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322章 交给你了

第322章 交给你了


  “注意,目标进入了枫香石竹小区,a队走南门,b队走西门。注意,目标人物极度危险,各小队在任何情况下不得分散行动,务必保持队形,集中火力。”

  赵庆瑄是铁涛手下的主力干将,拥有圣少校军衔,灾难前是一个内陆城市的刑警大队大队长,年龄43岁,在铁涛的部下中以老成持重著称。铁涛和朱大昌不一样,他喜欢求稳,他的部下也是如此。虽然按照铁涛和朱大昌约定的游戏规则,铁涛可以派出一支50人的队伍来和朱大昌的10人小队竞争,但铁涛让赵庆瑄带出来的,足有70人,两辆59改型坦克,6辆轮式及履带式步兵战车。还有空中支援。

  铁涛的思路很清晰,不管是他们的猎物,还是竞争对手,不是都很牛逼吗?那我就用厚实而强大的兵力来完成这个游戏。虽然这么做一开始就犯规了,但是犯规也一败涂地的好。

  事实上,如果不是枫香石竹小区是一个地形较复杂的地段,前敌指挥赵庆瑄甚至不会将队伍分成两部分。这个小区是一个很大的物业小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城中之城,当然这种物业在很多城市都可以见到,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这个小区依山傍水,小区内部道路复杂,更要命的是小区靠着的那座山过去在备战备荒的年代已经被挖空,老式的防空洞四通八达,不要说藏10个人,就是藏100个人,1000个人也藏得下!

  赵庆瑄不像张浩那样,对他们的猎物已经有了一个较直观的认识,但他也发现,这支被他们视为猎物的小队似乎很善于利用地形。在他们进入枫香石竹小区之前,实际上他们就在城市里兜圈子,尽管赵庆瑄通过稳步推进不断的挤压他们的活动空间,但他一直很努力的在避免让对方逃进这个地形复杂的小区,但让他有些懊恼的是,也许对方正是看透了他的企图,反而更坚定的进入了枫香石竹小区。

  赵庆瑄曾经的职业是刑警,也参与过城市里一些追捕罪犯的行动,甚至亲自指挥过一场后来在某知名报纸上大书特书的追捕行动。那一次是他人生的巅峰之作,作为行动的总指挥,他手握全市的警力,加上武警的协助,市民的举报,高科技设备的监控,最后把两个银行劫匪逼到一个死胡同,最终圆满完成任务。报纸对这个事情大加渲染,把赵庆瑄描绘成了一个运筹帷幄,滴水不漏的警队英模,赵庆瑄自己也觉得自己当时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直到今天,赵庆瑄也觉得自己当时做得很不错。但是现在他却没有当时那样的雄心壮志,尤其是没有当时的信心。这是时也地也命也,怨不得谁。

  每一个幸存者都有自己的故事,而在赵庆瑄那里,之所以要跟随铁涛那个灾难前地位他低很多个层次的人,原因也只需要一个,那就是铁涛救过他。赵庆瑄铁涛年纪大,所以有时候他的话,铁涛也会认真的听一下,赵庆瑄从来不敢以长者自居,但这次的行动,他本来还想再劝说一下铁涛的。毕竟因为朱大昌的一句激将就接受这样的游戏,在赵庆瑄看来还是冲动了。

  当然赵庆瑄也很能理解铁涛,别看在中转站里他简直就是个土皇帝,但是谋算着他那个位置的人也不计其数。在末世里,要当领袖,首先要有本事,光有本事还不够,还得有威信。铁涛本来准备拉拢朱大昌,使之成为他的獠牙,但他显然失败了。也许是因为他没有绝对的实力,对于朱大昌这只野猪来说,没有绝对的实力就会遭到他的反噬。所以他如果不敢接受朱大昌的挑战,那么现在他就得让出他的宝座。

  赵庆瑄知道铁涛也是没有办法,可他还是很担心。铁涛派出的是他的守备部队中的精锐,他要赢得这场游戏,挽回他的威信,也许还有其他,如说他真的看上了那个在摄像头面前出现的美女。尽管赵庆瑄不认为铁涛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自己微薄的基业,铁涛不是那样浪漫的人,不过男人有时候会听从于荷尔蒙的指示,这并非绝无可能。不管怎么样,铁涛将这支队伍派了出来,等于是下了一个很大的赌注。

  但如果这个时候朱大昌直接就从他的内部发难怎么办?朱大昌在这场游戏中,可是只派出了10个人。尽管铁涛剩下的兵力仍然朱大昌多出好几倍,但质量和朱大昌的机动部队显然不能。就算能和朱大昌打个平手,但万一这个时候有股什么外力再突然来袭呢?赵庆瑄总觉得这事有问题,大家都觉得有问题,但问题具体在哪,谁也说不出来。说不出来,就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此时,赵庆瑄坐在坦克后面的步战车里,亲自指挥着a队从南门进入小区。走在他前面的老59坦克看起来虽然很土,可是再土的坦克面前,什么亭台楼阁,什么红墙绿瓦都是浮云。这个小区主打精致的中式园林建筑,尤其是南面靠湖的一带是一大片的别墅区,更是不遗余力的建造出一片美轮美奂的景观。赵庆瑄不是这个地方的人,不过曾经出差来过,知道这片别墅区的寸土寸金。

  而今,看着那些精致的建筑在他前面的坦克履带下灰飞烟灭,不得不说,他也有种莫名的快感。寸土寸金又怎么样?现在,就算是用金条铺成的路,在坦克履带下面也只是尘土。

  “轰!”的一声,坦克突然陷入了一片火光。

  坦克触雷了。

  赵庆瑄心头一沉,他不希望遇到什么麻烦。但不管他希不希望,麻烦还是来了。

  万幸的是,坦克触发的地雷并不是真正的反坦克雷,爆炸并没有对坦克内部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坦克的履带被炸断了。

  “赵队。”坦克里面跳下了两个坦克兵,虽然坦克内部没有爆炸,但爆炸带来的燃烧也让他们在坦克里呆不住。其中一个老兵很有经验,他快速的检查了一下遗落的爆炸装置,通过无线电对赵庆瑄说:“是装了定时装置的c4炸弹。”

  赵庆瑄不喜欢他的手下叫他什么圣少校,还是叫“赵队”来得亲切些,因为那会让他回想到过去的时光。但是,定时炸弹?

  “靠!”赵庆瑄暂时还不打算下车,毕竟,步战车的装甲还是能挡住大部分枪械的子弹的,出去的话,就危险得多了。他从战车的射孔往外面看了看,疑惑的说:“有没有这么神,能把坦克到达的时间算得这么准啊?”

  赵庆瑄的话音一落,周围又陆陆续续传来一片爆炸声,可以看到,周围几条重要道路都发生了爆炸。除了打头的坦克,押后的一辆履带步战车也被炸断了履带,不仅如此,旁边可以通过的一条路的桥也被炸断了。那是小区内唯一可以承受这些坦克装甲车辆的桥,而这个漂亮的园林小区,又到处都是水榭歌台,虽然如今风光不再,很多池塘都已经变成了泥沼,可他们这些车辆就只能眼睁睁的停在这里,进退两难。

  赵庆瑄苦笑了一下,很显然,那些“猎物”很精通游击战,他们虽然没有真正的反坦克雷把他们的重武器直接废掉,也并没有牛逼到可以分秒不差的算好定时炸弹爆炸的时间,但即使刚才坦克没有被炸,在随后的一片爆炸中,不是被炸断履带,也一定会随着炸断的桥梁掉进泥沼里。

  对方的意图很明显,你不是有坦克装甲吗?我就让你这些钢铁怪物趴窝,你要不下车你就继续呆在那吧,你要下车……要的就是你下车。

  还有一条路,靠湖那边是平地,炸也炸不烂。步战车都能涉水,从那边可以绕过去,但要花上很长一段时间,而且想也不用想,那条路也一定布置了重重的机关。

  身后,更远的地方,一阵一阵的嘶吼声已经清晰可闻。他们是利用装甲车辆平趟了大半个城市过来的,在车里,那些丧尸奈何不了他们,但它们也紧紧的尾行着,机器的声音搅动了整个城市的丧尸,它们不明所以,但都乱哄哄的挤过来。从声音判断,至少也有上万只了。

  “全体,下车。”赵庆瑄无可奈何的下达了命令,他们已经无路可退,只能继续往前了。而在他们展开队形,去打一场心中没底的游击战之前,赵庆瑄命令坦克和步战车调转炮口,朝着后面尾随而来的丧尸猛轰。不这么干不行,不这么干大片的丧尸很快就会跟来,只有把它们轰掉一部分,让后面来的丧尸先忙着去吃那些残肢碎肉,这能为他们争取很多时间。而且他们的弹着点很集中,基本上也把来时的主要道路尤其是桥梁打烂了,能够过来的丧尸也就少了很多。

  赵庆瑄叹了一口气,窝囊瘪气的自言自语说:“妈了个逼的,我怎么觉得我们完全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了呢?”真的,要不是那两个输给了荷尔蒙的老大突发想要打什么猎,那伙人再有本事,也啃不动他们的中转站基地外墙的!绝对!但是人家就是这么轻松的,派个美女往监控摄像头面前一站,那两个蠢货就稳不住了。他们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可是倒霉的,还是像我这样的小卒啊。

  这时,b队已经顺利的从西门进入小区内部,没有遇到任何阻碍。这对赵庆瑄来说是唯一的好消息,他给b队下了一道新的命令,暂时放弃原定的搜索计划,先赶过来和他汇合再说。没错,靠双脚最终的最终还是跑不过丧尸的,哪怕是任务失败了也好,还是先回到有车代步的局面较保险。

  赵庆瑄带领的a队有40人,b队有30人。赵庆瑄手里的40人是朱大昌和他的手下眼中的杂牌,但也算守备部队里的精锐,至少都是壮年男子,武器弹药充足。战斗经验嘛,这几年能活下来也很能说明问题。但是,他们的战斗经验对付丧尸是没有问题了,或者说不是很有问题了,但是,对付拥有丰富的游击战经验的同类,则明显还很菜。

  尤其是,对方有一个伊朗革命卫队的军官,在叙利亚打过美军,在利亚、在阿富汗都曾经作为秘密部队参战过的马木留克军人后裔。

  洛斯塔姆?穆萨?大布里。

  李杰有一个很好的习惯,那就是作为一个指挥官,当他的属下在某方面的才能他更强,而且又正值具有发挥空间的时候,他绝不会为了指挥官的面子而横加干涉。就像这个时候,他把小队的指挥权暂时交给了穆萨。

  这是一个有风险的事情,因为作为降将的穆萨是不是完全和他同心同德了还很难说。但李杰相信,在这一战之后,只要这个穆萨不是一开始就心怀鬼胎,而只是内心犹豫,那么这一站之后一定会对他掏心掏肺。

  李杰能给穆萨的东西不多,但他给了他全部的信任。

  “喂,大胡子,这里的地形地貌和大马士革、和坎大哈都不一样,搞游击战,你行不行?行的话,从现在起,你就暂时当咱们这个小队的老大吧。我听你指挥。”

  李杰是这么说的,而穆萨则压住了那种叫做技痒的冲动,无其事的说:“多谢你的信任,司令。我在军校时主修的就是游击战,看过英译本和阿拉伯文译本的毛著作,也读过《孙子兵法》,还有我和美军作战的实际经验。地形是死的,而战术是活的。我不想说绝对没问题这样的话,但我有很大的把握。尤其是,我曾经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我很了解他们的战术素养。”

  “好吧,那就交给你了。”李杰转头就搂着季忆说:“看到没,当领导其实也很简单的对不对?只要对咱们的员工有信心,够信任,他们就总能发挥出他们的才能来。”

  不知道赵庆瑄和铁涛知道这个内幕的时候具体会怎么想,但他们一定会很苦逼就是了。

  而这时,在铁涛的指挥所里,他的一个心腹告诉他,他上次催促转运给前线的物资,已经到了最近的一个据点,但是,不知道那里为什么突然聚集了大量的丧尸,堵塞了道路,需要他派兵前去支援一下。

  铁涛觉得很烦躁,他虽然早就希望这批物资到位了,但现在这个时候到,却让他很为难。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而他手里也没有多余的兵力了啊。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