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329章 知足常乐

第329章 知足常乐


  李杰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手指放在嘴里吹了很响的一声口哨,特遣队的队员们纷纷快速的进入战位。这次他带出来的,是以“圣城”逃出来的奴隶兵为主,中转站救出来的奴隶兵搭配的队伍,那些“老人”是没得说的了,这些“新人”,被李杰的演讲所打动,跟着他到了这样的场合,一个个都热血得跟十七八岁的小年轻似的。

  他们的战斗部署集中在电厂大门附近,祝风和几个队员正在用人力把金属门关上,其中一个队员登上卡在门线上的一辆卡车,尝试着把它发动了移开。镇子里的丧尸还远着,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这个工作。而在前面,他们用步战车、集装箱卡车和吊车首尾连接,组成了一道防线。步战车上的30毫米炮炮口调转,对准了丧尸群,而两辆集装箱卡车的货箱顶上,两个12。7毫米口径重机枪的火力组已经到位,其余的人,则迅速的寻找周围的制高点,或者是一辆卡车的车顶,或者是值班室的屋顶,趴在高点上,架好自己的自动步枪。还有一些人负责输送弹药,保持机动。就在他们紧锣密鼓的布置防线的时候,丧尸已经开始扎堆的靠近了。

  50米,40米。30米。

  “fire!”

  人家李司令很洋气的喊的是英语,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最先开火的是步战车的30毫米炮,压低了炮口,朝着丧尸最密集的地方一炮过去,就是一片的血肉横飞。紧跟着是手雷,人手两枚手雷先后扔出去,一连窜的爆炸就跟过年了放鞭炮一样,爆炸声落处,也是一片的血肉横飞。当丧尸已经靠得很近的时候,重机枪开火了。12。7毫米,也就是点50口径的重机枪,不需要瞄准,弹幕就跟犁田一样的,尽管丧尸很凶狂,也无所畏惧,但是被重机枪子弹扫到,断手断脚,肢体横飞,即便它们不怕痛,也很快就失去了行动能力。

  紧跟着大家伙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焦臭味,两台火焰喷射器形成交叉火力,将仍在靠近的丧尸一片一片的烧成了焦炭。最后才是从步战车的射孔,从车顶、房顶各个制高点发射的步枪子弹,这时候,就讲究精度了,李杰的战斗纪律是,不允许连发。

  这很需要勇气,当丧尸离你只有几米的时候,你却只能一枪一枪的瞄准射击。如果这是灾难爆发的最初,即使拿着武器,这些原本的平民在面对这种情况是,要么根本就不管什么战斗纪律,一口气就能将一个弹夹打完,要么就是扔下枪转身就跑,而那种最白痴的做法带来的后果是,丧尸一定会追上去,从后面扑倒他。在灾难的最初,很多人都是这种反应,很多。但这时,有一只丧尸甚至都要扑到一个战士的身上了,尽管他的脚有点发抖,但他还是很沉着的瞄准丧尸的脑袋,一枪解决问题。

  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尽管枪声、爆炸声传得很远,但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情。近千只丧尸,基本上已经被消灭了。

  李杰感慨的想,这就叫做高大上啊。当你手里有足够的人手和足够的武器的时候,丧尸其实也是浮云,不是吗?27个人对近千只丧尸,也就是这么一下,结束了。

  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人敢得意。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消耗。

  30毫米炮、重机枪,火焰喷射器,这些武器用来对付丧尸是很过瘾,但是子弹打完了,也就没有了。虽然他们都知道每个地方县级以上的行政单位都有武装部,都会有军火储备,但他们不知道那些军火库具体在哪。就算基地附近的能找到,那以后呢?自己生产才是王道啊!其实理论上,生产子弹并不难,只要有人员和设备。

  然而……那是在理论上。

  “停止射击!”零零散散的,还有一些丧尸,但是李杰下令停止射击了,子弹不是用来过瘾的。“上刺刀!”

  哗啦哗啦的,重机枪射手收拾家伙,放回车里去,换成了56式半自动,这款枪虽然老,但是枪身后来的步枪长,再加上56式三棱刺,95式好用。很多步枪后来都取消了刺刀的设计,枪身也都较短,那是因为,在战场上交战双方拼刺刀的场面,在现代战争中,几乎是不可能看到了。

  而这时,堵在门口的那辆运煤卡车,也终于被发动起来。车还是好的,关门后,连着车上的煤一起,堵在了门口。这只是为了预防意外,他们不打算在这里停留到镇子里的丧尸都蜂拥而来,迅速的搜索之后,拉开门,车队照旧冲撞出去。

  电厂距离小镇5公里,丧尸的速度和人步行的速度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就会有镇上的丧尸到达这里。

  “独眼人!你带半个队搜查生活区!海凌珈和瑞克!你们带半个队搜查机房!边境带两个人上电厂烟囱,再去几个控制厂内的制高点,步战车里留两个待命,其余的人跟着我!”

  这样一分配之后,跟在李杰和季忆身边,也就只剩下2个人了。

  打丧尸不是为了过瘾的,如果在这个电厂里一无所获的话,刚才那场战斗就是在犯罪!

  不过,至少进来的时候,季忆就已经确定电厂里有活人了。原因很简单,他们刚进来的时候,厂区里的丧尸不想小镇上的丧尸那么呆滞,如果不是他们的动静太大,丧尸也都还在很有规律的在游走。

  就像季忆判断的那样,这是一个较老的火电厂。因为老,所以大,不但大,而且很杂乱,自动化程度不高,布局也不如最新的设计合理,因为老,所以人多,生活设施又力图齐全,几乎就跟个小镇子似的。

  海凌珈和李瑞克带队负责搜索生活区,发现这里有宿舍,有食堂,有小卖部,还有活动中心,有医务所,有澡堂。在路上,他们遇到了为数不多的一些丧尸继续从角落里流出来,对付这种零散丧尸,他们不需要开枪,保持好队形,用刺刀就可以解决了。

  “这有好东西!”

  一个队员在小卖部里找到了几条烟,这里的东西大多没动,估计丧尸较多,即使有幸存者也不敢来。

  “给我一包!”海凌珈过去是不抽烟的,现在也不常抽,但特别困的时候,特别需要提醒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她也会抽烟的。不得不说,这个短发的小女警抽烟的样子,很有范,也充满一种异样的魅惑。那个队员看到她抽烟的样子,眼睛不由得有点直了。

  “看什么看?”李瑞克没好气的挡在了那个队员面前。

  那个队员讪笑了一下,继续端着枪搜索去了。

  “宿舍楼的大门是从里面堵上了的。”找到宿舍楼前,那是一栋6层的宿舍楼,一楼有两个单元门,很结实的铁门,而且被人用东西从里面堵死了。整栋楼是一个“回”字形的设计,有一圈走廊,一楼的走廊都有防盗栏,里面用各种家具,杂物,甚至棉被结结实实的堵上,看起来连光都透不进去。

  二楼也有防盗栏,不过,里面似乎就没有堵那么多东西了。

  “爬上去。”海凌珈没有回答李瑞克的问题,很酷的把烟头一弹,做了个手势让其余的队员保持警戒,自己则背上步枪,沿着防盗栏爬了上去。

  “警察干偷儿的活,还挺利索的嘛!”看着李瑞克也迅速的跟着海凌珈爬上去以后,之前被李瑞克瞪了一眼的那个队员调侃了一句。

  “那是啊,”另一个队员说:“这才叫知己知彼嘛。”

  队员们调笑他们的,对于海凌珈和李瑞克来说,爬这种防盗栏真的是轻车熟路。不要说在警校里就练过,后来为了活命,他们都不知道爬了多少栋楼了。不只是低楼层,其实一直到顶楼,走廊都是装着防盗栏的,这跟丧尸无关,而是人们一直都没有安全感。

  而让队员们赞叹的是,海凌珈和李瑞克的动作很快,他们调侃了几句,再回头去看他们的时候,海凌珈和李瑞克已经爬到天台上去了。

  天台上的门,没锁。

  丧尸不会爬高,尤其是爬防盗栏,但是它们有的弹跳力很强,所以二楼的防盗栏从里面也堵得较结实。三楼以上,防盗栏里不怎么堵东西,顶楼,什么都没有。

  “吱呀”的一声,李瑞克小心的推开了天台上的老朽的木门,海凌珈则两手各端着一支92式手枪。他们在警校就认识,在警队共事,灾难后又一起出生入死,早已经默契到不需要说什么,一个眼神就足以让对方明白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楼道里宽敞、明亮,一层楼的防盗门都是被撬开了的,这时,有的门开着,有的门虚掩。

  “有没有人?”

  海凌珈问了一句,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搜索无疑很费时间,如果有人,听到她的声音不会无动于衷,即使是充满敌意的人也一样。他们被困在这里多久,对外界的渴望就有多久。

  “有没有人?”

  海凌珈又问了一句,枪依然是举着的,然后,她补充说:“警察,没有恶意。”

  我还是警察吗?有时候,海凌珈也会问自己这个问题,这个问题重要吗?

  很重要。

  一个人的心里,如果什么都不剩下,那跟丧尸又有什么区别呢?哪怕剩下的东西,也许只是一种执念,一种在别人看来没有什么价值的执念。

  “吱嘎”一声,一道房门从里面打开,走出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就像海凌珈他们在苍狗市的钢绳厂里一样,这个小女孩虽然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但大体上还保持得较干净。一楼二楼的封堵措施不是她一个人做得来的,海凌珈把枪插回大腿上的枪套里,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其实,在这种封闭的环境里躲了这么久,见到外面来的人,应该很高兴才对。但是,不管是外面还是里面的人,大家见面都很警惕,这是因为,活着很不容易,他们都不能不小心。

  “我是警察。”海凌珈说:“我们已经消灭了电厂里的丧尸,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跟我们走,我们有一个基地,那里较安全。”当她靠近那道门时,突然感觉到一股风朝她袭来,但她并不惊慌,当她感觉到一双手从侧面抱住她的时候,她只是冷冷一笑,双肩一缩,猛然向下一滑,同时向后肘击,就听到一声痛苦的喘息,一个男人已经抱着小腹跪倒在地上了。

  海凌珈稍微退后了点,并没有拔枪,回头一看,李瑞克的枪正指着隔壁一道门里。

  “你们是警察?”李瑞克的枪指着的那道门里,走出来一个年轻的男人,举着双手,表示自己没有威胁。

  海凌珈回头看了一眼,突然有点诧异,因为她从来没有看到一个男人会有这么帅的,不仅仅是帅,还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男人的头发长得有点长,虽然条件很恶劣,但是头发很直,很顺,甚至很有光泽,让她一下想起了她有个表姐以前迷恋的台湾偶像剧《流星花园》。不仅如此,这个男人那里面的男主角更帅,白皙的脸,尖尖的下巴,饱满而高挺的鼻梁,刮得很干净,没有一点胡茬,看起来,他简直像个西幻小说里的精灵,如果他的耳朵是尖的话,海凌珈一定会以为自己穿越了。

  “真是葩。”海凌珈心里说:“竟然会有这样的男人。”

  李瑞克则撇了撇嘴,理论上说,没有一个男人见到一个自己帅的男人会感兴趣。就像一个漂亮的女人见到另一个漂亮的女人会真心赞美一样。也许有,但那总是少数。

  相之下,那个美男则要镇定得多,他看着海凌珈,说:“我曾经也是警察,但是我不相信现在警察还能成建制,有目的地营救幸存者。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你们的队伍火力很强,来到这里,想要得到什么?”

  海凌珈笑了笑,这个美男头脑可是很清楚的呢。很好,一个脑袋如此好用的绝世美男,也许配得上自己了。哈哈哈哈,海凌珈内心深处花痴的大笑了一阵,脸上却依然一派冷冰霜的样子,说:“说实话,我们不会浪费大量的弹药来营救一个花美男,你们也不是工厂的工人,这里还有别的人吗?尤其是,电力工程师。”

  “这里现在是我说了算。”花美男说:“我能活到现在,不是靠长相的。这里总共有20个幸存者,当然,有你说的工程师。”

  “好。”海凌珈点了点头,说:“你可以做出选择,厂区里的丧尸被我们消灭了,继续呆在这会较安全,放心,镇上尾随而来的丧尸,会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再被引走的。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跟我们走,就像你看到,或者听到的,我们的火力很强大,你可能再也找不出我们更强大,但是又足够友好的幸存者队伍。”

  花美男笑了笑,说:“你不是警察吗?”

  海凌珈说:“我是警察没错,但我现在也是幸存者部队黄金保安团的客座军官。”

  “我跟你们走。”花美男倒是很快的做出了决定,说:“顺便说一声,我叫左擎苍。苏东坡写‘左牵黄,右擎苍’,我老爸取这个名字的时候一定是在掉书包。同时,我也是个货真价实的警察,尽管我是警察的时候,别人都不知道我是警察。”

  很快就海凌珈才发现左擎苍说了假话,他的队伍没有20人,只有9个人。不过虚张声势这种事情,实在也很好理解。重要的是,除了花美男左擎苍和一个青年男人之外,剩下的7个人都是火电厂原来的人,包括那个女孩,她还是厂委书记的女儿,有两个电力工程师,3个工人,其中一个是高级技工。

  当海凌珈带着这几个人出现在李杰的面前时,李杰更注意的不是那个超级帅哥,海凌珈的同行左擎苍,而是是除了书记的女儿之外的那几个幸存者。

  那个青年男人,是和左擎苍一起从外面进入电厂的,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战力,一问,人家很洋气,还曾经在在香港三合会混过。名字叫黄河飞,灾难前已经改邪归正做武替了,因为自小学过武动,战斗力还是很可观的。

  两个火电厂里的电力工程师,一个56岁,虽然他们有吃的,有水,有条件活得更好一些,但他依然蓬头垢面,一脸大胡子跟马克思似的。名字也很革命,叫袁爱国,七七年恢复高考的时候就考进了大学,虽然不是什么名校,但那个时代,也相当不错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人生的轨迹却没有因此上升,反而掉进了这个偏远的中型火电厂,当然,也不排除人家觉悟高,自愿参加基层建设。是火电厂的总师,对于李杰来说,这简直如获至宝。

  “袁总,您对发电还是很在行的吧?”

  “还行吧,干了几十年了。”

  “就是火电?”

  “水电也干过。”

  “风电呢?”

  “学过,没怎么搞,不敢说。”

  李杰已经心满意足了,这些老专家是很谦虚的,他也许长时间没有研究过风力发电了,但是七七年进的大学啊,那时候的人,学习可踏实了,哪像后来的那些专家学者。李杰相信他一定能把风电搞好的,再说离红豆山基地不远还有个小型水电站呢,他一定能让那东西重新运转起来。有了电,那个基地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啊。以后他们想搞点什么小工厂也才有可能。

  另外一个要年轻得多,也就36岁,跟李斯特差不多,人很高,很瘦,适合在周星星电影里演那种形怪状的角色。名字叫徐行,自称是麻省理工的海归博士,但李杰严重怀疑,人家袁爱国老先生那年头支援地方建设不怪,你一个不到40的麻省海龟能到这地方来?此人面对强权态度极为谦卑,估计换一茬人把李杰他们灭了他也一样的点头哈腰,人品眼见是不怎么靠得住了,希望那个更可能是野鸡学历的留洋经历多少能管点用。

  还有就是技工潘军,学历不高,但实打实的是厂里的技术骨干,够了。

  李杰很容易满足,觉得这几个人,尤其是年纪一大把的袁爱国能活到现在,没有被感染也没被吃掉(据袁爱国说最开始厂里的幸存者有几十个人,可每一次到食堂拿粮食都会有人死掉,几年下来就剩下了他们几个)还能让左擎苍收了,也算是老天开眼。

  李杰不去跟那些能进化的主角,他很满足了。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