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26章 不用说但是

第226章 不用说但是


  “米诺,好姑娘,坚持住,别放弃。”

  李杰不信神,可是,这个时候,除了祈祷,他似乎再也做不了别的。如果真有神的话,对这么功利的信徒,大概也不怎么待见吧。

  其他的人都走了,屋子里只剩下李杰和季忆,还有昏迷中的米诺。

  昏迷,持续的高烧,意识模糊,间或有抽搐。

  季忆被捕食者抓伤的那一次就是这样,魏蓝被捕食者刺伤的那一次也是这样,现在米诺也是。所以李杰很乐观的想,也许这只是一个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过程。连魏蓝那个与他不怎么相干的人都能醒过来,米诺没理由不醒过来对不对?

  他不能不乐观。

  世界很安静,灾难爆发以后,世界总是很安静。

  在这间狭小而且简陋的僧房里,李杰能清楚的听到米诺急促的呼吸声,他的眼睛盯着米诺,视线却没有焦距。任何一个细微的响动,都会让他心里蓦然一惊,有时候是一只老鼠从角落里跑过,有时候,只是一只飞虫拍打着翅膀从房间里飞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僧房里突然有了苍蝇。虽然季节已经接近冬季了,可依然有苍蝇,这种生物,和小强一样,也是以生命力顽强而著称的。而且它们的感官也极其的敏锐,只要有一丝微弱的血腥,它们都会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飞来。

  “啪!”的一下,当一只苍蝇试图停落到米诺身上的时候,李杰将两个手掌一合,准确的把那只苍蝇拍成了一堆酱汁,随后,他嫌恶的甩了甩手。但是,不一会,更多的苍蝇废了进来。

  “可恶!”李杰愤怒的站起来,这些苍蝇,显然已经把米诺当成死人了,这让他怎么不愤怒?米诺,她只是受伤了而已,尽管她现在看上去似乎已经没有了生命的颜色,尽管她的嘴角时不时还涌出粘稠的血块,尽管屋子里的血腥味明显很重,尽管……李杰不停的挥动着手掌,死一般安静的僧房里不断响起拍掌的响声。而李杰每一次拍打苍蝇都很用力,好像他拍打的不是苍蝇,而是弄伤米诺的那个神棍一样。甚至,当一只苍蝇侥幸的从他手掌飞过,仓惶的停落到米诺侧面的墙壁上的时候,李杰依然不依不饶的一拳追过去,连同苍蝇一起,把那块墙壁打出了一个洼陷的拳印。

  那个拳印里,分明还有了李杰的血。

  “李杰!”一直默默的坐在一边的季忆,忍不住喊了一声,轻轻的说:“够了!”

  李杰根本就没有理会季忆的呵斥,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不但墙壁上留下了他的血印,而且地板上,甚至天花板上都是。

  季忆很想制止他这种很脑残,也分明是自残的行为,但是她看着发疯一样的李杰,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最终什么都没有做。发泄吧,她在心里哀哀的说了一声。她知道,此时此刻,李杰只有这样的发泄,才能稍稍的舒缓一下那种磨骨噬心的焦灼。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并不是看着所爱的人死去,而是看着所爱的人即将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

  而这是在场灾难带给他们的,随时随地都可能遇见的磨难。

  时间已经过去40个小时了,李杰和季忆都是不吃不喝不休息,也许季忆对米诺的牵挂并不如李杰,但是李杰现在的状态,却让她更加的牵挂。有些东西,是再高的智商,都无法解决的。

  从米诺现在的身体症状来看,季忆的心越来越凉。百分之三十已经是不小的概率,但是起百分之七十来,还是很微弱。如果米诺突然变异成了二级变异体,也就是李恩慧曾经推算过,并且命名为“掠食者”的那种生物,她和李杰是绝对逃不掉的。

  也许,趁现在逃走,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那根本就不是一个选项,季忆很清楚李杰不会走,也很清楚李杰不走,自己也绝不会走。如果米诺真的变成了掠食者,那倒也……

  一了百了。

  这时,李杰总算是消停下来了,他的两个拳头已经血肉模糊,他无神的坐在米诺的身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季忆心里哀叹了一声,默默的坐在李杰的身后,把头靠在了他的背上。

  正在这时,李杰和季忆都清楚的听到,僧舍的外面传来了一个脚步声。这个脚步声拖沓而沉重,还伴随着一阵粗重的喘息声,那声音就像一个人的喉咙里被什么粘稠的东西堵住了一样混浊。

  这样的声音,对于已经身处灾难第三年,经历过无数次战斗和生死的他们来说,实在太熟悉不过了。

  李杰只是觉得有点怪,这座寺院在他们到来的时候,就早已没有丧尸的影子,而且远离闹市,如果说是他们将远处的丧尸引来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只有一点微薄的声响。

  不过,当李杰和季忆端着枪,一起探出米诺所在的僧房之后,一切就都明了了。

  那是,毕典菲尔特。

  这个具有高贵的日耳曼贵族血统的青年原本一头直顺的可以打广告的金发,现在显得非常的凌乱,原本蓝得非常纯粹的眼珠子里,正弥漫着一片狂暴的气息。他的上身本来就血迹斑斑,现在更增加了一片明显的抓痕,从脖子到小腹,那一道道的抓痕触目惊心,而且看得出,那是他自己抓的。此时的毕典菲尔特,就像一头受伤的狮子,眼中流露出嗜血的光芒,那原本颇为俊朗的脸不停的抽搐,看起来异常的狰狞。

  “我靠!”李杰下意识的把季忆拉到自己的身后,如果眼前这个家伙变异成了捕食者一类的生物的话,他的身体也挡不住对方,但这就是个下意识的动作。他只是不解:“这家伙不是被医生打得全身骨骼尽碎,没死也变成了一摊烂肉了吗?”

  季忆苦笑了一下,问:“记不记得去炼油厂之前,我让米诺从你的身上抽了10毫升的鲜血?”

  说话间,毕典菲尔特暴怒的大吼了一声,那声音非常具有穿透力,真的很像一只受伤后只想复仇的雄狮,尤其是他那一头金发,伴随着他的愤怒而甩动起来。

  “靠!”李杰也朝着对方怒吼了一声,声音虽然没有对方大,但一样很具有威胁性和杀伤力,丫的靠吼声就可以了?哥当年在书包里装着板砖打群架的时候,什么样的吼声没听到过?更不要说,都活到这个份上了,还怕你吼两声?当毕典菲尔特迎面扑过来的时候,李杰已经来不及拔枪,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是迎面而上,用两只手抓住了毕典菲尔特的一对拳头,两个人一碰撞之后就顶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人肉扭曲而成的弓形。

  “然后呢?”顶着一股强烈的压迫感,李杰的双脚牢牢的钉在古寺年代久远的青砖上,虽然毕典菲尔特的个头他高大,力量从根本上来说也他强,但是这时候的毕典菲尔特并没有能很好的使用他的力量,而李杰通过身体姿势的调整,将对方大部分的力量消解了。所以,他还能腾出一口气,接着季忆的话追问。

  “然后?”季忆看着两个正在顶牛的男人,说:“然后就是这样了?他的两只脚还是扭曲的。”她把毕典菲尔特的问题告诉了李杰,李杰马上利用了这个破绽,先是往后一松,在毕典菲尔特的力量猛然往前的时候,李杰又突然往侧面移动,一个很简单的四两拨千斤,就把高大而愤怒的金发狮子摔倒在了地上。

  这一跤对于毕典菲尔特来说算不了什么,问题是他的腿骨还是扭曲的,所以摔倒后,他一时间怎么都爬不起来。

  李杰松了口气,扭头去看,有些惊异的说:“没有变异?”

  季忆点点头,说:“至少从体表的特征来看是这样的。你的血液在他的体力应该是发挥了良性的强化效果,使他的伤迅速的恢复了。但他的意识似乎还远远没有恢复。”

  只要没有感染变异,最多也就是几十个小时,这个老外还是会恢复正常的。李杰看着因为腿骨扭曲而站不起来,在地上艰难的挣扎的毕典菲尔特,走过去咔擦咔擦一声,将他扭曲的骨骼重新扭折,接到原来正常的位置。

  毕典菲尔特感觉到自己受到了攻击,更加愤怒的扭动着,但是被李杰在脑后重重的来了一下,趴下去没有声音了。

  李杰哼了一声,他也记起来,鲁斯他们撤离的时候,毕典菲尔特因为伤势过重,所以他们没有再带上他。直到季忆提起了那10毫升鲜血,当时李杰也搞不懂季忆想做什么,现在,他问:“你之前就猜到他会遭到攻击?所以你想试试用我的血液进行注射,看看能不能实现病毒融合,从而将他从濒死的绝境中拯救出来?”

  季忆点点头,说:“病毒实验的最初目的就是制造出强力战士,而你的恢复力的确非常惊人,从医学的角度来看,如果他能和你的血液融合,那么即使受了再重的伤也有恢复的希望。这个概率并不高,但看起来,我不能说失败了。”

  李杰扭头看着季忆,没有说话,他不知道季忆为什么这么做,但他知道季忆这么做必然是有原因的。对于季忆,他反正也只剩下了一个心态,那就是如果季忆会做什么出卖他的事情,那他一定要帮着季忆数钱。这与其说是他对季忆的绝对信任,还不如说作为一个普通人,他根本没有勇气,也没有办法去想象季忆会出卖他。

  季忆一针见血的说:“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搞得你好像多么的信任我,事实上,你只是在偷懒,把一个本该你去发现和解决的问题丢给我而已。大家熟归熟,有些事还是要讲得清楚一点较好。”

  李杰叹了口气,这个妖精,早已钻进他肚子里去了。

  季忆也叹了口气,接着说:“我知道你除了偷懒,还有一点就是不愿意去想小队里会不会有内鬼这样的事情,你很害怕面对这样的事情,胜过害怕被出卖,对吧?”

  李杰愣愣的看着毕典菲尔特的尸体,反问:“那么,你发现了什么?”

  季忆摇了摇头,说:“等到他清醒过来,应该会带给我们一些有用的信息。”

  李杰没有看她,说:“你怀疑的人是老廖,所以你才需要从老毕这里得到信息。而老廖受的伤虽然很重,但他自己能够恢复,并不需要你拿我的血做实验。你真的觉得老廖有问题?”

  季忆说:“只是怀疑。第一,他平常的话并不多,全然是一个老实人的样子,这样人最适合做卧底;第二,他以往也并不是多么积极主动要去冒险的人,但是这一次他主动要求去探查炼油厂,这有点反常。最后他和老毕都是身受重伤,生死一线,这足以说明他自己是没有嫌疑的。但说是苦肉计也不是没有可能。我寄希望于老毕能恢复,那他一定能告诉我,在我们到达炼油厂之前的几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杰蹲下去看了看毕典菲尔特的身体,用手沿着他的骨骼摸索了一道,说:“至少有一点你是对的,我不确定对他们下手的人是不是那个杀手‘医生’,但是对方本来是可以把他们直接打死的,但是他留下了一个让老廖恢复过来的机会。只是他们大概没想到,老毕也有机会恢复过来。”

  季忆摇头,说:“现在老廖的嫌疑当然是最大的,但是我们一起相处了很长时间,他似乎从来就没有跟陌生人接触过,我认为他的动机也并不明显。反正这件事也只有我们知道,我们还是多加小心观察吧。其实,李杰,如果我们这个时候离开队伍,自己找个遥远的地方躲起来过活,不要再去冒险,你觉得怎么样?”

  李杰站起来,将季忆轻轻的拥入怀中,说:“如果你真的希望,那我们就走吧。对我来说,本来就没有什么是一定要去做的事情。可是……”

  季忆把脑袋在他胸口蹭了几下,微笑了一下,说:“不用可是,我的男人如果连最基本的责任感都没有,连那些同生共死的友谊也可以轻易抛弃,那么我选择了这样的男人,只能说明我的档次很低。”

  李杰拍了拍季忆的屁股,哈哈笑了起来。

  但是,这样的笑声,却掩饰不了他内心的空洞和惶惑。摆在他们眼前的事实是,季忆试图让毕典菲尔特起死回生,但李杰血液里的病毒却让他变成了丧尸。那么,米诺呢?

  “咣当!”一声,李杰和季忆猛然分开,都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米诺所在的僧房里。

  是往里,而不是外逃。

  这在他们,已然成了一个本能。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