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324章 作死的节奏啊

第324章 作死的节奏啊


  李斯特计算了开局,却没有算对结尾。

  或者说,他没有算到这个结局他计算的要好很多。

  李斯特在灾难前是大学教授,而且在灾难前几年做的调研课题研究的就是净土教,灾难后在联合军服役过几年,也是一只和净土教作战,所以,如果要论对净土教的了解,在现有的联合军参谋军官中,也未必找得出他更强的。他对净土教的了解从净土教的哲学基础,到人员编成,包括净土教内部的宗派和支系都非常的清楚,所以当他的学生季忆提出准备袭击白石城的净土教物资中转站的时候,他很快就拿出了一份在他看来非常可行的计划。

  在这个计划里,李杰率领的诱饵小队承担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他并没有打算让季忆去使美人计,原定的计划,是李杰小队偷袭守备部队的外围监测点,把里面的神棍军一点一点的引出来。他原本给了李杰三天的时间去完成这个任务,但是他没想到,当季忆在对方的摄像头前面亮相之后,竟然会产生了这么轰轰烈烈的效果,以至于他都有点想不厚道的说一句,神棍军的那两个指挥官真是浪漫的色鬼啊!

  而在原计划里,李杰小队的阵亡率现在要高,按照李斯特的预计,在他们完成任务后,还能活下来的应该只有李杰、季忆和边境、穆萨,没想到左半夏和向天歌也保住了,死了四个,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在原计划里,当守备部队被李杰小队引诱出来后,李斯特将让主力部队伪装成幸存者投靠对方,混进中转站基地后从内部发起攻击。他对能做到这一点很有信心,因为根据他对净土教的了解,如果有幸存者表示要皈依神主的庇佑的话,是不能拒绝的。守备部队即使会产生怀疑,也会在把他们放进去以后再逐渐核实身份。然后,混进去的人从内部发起突袭,与留在外面的部队里应外合。

  这个计划非常冒险,按照李斯特原有的设想,中转站里会有不少于一个营的守备部队,这是他们手上这支力量的5倍。甚至可以说,这是铤而走险。但是基于对净土教部队的战斗力,以及他们内部凝聚力的了解,李斯特知道只要他们派出的搜捕部队战斗不利,他们的士气就会受到很大的打击,如果内部发生混乱,即使情况不十分明朗,他们也会丧失斗志,真正的信徒和投机的团伙会发生争执。

  李斯特最后计算出来,他们的成功率不会低于20,这麦克阿瑟当年策划的仁川登陆的成功率要高很多。这和季忆最初的计划有些出入,季忆的计划更接近于偷窃,想办法混进去以后制造混乱,然后窃取自己需要的物资。李斯特把她的计划放大了。

  但是,在这个计划开始实施之后,李杰和李斯特才发现他们低估了对手。中转站里的守备部队李斯特预计的多而且更强,李杰的诱敌小队在大量杀伤敌人的同时自己也被逼近没有出路的防空洞,李斯特必须提前发动攻势并最终将演变成强攻。他们很可能失败,而如果最后失败的话,他们会遭到很大的损失,刚刚发展起来的队伍会遭到致命的打击,只有少数战斗力最强的人才有机会活下来。

  李斯特在给李杰说教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是充满后怕的。

  他们,毕竟都不是神。直到现在,他们依然在这个末日般的灾难后的世界成长。

  铁涛和朱大昌的主力部队几乎是倾巢而出了,留守部队只剩下铁涛的守备队不到100人。剩下的这些人,充其量只能算武装幸存者,而且还要分散在一个很大的基地里,守卫物资和被关押的奴隶。

  战斗仅仅集中在基地大门,守备部队在几个机枪阵地连续被边境的远距离狙杀点掉之后,李杰的部队就可以从容的在大门前安装炸弹了。

  “你们这里谁是老大?”攻陷了这个几乎就是一座空城的物资中转站后,李杰大摇大摆的坐在了原本是铁涛的办公室里。而被押到他面前来的,是几个留守的军官。军衔最高的,是一个上尉,他是铁涛的心腹,也是铁涛指定的代理指挥官。但是,对于李杰的这个问题,几个军官都没吭气。

  李杰坐在铁涛的真皮沙发上,把脚翘起来搭在办工桌上,摆出了一副很宝气的样子,说:“不说也没关系,反正这里我接管了。我会把里面的物资一扫而光,然后一把火把这里烧掉,等到你们的老板回来,你们想想会有什么后果。”

  那个上尉犹豫了再三还是开口了,他知道李杰所说的那种后果,但是他没想过还能躲得过那种结局,而现在,听李杰的话,似乎还有挽回的余地。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上尉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说:“我是,不过只是临时代理的。我们还有谈判的余地吗?”

  “谈判?”李杰说:“当然没有!你只有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我才会考虑不马上枪毙你!”

  上尉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不过,这不是一开始就想到的结果吗?

  李杰很土鳖的抖动着双腿,问:“说吧,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长官,周文。”

  “唉,也是个很大路的名字啊。你之前是干什么的?我是指,在这个地方。不要扯得太远,我没兴趣知道你在灾难爆发前的事情。”

  “报告长官,我是个作战参谋。不过其实也是跑腿打杂的,管理一下日常的杂事。”

  “那你管事还是管得挺多的。胡副官,待会你好好和这位上尉老爷接洽一下。盘点一下这里的物资,包括武器弹药粮食药品以及车辆,说实话我们也不可能把他们的库房都搬空,你让上尉老爷好好配合,咱们能拿多少就拿多少,也别让人为难。”

  作为副官的胡欢平常也就是负责处理一些跑腿打杂的事情,和上尉自述的工作倒是对口。不过李杰交给他这个活也不算个轻松活,他得预算他们接下来需要的物资总量,并对库房里的物资进行分类,登记造册,事情繁琐着呢。胡欢倒是善于计算,不过他对这些事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啊。

  “这个,司令啊。”胡欢接受命令之后,忍不住提醒李杰说:“我们恐怕要重新统计一下人数之后,才能核算物资吧?”其实他真的想说,处理这些事情,真的好麻烦啊。

  “对哦。”李杰看出了胡欢的心思,这家伙当副官图的就是跟老大近一点,在别人面前可以狐假虎威,虽然他的歪门邪道很多时候也能派上用场,但让他做这些繁琐而具体的事情,那也是很要命的。于是他让胡欢暂时等一等,让他把鲁斯叫了进来。

  在攻下这个中转站后,鲁斯主要负责的就是将那些被关押的奴隶释放出来,然后在里面挑选有用的人。虽然大家都做过奴隶,不过这些奴隶做奴隶的时间似乎他们那时候在“圣城”的时间还要长,似乎已经习惯这个身份了,即使现在基地的统治者换了人,他们似乎也没有太高的热情。也许,他们没有把这样的事和自己联系起来,因为不管换什么人来当这个中转站的老板,他们还是一样的戴着锁链做苦力。当鲁斯让人把他们身上的锁链都解开的时候,有的奴隶甚至恐惧的向鲁斯下跪,因为他们把这种释放锁链的动作,看做是将要处决他们的提示。

  鲁斯来到李杰面前的时候,一脸的沉重,他不是李杰,很少去琢磨人们心里想什么。可是,当他意识到一群长期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人,在短短的几年之后,竟然已经很习惯奴隶这样的身份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这场灾难最可怕的地方真的不是死亡,而是人心的湮灭。

  很久很久以前,当他的祖先被奴隶贩子装船运到新大陆,经过了很多代人的斗争,经过南北战争,经过一战二战,经过马丁路德金这样的伟人的战斗,他们才摆脱了奴隶及作为奴隶的后人被歧视的命运,而现在,仅仅是这场大灾难几年之后,这些人竟然就对个身份习以为常?

  “黑大个,干嘛哭丧着脸?我们可是打了一个大胜仗啊。”李杰叫鲁斯黑大个的时候,从来没有歧视的意思,鲁斯也没有因此表示过不满,不过李杰这种无赖气息,还是让他有点郁闷。真是的,他竟然跟这个痞子同生共死了这么久?

  “鲁斯。”季忆李杰更能懂得鲁斯的心思,她拍了拍李杰抖个不停的双腿,示意他消停一会,然后温言对鲁斯说:“在这场灾难中,很多人经历了死亡更深的恐怖,所以,他们已经忘记了曾经的身份。可是,也许我们能帮助他们找回自己,不是吗?不要太纠结了,怎么样,能挑出多少人?”

  鲁斯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对季忆的安慰的回应,说:“总共有687名身体健康的奴隶。但是他们都承受了长时间的苦役,身体素质极端低下。在他们自愿的前提下,我挑选出了其中的260人,其中有60名女性,她们没有承受苦役,但是一直被当做性奴隶,战斗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知道带上她们会给我们增加很大的负担,可是,我无法完全拒绝她们的求助。”

  李杰坐正了身体,说:“老黑,咱大老爷们遇到这些弱女子,出手相救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用不着这么不好意思。260人对吗?胡欢,你可以先造花名册,然后去清点物资。别花太久的时间,想来这里原来的主人也不会给我们那么多时间。”

  “不只是260人。”鲁斯说:“这里我指的是奴隶,除了他们,我们的战俘也有大约60人表示愿意加入我们。”

  “不要。”李杰断然的说:“我们做过奴隶,所以和那些奴隶也有更多的共同语言,而这些当神棍的人,大多都是随波逐流的墙头草,带上他们,才真的是负担。”

  鲁斯点头,说:“好,我明白了。”

  胡欢也点了点头,无奈的说:“我也明白了。”造册登记那一系列繁琐的事,他看来是跑不掉了。他是老千,又不是会计,这活还真是不好做啊。

  李杰看着胡欢那种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对季忆说:“你看看我们现有的,以及新加入的人里面有没有这方面的人才,让这个家伙做这些事情,会耽误时间的。这个家伙最适合做的不是副官,而是佞臣。”

  季忆无语的白了李杰一眼,因为李杰说胡欢适合做佞臣的时候,一点都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反而像是很欣赏胡欢那种偷奸耍滑讨好卖乖的才华。但是她也不想说胡欢是佞臣的话,李杰就是个荒淫无道的昏君,因为那样一来,自己又成了什么?算了,少跟他废话,她招呼了一下鲁斯,去找人做事去了。

  人口在末世里是最重要的资源,但是,不管是李杰,还是李斯特,都没有将中转站的奴隶和俘虏一股脑接收的打算。他们本来的人就不多,如果一下子吃进去太多的话,很容易消化不良的。关键是,他们现在连个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没有。

  “上尉。”李斯特对那个还惶恐不安的站在一边的上尉说:“我们会带走一部分人,剩下的一部分也随他们自己的意愿自己决定去向。不过,对你的主人来说,包括物资和人在内的这些损失都是可以挽回的,只要这个基地还在,对吧?这可以让他的损失减少到最小,你可以在你的主人回来的时候告诉他,我们的司令官李杰,可以和他达成某种意义上的共存。但是,如果他要做什么不切实际的事情,你也可以告诉他,即使他们没有外出,我们司令也有绝对的把握将这里打下来。所以接下来怎么做,他需要自己想清楚。”

  上尉很有些喜出望外的看着李斯特,又看了看李杰,似乎不敢相信李斯特的话是真的。因为这样一来的话,虽然他们损失了不少物资和人,但是在铁涛率部回来的时候,他们的基地还在,物资李杰他们也是不可能全部带走的。那样的话,不但他不会被铁涛处死(当然也不会被对方枪毙了),铁涛自己也可以重新经营这个地方,那简直是他之前不敢想的。他之前以为最好的结果是,对方也不杀了他,但是将基地洗劫一空,烧成灰烬,然后等到铁涛回来,他会被铁涛生吃了。

  “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对吧?”李斯特看着上尉,目光冰冷,甚至带着一些讽刺。

  上尉懂事的点了点头,环顾左右,他的同僚已经被带下去,他知道,他需要给对方透一点料,这样他还会有更多的余地。

  “大人接到的指令,是战区司令部直接下达的。”上尉谨慎的说:“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们要去接应的,是怎样的一批物资。但是,”他停顿了一下,又思索了一下,组织了语言,说:“我们之前听说,圣研究院为我们神圣……军前线部队研发了一种新型的武器。有传言说,是一种新的变种病毒。”

  “靠。”李杰说:“不作死就不会死。世界都到了这样的地步了,那些家伙还想着开发新型变种病毒,看来不把这个世界彻底毁灭,他们是不甘心的啊!老鬼,你想说什么?”

  李斯特冷冷的说:“估计,做这样的事情的不只是净土教,联合军那边也不会落后太多吧?还有tsz这个试图两边渔利的中间商。”

  李杰苦笑了一下,眼睛盯着上尉,看得上尉一阵的毛骨悚然,忍不住说:“长……长官,我真的是把我能知道,都说了呀。”

  李杰耸耸肩,说:“我知道,我也相信你对我说了实话。我只是觉得看一个死人有点索然无味。”

  “死……死人?”上尉顿时觉得有点腿软了,什么意思啊,刚才不是都说得好好的吗?他还等着铁涛回来,虽然会脸色铁青,但还会赞扬他保住了基地呢?怎么突然又要变卦了?

  李杰拍了拍上尉的肩膀,说:“别紧张,我不会反悔的。我搬走多少物资,你也可以做点假账,把损失统计得少一点,在你的主人面前,你能交差了。不过如果真的是什么新型的变种病毒……你和你的主人也离死不远了。就这样吧,我还有很多事要做,要委屈你一下了。”

  上尉还没有从李杰的话里缓过神来,就觉得脑后一闷,什么都不知道了。

  “司令。我这里有所发现。”最近以来表现得一直较不错的前网管苏墨从一阵忙碌的工作中抬起头来,对李杰说:“我打开了基地的系统,根据他们储存的资料,还有他们破解的联合军的情报,我发现有一个地方很不错。距离我们现在的位置230公里,经过他们双方军事情报的对,那里应该是一个空白地带。”

  李斯特和李杰站在铁涛的办公桌前,将几张打印出来的地图摆在一起,再根据苏墨提供的数据和情报,李斯特勾出了一个地方。

  李杰看了,点头说:“那就去吧。反正不行,也就是继续流浪呗。”

  那个地方的地名很浪漫,叫做红豆山。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