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51章 谈判吧

第251章 谈判吧


  人类是一种很怪的生物,从原始社会开始,人类最擅长的,并不是捕获其他生物,而是消灭自己的同类。而在如何更快,更好,更多的消灭自己的同类这个问题上,人类也越来越炉火纯青。不仅如此,人类还非常擅长于转变敌我之间的身份,曾经有一个叫做丘吉尔的大胖子说过一句话,他说国家与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这句话在很多时候,也都是适用的。

  座上宾转眼就变成阶下囚的例子,实在也数不胜数了。

  这时候,李杰也不想再去追问他们的敌人到底是谁,既然来了,那也只有一种态度,那就是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乘坐直升机滑降下来的联合军士兵大约有一个连,由一个美军上尉指挥。或者说,前美军上尉,毕竟,这个时候,国家与国家的界限已经不是那么明显了。而这些士兵中,有的是跟随他一起从美国漂洋过海到中国来谋生的,有的是东亚其他国家的流亡者,当然,更多的是中国本土的幸存者。他们都经受过长期的考验,战斗能力在幸存者中非常的突出,装备也非常的精良。

  这支部队并不是增长天基地的保安部队,而是从最近的一个基地接到指令赶来的联合军部队,部队的番号是联合军南部方面军第4联合作战部队第101战术机动部队。

  但是,第101战术机动部队指挥官,前美军上尉霍兰德接受这个任务的时候,就觉得难度非常大。他的上司给他的指令是,尽量保证人质的安全,尤其是要必须要保证把那个小女孩活着带回去。而那个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看起来很像个旅行社导游的中国男人肩上挂着的中校军衔,让霍兰德多少有些不爽。尤其是,那个中校满不在乎的告诉他,挟持公民委员会高官的匪徒只有几个人,而且都是不堪一击的难民时那种表情,让霍兰德觉得他的任务难度更大了。

  如果真是不堪一击的难民,怎么可能绑架高官,驾驶鱼鹰旋翼机?中校连匪徒究竟有几个人都没有告诉他,匪徒携带着什么样的武器也没有告诉他,更没有告诉他,他们降落的地点是一个被藤蔓淹没的小镇,小镇里的地形他们一无所知,除了匪徒,还有没有丧尸也一无所知。最后,如果这些问题他都能够克服,但他的部队还有一大半的士兵听不懂他的指令,才是最致命的问题。

  霍兰德上尉只会用几个简单的中文单词,“走”、“上”、“开火”、“撤退”。作为一个军人,他不希望自己使用最后一个单词,但是他和他的部队刚刚一降落,他就有种马上使用这个单词的念头。

  “妈的,那个导游骗了我!”霍兰德上尉用他自己的母语低声的咒骂了起来,他现在面临的情况太麻烦了,首先是他的部队降落得较分散,因为那些缠绕在小镇半空的藤蔓打乱了他们降落的准确度,而且那些藤蔓长着很多锋利的尖刺,霍兰德亲眼看到一个士兵降落时不小心被藤蔓的尖刺刺穿了小腹,而士兵自身的重量又拉着他往地上掉,以至于他掉下地时,他的内脏都已经在藤蔓上挂了一串。他们只能尽量挑选藤蔓稀少的地点降落,这样一来,他们就不可能按照计划集中降落了。

  最让霍兰德上尉气愤的是,那个中校给他的地图上,一点都没有提到过这些可怕的藤蔓。现在,他的部队降落在了整个小镇的不同区域,他们应该距离很近,但是一时间却难以集结在一起。因为这个小镇不只有可怕的藤蔓,还有丧尸。

  最常见,也最麻烦的丧尸。

  霍兰德上尉至今也不确定自己千辛万苦的到中国来是不是正确的,在美国的时候,他常常感觉到整个世界除了丧尸,就没有他的同类了,甚至,连丧尸也没有,满世界就只剩他自己。后来他遇到别的而一些幸存者,那却是信仰神主的狂信徒,而他只相信上帝。他因为拒绝接受那个所谓的神主,差点被那些狂信徒烤来吃了,好不容易逃出来后,他听到一些幸存者说中国还保存着正常的人类社会秩序,而且联合国总部都搬到了中国,很多国家也在中国组建了流亡政府。所以,他也和别的一些幸存者想方设法的来到了这个在过去他一度视为美国最大的潜在敌人的国家。

  有一点是对的,在中国,人类的社会秩序还在较大范围内得以保存。因为中国人较多,他们的一个难民营往往就有几千人,在美国,那就是超大型的难民基地了。有人,就有生产力,霍兰德记得,这是某个过去的中国领导人说过的话。在现代工业文明中,这句话似乎已经失去作用,人多意味着贫穷,意味着失业,意味着社会保障无法跟上,也意味着他们的生产力水平难以得到跨越式的发展,作为曾经是世界上第一军事强国的美人,霍兰德一直很鄙视那些夸大其词的媒体把中队列入世界三强,因为他认为,中队除了人多,是非常落后的。这场灾难告诉他,归根到底,人才是最大,也是最重要的生产力。

  但他现在最大的问题,也在于人多这个在过去很困扰中国政府的问题。因为仅仅是一个小镇,他和他的部队就遇到了几千只丧尸。一点都不夸张,肯定有几千只。而且,这些丧尸都很特别,它们的身上好像覆盖了一层苔藓,头发大多数都长得很长,而且爬满了寄生虫。即使是他们这些看惯了丧尸,也自诩早就不知道恐惧是什么的军人,见到这些丧尸的时候,还是觉得心里发憷。

  仅仅是感觉上的问题倒也罢了,可是这些丧尸的奔跑能力很强,它们身上覆盖的类似于苔藓一样的东西就像一层护甲,子弹在那里受到了很大的阻碍,虽然最后还是能用枪打“死”它们,可这个难度很大。

  “**!”霍兰德上尉一边用自动步枪猛烈的向丧尸射击,一边让他的翻译通知部队朝计划的集结点靠拢。丧尸可怕,也不可怕,只要他的部队能完成集结,他们有各种重型步兵武器,还有机降的无坐力炮,只要他的部队完成集结,他还是有把握把小镇的丧尸都消灭掉的。

  可是,霍兰德上尉声嘶力竭的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都没有得到明确的回复,当他不经意的回头一看的时候,发现他的翻译已经被几只吊在藤蔓上的丧尸扯到了半空,用尖利的上肢和锋利的牙齿将那个倒霉的翻译切成了好几段,在他回头时,翻译的内脏和污血正从他的头上掉下来,其中一段场子直接掉在了他的脸上。

  那一瞬间,连霍兰德上尉这样的老兵都没忍住呕吐的冲动,他只是别的士兵更快的控制了自己,端起自动步枪,用枪榴弹将那几只吊在藤蔓上的丧尸打碎了,可这又让丧尸的残肢和内脏给他们下了一场雨。

  现在,整个小镇都遍布着激烈的枪声和凄厉的惨叫,霍兰德上尉依然在极力的收购自己的队伍,他的努力有了一定的成效,至少现在他的身边,已经聚集了大约20人。这支力量很重要,他们当中有美国人,有俄国人,有朝鲜人,还有东南亚人,当然,最多的还是中国人。不过这不重要,他们彼此之间虽然语言难以交流,但在死亡的巨大威胁面前,他们还是爆发出了巨大的潜力。很多时候,他们只需要手势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到那边去!”霍兰德上尉挥挥手,示意自己的队伍往小镇最高的一栋建筑赶过去。那是一栋9层楼的建筑,周围还有一片高出藤蔓不少的建筑群。那是一个理想的防御地点,现在,这些藤蔓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威胁,它们自己虽然不会吃人,但是却能让人类的活动受到极大的限制。只有跑到藤蔓的上面去,居高临下的狙击丧尸,才有活下去的机会。而且,那也是他们唯一可以重新回到直升机上的地方。

  翻译死了,通讯信号断断续续的,不过,霍兰德上尉还在对着耳麦大喊着不知道有几个人能听懂的句子,率领着他的队伍尽力的往那座高楼靠拢。现在,如果那个中校还站在他的面前的话,即使马上就会被枪毙,他也要先把那个家伙干掉。正是那家伙的命令,坑了他的部队,使他们从一降落开始,就注定不但不可能完成任务,而且损失将会异常的惨重。

  而这样的损失,在灾难后第四年人类和丧尸的战斗中已经很少出现了。

  不管怎么样,霍兰德上尉的第101机动部队也算是久经战阵的精锐部队,当他们在高楼下集结的时候,至少还保存了40的兵力。霍兰德上尉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的部队从一开始,就连一个“匪徒”没遇到就损失了超过一半的兵力,而这场战斗还不到一个小时!但是,他们毕竟又有将近一半的人活了下来,而且迅速的编组了新的建制,在这样的战斗态势下,他又不得不承认,这些灾难前身份各异的士兵们,展现出了极高的生存能力和战斗能力。

  霍兰德上尉任命了一个能将英语的中国士兵做他的队副,那是一个戴眼镜的小个子士兵,他叫陈重,灾难前,是个遍地都能遇到的大学宅男,精通做种下载技术,电脑的硬盘里装了上万部岛国的精彩电影。不过,能活到现在,他也算是脱胎换骨了。

  在霍兰德上尉的指挥下,第101战术机动部队的残余力量迅速的控制了那栋大楼,他们炸掉了二楼以下的楼梯,封锁了平行到四楼的藤蔓延伸的所有窗口,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又损失了大约10名士兵,而整栋大楼,都被丧尸团团围住了。大多数的丧尸都聚集在大楼底部徘徊,也有的丧尸爬上了的藤蔓,它们没有贸然进攻,而它们身上的苔藓状物质,将它们很好的隐藏在了藤蔓中间。

  “陈!”直到确定那些丧尸暂时无法对他们发起攻击之后,霍兰德上尉才松了一口气,他把队副陈重找来,说:“让大伙休息5分钟,清点弹药,在楼道逐层安装炸弹,我们要撤到楼顶上去。告诉通讯兵,尽快和基地取得联系,让那些直升机回来,这个任务失败了,我们得先撤回去!”

  “霍兰德指挥官。”戴着圆框黑边眼镜,满脸乌黑,身高只有一米六出头的上等兵陈重眨巴着他的小眼睛,语调既有些淡定,又有些无奈的说:“我想我们上不了顶楼了。”

  霍兰德上尉看着对方,然后又猛然的抬起了头,就在离他们最近的一个楼梯口上,赫然已经布置了一颗炸弹,那是一枚遥控引爆的气体炸弹,是中方特种部队的常用武器,爆炸的威力在空旷的地方并没有多大,但是在类似于建筑内部这样相对封闭的空间,它产生的高温和冲击波,足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的部队全部杀死。

  更要命的是,他们发现这种加装了遥控装置的气体炸弹不止一枚,而是有好几枚。

  这东西拿来扔到丧尸群里效果不会很好,不过在大楼里对付人类的士兵,实在太好用了。而这恰恰也是人类自己引以为傲的发明。

  霍兰德看了看陈重,眼神有些空洞,坦白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倒是陈重稳了稳情绪,说:“谈判吧,如果对方要炸死我们,我们已经不能站在这里说话了。”

  霍兰德上尉又看了看周围的士兵,他们已经做得足够好,但是,大楼被人捷足先登,在这种情况下,不能算是他们的疏忽。就算是疏忽,追究责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霍兰德上尉咽了一下口水,觉得自己的喉咙干得难受,他之前不断的大喊,把嗓子都喊破了,他不抱希望的说:“好吧,谈判,陈,这个任务交给你了。你觉得有多大的把握?”

  陈重摇摇头,说:“我尽力而为。”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