,他要的是低调的奢华。

  洗完澡换了衣服的李杰和之前简直就是判两人,他自己看不到,但是他感觉得到,而他最大的希望是,能有人看到。

  在洗澡的时候,李杰也一直很小心的注意着河岸的情况,但是不知道这里是下游的关系还是什么,在岸边,他没有发现丧尸。只看到生长得很茂盛的柳树,以及在柳树间飞来飞去的小鸟。远远看去,整个城市安静的矗立在阳光下,在李杰的视线内最高的一栋楼的顶端竖立着三个巨大的字母:

  tsz。

  李杰远远的朝着那栋大楼数了一根中指,不可否认tsz集团真的是个很成功的企业,在全国很多大城市都有他们的分支机构,但是现在李杰对这个企业,以及这个企业领导下的“家园制药联盟”充满了怀疑。他怀疑tsz的终极boss谭思哲跟净土教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很多李杰接触过的布道者一类的神棍都是60岁上下,他们很可能收到谭思哲的洗脑,他始终不相信一个土鳖地下邪教能开发出这种毁灭世界的末世病毒,而家园制药联盟则有提供这种病毒的技术资本。

  虽然到目前为止,这些怀疑都是李杰自己臆测的,但是他有两个支持者。一个就是技术少将李恩慧,她一直对家园系列疫苗抱着强烈的质疑态度,另一个则是古裂,那家伙在光阴市,也就是tsz及家园制药的总部所在地,很早就在暗中调查tsz了。如果说李恩慧是从一个科学家的角度,认为家园系列疫苗存在很大的问题的话,古裂则老早以前就收集到一些证据,认定了tsz是有问题的。不过他也坦率的告诉过李杰,他手里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tsz和净土教有必然的关系,灾难让净土教浮出了水面,而现在,家园组织却已经被定性为世界的拯救者。

  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家园系列的疫苗已经被大面积使用,据称预防和治疗的效果都很好。反而是李恩慧的研究陷入了停滞。

  李杰不知道李恩慧现在怎么样了,他记得她的压力也很大,她还说自己可能被取代。也许,事情不要想得太复杂,李杰认为应该是这样的——净土教宣称的神罚,本质上就是病毒灾难,而病毒的制造和提供者,就是以世界的拯救者面目出现的家园组织。家园组织的终极boss谭思哲,则完全有可能就是那个“神皇”。他一手黑一手白,正在将整个世界都玩弄在他的手心里。

  如果季忆在,季忆一定会说,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好吧,将简单的事情想得很复杂的,不都是那些聪明人吗?如哲学家,李杰充满恶意的想,那些哲学家把简单问题复杂化,只不过是为了自己混一口饭吃而已。那些晦涩和高深的理论是用来忽悠人的,他们自己,嗯,他们自己什么都不信。

  李杰认为,用童话的思维方式解决问题是最简单的。那个boss就是幕后的邪恶力量的代表,要拯救世界,只要打倒这个邪恶的boss就可以了,就像《圣斗士小强》里演的那么清晰。

  不过,李杰并没有打算拯救世界。这时候,他正沿着柳条河岸边的人行休闲小道,骑着摩托车深入这个沉默的城市。这条人行小道是仿古式的建筑,地上一溜的青石板,旁边围着雕刻着很多石狮子的石栏,中间的琉璃长廊和里面的壁画让人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可以说,即使是仿古,柳条河边的这条休闲小道做得也相当的不错。想来东南市政府为此也投入了不少钱,这在东南市也算一个著名景点。

  而现在,这条小道里时不时的会有一只丧尸游荡着。

  李杰的摩托车保持着40码的速度,遇到丧尸,李杰都是一轰油门加速通过。他不想去招惹它们。摩托车的发动机声在这个空旷和死寂的城市中显得格外的突兀,李杰所过之处,不时的惊动起正在树上休息的飞鸟,而街道远处的丧尸则兴奋的抬起头张望。只是,不等它们发现目标,李杰早已像一枚划过水面的鱼雷般远去,而那些徘徊在地狱和人间的边缘的活死人,眼里又恢复了那种毫无生气的迷茫。

  沿着河边的人行小道走了一个小时以后,李杰已经深入了东南市的腹地。因为前方道路未完成的施工堵住了他的去路,他不得不从丧尸很少的河边小道转移到上面的街道。他出现的地方是一条商业街,道路的两旁摆满了汽车,并不是很乱,看得出灾难爆发的时候,大多数的车都还安静的停留在停车位里。

  街道有被洗劫过的痕迹,很多橱窗都已经被砸碎,那些破碎的玻璃散落着,在阳光中闪闪发亮。而街边的墙壁上,也留下了不少早已变黑的血迹,还有不少涂鸦。有人用红色的喷漆喷了大半条街的“死”字,还有人写下了“末日快乐”这样的字眼,不知道是谁干的,但当时的疯狂不难想象。而看到一面高墙上涂着的白色手掌的时候,李杰一点都不意外。他只是有点好那是怎么弄上去的,那么高,用市政工程车,还是从楼顶用绳子吊下来?

  李杰没有停留,毕竟这条街的丧尸不少,而摩托车的声音在这样死去的安静中实在太突兀了。他的目标是市区内的体育场或者学校,那些地方地势较开阔,通常有围墙,丧尸不算多而且有很多方向可以跑路。他要找到一个适合休息的地方,观察一下情况再决定下一步的走向。

  正午,太阳直射的时候,李杰到达了城市深处的一个体育场,这个体育场正在扩建,周围的街道也在拆迁——这是最理想的地方,路面障碍物多,灾难前人少,现在的丧尸也少。

  李杰在一溜体育商场的前面停下了摩托车,当发动机的声音在空气中袅袅而淡的同时,一股一天中最耀眼,最火热的阳光正洒在这条街上。阳光从附近的高楼大厦中间穿过来,在空中,光与影的组合有种半真半假的感觉。

  李杰站在那里,举目望去,在一片拆迁的破烂中,很多杂草长了出来,世界很空旷也很安静,就像人类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一声鸟类的长鸣,更让人觉得这种过度的安静中,充满了不可预测的危险。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