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03章 求图求真相

第203章 求图求真相


  “林野!”

  魏蓝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叫了一声林野。

  她睁开眼,看到的是一片布满了霉斑和青苔的潮湿的天花板,天花板上吊着一个老式的吊灯,那个吊灯的灯罩也早已经锈迹斑斑。光线有些昏暗,分不清是清晨还是傍晚,只看到一片淡淡的光,从早已没有玻璃才窗户外面弥漫进来。那是一片淡绿色的光芒,也许是阳光吧,不过,却因为窗户已经被一片层层叠叠的树叶盖满,很难让人感受到阳光的热量。

  伴随着满眼的晦暗、破败与荒芜的,是扑鼻而来的发霉的气味,空气也很潮湿,潮湿得让魏蓝觉得都可以有鱼从空气里游进来。

  魏蓝叫了一声林野的同时,习惯性的就去摸自己的枪。几乎是不需要经过大脑,当她意识到自己是躺着的时候,第一个摸到的是自己的脑袋下面,但是,那里只有一个沉甸甸的枕头,没有手枪。而她很快发现自己只穿着一点可怜的衣服,上身是制式的棉t恤,下身只有一条贴身的内裤,尽管她还是罩在一床薄薄的棉被里的,可身上这种无所依托的感觉还是让她觉得非常的没有安全感。

  她条件反射的就要跳起来,却发现周身的骨头都在发痛,而她虚弱得似乎连动一下手指都很难。一种强烈的恐惧感瞬间向她袭来,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虚弱到底已经有多久,最重要的是,会不会永远都这么下去了。

  对于魏蓝来说,如果她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以一个女战士的身份和能力活着,那将死还要痛苦。

  好在魏蓝随后就听到了吱呀的一声开门声,她偏过头去,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同样也在一个瞬间,那种无边无际的强烈的恐惧感消失了,尽管她一直觉得这张面孔精致有余,刚毅不足,但此时此刻,这张面孔已经成了她全部的依托。

  “小蓝。”林野从门外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军用水壶,微笑着看着她说:“你终于醒了。来,先喝点糖水吧,有点烫,慢点喝啊。”一边说着话,一边把魏蓝扶着坐了起来,体贴的把枕头塞在了她的腰下。

  “终于醒了?”魏蓝接过林野递给她的水壶,喝了两口带着淡淡甜味的热水,一股温暖从她的喉咙直接灌到了心里,她看着林野,充满疑惑的问:“我睡了很久吗?”

  林野坐在床边,回答说:“还好吧,大约昏迷了80个小时,不过总算是挺过来了,现在你需要的是好好的修养。这里是一个废弃的工厂,很安全。”

  魏蓝想起来,自己被捕食者划破了一点伤痕,然后感染了。她记得林野当时还接受了李杰的提议,在她体内注入了李杰的血液,这在当时也就是个聊胜于无的尝试,但看来李杰的血液起了效果,帮助她脱离了感染病变的危险。不过听起来,这个过程也挺长的,80个小时,难怪自己一直觉得自己在做噩梦,却总是醒不过来。

  很多东西迅速的回到了魏蓝的脑海里,她也很快的整理了思路,然后问:“总攻还是按时开始的吗?部队伤亡是不是很大?”如果病变了,那她也没办法,不过既然有幸逃过一劫了,魏蓝首先想到的,还是她的任务。她知道她的任务已经失败了,但不管她的任务是否失败,部队都会照样向东南市发动总攻,只是,因为她的失败,部队可能会遭到重大的伤亡。

  一想到这,魏蓝就觉得有些坐不住,她恨不得自己马上回到部队去,虽然她的任务失败了,但她还可以继续和自己的战友一起并肩作战。

  “我不太清楚。”林野静静的看着魏蓝,说:“我们已经远离了战场,我不太清楚部队进攻的情况。在这几天里,我们一直都在赶路,直到昨天夜里才找到这个废弃的工厂暂时停留下来。你的伤恢复得很慢,我们不能再在路上颠簸。”

  魏蓝似乎并不太关心自己的伤势,她看着林野,所有所思的说:“你是说,你们擅自脱离了战场?忘掉了自己的职责了吗?”

  魏蓝的语气有些严厉了,但是,她看到林野没有马上回答她的质问,而是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她不由得有些生气,但同时也有些心软了。她知道,林野从来就不是什么职责和使命重于一切的战士,但他关心她。

  “我看,你还是先关心一下你自己吧。”这时,一个魏蓝并不怎么喜欢的声音从门边传来,她扭过头去,看到李杰抱着手靠在门边,一副懒洋洋而且没心没肺的样子,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又听到李杰说:“事实上,这几十个小时里,你有很多次都疑似已经病变,要不是林野坚持,我早就开枪打碎你的脑袋了。我佩服你是个很有责任感的正规军人,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活着,才有机会去想别的事情。”

  魏蓝的眉头都拧在了一起,好像李杰一出现,就让她非常的郁结,因为她虽然不怎么喜欢李杰,但她知道李杰对林野的影响非常大,更让她感到烦躁的是,她知道自己这次欠了李杰一个天大的人情。连自己的这条命都是靠了他才活下来的,她还能说什么呢?

  但魏蓝和林野最大的不同是,她不会因为内心纠结就忘记自己是谁,所以她稍稍的展开了眉头,说:“李杰,人活着固然重要,但内心的坚持更重要,我虽然感谢你救了我,但如果你要唆使我的部下叛逃,我一样会枪毙你。”

  李杰呵呵一笑,说:“好吧,你是个诚实的人,没有因为自己没有说这种话的资本就放弃自己的坚持。我知道如果我一定要林野、米诺和黒木奎跟我走,你一定会冒死来阻拦我,而这其中最纠结的也一定是林野这个情圣。所以,我们已经商量好了,我们会送你回部队,作为交换,回到部队以后,请你准许米诺和黒木奎和我一起离开。至于林野,他选择一直守护在你身边,我们尊重他的选择。你看这样可以吧?”

  魏蓝笑了一下,深情的看了看林野,然后点头说:“好吧。成交。”

  她其实清楚,这笔所谓的交易,从头到尾都是她占了最大的便宜。因为现在的她,除了一个少校的军衔和队长的职务,其实什么都没有。不要说她根本不可能阻止米诺和黒木奎脱离部队,事实上,他们不需要对她做什么,就这样把她丢下不管,她大概也活不下去吧?而李杰之所以把话说得这么客气,完全是因为林野。

  一个声音在她内心深处说:“低下你那高傲的头吧,不要再觉得林野怎么样怎么样了,一个女人能有这么一个男人,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记住,你只是个女人,不是什么少校,也不是什么队长,你只是个女人。”

  “李杰军士长。”魏蓝心里虽然吹过一阵温和的春风,但她脸上依然是一片严肃和镇静,她看着李杰说:“按照条例,你是这里除我以外军衔最高的人,在我恢复战斗力以前,这支5个人的小队由你指挥。”

  “好吧。”李杰懒洋洋的耸了耸肩,如果说这话的不是林野的女朋友,而是另外一个不认识的军官,他早就送了两根中指过去了。不过既然她撇不开那层身份,自己连命都给她救了,还在乎这点人称代词?“少校,你好好休息吧。根据你的身体状况,你至少还要静养一个星期。我们现在是在一个县城郊外的废弃工厂里,目前粮食已经短缺,不过这个问题我会解决的。另外,我也想告诉你,我们虽然远离了战场,但是在最开始两天,我们一直都听到远处的炮声很激烈,你牵挂的总攻,无疑是已经按时展开。但是战况如何,我们真的不得而知。大概就是这些了,有什么情况,我会再向你报告的。”

  李杰知道林野和魏蓝现在会有很多话说,也就不再站在这里碍眼了。事实上,在魏蓝昏迷的这些时间里,他们一直在驱车狂奔,现在已经位于东南市西北部山区的边缘,距离东南市大约有四五百公里远了。魏蓝究竟要修养多久,李杰其实也不清楚,他只是希望尽量的多拖一些时间,以便他们更多的掌握一些外界的信息。

  事实上,对于那场正在进行的战斗,李杰并不是完全不知情。因为他车上的收音机还是可以听到广博的,一开始军方在广播中宣告他们已经收复了东南市,号召附近的幸存者听到广播后向那个城市靠拢,军方将组织大家重建家园。

  但是,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李杰又从另外一个频道收听到了另外一个广博,来自于净土教的“真理之音”,这个电台宣称,伟大的神圣皇正在东南市进行战斗,作战的对象是渎神者部队。这个电台甚至对战况进行了语音直播,语音直播当然不怎么靠得住,但是他们的战地记者一直在前线发回战斗播报,如果从净土教的电台听到的信息来判断的话,军方不但没有占领东南市,而且在市区内的战斗中遭到了重大的伤亡。

  这时候李杰很想对电台里大喊一声,求图求真相啊。

  但是,在连续几天的广播后,战况似乎依然进行得很激烈,而军方的广播已经不再像一开始那样信誓旦旦的宣称要重建家园了,反而是战况的播报有些时断时续。以此相对应的是,净土教的电台却一直很活跃,他们宣称在市区的多个街道和“渎神者”,也就是军方展开激战,并且战果辉煌,“渎神者”不但损失惨重,而且正在败退。并且同时又宣布“神圣皇”从东、南两个方向增派了大量的援军,准备一举将渎神者部队全部歼灭。

  战斗变得好像已经没有丧尸什么事,但是种种迹象表明,丧尸才是这场战斗左右局面的最强力量。这才双方的播报里都不时可以捕捉到一些相关的信息,而此前魏蓝小队遭到的丧尸生物袭击,也让李杰认为净土教方面掌控的科技力量他们想象的要高,而且那些神棍似乎更善于利用丧尸的习性,将丧尸变成有利于他们的力量。

  对于第7军的战况,李杰怎么都不乐观就是了。如果不是燃料告罄,李杰是不会就地停留的,按照他的打算,他们最好离战场越远越好,仅仅几百公里,实在不能保障他们的安全。而也许丧尸对于大规模的作战部队而言已经并不那么可怕,但对于他们这支只有5个人的幸存者小队来说,依然是具有毁灭性的力量的。

  如果可以,李杰一点也不愿意在县城郊外停留,这地方离县城还是太近,而县城里依然有着大量的丧尸。但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他的车没有油了。这辆越野性能非常卓越的奔驰卡车非常的好用,但也非常的耗油,他之前储存的备用燃料已经全部耗尽,而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能再找到还有油的加油站。他们的粮食也早就告罄,好在现在是灾难的第三年,大量的植物占据着人类曾经密集活动的地方,要找到野菜并不算一件很难的事情。甚至,还能捕捉到一些小型动物。最多的是野化的家兔,这种常见的小型家畜繁殖能力超强,生存能力也很强,尤其是在它们的天敌——狼还没有成群出现的时候,它们的繁衍速度非常的可观。

  最近几天来,他们的主食一直是兔子野菜汤,说起来,李杰实在是一闻到兔肉的味道,就完全没有胃口了。

  李杰从魏蓝住的那栋房子里走了出来,那是一栋几乎都被爬山虎盖满了的两层的宿舍楼,位于这个废弃的工厂的角落里。而整个工厂距离县城只有7公里,根据以往的经验,这实在不算是一个安全的距离,好在工厂建在一个山坡上,视线还较好。

  魏蓝苏醒了,这对林野来说是个好消息,但实际上李杰曾经很担心她会是一个大麻烦,如说她还是很强调她的领导权的,但魏蓝的反应李杰预想的要好,至少知道给大家各自留一个退路。

  “有什么情况吗?”

  李杰爬上工厂的大烟囱,找到了正在那里担任哨兵的黒木奎。

  “你看到那条公路没有?”黒木奎已经在那里观察了一个上午,他指着极远处的一条掩映在高矮不齐的楼房、行道树后面的公路,说:“那里不时的有鸟惊飞起来,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的话,那里应该有人类经过,但可能被丧尸堵住了。”

  似乎是为了应证黒木奎的话,正在李杰看向那个方向的时候,一群不知名的鸟突然哗啦一下冲天而起。

  于此同时,他们听到了不很密集的枪声。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