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301章 没有传奇,没有家园

第301章 没有传奇,没有家园


  在剑拔弩张的时刻,李杰有种差点崩溃的感觉,因为,因为……和他锋芒相对的四个弓箭手,全部都是女人。

  而且都是年轻女人,漂亮不漂亮两说,但她们看上去都非常的挺拔、健康、充满活力,都是小麦色的皮肤,披散的褐色波浪形卷发,眼睛都很大。而且,她们穿的衣服布料都很少,几乎只是遮住了关键的部位,而且还是赤脚,只是腰上挂着60公分左右的砍刀,背上还背着箭袋。

  李杰差一点认为,他是一不小心穿越到了古代的某个异族部落里,这个部落以女人为主,她们正需要一个精壮的男人……李杰这么想的时候,嘴角的笑邪恶得就要流出哈喇子来了。

  李杰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李杰你确定你还是在末世里吗?

  四个弓箭手一句话也没说,弓箭依然张着,箭头对准了他的脑袋。李杰看得出来,这些弓箭看似简易,却是一种威力很强的复合弓,在短距离内,它的杀伤力不手枪差多少。它缺陷是有效射程短,而且发射的时间较长,而最大的缺陷是,它需要人力来维持。

  所以李杰希望她们赶紧放下弓箭,因为这样僵持的时间长了,他怕她们手一软……不到一米的距离,他肯定自己的脑袋会被弓箭射穿的。但是,尽管他的枪也同时对着其中的两个弓箭手,她们却毫无畏惧。

  李杰没有听到祝风有什么动静,这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他也被人用弓箭顶住了脑袋,另一种可能是……他正在冷眼旁观,也许也不是冷眼,而是幸灾乐祸的眼光……

  还好在这个时候,乌尼莫克的驾驶楼里走出了一个人。

  一个年轻男人,个头不算高,看起来也不算很强壮,同样是一头卷曲的长发,皮肤要黑得多,有一个很挺的鹰钩鼻,留着一抹口子须,而且,还带着两个大圆圈耳环。男人身上穿的衣服也不多,上身更是的,但下身是一条迷彩长裤,战斗靴,的肩上挂着已经空了的子弹带,手里提着一把女人们大两倍的砍刀。

  李杰不由得有点羡慕他,因为他觉得他们这一伙人都非常的性感。

  青年男人吹了一声口哨,那四个女弓箭手立刻收起了弓箭,从李杰眼前退开,跳到了车下。当她们跳下车的时候,李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因为他仿佛发现,她们的短裙下面,是什么都没穿的……一时间,他有点热血上涌,老实说,他很久都没有这样了,自从米诺死了,季忆杳无踪迹,他也没有再对什么女人起过波澜,哪怕是见到了谜一样的李莎。而这一瞬间,他就像回到了那甜蜜而不堪的少年时代,只是在老土的港式三级片里看到一点裸露的镜头,就浑身烟熏火燎的不能自已。

  当然李杰早已不再是看港式三级片时的初哥,他还是很镇定的下了车,这时候他看见祝风正在向他走来——这家伙正被人用弓箭指着后脑,这让李杰心里稍微好过了一点,毕竟他不是在一旁看热闹。不过很快李杰就很怀疑祝风是不是真的那么被动,因为他发现押着珠峰的,不过是两个少女而已。李杰刚遇到的四个弓箭手还要年轻,还要挺拔,还要充满活力,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新鲜得好像沾着雨水的半熟果子。

  李杰觉得自己押的这一宝真是押对了,要是他刚才选择的另外一队人,那该多么的煞风景?而同时,他又是多么的羡慕那个带大耳环的青年男人——李杰看到,除了押着祝风的两个少女以外,那辆长头中巴里下来的也全都是女人……不,准确的说,除了一个三十多或许四十,但风韵犹存的女人外就都只是女孩,那两个少女就算年龄大的了,剩下的几个,和古瞳那个小萝莉也都差不多。

  连同五个成年的,一共有……十个。

  一个男人带着十个女人,这还不够李杰羡慕的吗?

  “怎么称呼?”鹰钩鼻的男人笑着问了一句,李杰发现,这个长得很黑,很有异族韵味的男人笑起来还真帅,那一瞬间他甚至想起了林野,这个男人虽然完全不是林野那种男人里面独一无二的俊美,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笑起来的时候非常的迷人。李杰肯定他自己是没有搞基的倾向的,所以他很肯定,这个男人的笑容真的很迷人,李杰沮丧的觉得自己很挫,虽然他靠着各种机缘巧合勾搭上了季忆那个妖精,但是他没有这个男人这样的迷人,李杰相信那些女人肯定是死心塌地的跟着这个男人的。

  “李杰。后面那个是我的同伴祝风。”李杰心里沮丧归沮丧,表面上看起来,他却好像还是很拽的样子。对方人多,但真打起来,李杰觉得如果他和祝风不能把这支以女人为主的队伍全部打趴,那他们直接可以去死了。

  “我叫蒙饶芒错,你一定没有听过这样的姓氏和名字。”鹰钩鼻的男人用他很深的眼睛看着李杰,他的眼睛就像一潭水那样深不可测。李杰见过几个眼睛很深邃的人,鲁斯是一个,但鲁斯的深邃很安定,像一处风平浪静的港湾,李莎也是一个,李莎的深邃很神秘,像充满传说的深海,而这个男人的深邃则带有一种野性,像一潭原始丛林里的地下湖,指不定里面突然冒出什么怪兽来。而他的普通话讲得很烂,但不是外国人说中国话的那种味道,而是,像汉化多年,但不改自己的乡音的少数民族。

  如果李斯特在就好了,他一定知道这个古怪的名字的来历。

  而这个古怪名字的男人接着说:“我们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用过自己的姓氏了,在城市里,我们姓张姓李姓王姓很多汉人的姓,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祖先和信仰。我们,是枫藜族的后人。”

  李杰摇了摇头,说:“你说的这些我不懂。不过我想提醒你,不管你是什么人,在丧尸看来都是一样的,那就是食物。”

  蒙饶芒错又笑了笑,点点头说:“你是在提醒我你刚才救了我们对吗?好吧,多谢你。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刚才你确实是救了我们。你是军人?”

  李杰说:“算是吧。其实类似你们刚才的战斗,与我们毫无关系,我们只是路过的。之所以决定出手相助,是我发现你们尝试脱困的计划很聪明,也很大胆。你们差一点就失败了,因为你们已经没有弹药,仅仅依靠弓箭,是不可能冲出丧尸群的。你是一个赌徒,我也是。所以我决定帮帮忙。这地方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了,说说看,你们又是来干什么的?围攻你们的,又是什么人?”

  对于赌徒这个评价,蒙饶芒错似乎很认同,所以对于李杰出手相助的理由,他也很认同。他说:“那是一伙贪得无厌的匪徒,我试图和他们做交易,可他们的头子看上了我们族人的女人,想要把她们都抓去,最后还一直追到了这个地方。这一路上我们损失的三分之二的族人,但是他们的损失更大,至少我们多三倍。从最开始只是一般的交恶,到最后变成了不死不休的死仇。我们和他们都没有放过对方的打算,但是我缺乏现代武器,这是一个致命伤。我们只能和他们边打边跑,他们一再付出惨重的代价,但我们也一直无法完全摆脱他们。但我并不是慌不择路才跑到这里来的,我到这里来,是来寻找传。”

  李杰呵呵一笑,说:“你不要告诉我,你们的先知对你说过,你们会在这个地方,遇到一个像我这样的人,更没有想到真的就见到了,然后你发现,原来我就是你们神话里的传。”

  “嗤!”的一声失笑兼嘲笑,发自蒙饶芒错身后的一个年轻女子,她的普通话就好得多,毕竟女性的语言天赋总是男人好,李杰听到那个女子充满嘲笑的说:“不要这么自恋,你会让我觉得你和以前我讨厌的那些城市人没什么两样。”

  李杰微笑着转过头去,看着那个女子,他发现那个异族的女子虽然不是很漂亮,但当她笑着的时候,却非常迷人。李杰怀疑这一族人很容易被视为灾星,因为他们无论男女都有些魅惑众生的本领。他忍不住想绕到他们的身后看看他们是不是有一条狐狸尾巴的,因为很多幻小说的狐族就有这样的本领。他再一次想,自己是不是真的穿越了。他其实不想再招惹什么女人的,但是听了这个女子的话,他还是嘴贱的回了一句:“如果我不是这么自恋,而确实就是一个传呢?是不是你就会喜欢上我?”

  那个女子没有回答,只是吃吃的笑了起来,她的身材也随着她的笑而风起云涌,蔚为壮观。李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要不是他现在有些心如止水了,就凭这花枝乱颤的一笑,他就会拜倒在这个异族女子的短裙下。这没有什么丢人的,自古以来,英雄难过美人关么,能让美人施展魅惑的功力,那就算是夸他了。

  蒙饶芒错似乎也并不在意李杰言语上小小的调戏了一下他的族人,反而介绍说:“这是我的四妹妹板念,汉名叫鹤望,今年只有二十一岁,如果你看得上她,能够正式向我提出求婚的话,你是我们的恩人,我会考虑的。”

  “这个……”李杰深深的汗了一个,这个也太直接,太快了吧,而且这年头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男男女女混在一起只看双方是否需要和愿意,哪还有什么求婚不求婚的。怪就怪自己刚才嘴贱,弄不好本来大家可以成为朋友的,一句话就反目成仇呢。他干笑了两声,说:“这个,我也年纪一大把了,这种机会留给年轻人吧。那啥,我该叫你首领吗?你刚才说的寻找传,到底指的是什么?”

  蒙饶芒错说:“过去听说金银山矿区有一个幸存者领袖,带领许多普通的幸存者在这里重建家园。因为他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这个基地是普通幸存者真正的家园,这里没有灾后极度膨胀的权力,没有随处可见的恶行,来到这里的幸存者不但可以吃饱肚子,而且还能保持做人的尊严。这支幸存者叫做家园守望者,虽然是一个很不动脑筋的名字,不过那也代表了很多普通幸存者的心愿。他们不想去做什么神的子民,也不相信那些夸夸其谈的官僚,他们只是想过一种普通人平静的日子。一年以前我就想带着我的族人到这里来,后来我们惹上了麻烦,没想到在边走边逃的过程中,竟然真的跑到这个地方来了。来了之后才知道,这里没有那个美好的家园,没有那个传的领袖,有的只是和我们去过的很多地方一样的荒凉的废墟。”

  没有传,没有家园,只有废墟,只有荒凉。

  好吧,一切都明确了,李杰知道,自己没有穿越,他只是遇到了一群血统有些古怪,有些可疑的人,但他们和他一样,归根到底也只是末世里流浪的幸存者而已。

  一时间,大家都有些无话可说。

  “然后呢?”沉默一阵之后,李杰觉得沉迷于过度的荒凉和荒废,会让人意志消沉,这样的现状,灾难后不是一直都存在的吗?没必要在绝望上继续添加一笔绝望。虽然“然后”是个无话找话的话题,但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李杰是到矿区里来找车的,现在蒙饶芒错手里就有两辆车,他和他的族人其实只用其中一辆就够了,也许,他们可以做一个交易。

  “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就在李杰想和蒙饶芒错做交易的时候,对方也主动的提出了这个问题,但是,交易的内容却又完全是李杰意料之外的。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