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315章 大雨,迷城

第315章 大雨,迷城


  “白石城?这个名字很眼熟啊,貌似在哪个游戏里见到过。”

  李杰在城外的路牌上看到这个地名的时候,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天空中依旧下着雨,这些日子以来,天空似乎总是没完没了的下雨,放晴没两天,就又是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他们一路走来,感觉身上的衣服就没有干爽过。他们这些人虽然都是对末世病毒免疫的体质,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总免不了有几个生病的,最严重的不是伤风感冒,而是他们的鞋子里总是湿的,滋养了很多病菌,现在不但大部分的人都有脚气,而且还有不少人得了皮肤病,不痛,就是痒得心慌。有的人为了止痒,把皮肤都抓烂了。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行军,士气多多少少都受到一些打击。他们已经很迫切的需要找到一个地方歇歇气了。

  这时候,李杰的队伍停在路边,他们来的这条路是条省级公路,沿途没有多少丧尸,但路况很烂。原因是连年的雨水过剩,使得紧挨着公路的河水上涨,看起来至少有几次淹没了公路,带来淤泥,也冲断了路基。李杰的队伍停下来,是因为前方的道路已经被正在雨季中暴涨的河水淹没了,虽然雨幕中那个城市的轮廓清晰可见,但他们已经无路可走。

  就在李杰纠结掉头重新找路进城还是放弃这个地方继续往南的时候,他们听到了枪声。这帮助李杰做了决定。

  “我们从北走5公里可以切入到这个城市的外三环,”苏墨迅速的从电脑里调出了这个城市的地图,并且马上进行了对分析,得出一条最具操作性的道路,说:“枪声在我们东南方,直线距离很近,但是我们要绕开河流,就不得不在这个城市里穿行。实际上这个城市到处都是河流,也到处都是桥,像这样河水上涨冲断道路的情况随时可能遇到。所以,司令,我的意思是我们不一定能到达枪响的地方。”

  “这样吧。”李杰略一思索,摸着自己的下巴上粗粝的胡茬,说:“我们兵分两路吧。参谋长带第二和第三小队去寻找一个合适的营地,我带第一小队去观察战况。苏墨说的这个问题,如果我们弃车步行,遇水泅渡,应该是能够解决的。”

  “好吧。”李斯特很能体会李杰现在的心情,整支队伍进入城市会有很多变数,但是听到枪声,他不去看看有没有季忆那支幸存者队伍在,他是一定不会甘心的。李斯特指着苏墨的地图对李杰说:“给你科普一下,白石城三面临水,三江汇合,北面临山,是一个历史名城,不是什么游戏里出现过的地图。这个城市的支柱产业是文化旅游业,号称无重工,无污染,近些年来也吸引了很多地产商进来开发。我现在会带队伍往北面去白驼山寻找营地,顺利的话,希望能暂住几天。”

  “白驼山?”李杰两眼放光的问:“你确认那是白驼山?我们直接穿越到了西毒欧阳锋的地盘?”

  “一个地名而已。”李斯特对李杰的大惊小怪很有免疫力,面无表情的说:“那一带多古迹,常住人口稀少,应该是个理想的营地。不管能不能找到季忆,不要恋战,发现情况不妙,就速到北面来和队伍汇合。”

  “知道了。”李杰答应得有些心不在焉,李斯特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个家伙是不会省心的,天晓得这一次他又会招惹上什么来。其实这一次李斯特也是冤枉李杰了,他并没有打算主动的去招惹谁,只要能找到季忆,以后不管要他怎么夹着尾巴逃匿,他也不会有怨言的。

  队伍现在增加到了小70人,李杰带走的,是战斗力最强的第一小队,队员包括李杰自己和鲁斯、祝风、边境、海凌珈、李瑞克、穆萨、赵云、刘征衣、劳拉、左半夏、鹤望、甘蓝在内,一共15人。出发的时候,开走的是李杰的“领袖”以及两辆当时从王安民少校那里顺走的东风猛士。

  一路迎着哗哗啦啦的大雨,往北走到了苏墨提到的外三环路口,那个地方堵塞着一堆已经朽坏得不成样子的车辆,李杰他们是仗着几辆车的越野性能都很好,直接碾着废弃的家轿跨过去了。

  进了城,李杰发现这里正像李斯特说的那样,没有太多工业化的痕迹,虽然很多古香古色的街道房屋一看就知道是后世仿造的,但那种现代都市的高楼大厦真心不多。道路也不算宽敞,倒是七弯八拐,加上河道纵横,李杰他们一度明明听到枪声已经很近了,却总也到不了枪响的地方。

  这让李杰心里很着急,但是,他心里明明已经着急得好像随时都会爆开,表面上却依然是无其事的,还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车上的鹤望和苍兰瞎扯。等他们好不容易靠近刚才枪响的地方,但枪声却消失在了一街之外。

  枪声消失了,雨声却大了起来,雨声给人一种错觉,好像枪声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样。而不管是枪声也好,雨声也好,丧尸的嘶吼声倒未曾消停过。这一带似乎是这个城市的商业中心,现代化的建筑明显的其他区域要多,写字楼也密密麻麻的矗立着,但是起其他城市来,这些写字楼都不算高,充其量也就30层的样子。因为曾经有过的繁华,丧尸也相对多一些,当李杰他们因为枪声的消失而停顿的时候,周围的丧尸也不知不觉的密集了起来。

  偏偏在这时,前面的道路被一堵长出了苔藓的施工墙挡住了。

  “各单位注意。”李杰拿起车载对讲机来,说:“准备下车战斗,赵云、刘征衣想办法弄垮那堵墙,其他人消灭附近的丧尸,为了避免暴露目标,暂时不要开枪。”

  不开枪和丧尸肉搏,这些天在路上,他们练的就是这个。也没有谁多说什么,李杰和鲁斯、祝风、穆萨四个人分别手持军用砍刀(穆萨还是他的大马士革弯刀,李杰还给了他)直接近身砍杀,李瑞克、海凌珈等人则使用组装的长枪,配合他们作战,与其同时,以鹤望为首的几个女战士,则找到附近的制高点,使用弓箭进行远程攻击。他们的人数虽然不多,但是战斗的配置、组合,包括战斗队形都得到了最合理的展开。

  战斗,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喊叫,在密密如织的大雨中,人与丧尸的碰撞近似无声,他们使用的军用砍刀经过光学处理,也几乎不会发出什么闪光,整个战斗就像两个世纪以前混沌不清的黑白电影,于无声处,丧尸的脑袋纷纷落地。

  因为大雨冲淡了人的气味,加上这里的战斗又几乎是无声的,更远处的丧尸并没有源源不断的跟来。在李杰和他的伙伴斩杀了几乎半条街的丧尸后,赵云和刘征衣在那赌施工墙上扒开了一个巨大口子。他们使用的同样只是最简单的工具,一根钢钎和一把大锤,这样的活,起他们在“圣城”的地下工场里来说,已经算很轻的了。

  然而,就在他们越过那道施工墙之后,却发现了更多的丧尸。那是因为,沿着施工墙一直往最深处一座烂尾的写字楼,一路上都躺着人的尸体。用李杰的话来说,这些尸体都很新鲜,它们看起来才被子弹打穿了头部、胸部、被炸弹炸断了手脚,尽管雨下得很大,但是从他们身体里涌出来的鲜血和脏器,还是能吸引更远更多的丧尸。这些丧尸大部分都趴在地上啃噬那些尸体,虽然也有不少注意到了李杰一行,但是他们在车上,仗着厚厚的改装车的钢铁防护栏,将试图涌来的丧尸都撞翻在地。

  “基本都是神棍军的尸体啊。”沿着施工墙越往里走,李杰也就越坚定了找到刚才战斗的人的决心,因为战斗的一方,俨然就是穿着黑袍的神棍军士兵,这一路留下的尸体几乎都是神棍军的,粗略算来,已经有50具左右,而这些神棍军的敌人,只留下了3具尸体。战斗显然是边打边往里边延伸的。

  当李杰他们的车靠近那栋烂尾楼的时候,一个手里拿着狙击枪的神棍军士兵突然从旁边一栋楼的楼顶上坠落下来。而在此之前,从边境那里发出了一声很轻微的枪响。

  前面的路再次被围墙挡住,而这一次显然没有更多的精力先清理丧尸了。李杰用车灯做出了一个信号,然后他的队员们纷纷迅速的下车,各自寻找有利的战斗位置,交互掩护着翻过了面前的围墙。

  这一次,他们遇到的是大约一个排的神棍军,都还鲜活着。不过这个鲜活是暂时的,当他们看到越墙而入的不知身份的人时,只一个愣神,就有几个士兵被对方开枪撂倒。

  没有询问,没有谈判,直接就是你死我活的厮杀。

  这一次,李杰不限制弹药和枪声。

  唯一的游戏规则,就是杀死对方。

  不久前刚刚消失的枪声再度响起,而且一开始就异常的激烈,这一首死亡的乐曲没有过门就直接到了,然后突然间戛然而止。

  李杰小队的人数虽然只有不到对方的一半,但是抢占了先机,而且战斗力都属于一流水准,使战斗变得没什么悬念。虽然他是以少打多,却打的是一场正面交锋的歼灭战。李杰占的便宜还有一点就是对方的弹药似乎消耗得差不多了,还有不少人是受了伤的。当最后一个试图逃走的神棍军士兵被边境从背后爆了脑袋之后,战斗就以李杰的彻底胜利告终了。而他的战利品是这支神棍军手里的9个俘虏。

  “你们这里谁是头?”李杰让手下把俘虏们的绳缚解开,但并没有归还他们的武器。这时候他有绝对的控制力,不像那一次碰巧救了高文强上校的时候那样,连看守战俘的人手都不够。

  “是我。”

  当李杰听到一个女声主动的认领队长身份的时候,不由得很失望,因为这显然不是季忆的声音。李杰根据声音看向俘虏中给一个挂了彩的年轻女人,他确定,这真的不是季忆。倒有可能是在机场遇到那几个幸存者时,那几个人提到的“漂亮姑娘”。其实漂亮说不上,放在李杰这个在夜店里混迹多年的夜店之王眼里,充其量也就是个夜总会金牌,连头牌都还不能算,跟季忆更是没法。不过确实还很年轻,身材也很健康,属于李杰欣赏的类型。

  不过,这姑娘有半边脸盖着长长的头发,李杰站在她面前,毫不客气的撩开她半边脸上的头发,看到的是一片狰狞的伤疤。他赶紧把那片头发放下去,只有在那片头发把她的半边脸遮住的时候,她才算得上是个“漂亮姑娘”。

  李杰刚才撩头发的动作引来了对方伙伴的怒目而视,反倒是那个姑娘足够镇定,她先是做了俘虏,现在又是落到别人手里的战利品,这样的细节如果算侮辱,那么她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承受更多的。

  “不好意思。”李杰歉然说:“好心过剩就是指我这种俗人,别见怪。怎么称呼?”

  “黎渺。”当李杰无法把注意力集中在对方的容貌的时候,他就发现原来对方的声音还不错。略有点嘶哑,但音质本身很清澈。而她的名字也不错,如果不是她脸上的伤,如果这是在过去的大学校园里,这姑娘还是能够引来很多男生的追求的。

  李杰决定速战速决,说:“好,黎渺队长,我是遇到神棍必杀之的人,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和神棍战斗的,现在你自由了,带你的人走吧。我只有一个问题,你是否遇见过一个叫季忆的女孩,没错,是女孩,年龄你还略小一些。她也有一支幸存者队伍,我是她失散两年的丈夫。”

  黎渺抬起她那半边没有被头发遮住的健康的脸,明澈的眼睛看着李杰,问:“李杰?”

  李杰本来没有抱什么希望,说不上为什么,他只是无端的觉得黎渺这里不会有季忆的消息。没想到季忆询问式的提到了他的名字,这让他眼前一亮,目光炯炯的看着黎渺,即使这会有风把她的半边脸上的头发吹开,他也不会把视线移开的。不管黎渺透露出什么样的信息,哪怕只是像魏蓝那样留下一星半点的蛛丝马迹,也绝对是有价值的。

  黎渺似乎已经从李杰的神色中得到了答案,她笑了笑(李杰想说,当她左脸上的头发没有被吹开的时候,她这个笑也还是很动人的,像邻家的小妹妹那样亲切),说:“没听季忆说她有个丈夫,她只是总跟我说她有个开野鸡心里诊所的猥琐大叔,你确定是你?”

  李杰开心的哈哈一笑,说:“她说得对极了,那么,她在哪?”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