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07章 没错,又是洗脚城

第207章 没错,又是洗脚城


  对于所谓的“第三黄金小队”,李杰是一种当仁不让的态度回归队长的地位的。不像之前在路上,他只是勉为其难的担任由魏蓝纠集起来的那支小队的队长,这是一个归宿感的问题。

  而李杰回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对小队的战斗力进行一个全面的重新评估。根据他的要求,鲁斯制定了一个单兵综合作战能力的测评方案,从力量、速度、反应能力、耐力、恢复能力、格斗、器械、射击等各个方面进行测评。

  最终的结果是,在小队中,综合战斗力最强的依然是鲁斯,被李杰称之为黄金野牛的鲁斯是小队当之无愧的第一猛将。李杰不知道鲁斯遇上那个杀手“医生”会是什么样的局面,但他可以肯定,鲁斯绝对有与之一战的实力。

  排在第二的是李杰自己,他的力量、耐力、格斗、器械和射击均不如鲁斯,但他的反应能力、恢复能力鲁斯要强。尤其是恢复能力,似乎在被“医生”暴打到经骨错位后,有一点武侠小说里那种脱胎换骨的节奏了,虽然还不是什么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伤口,但至少体力恢复的速度是相当惊人的。其他各项指标,也遥遥领先于其他人。

  排在第三的则是季忆,这多少有点让其他的男人不服气,尤其是黒木奎,但事实就是,在格斗中,她的速度足以掩盖力量的不足,而且她太懂得怎么运用自己这个优势,并将这个优势和技巧形成完美的结合,所以在运用器械的时候,黒木奎在她面前也只能被动挨打,而射击,她和李杰和鲁斯几乎都是不相上下,几乎,因为鲁斯更稳定,而且在远距离射击上他们依然赶不上鲁斯。

  屈居在季忆后面的则是黒木奎,这让他有点耿耿于怀。但李杰是这么安慰他的——“理论上,你还是正常的健康的人,而我们都是感染者,我们被人输入了改良过的疫苗,所以才会在有些地方较突出,但这个疫苗也依然存在将我们变成丧尸的风险。就普通的免疫幸存者而言,你已经做得很顶尖了。”

  排在第五的廖寂也是植入了疫苗的,按理他应该为自己排在黒木奎的后面而郁闷,但是他并不是很看重这个东西。反而是和黒木奎很有共同语言,因为他们都偏爱传统的兵器,黒木奎擅长于用刀剑,而廖寂擅长于用弓箭,他们此前并不认识,但当鲁斯测试双人小组项目的时候,他们的第一次组合就非常的默契。

  排在第六的是林野,毕竟是警校科班出身,有专业训练的基础,灾难后也一直刻苦训练,虽然各方面指数都不过李杰等人,但是在普通的免疫者里,也已经称得上是一个强力战士。只是因为他的外表太过俊美,会让人习惯性的忽略他的战斗力。

  排在第七的是米诺,这也是她一直苦练想要达到的效果,她不想成为李杰的拖累。而鲁斯也客观冷静的指出,她真正的作用并不在她的战斗能力,尽管她也确实一般的男人还要厉害。她最擅长的,还是她的医护专业技能。而且起以前在李杰的野鸡诊所来,在部队中担任军医的经历,使她练出了一个超强的本领——米诺可以一手打针的同时,另一只手开枪射击。想想看,米诺没有接种过李杰他们那种疫苗,而灾难前,她也只是个普通的打工的小护士,这就可以看出她现在有多么大的进步,而她有付出多少辛苦了。

  至于排在最后的周博彦,他一点也不会这个局面感到沮丧和可耻,在徒手格斗输给米诺的时候,他还以耻为荣的强调那是他的风度。事实上他也确实不是战斗型的人才,能有这样的战斗力自保就已经很不错了。

  李杰对这支小队的生存能力很有信心,但生存是一个相对的概念。

  如现在,他们携带保留的食物只够他们支撑两天,而他们又不能直接去抢,这也意味着,在不愿意再编进军队的情况下,他们还得想其他的办法。

  “你对这个问题,似乎并不是很担心?”当李杰因为队伍战斗力的坚实而欢欣鼓,又被现实的困境纠结得想哭的时候,却看到季忆一脸的淡定。

  “没有啊。”季忆微笑着说:“不过这不是队长该考虑的问题吗?”

  “好吧。”李杰和颜悦色的说:“那就只有请你到酒吧当驻唱歌手了,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季忆面不改色的说:“没问题,让我去出台都可以,只要你不觉得吃亏。”

  “我靠。”李杰瞬间脸色一变,恶狠狠的说:“小女人你不要太嚣张了,你以为这就难得了我吗?从现在起,你和米诺就去找工作,看看能不能捞到一份做家政的活。林野去酒吧坐台,随便你扮女人还是扮男人。”

  林野送过来一根中指,说:“你们两口子斗嘴,把我捎进来搞毛?”

  “鲁斯,”李杰很不厚道的看向鲁斯那个忠厚的黑大个,说:“你块头那么大,找找看有没有需要扛包的码头吧。”

  鲁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示意自己听不懂。

  “你装毛,”李杰骂骂咧咧的说:“来到中国好的不学,就学会装逼,你都混了这么久了,敢跟我说你听不懂。好吧,季忆,我的小姑奶奶,别给我卖关子了。还有廖寂、小周郎,你们肯定有什么门路的,说吧,在这里等什么?季忆我先提醒你,古裂那鸟人的活不能接,我敢保证,他坑起人来,李恩慧还要下得了手。大不了,我们出城去,在野外我们的生存能力反而更能发挥。”

  季忆叹了口气,说:“问题是,那家伙已经给独4师的师长打好招呼了,如果我们不接他的活,一根铁丝都别想带出去。你想徒手跟丧尸死掐吗?还是用牙齿去咬死捕食者?”

  “我去年买了个表!”李杰愤愤不平的往桌子上一拍,说:“说吧,他开的什么价?我们这里8个人,能保证活下来几个?”

  “不知道。”季忆摇摇头,看了一下手表,说:“约好在酒吧见面的,被你一打岔,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联系了。”

  “你……”李杰看着季忆,彻底无语了。

  林野则幸灾乐祸的哈哈一笑,说:“看到没,这叫恶人自有恶人磨。”

  李杰知道季忆肯定不是开玩笑的,季忆是个诚实的好孩子,她说错过时间了,就一定是错过时间了,她说联系不上了,也一定是联系不上了。

  当然,这在过去也不是什么问题,手机有木有?企鹅有木有?一个美女想要联系一个猥琐大叔,哪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问题是,自打这场灾难爆发的那一天起,他们就没有再用过手机那种玩意了,虽然他们后来用过军方的通讯工具,但现在他们不是都没有了吗?

  等等,李杰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你们没有回基地吗?”之前忙着庆祝大家劫后重逢了,再之后又忙着测试大家现在的战斗水准了,直到现在,李杰才想起要问一个重要的问题,因为从季忆他们几个人现在的行头来看,他们明显的落魄了。

  季忆叹了口气,说:“现在才发现啊?要是回了基地,我们还会落魄到需要找工作吗?说真的,我们就没有回到基地。我们倒是到了东南市的机场,也找到了一架飞机,可是还没有飞回基地,就接到李恩慧大婶的指令,告诉我们不用回去了。因为,十七所撤编了。”

  这个消息,李杰在魏蓝那里是听到过的,这么看来,十七所撤编这个事情已经有好一阵子了。可就算撤编了,他们几个人回去混口饭吃,也不是不可以吧?

  季忆接着说:“反正李恩慧大婶就是这么告诉我们的,她说我们如果还想要自由的话,就不要回去了。后来就没有她的消息了。我们降落到中部一个小城市的民用机场,几经周转,在遇到一支部队的时候,马医生选择了接受一个新的职位,而我们就继续流浪。因为想着你也许还在东南省转悠呢,也努力的往南边回来,也就是一个多星期以前,我们才到了这个城市。我就是在那个时候遇到古裂大叔的,他很忙,和我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后就消失了。”

  李杰想起来,李恩慧答应过他们,在上一次滨海市的任务完成后,将会允许他们退伍脱离部队,还给他们想要的自由。其实那时候李杰就没有想过李恩慧能真的兑现诺言,他肯定她还会有别的任务交给他们。可是没想到他们真的恢复了平民的自由身份,可这个身份是因为十七所的撤编而获得的。

  要说李杰对十七所多有感情那不现实,可要说他对十七所无动于衷,那也不是他的真实念头。多少,是有些唏嘘的。而问题是,李恩慧后来怎么样了呢?那一次从新首都回去,她就充满了怨念,十七所撤编以后,她又被安排到了哪里?其实李杰一直觉得末世之中,只能当一个小人物有太多的局限,尤其是缺乏对整个灾难的大局观,他曾经想,如果他也能当上李恩慧那个角色,少将什么的,肯定要牛逼得多。现在看来,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好处,没有人会特别在乎他们,而李恩慧肯定不一样。

  不知道她最后有没有搞明白,到底什么叫。

  李杰还有很多问题,但直面生存压力让他暂时把其他的事情放在了一边。照季忆话里的意思,古裂现在应该还是在这个城市里的,那么,总有办法找到他。其实还有一条路,就是找到魏蓝,重归军队,魏蓝说过只要他愿意,她是可以保证他当上军官的,大的不敢说,连排长还是可以搞得定。可别小看这种兵头将尾,在末世里,你要是手下有几十百把号人,那可真是可以过得很土豪的。

  “好吧。”李杰问:“你遇到古裂的时候,那老家伙是一个人,还是跟着老婆孩子?”

  季忆说:“不是一个人,还有几个手下,李瑞克和海凌珈也是那个时候回到他那里去的。不过显然没有你说的老婆孩子。”

  李杰猥琐的一笑,说:“那我大概知道可以在哪找到他了。”

  没错,又是洗脚城。

  这个只有一万人口,从人口数量上来说只能算得上城镇的城市里面唯一的一家洗脚城。有正式的营业执照,服务也很正规,而且还是会员制的,所以,李杰摆出了一副财大气粗的土豪架势,可人家根本就不让你进去。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狗眼看人低?你知不知道狗眼看人低一般会有什么下场?”

  李杰一点都没有那种被挡在门外的窘迫和丧气,反而在门厅那里教训去保安来。不过没用,人家的保安是老外,听都听不懂他说什么。几个保安全都是膀大腰圆,孔武有力的白人老外,李杰就纳闷,这个山区城市也能吸引到老外来打工?

  “你们是不是真不让我进去?”李杰很轻蔑的对几个老外保安说:“你们确定?你们如果真的不让我进去,那我就……走了。”

  “噗嗤!”老外保安还是听不懂他的话,不过两个迎宾小姐倒是乐了。

  还好在这时候古裂及时的出现了,李杰不慌不忙的走到他面前,说:“你怎么才来?这帮家伙什么素质,你该给他们经理好好说说了。”

  古裂对李杰这种自来熟也毫不怪,他嘿嘿一笑,搂着李杰的肩膀,拿着一张金卡在保安面前晃了一下,和李杰一起走了进去。

  “应酬多。”迎宾小姐最后听到古裂是这么说的:“你知道像我们这种中央下来的高层,地方上的饭局当然是很多的。”

  进去以后李杰才知道古裂的金卡是假的,不过他的气场李杰强大得多,所以保安都没啃声。李杰也总算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了。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