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25章 仍有希望

第225章 仍有希望


  “怎么样了?”

  虽然心里一直牵挂着米诺,但李杰还是进行了一番巡视之后,才回到他们的房间。

  这时米诺躺在僧房里的木榻上,身上近乎,盖着一床行军毯,伤口经过季忆的几次包扎,依然有鲜血渗透出来。因为失血过多,她的皮肤看上去很是惨白,但是惨白之中,又有种异样的嫣红。她似乎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但依然努力的睁着眼睛,稍微听到一点动静,就在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而在木榻的旁边,支着一个简易的木架子,上面挂着两瓶盐水,一瓶是葡萄糖,一瓶则是抗生素。这都是他们出发前给张晨晖开出的清单里必不可少的,不过开这个清单的人是米诺,却没有想到现在真正用到这些东西的人是她自己。

  米诺明显的听到了李杰的声音,可是她却无力扭过头去,只是在很努力的试探着想做这样的动作,看得很是让人心痛。李杰抢上一步,握住了她的手,在她旁边坐了下来,米诺才松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沉沉睡去了。

  “她一直在等你。”季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的眼睛有些潮湿,声音也有些潮湿,但她尽力使自己保持平静的语调,说:“伤口已经清理缝合了,但是我的水平,只能简单的止住大量的流血,如果不能进行手术的话,不能保证脱离危险期。这是个贯穿伤,前后的伤口都很大,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伤到动脉,可我还是不能完全止血。对不起李杰,我已经很尽力了。”

  小队里真正具备医护机能的只有米诺自己,所以,季忆尽管已经竭尽全力,所能做的非常的有限。好在米诺在昏迷前给她简单的讲解了重要的步骤,也把药品给她准备好了。

  做手术显然是不实际的,那么,只能靠硬撑?

  李杰伸手摸了一下米诺的额头,发现她的额头烫得惊人。

  季忆说:“我测试了一下,那个神棍的枪尖上带有化学制剂,对人体的凝血功能有很强的破坏作用。”

  李杰没心情去诅咒那个已经死掉的人,但是,他的心情坏到了极点。

  如果,米诺……

  李杰无法做这样的想象。

  季忆是他的小女人,而米诺不仅是他的小女人,还是他的亲人。米诺就像小昭,很多时候默默的在他的身边做着很多事,可他并不是特别在意她的存在,但是有一天,当他一下子发现她不在身边的时候,那种失落和眷念,也是赵敏和周芷都不上的。

  但是这样的一天,早晚都会到来,不是吗?他们都很艰难的活到了现在,能活到现在的人都是传,可是并不是你活到了现在,你就一定有资格活到以后的。

  季忆无法安慰李杰,如果不是李杰实在笨手笨脚不可能照顾好米诺的话,她现在还会选择离开,留下李杰和米诺自己在这里,也许会更好。

  但就在季忆心里纠结着是不是该离开的时候,房间里却又走进来了一个人。

  黎索,那个有着极致的容颜,和季忆有得一的混血美女脚步无声的走了进来。在这么近的距离里,如果她要杀掉李杰,以李杰现在的状态,才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李杰对这个身材火爆的混血美女视如不见,他是喜欢美女没错,可这样的时候,他根本没有这样的心情。

  “李杰。”黎索走到米诺面前,看了看气息奄奄,脸色却异样的绯红的米诺,又轻轻的揭开盖在她身上的行军毯看了看,说:“你打算就像一个文艺电影看多了的宅男大叔一样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等着你的大女朋友变成丧尸吗?”

  李杰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说:“你少在这里说风凉话了,即使你是雇主,可是如果我连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都失去了,那么,我也不会在意这所谓的生意的。”

  “是吗?”黎索很轻蔑的一笑,追问道:“你的意思是,如果米诺死了,你连活下去的兴趣都没有了?你认为这就是爱情吗?”

  李杰对黎索的嘲笑有些恼怒,他现在心情很坏,不想跟她做口舌之争。他知道她的意思,他也知道自己现在这种沉沦和迷茫,以及这种萎靡的痛苦,是米诺自己都不愿看到的,可那又怎么样?归根到底,他李杰也就是个普通人,有着普通人的七情六欲,自然也有着普通人的毛病和缺点。他当然知道这种情况下怎么去面对才是正确的,有意义的,可人不是积极,不是明白道理就一定能做到的。

  而季忆则注意到了黎索刚才的细节,她发现黎索在看到了米诺的身体后神态上有一个细微的变化。于是,她又轻轻揭开盖在米诺身上的行军毯的一角看了一下。

  “李杰……”季忆艰涩的说:“米诺发烧,不是化学制剂中毒,是感染的征兆。”

  感染?李杰看着季忆,又看了看黎索,感染这个词他们听得太多,以至于有点麻木,李杰花了几秒钟,才把这个词和这个词所带来的结果联系起来。然而,他难以置信的说:“不可能,米诺也是免疫体质,不然也不会活到今天了。再说她并没有和丧尸接触,难道说,那个神棍的枪尖涂抹的不是化学制剂,而是病毒?”

  黎索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他的表现很白痴,然后她又看了季忆一眼,似乎觉得季忆的喜好有点上不了档次。那个含义丰富的眼神,搞得季忆提心吊胆的,于是赶紧对李杰说:“你忘了吗?当你把枪尖从米诺的身体里拔出来的时候,你的血液也渗透到了她的伤口里。她虽然是免疫体质,但对普通病毒免疫,不代表对你的血液免疫。按照李恩慧大婶所说的,我们都是变种病毒的携带者,这种被她改造过的病毒和我们的基因实现了较为完美的融合,但我们仍然是病毒携带者,不但存在有一天仍会变异的可能,而且这种病毒一旦进入其他人的体内,是不是也能像我们一样实现良性融合,概率实在不是很高。”

  季忆说得还是很含蓄了,实际上,李杰知道,他们体内的良性病毒,进入他人体内同样发挥良性作用的可能只有10左右。他曾经用自己的血液帮助魏蓝逆转了被捕食者感染的情况,但他的血液也导致了梅静颜的丧尸小孩的终极死亡,发生在魏蓝身上的良性融合已经是小概率事件,你不能指望在米诺这里也是。

  但是,李杰红着眼睛说:“仍有希望,不是吗?”

  季忆和黎索都没说话。

  李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米诺滚烫的脸颊上深深一吻,然后动手把她的身体固定了起来,现在,他需要等待一个结果,在这个结果到来之前,米诺也许会有强烈的身体反应。他同时把手枪打开保险,放在了随手可及的地方。

  黎索说:“现在的基本特征是恶性的,李杰,你的希望不超过10。”

  这和李恩慧说的差不多,说明李恩慧虽然不爽家园公司,但科学就是科学,在很多地方,他们显然都是殊途同归的。

  李杰没理她,他看到季忆几次欲言又止,于是温和的对她说:“别走,和我一起在这里陪着她。我现在大概是老了,心理承受能力没有过去那么强了,我怕我一个人下不了决心。”

  季忆叹了口气,在李杰的对面坐了下来。

  黎索并不介意李杰的冷对,她拿住了随身携带的一个火柴盒大小的电子仪器,又从放在一边的急救包里拿出两支一次性针管,在毫无反应的李杰手上抽了几毫升血液,又看了看季忆,在得到季忆的默许后,也从季忆的身上抽了几毫升鲜血。然后,她把李杰和季忆的血分别注入那个仪器的各自独立的小孔里,又用数据线将仪器和她手上的腕式电脑连接上,快速的拨弄着电脑的按键。

  大约5分钟之后,黎索抬起头说:“李杰,你现在是a级融合体质,也就是和病毒融合得较好的,季忆是aa级,在你的原有体质上又融合了李杰的血液,但你们也都病毒携带者,你们本身不会变成丧尸,但你们的血液可能会让正常人变成丧尸。”

  季忆不解的问:“你是在重复我刚才说的话吗?”

  黎索摇摇头,说:“从本质上说,我的老板,也就是忧忧的母亲所做的研究和李恩慧少将是一致的,但是也有分歧,具体表现在统计概率上,对病毒的变种和基因重组方式也有不同的见解。不要感到怪,她们曾经是同学,但李恩慧少将是军方的人,她的研究方向是使病毒成为强化机体的基因源,而忧忧的母亲的研究方向则是将病毒用于癌症的治疗。我是谭皎女士的贴身保镖,所以对她们的关系和她们的研究都较熟悉。当然,更专业的理论和数据我并不是特别的清楚,我想要说的是,李杰,你的血液已经造成的结果是,米诺有95以上的可能会变异为丧尸,你不要抱乐观的希望,那不实际。但是……”

  讲中文对她来说依然是一件费力的事情,更何况一口气讲了这么多,而她的美丽的外表下,声音依旧难听,普通话一如既往的烂,连她自己都听不下去了。所以,歇了一口气,让李杰对这个“但是”纠结得烟熏火燎之后,她说:“如果在米诺身上再注入季忆的血液,也就是a+aa的组合,变成aaa级良性体质和变成aaa级变种丧尸的概率是37。。”

  李杰毫不犹豫的说:“提高了两成的概率,没理由不试。”

  黎索看着他说:“李杰,你就是个赌徒。”

  李杰惨然一笑,摇摇头,说:“赌徒?我们根本就没得选不是吗?不要说30的概率,哪怕只有1,我们也只有去尝试。不管怎么样,谢谢你告诉我这个可能。”

  黎索又说:“我只是谭皎女士的保镖,对专业知识的了解有限,a+aa的结果不一定是aaa,也可能是a+aa+b,b是米诺原有的基因源,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是零融合,如果是这样,她会死。或者其他可能,你的血液在和季忆的血液混合后除了aa型,还有其他的组合方式,如a+a+aa+b,电脑里有不少于50种可能,还有更多不可预测的。”

  李杰摆了摆手,烦躁的说:“不要跟我讲排列组合的数字游戏了。我说了,只要有1的可能,我都是要尝试的。”

  黎索面色凝重的说:“我最后还要提醒你,如果出现aaa级变异丧尸,那她可能直接跃进为二级变异体,相信你从李恩慧少将那里也了解过二级变异体的可怕吧?”

  李杰依然坚定肯定的说:“为了她,我可以不顾一切。”

  黎索笑了笑,有些羡慕的说:“米诺真不错,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不顾一切,那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说完,她再取出一支针管,将在她的仪器里融合之后的李杰和季忆的血液抽出来,准备注射到米诺的体内。

  “等等。”季忆伸出一只手,挡住了黎索,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黎索问:“你不相信我?”

  季忆放开手,说:“是的,我没有充足的理由对你保持足够的信任,我想告诉你,如果你敢对米诺做什么手脚的话,我会亲手杀掉你。我现在没有你的实力,但我绝对你有潜力。”

  黎索耸耸肩,说:“这个我肯定。”

  之前在季忆,以及在魏蓝的身上,李杰都是直接就把自己的血液注射进去了。实际上他的血液绝不是解毒剂,即使有这样的功效,血液和血清也是两回事。在李恩慧那里,每一次的实验,都是抽取血液以后进行了复杂的加工和培养,只有那样才能把血液中的相关功能提升到最大化,只不过每次在危急关头,李杰都没有什么选择。

  而这时候,在李杰和季忆的注视中,黎索把经过合成的李杰和季忆的混合血液,注入了米诺的体内。然后,就是等待。为了避免一旦米诺变成二级变异体而导致小队全灭,李杰让鲁斯把其他的人带到了下一个预定的地点等待。

  李杰没有劝季忆走,因为那样不但显得矫情,而且对季忆也不公平。如果世界只剩下他,还有季忆和米诺,如果这就是整个世界了,又有什么不好呢?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