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316章 终极黄金小队初现

第316章 终极黄金小队初现


  “黎渺,你来迟了。我派出去的人回来说城里听到了很激烈的枪声,你在路上遇到了什么状况?”

  当李杰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的时候,尽管他还没有见到人,可眼睛瞬间就潮湿了。

  不仅如此,他的心跳还猛然加快,快得他全身都绷紧了,好像回到了很多年前,坐在教室里听到隔壁班那个女孩从他的身边走过时和女伴说话的声音那样,他激动,兴奋,颤抖而又迟钝。他应该想点什么办法让那个女孩记住他的,可他就那么让那个女孩擦肩而过,然后他久久的望着她的背影,望着她穿着校裙的修长小腿走出他的视线,突然想起她在经过时,她的手似乎蹭到了他的手,于是他举起手来,好像真有手有余香这样的事一样。

  “李杰。”

  就在李杰的思绪还无边无际的在久远的中学时代漫天飞的时候,才发现身边已经站着一个女孩。和李杰想象的那种天塌下来都可以不管不顾的拥抱相,她的激动,仅仅转划为一个浅浅的微笑,尽管,她的眼睛里,也瞬间就蒙上了一层水雾。

  “季忆。”李杰笑了。

  你以为你所做的事不过是徒劳,你以为到最后,那个心底的想念,也不过是一种幻影,你以为现实永远只有残酷,不会有迹,你以为一切的一切,其实都只是不可能实现的假设……但是,如果你什么也不做,那么所有的一切,的确不会发生。

  “我等了那么久。”季忆看起来依然很平静,她只是轻轻的走到李杰的跟前,伸出双臂抱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了他的胸口上,压根就不管周围还有谁,只是喃喃的说:“你知道吗?我都快失去信心了,我每天都在对自己说,他应该已经死了,你也死心了吧。可是,我就是死不了这个心。”

  “我也是。”李杰伸手摩挲着她的背,鼻子贪婪的吸允着她的法香,说:“我也是,我也想对自己说,放弃吧,这世界这么大,你们重逢过一次,不可能还会有这样的迹。”

  “李杰。”季忆温柔的抬起头,就在李杰深情的俯下头,两人的四唇相接的时候,李杰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再扬起头来,他的下嘴唇已经完全被季忆咬破了,他虽然满嘴是血,却笑得很是谄媚的看着季忆那诱人的唇上沾满鲜血,对他璀璨的一笑,那一笑不止魅惑众生,也令星辰失色,但她的笑容中又带着咬牙切齿的恨,说:“亏你还自诩是夜店之王,对女人不要太坦白这个原则你都不知道吗?你想放弃,你觉得不会有迹?你怎么不给我去死啊!”说完,她膝盖猛的一抬,李杰就捂着要害弯着腰憋青了脸,气游丝的说:“泼妇,你要不要这么狠啊?我本来是想说我想放弃,可我就怎么都做不到的啊。你不也这么说的吗?”

  剧痛中,他再次俯下头去,这一次,四唇相接,两条舌头像交合的蛇一样痴缠在一起,互相也用恨不得把对方揉碎的力气抱着对方,不要说旁边有人看着,就算有一堆捕食者要吃掉他们,他们也不会松开对方。

  死都不管,先亲个够再说。

  那一刻,季忆真恨不得自己变成聂小倩,把舌头直接伸进宁采臣的肚子,把他的五脏六腑全部吸进自己的肚子里,从此这个世界倒也就清静了。

  而那一刻,李杰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倚天屠龙记》里出现过的那首《山坡羊》:

  “他与咱,咱与他,两下里多牵挂。冤家,怎能够成就了姻缘,就死在阎王殿前,由他把那杵来舂,锯来解,把磨来挨,放在油锅里去炸。唉呀由他!只见那活人受罪,哪曾见过死鬼带枷?唉呀由他!火烧眉毛,且顾眼下。火烧眉毛,且顾眼下。”

  很多年前还在大学的时候,李杰一直觉得元曲太口语化,对唐诗和宋词都显得世俗了点,现在他突然发现,原来有一种感觉叫腐骨蚀心,非要这种民间俚语才能痛快的表达,反倒是唐诗宋词做作了。

  真的,这个时候李杰什么都不想管,不想问,连生死都不在乎了,季忆,不是他心尖那一抹痛,而是他全部的生命。他知道如果他说他现在就是抱着季忆死去也无所谓了,可能很多兄弟都会觉得他没出息,但是这种感觉挺好。妈的一个男人能为了一个女人什么都不顾,不要瞻前顾后,不要患得患失,不要肝肠寸断,这种感觉足够好。而且,李杰也有足够的信心,如果他现在突然挂掉的话,季忆也能像胡一刀他老婆那样面带微笑气定神闲的拿刀抹脖子,她一定做得到。

  这不就行了吗?

  三天后,李杰才和李斯特率领的保安团主力汇合。这三天,李杰窝在季忆的营地“不早朝”了一把,他们整整三天三夜就没有从季忆那个小屋里出来过,不要说脸皮一向很厚的李杰,就是季忆,也丝毫没有打算压抑她那令人迷醉的呻吟和喘息,倒是那些原本抱着看戏的心态听墙根的猥琐之徒,一个个羞愧的远远避开了。用李杰的说法是男的都自觉不如他精壮,女的在季忆面前则会很忧伤很郁闷。他们甚至不吃不喝,分秒不停的让他们的身体纠缠在一起,任由他们身上的汗珠干了又起,起了又干。

  除了抵死缠绵,他们什么都不想管。以至于那些远远躲开的人都在想,他们是不是打算就这么缠绵到死。如果是,也没有人会劝他们的。

  一直到三天以后,他们真的是饿了,也渴了,才终于肯收工起床,重见天日。

  “你知道吗?”当他们心有灵犀的准备起来找东西吃的时候,李杰才终于舍得开口说话,他说:“我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找到你。真的,我没奢望能这么快,我在想,也许我要把芒果市周边的上百个城市乡镇全部都搜遍,可能我还会经过上百次的死战,我会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后才在我精疲力竭彻底绝望的时候,你才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是真没敢想过,幸福会来得如此之快。”

  “贱人。”季忆笑着用她的身体在李杰的胸膛在磨蹭着,说:“果真是人不贱有缺陷,为了满足你,我决定出去以后离你远远的,让你好好的把自己折磨一把。”

  李杰紧紧的搂住季忆,说:“离开?你想也别想,这一次,我会和你一起死,但我不会让你离开。就让李斯特嘲笑我没出息好了。”

  “你遇到李老师了?”季忆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咕的在叫,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好心问了一句:“你确定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老鬼?”

  “哈哈,你也叫他老鬼。”李杰快活的一笑,拍了怕季忆的屁股,说:“你这样对老师不太尊敬啊。绝对没错的,他果然像你说的那样,就跟天秤座的童话那样是个老妖。而且还老帅老帅的,连那些未成年女孩都对他暗送秋波。”

  季忆说:“那不错。有他在,你的队伍应该不错。好吧,我们不能回避问题,米诺呢?”

  他们之前只有缠绵,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那是因为只要开口,很多东西都是绕不过去的。因为知道会痛,会痛彻心扉,所以他们都暂时把分别后的信息屏蔽了。但是季忆和魏蓝最大的不同就是,那个以坚强和勇敢著称的女军人,其实在明明白白的逃避,而季忆却不会,她冷静起来的时候,是不输给她的老师李斯特的,要论头脑中清晰的条理,她可以赶得上李恩慧。

  李杰也没有回避,只是吸了一口气,轻轻的放开了季忆,说:“她死了。当时我们已经陷入绝境,米诺和林野都战死了,我和鲁斯重伤被俘。在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假装这事没有发生过,可我明明白白的知道,米诺已经死了。李恩慧也死了,她引爆了那个秘密基地,和准备抓她的神棍同归于尽。”

  季忆幽幽的叹了口气,说:“你知道吗,虽然我她漂亮,但其实我在米诺的面前一直不是很自信。我一直觉得她在你心里的份量更重一些,如果不是这场灾难,即使你遇见了我,也不会拿真心对我,而米诺对你而言,她就是你的妹妹,你的妻子,你的情人和女儿。我当时甚至在想,你让我走,是因为你可以和米诺一起死,但你忍心让我一个人活。”

  李杰搂住她说:“其实没想那么多,当时让你走,只是因为米诺说你怀孕了。”

  季忆说:“米诺骗了你,其实也骗了我。当时没有状况,我的好朋友只是迟到了,在那种生活不规律,营养不能保证,心情也极度焦虑的状况下,女性的生理期推迟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米诺耍的这个小小伎俩,是因为她意识到当时真的是过不了那个坎了,她想死在你身边,又想我活着,留给你坚持下去的勇气和希望。她真是个善良的小骗子,又是个简单而幸福的女人。我们在灾难后看到很多人为了活下去不择手段,而你是有多么的幸运,遇到了一个为了死在你身边而耍小心眼的女孩。”

  李杰说:“其实后来我也想过这一点,我不确定你是否怀孕了,但我知道她的心意。其实她低估了我,为了她也好,为了你也好,只要还有一口气,我总是还会坚持活下去的。但是,真的只是生理期推迟了吗?其实我还是很希望再见到你时,见到的不止你一个。”

  “你太贪心了。”季忆坐起来,慢慢的给自己穿上衣服,这个过程很慢,她似乎边穿衣服边思考着什么,但在李杰看来,这个过程很美,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充满了悲伤,他几乎又有冲动了。而季忆的表情则有些凝重,说:“灾难后,人类渐渐具有免疫力,不再受到空气感染,甚至接触感染的概率也降低了很多。但是你记得李恩慧说过的话吗?她说灾难后幸存下来的人类,繁殖力大大降低,虽然在灾难后依然陆陆续续的有孩子降生,但是这个例在幸存者中极其稀薄。她用了稀薄这个词,你可以想象灾后诞生的孩子有多么的少。就我们而言,也许是你的精子受到了污染,也许是我的卵子受到了污染,所以不管我们怎么做,我都似乎不能怀孕。米诺似乎也是。坦白说,我现在倒不介意你在外面和别的女人鬼混,如果我注定不能生养,至少有个女人给你繁育后代也是不错的。”

  这个话听起来非常的大方,而且季忆的态度看起来真的很诚恳,但是李杰并没有立即中招,而是义正言辞的说:“这个,绝对没有。坦白说在咱们第一次失散以后我曾经有过,但是这一次,当我失去了米诺,也可能失去了你之后,我再也没有对什么女人动心过。真的。”李杰说的是真心话,但是,由于他一贯的表现,而且他那种天生的贱贱的表情,让季忆觉得他只是在急于表白而已。

  不过,就在李杰心里打鼓季忆是不是真的这么大方的时候,季忆突然一把抓住他的命根,恶狠狠的说:“算你警觉,我可告诉你,不许对其他任何女人再动歪脑筋。我看那个女弓箭手对你就虎视眈眈的,所以这两天我叫得特别大声。你要是敢去招惹她,我就拧断你的命根!李杰,你知道我说得出,做得到!”

  李杰严重的汗了一下,季忆确实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女孩,对此,他是坚信不疑的。其实他也不在乎能不能有后代,世界都变成了这个样子,生一个孩子下来,也许只能是让他痛苦。不要说后代,他甚至都不敢奢望他们还能活多久,就这样相濡以沫,每一天都是赚的。至于人类的繁衍,那他妈的压根就不是他考虑的问题。

  当李杰和季忆终于脸色苍白,脚步虚浮的走出季忆的小屋的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很久了,耀眼的阳光刺得李杰的眼睛发痛。周围很安静,一时间,他们都有些担心,不知道是外面的人出了什么事了,还是他们被遗弃了。那些伙伴不错,不过如果世界真的只剩下他们俩,那也没什么大不了。

  至少,季忆是这么认为的。

  但对于李杰来说,做到了一个不负女人的男人,接下来他还要做到一个不负袍泽兄弟的男人。这是他的承诺。

  这场灾难让很多人死去,让幸存的人一无所有,但他们至少还可以有承诺。

  “长官!毕典菲尔特向您报道!”

  当人们确定李杰和季忆真的走出来,暂时应该也不会再那么抵死缠绵之后,他们渐渐的出现在了这两个指挥官的面前。而首先走出来的,就是学会了中国式的称谓方式,但是从头到脚都是坚硬的军人气质的毕典菲尔特。他依然披着一头耀眼的金发,身体站得笔直。而再次见到李杰的喜悦,被他转换成了一个充满普鲁斯贵族气息的军礼。

  但是李杰向来对贵族气息就是有仇恨情节的,没办法,他自认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市民、俗人,所以他对着毕典菲尔特无可挑剔的军礼吹了一声口哨,说:“是小毕呀,哎呀呀好久不见,胸肌都长出来了,过来让叔叔摸摸看。”

  毕典菲尔特汗了一个,对于这样的长官,他实在无话可说了。

  季忆说:“毕典菲尔特现在是我的副指挥官,其实队伍的建设、训练和战斗,基本都是他一手打理的。”

  李杰就问:“你现在有多少人?”

  季忆说:“连我自己在内,有32个人。不过都是战斗力很强的幸存者,以前的身份各不相同,但你遇到的黎渺,曾经是海军陆战队女子分队的中尉分队长,她和老毕构成了我的左膀右臂。我可以负责任的说,黎渺是具有黄金圣斗士的实力的。”

  李杰吹了一声口哨,说:“那太好了。很快我又可以重组我的黄金小队了,这一次,绝对是一个终极加强版的黄金小队,因为我几乎能挑足十二个真正的黄金圣斗士来。让我算算,白羊座的季忆、金牛座的鲁斯、双子座的本大爷、巨蟹座的祝风、狮子座的毕典菲尔特、处女座的边境、天秤座的李斯特,嗯,我原来差一个天蝎座,暂且就让你的黎渺来顶这个位置吧,后面是山羊座的穆萨大胡子、水瓶座的海凌珈、虽然不是美男,但勉强凑合的李瑞克,哦也,也就是说,只差一个射手座没有找到了。不过五小强打黄金十二宫的时候,射手座的大艾就是挂了的,那时的黄金也就是十一个。只有十一个也行,因为后来十二个黄金聚齐的时候,也就是他们集体撞墙自杀的时候。好吧,你的部队,我就当仁不让的吸收了啊,你这笔嫁妆还是很丰富的。谢谢。”

  “贱人。”对于李杰那种贪得无厌的嘴脸,季忆真心不想说太多。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