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75章 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第275章 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大哥,那个大神棍跟你说了些什么,有没有为难你?”

  不得不说,当枪口还在身后,刘征衣就这么着急的关心起李杰来的时候,李杰虽然觉得这个小学体育老师脑子有点不大好使,但暗地里还是有几分感动的。李斯特则只是等着他开口,让李杰觉得这个老妖未免也太沉着,相之下,刘征衣倒要可爱一些。

  不过,可爱不能当饭吃,尤其是在这样生死攸关的时候。

  当李杰、李斯特、刘征衣等人也被赶进了打谷场以后,周围的净土教士兵开始退后,奴隶们以为他们就要开枪了,于是一片哗然。没有人是真正不怕死的,尤其是他们从灾难中走到现在,谁都希望自己还能活得更久一些。

  但是,他们没有听到枪声,却闻到了一股汽油味。那些净土教士兵开始在满村子的浇汽油。

  “妈呀,他们要活活的烧死我们呀!”

  “饶命啊!我投降,我投降啊!”

  瞬间,哗然变成了骚动和哭喊。

  当有人试图往外冲出去的时候,他似乎成功了,他跑出打谷场的时候没有人管他,但当他进一步试图跑出村子的时候,一阵乱枪把瞬间把他打成了蜂窝。

  这让李杰心里一堵,难道易承烽和他扯半天,最后还是要烧死他?

  “教授?!老鬼!现在怎么办?”一时间,李杰也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求助于曾经在季忆口中妖孽得好像童虎一般的李斯特。

  李斯特没有让他失望,这个四十出头,搁大学校园里随随便便就能换来女生的尖叫的教授平静的问:“你着急也没用,你进去了那么久,他还给了你什么提示?”

  李杰猛的一拍脑门,说:“我想起来了!他说这个村子是个古老的屯兵之地,然后还问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个地方三面绝壁,那个唯一的进出口又极易被堵住,却要用来屯兵?我当时就在想,你一定知道答案。你知道吧?”

  李斯特说:“这个线索足够明朗了,只有白痴才想不出来。”

  李杰哼了一声,不满的说:“我发现你说话总是喜欢暗藏讽刺,非常的尖酸刻薄,甚至是人生攻击哦,你就是这样对你的学生的吗?亏得季忆还那么崇拜你呢!”

  李斯特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说:“因为这样的提示确实已经很明显了,古代人的智慧我们现在要丰富得多,他们不会选择一个死地作为屯兵之所,所以这个古村里面一定有一条古老的暗道,可以逃到外面去。问题在于,暗道的出口在哪?”

  这时候,聚集在一起的奴隶们不甘于就这么被烧死,开始到处跑,他们不敢像刚才的人那样跑到村子外面去吃子弹,就满村子的跑。但是这个村子并没有多大,他们发现想在村子里找一个地方躲避大火根本就不可能。村子最外面的一层房屋已经开始点火,因为是浇的汽油,那些古老的半石半木的房屋就很容易着火,火头一起,长势就非常的醒目。而净土教士兵用来点火的,还是火焰喷射器。这种残忍的虐杀的节奏,简直和当年的鬼子有得一。

  “出口?”李杰看着烧得很快的火头,已经濒临崩溃的起义者,很是着急的说:“没有提示了,他接下来将的是人类势力的分部和病毒,没有什么提示了。”不过,李杰虽然想不起易承烽还有什么提示给他,但他有一个本领,就是能把易承烽跟他说过的话一字不漏的给李斯特复述一遍,时间紧急,他讲得很快,但是讲得很清晰。

  这时候,周围那些一起逃出来的奴隶也大多站不住,各自找地方逃命,觉得反正无望而没走的以及宁死也要跟随李杰一起的例如刘征衣这样的人,加起来也不超过20个人了。当李杰提到易承烽说叛乱的奴隶像撒豆子一样四面乱窜的时候,李斯特猛的回头看向打谷场后面一个古老的祠堂,然后快步走了过去。李杰也跟着过去,并挥手让这时候还跟在身边的十几个人一起走。

  李斯特走进祠堂,看着里面一个武将形象的塑像,说:“我想起来了,这是一个南宋留下来的古村遗迹,这个武将传说是岳飞的一个部将,岳家军被后世吹得很凶,他们的武将都是本领非凡,甚至可以撒豆成兵的。你刚才说到撒豆子,我就想到了这一茬。试试看能不能把这个神像推开。”

  李杰立刻过去,和刘征衣一起使劲的推那个神像,结果,竟然推开了!那个神像的底座下面,俨然有一个黑咕隆咚的地下通道。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通道外面去,但就算足够深,躲过这一场大火也算得救了。

  李杰示意大家不要忙着跳进去,等里面的浑浊的空气散一下再说,他也没有叫人去喊先前跑的那些人,一来时间也不允许了,二来他也不是什么圣母,那些人在危难关头既然自己跑开了,他也没有必要非要把他们叫回来。再说这也不定就是活路。

  只是,李杰无语的对李斯特说:“这撒豆子特么也算是提示么?这也藏得太深了吧?谁他妈的想得到什么撒豆成兵的成语啊?”

  李斯特说:“他可能并没有给出提示,或者他认为告诉你这个古村的怪异之处就是提示了。只要我们足够冷静并且有足够的洞悉力,还是可以发现这个密道的,当然那会现在多耗费一点时间,但如果我们连这点本事都没有,被烧死了他也不会觉得可惜。”

  李杰想想也是,不过他还是很佩服的说:“话是如此,不过教授你的思维能力和推想能力真的都不是盖的啊。这地方离我们的家乡光阴市不远,你其实有没有早就研究过这些古村落,现在故意在这里装逼的?”

  李斯特哼了一声问:“你说话一定要这么粗鲁和低俗吗?”

  李杰呵呵一笑,说:“总你那种尖酸刻薄好。”

  大概又有人试图直接冲出村外,引来了一阵密集的枪声。还有人的惨叫声倏然远去,大概是直接从古村外面的悬崖绝壁上跳了下去。理论上说,那也并非完全没有活下去的机会。而李杰他们,在大火距离古村中心的祠堂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的会后,从容的走进了地道里。

  那里果然是一处古代留下的逃生密道,直接通向了村子的后山。

  当他们逃到那里的时候,夜幕刚刚降临,回头看去,古村还掩映在一片冲天的火光中。易承烽绝不可能留下什么放走了奴隶之类的话柄,所以,这个小村,他烧得足够干净。那里会留下很多具烧焦得无法辨认的尸体,绝不会有人知道,还有十几个人逃了出去。

  “我在想,这场屠杀用枪杀也可以达到一样的效果,用火烧的最大效果是所有的尸体都无法辨认。这不是意味着,你说的那个易承烽还想再掩饰什么呢?”

  李斯特对李杰说这个话的时候,李杰真心觉得这个老鬼成了精了,即使是季忆,也不会考虑得这么缜密。没错,用火烧,是最好的死无对证的销毁证据的方式,有可能在和他们一起逃出来的人里面,有易承烽刻意要放走的,甚至那个人才是关键,放走李杰,只不过是他临时起意罢了。

  这时候,连同李杰在内,一起站在后山的一条小溪前的逃亡者,一共有11个人。

  李杰和李斯特从另外9个人的脸上一一的扫过,果然还是发现其中有一个人有一些可以,和其他身强体壮的奴隶相,他的身形明显瘦削,但他的气质明显不像胡欢那样讨好卖乖,即使没有强壮的身体也能混到现在,同时他还有戴眼镜的痕迹。在地下做工的奴隶没有戴眼镜的,至少他们没有看到过。即使有人过去戴眼镜,但是在做奴隶的漫长时光中,那种戴眼镜的痕迹早就看不见了。而这个人耳朵旁边留下的痕迹表明他的眼睛才去掉没有多久。看年龄,他也是三十好几了,但当李杰和他四目相对的时候,他的眼睛明显有些闪烁,很显然,他不善于与人打交道。

  除了他之外,另外两个人也不太像长期被羁押,被奴役的样子,但这两个人之前这个老练得多,但又有意无意的处于一种守护的姿态,他们也没有太刻意的隐藏这一点。现在的态势很明显,这3个人是一道的,他们不是真正叛乱的奴隶,而是易承烽安插进逃亡的奴隶中趁乱逃出来的人。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原本应该是净土教的人,甚至是很重要的角色,尤其是那个略显瘦削的人,他是最主要的,另外两个则是他的保镖。

  而其他的人,除了胡欢、刘征衣外,只有一个人长得较分明。尽管和大家一样,经历了长期的苦役,看起来皮糙肉厚,满头杂乱如草的枯发,脸上的胡子也跟矮人差不多,但是他提拔的站姿一眼就可以看出曾经当过兵,从他的脸型,他忧郁的眼睛,李杰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个又帅又酷又忧郁的帅哥,属于和李斯特一样,他曾经最讨厌的人,因为这样的人放在大学校园,放在任何一个女人扎堆的地方,吸引力就不会李斯特更差,可以在女人发现李杰的好处以前,先把李杰秒杀掉。

  但是,这样注定不会平凡的人,也是他现在最想要的。

  扣掉那3个人,扣掉李杰自己和李斯特、胡欢、刘征衣还有那个军人,剩下的3个人,眼瞅着就只能是路人甲乙丙丁了。

  “能活过这几年一起站在这里,就是天大的缘份,”李杰看似漫不经心,却又字字有力,目标明确的说:“所以,如果愿意一起走下去的话,咱们都打开天窗说亮话,互相交个底吧,行就行,不行就分道扬镳,但是,不要隐瞒,一丝一毫也不要。我叫李杰,也许只是机缘巧合,我成了这次奴隶起义的领导者,我能活到现在,不是因为我运气好,而是因为我是一个注射过特种疫苗,体质发生了根本转变的末世生存者,虽然不是爱丽丝那样的牛人,但起普通人来,我确实要强上很多。”

  他说完,把话留给了其他的人。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自我介绍,而是,一种仪式。

  而其他的人,显然也都明白他的意思。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