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337章 煽情的李教授

第337章 煽情的李教授


  这一次的机动作战,如果说最大的收获依然是反抗军的战斗经验,附加的最重要的收获是大量的油料的话,第三重要的,才是他们救出来的幸存者和交换而来的人,当然,由此产生的附加值还是很高的,那是后话。

  元道市南郊看守所逃出来幸存者一共21人——有2人没能逃出来,另外有蒙饶芒错交还给李杰的30人,而战斗损失2人,这相当于获取了50倍的利润。红豆山基地的人口又增加到了超过300人。

  而对于李杰,最最最意外的是,在看守所逃出来的幸存者里面,竟然发现了程茵默!

  很多人都死了,很多身体素质很好,战斗力很强,或者有很多突出的才能的人都死了。

  李恩慧死了,周博彦死了,黒木奎死了,米诺死了,林野也死了。

  程茵默却活了下来。李杰并不是不愿意程茵默活下来,让他感慨的是,像她这样的人,竟然还一直活到了现在!灾难爆发以前,程茵默是个名牌主播,但是灾难后,她却怎么都不死!她也谈不上有什么生存技能和特长,要论过去在娱乐圈的名气,她也远远不上杨婉婷!但她竟然一直活到了现在!

  李杰真的不是不愿意程茵默活下来,但是他真的觉得很多死掉的人,相之下真的很冤。这难道是人品问题吗?可程茵默的人品难道真的很好?

  不得不说,程茵默的生命力真的很顽强,或者说运气真的太好。因为那个只有1个月大的婴儿,竟然就是她生的!而他们这支幸存者队伍里,竟然就有一个医生!而且她当时还是破腹产,医生在没有输血,没有消毒设施的条件下给她做了手术,而她竟然也活下来了,连这种情况下极有可能出现的感染都没有,婴儿也很健康。

  李杰不得不佩服她了,因为医生说,这真的就是一个概率问题,而不是她的细胞已经神化了。可为什么同样的事,没有发生在林野的身上呢?

  医生,他们这里终于有了一个正规的医生,这太好了。在李杰的伊谢尔伦,各方面的人才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唯独缺少正规的医生。

  雨季过去了,红豆山基地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抢工期,尽早完成护城河的工程,同时还要修一条从基地到水电站的防护带。这时候,新加入的50个人,就太重要了。

  夜晚,一天的劳作下来,很多人都被烈日晒脱了一层皮,而他们最大的安慰就是女兵们在林子里摘来的野杨梅做成的酸梅汤。

  而每当夜晚降临的时候,李杰就喜欢爬到红豆山的侧峰上面去,那是整个基地至关重要的监控点,可以观测到很远的距离。不过,李杰在夜晚爬山峰上,倒也不完全是缺乏足够的安全感,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山顶上风大,凉快。进入盛夏以后,几面都被山包围着的基地大多数时候密不透风,湿气又重,又重相当闷热的感觉。夜晚到山顶上,不但凉快,而且感觉离天空特别近,有种伸手就可以摘到星星的感觉。

  这一天,夜幕降临,李杰照例又爬到了山顶,在这里,他遇到了李斯特,和他不一样,李斯特是来查看山顶上这个哨所的。

  “夜晚很漂亮,对吧?”李杰站在山势最为陡峭的一侧,在那里,低头可以看见亮着星星点点灯火的营区,抬头,则是一片暗蓝色的天幕,这天夜晚月明星稀,月光格外的明亮。

  李斯特背着手,和李杰并排站着,看向脚下的营房,说:“在我看来,荒野的美远远胜过与城市的美。”

  “注意啊。”李杰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你这是废土教的神棍们常有的论调哦。”

  李斯特说:“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很多论调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灾难前,地球真的也被人类践踏得满目疮痍了。但是人类当然也有生存下去的权利,他们的观点过于绝对化了,任何事情,一旦过于绝对化,就容易偏离本质,走入误区,明知道是误区而不肯更改的话,那就上升为扭曲了。人一旦开始扭曲,也就基本无可救药。”

  “我不该跟你讨论这个话题的。”李杰有点头大,有点痛苦的说:“我随便说一句话,你要扯出一本专著出来。哈,季忆上来了。”

  如李杰所说的那样,季忆也爬到了山顶上来,她早就看到了李杰和李斯特,不慌不忙的过来,不慌不忙的在一块石头上坐下,解开自己的裤脚,将裤管挽到膝盖,露出一截光洁白皙的小腿来。这些天来大家都在烈日下劳动,不过女人们总有办法让自己尽可能少的晒太阳。而季忆的皮肤很特,好像怎么晒也不会黑似的。她也不急着说话,只是静静的吹着风,享受着夏夜的凉爽。

  李杰从看到季忆开始,就一直盯着她看,李杰觉得自己从来不猥琐,因为他不管看什么样的美女,都不是偷偷摸摸,而是光明正大的盯着看。他看到季忆伸手把自己的一头长发绾了起来,他似乎觉得,只有季忆这样的女孩,才能同时即青春动感又成熟妩媚并且毫不冲突。他看到季忆美得如此的精致,突然没有来由的担心起来,他觉得自己这种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老天爷通常也是较公平的,不会让一个人占据太多的好处,如很多美女都是胸大无脑的,很多才女则像程灵素那般面如菜色,而且这些女人大多柔弱得让人担心。

  但季忆不一样,绝美的外表,超高的智商,充分的理智,甚至一年来严酷的生存考验也没有难倒她,她的手枪速射水平虽然赶不上海凌珈,徒手格斗不上李瑞克,冷兵器的使用不上黒木奎,但是她的战斗技能非常的全面。因为她通常都做的是参谋的工作,以至于大家常常忽略,她的战斗水准绝对是一流的。

  李杰担心的是,她一个人拿到了这么多的好处,也必然会有一两样致命的弱点。问题是,这个弱点会是什么呢?难道说,像古代那些才子那样,太聪明了,就会折寿?

  季忆似乎感觉到了李杰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担心,她仰起头,看着李杰展颜一笑,说:“别怕,我不会那么轻易就死掉的,不然多俗套,你说对不对?”

  李杰叹了口气,没说话,反正说也是说不过她的。

  “老师。”季忆看着李杰那种无奈的样子感到心里软软的,如果不是李斯特在这里的话,她会伸手从身后搂住他,不过,她到这里来,原是有其他事的。季忆的目光看向李斯特,由似水柔情变成了冷静平和,问:“你对现在的局面,究竟有什么看法呢?根据外面的传言,似乎是神棍越来越强大了,再这么下去的话,世界会是他们统治吗?”

  李斯特静静的看着季忆,反问:“你真正担心的,是新型的变种病毒吧?”

  季忆叹了口气说:“人类从来都不可能控制生命,过去不能,现在不能,将来也不能。但是人类最大的问题是,总有些聪明人,以为自己能控制一切,包括生命在内。如果那些传言是真的,神棍们掌握了更进一步的病毒技术,并且开始控制丧尸来作为他们的武器,那么联合军的节节败退,并非没有可能。一旦联合军彻底失败了——虽然说我对联合军本身也没有更多的好感,但如果连他们都无法对抗神棍了,那剩下的幸存者们将会遭到什么样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而且,就像老师您说的,我也很担心新的变种病毒,会不会当神棍们得意忘形的自称击败了联合军,建立绝对的,真正容易的神权国度的时候,就是丧尸再一次反噬人类的时候呢?而这一次,人类将彻底失去抵抗的力量。人类本来是有机会度过灾难,重建家园的,但人类自己又把自己推向了更深的深渊。”

  李斯特深沉而严肃的说:“这也正是我担心的,可我们似乎并没有力量改变这种命运。关于新的变种病毒,也许我们要跟我们的司马博士好好的谈一谈了。他并非只是一个安于现状的逃亡者,如果我们能够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也许,我们可以提早做一些准备。”

  李杰问:“他要是什么都不肯说呢?理论上,他也是我们的队员,或者至少是客座队员。”

  李斯特面无表情的说:“作为一个恶棍,你总会有更能折磨恶棍的办法,不是吗?”

  李杰呵呵一笑,说:“好吧,既然你这么信任我,我也不能让你失望。不过,老鬼,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我离开了,你会把这个队伍好好的带下去的吧?”

  李杰原以为李斯特会说,如果离开这个团体,你会死得很快。那么他就会振振有词的说,他当然不会一个人走,有季忆在,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他们陷入绝境,再带上冷兵器作战的能力越来越强的穆萨,手枪近战能力超强的海凌珈,负责远程火力的边境,还有李瑞克,以及定海神针一般的鲁斯,这样的小队不管流浪到哪,都还是游刃有余的吧?他觉得人并不需要太多,十几个也就行了。

  他们将居无定所,他们失去粮食、弹药的供应,并且随时都可能陷入重围,可他们最终会绝处逢生。他们会遇见很多幸存者,给他们帮助,并告诉他们红豆山这个地方很不错。也许很久以后,他们也会回到这里来,休息一阵子,见一见老朋友,大家围在一起烧一堆篝火,火上面烤着肉,旁边还有基地刚酿造出来的黑啤酒……然后,在一个大家都很尽兴的夜晚,各自抱着酒瓶醉去,当主人在霞光中醒来的时候,清晨的风带着些许的凉意,而他们,早已经踏着露珠,再一次走上了没有尽头的流浪之旅……

  李杰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有这么强烈的想要流浪的感觉,是因为生活渐渐安定下来了,卸下了肩上的重担,还是始终潜藏着一种恐惧,害怕这个重建的家园,又会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他不知道,他到底是怀着希望,还是,充满了绝望?

  但是,李杰想好了的话没有来得及说出来。

  李斯特只是用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击碎了李杰脑子里各种各样的念头。

  李斯特淡淡的说:“李杰的保安团。没有你,李杰的保安团还会存在吗?”

  “我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重要了?”隔了很久,李杰才讪讪的问了一句。

  李斯特云淡风轻的说:“对于你的这些家人而言,你一直都那么重要。”

  季忆微笑起来,不得不说,这个女孩在笑的时候,简直就是美到了极致的。即使是冷静如大理石一般的李斯特,眼中也有异样的光芒一闪而过。而李杰,用武侠小说常用的手法来描述的话,他已是痴了。

  “老师。”季忆的微笑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气息,一种连她自己也没有发觉的淡淡的忧伤的气息,她微笑着说:“你才是最能煽情的人呐。”

  李斯特没说话,只是把目光投向皎洁的月色之外那片暗蓝色的夜空。眼神,辽远。

  当李杰他们三人走到山下的时候,一个人影向他们飘了过来。这些天来,这个人一直都躲着他们,因为他们曾经认识,也曾共同经历灾难最初的恐惧和感动,也许,更因为,他们曾经都很熟悉的一个人,早已不在人世了。

  这时候,向他们走来的是程茵默。

  程茵默很有些落寞、哀伤的走到李杰面前,说:“李杰,我想跟你说说我的孩子的父亲的事情。”

  李杰差点直接就说,靠,你那孩子的父亲管我鸟事啊,孩子又不是我的,难道你还想让我做干爹,来一场超狗血的剧情?或者,你想说孩子的父亲是林野,然后来跟我攀交情?我倒是希望孩子的父亲是林野,那好歹他也留下了一点血脉,可是林野死了快两年了,你这个孩子才一个多月呢。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