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339章 我也要去

第339章 我也要去


  “程茵默现在这个孩子的父亲,名字叫杨凯。”

  在海凌珈到场坐下以后,李杰就打开了电脑,电脑上出现了一个平凡的男人的脸,也许,对于海凌珈来说,最让她熟悉的是这个男人身上穿着的学警的制服。但是这张照片看上去很老了,灾难都爆发了六年,而这张照片起码也拍于灾难前的六年。而那个时候,海凌珈也还只是个中学生。

  李杰接着说:“在李瑞克和杨婉婷的婚礼以前,程茵默找到了我,交给了我一个优盘。她告诉我说,杨凯临死前嘱咐她一定要把优盘交到现任的炽部队指挥官手中。程茵默并不知道炽部队是什么部队,也不知道谁会是炽部队的指挥官,这个女人多少有一些违背了杨凯的遗嘱,她把优盘交给了我,因为她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从我这里得到更多的照顾。当然,也有林野的缘故,她知道林野做过警察,在过去也从坊间听到过关于炽部队的只言片语,就想在我这里试试运气。”

  这时,李莎说话了,这个代号“暗影”的炽部队实际指挥官,也像个影子一样时常让人无法感觉她的存在,但是又让人觉得她又一直都在身边。至少,海凌珈就是这么认为的。李莎动了一下鼠标,说:“优盘有密码,而且是多级的,一旦出错就会自动重新编排的密码,因为我手里没有密码本,所以我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小心翼翼的一层层将密码解开。海凌珈,杨凯是你在警校的师兄,当然,在你进入警校以前,他就被警校开除了。”

  海凌珈挺直了腰板坐着,作为一名纪律部队的成员,她并不是什么时候都需要说话的。

  而李杰想忍着装深沉,但他终于还是憋不住说:“事实上,这是一个真实版的《无间道》的故事。你知道最后一层密码是什么吗?就是‘警察’的摩斯密码,你说这个杨凯受到《无间道》的影响有多大?”

  李莎没有去和李杰做口舌之争,而是等李杰消停了之后,又接着说:“事实上,杨凯不是被开除,而是被吸收进了‘炽天使部队’,这在当时是一个高度保密的部队,部队的首要任务是秘密调查活动在城市里的邪教组织,也就是后来浮出水面的净土教。因为他们已经渗透到很多领域,包括警队高层,所以调查不得不秘密进行,而且难度非常大。在海凌珈和李瑞克加入‘炽天使部队’的时候,这支部队已经半公开化了。那时候,净土教在城市里的势力也已经很大,高层已经痛下决心要将之连根拔起,这支部队也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了全面的补充,而杨凯是‘炽部队’倒数第三任队长,他和他的搭档付出巨大的代价,搜集到了很多关于净土教的证据,而这些证据,都保存在了这个优盘里。我们先来看看优盘里都有些什么吧。”

  他们首先看到的是一份长达百人的大名单,名单上的人身份各异,但都是净土教的圣训官以上的传教人员。名单上最高的级别是黑衣主教。李杰的脑子里迅速的回放出曾经“沐浴”在净土教的日子,并回忆起了当时的圣训官讲过的净土教的阶层体系。

  至高无上的神主——教皇——第二级:中土、西洲、南荒、北风、废土五大教区,教区的统治者叫大主教——第三级:黑衣主教,管理几个省范围内的下一级教区,差不多相当于清代的总督——第四级:执政官,辖区相当于一个省——第五级:圣训使,辖区相当于一个地级市——第六级:圣训官,辖区相当于一个区县。

  出现在杨凯的这份名单里最高层的净土教神职人员是黑衣主教,而当时的光阴市,就是黑衣主教的“治所”所在地,同在这个城市里的,还有“管辖”这个省的执政官以及“管辖”这个城市的“圣训使”,还有更多的“圣训官”。

  光阴市不但是一个世俗的合法的省会,还是一个净土教的更高级的“总督府”所在地。

  李杰觉得这很扯,真的很扯。在他的概念里,这些地下邪教组织,都是些社会闲散人员、退了休无所事事的老头老太太,还有一些郁郁不得志的小职员、小公务员,而这一层层的等级,压根就是传销的那一套。

  如果不是灾难后的亲身体验,李杰会很坚定的认为:压根就没有什么狗屁的净土教,他们根本就是一群不折不扣的传销人员或者偷盗集团,充其量算黑社会份子。

  但是,这份名单,则让李杰有一种大跌眼镜的感觉。

  黑衣主教,原本的身份,就是一个大学教授,而且还是大学的副校长,正儿八经的副厅级干部!

  李杰把视线转向李斯特,挪揄的说:“老鬼,你这个近水楼台,没有被发展成为信徒是不是很可惜?按照你的水准,起码也能当上执政官啊。你还做什么调研课题啊?在给领导汇报课题的选题价值以及上交调研报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坐在你面前的那个人,才是最值得你研究的个案啊?”

  李斯特没说话,大概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也觉得不但滑稽,而且骇然吧。他虽然很牛逼,38岁就是博导,在李杰他们这一党人面前成了一个老鬼,但是在那个黑衣主教的面前,他也一定被看做是血气方刚的小年轻。他一想到每次副校长作报告的时候那种一本正经……呃,你也不能说人家黑衣主教不正经,反正回想起来,觉得相当的离。如果在过去,他肯定不会相信还会有这样的事情,不过现在,那个副校长竟然是黑衣主教这个事情,已经不稀了。

  名单上还有呢。

  执政官,原本的身份是一家上市公司的ceo,海龟,才33岁,绝对年轻有为的成功人士,那些都市言情剧里的首捧对象。看照片,还非常的帅气和健美,不知道迷死了多少妄图傍上年轻总裁的花痴女。李杰一想到那些什么“帅帅总裁”、“酷酷总裁”之类的言情剧,就觉得浑身都其了鸡皮疙瘩。

  “我记得这个人,”海凌珈说:“那时候我还在警校,被抽调参加了一个调查,是一桩大学女生失踪案,在一年内,相继有十多所大学的女生离失踪,都是些校花、或者校花级别的漂亮女生。其中有一个被找到的时候已经遇害,最恐怖的是,她的脸已经整个的剥掉,虽然最终的dna鉴定明确了她的身份,可家属怎么都不能接受。而在我们当时的怀疑对象里,就有这个人。因为他年轻英俊,又是大公司的ceo,还有海龟,和那些校花们交往也较密切。”

  “所以啊,”李杰语重心长的看了看季忆,说:“作为一个校花,选择交往的对象的时候一定要慎重啊,那些英俊潇洒的海龟总裁,原来是人面兽心的啊。更惨的是,如果那些校花被人欺骗一下感情,占有一下身体,最后被甩的时候也能弄一辆迷你、甲壳虫什么的,虽然狗血,也就算了。问题是,有人被占有的不仅是感情和身体,还有被吃掉的危险啊。”

  季忆波澜不惊的说:“这个人么?不止一次到我们学校来和我偶遇过。不过当时我有点动心的,是李杰那个貌不出众的小宅男,他普通得没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他看起来挺让人安心的。但是很可惜,灾难刚爆发的时候,他就感染了。”

  季忆这么一说,李杰想起最开始和他们一起逃到超市的货库里面那个眼镜男,那个看起来很废柴的大学生,名字也叫李杰。不过他长的什么样子,李杰已经记不起来了。他太普通,和他的名字一样普通。其实就是季忆,也记不起那个男生的样子来了。

  “这么看起来的话。”李杰说:“咱们光阴市还是净土教的大本营啊,至少是中国教区的大本营。我们居然生活在这样的城市里?如果不是这场灾难的话,也许我们身边某个貌似最不可能的人,就是个邪教份子啊!”

  “其实他们的势力在当时并不算大。”海凌珈说:“对照这份名单,加上我们掌握的情况,涉案的人员大概也就是几百人。而本市最大的一个涉黑组织苍狼帮,就有两千多人,另外还有几个帮会,人数也远远超过这些邪教成员。”

  “但是影响力不一样。”李杰说:“那些出来混帮会的,又有几个有这些显赫的身份?而且你看这一百多人的名单里,白领、公务员、医生、高知、还有娱乐圈的知名人士,都很不得了。他们本来已经是一个领域的成功人士了,也难怪灾难一爆发,他们就能迅速的发展出敢和政府军正面对抗的军力。但是不对啊……”

  李杰想了想,有点苦逼的说:“难道说,这场灾难真的是什么神的惩戒?而他们真的是神的仆人,所以那么多人感染了,死了,而他们都活下来了?”

  “如果真的是神罚,你不是早就该下地狱了吗?你这种极端的反净土教份子,真的有神的话,第一个不会放过的就是你。”季忆说:“这份名单,只是查出了他们原来的身份,那都是灾难以前的身份,灾难后他们是不是都活下来了,这个优盘里没有任何的数据呢。”

  “我宁可这是敌对国家的生化攻击。”李杰恶狠狠的说:“那只要万众一心,我们就有机会打败敌人。我讨厌神棍!”

  在这份名单里,李杰后来还找到了他们在那个怨毒的女人的视频里提到的康伯,也就是道上的人都很推崇的一个大律师,就像李杰想象的,那家伙不过是个圣训官而已。还有灾难爆发前来游说李杰,甚至给他提供了一支手枪的大学教授徐空,也是一个圣训官。

  “现在,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李斯特继续浏览着那份资料,然后抬起头,转过身对其他人说:“他们在灾难前,就开始着手准备了。你们看,杨凯的这份资料里,除了人员名单,还有一份很详细的邪教窝点分布图。你们看这组照片,虽然是从外面拍的,但你们发现没有,照片上显示的是一个汽修厂,一个汽修厂为什么会有接近5米高,2米厚的围墙?而且它的占地面积还很大,靠近城郊,交通方便但又远离城市出口,远离人口密集的区域。这张照片大概是从高楼上俯拍的,很远,清晰度也不够,但是可以看出汽修厂里面的布局十分的周全。如果这真的只是个汽修厂的话,这样的投入,他们一百年也收不回成本。还有这个货运场,一样的,可以作为一个幸存者据点,但是在没有爆发灾难时,它的设计和布局简直就是浪费,巨大的浪费。”

  李杰由衷的赞叹了一句:“了不起啊。我指的是‘炽天使部队’以及它的领导者古裂古大叔。在歌升平纸醉金迷的城市生活中,执迷于进行这样的调查,一定会被很多领导视为浪费纳税人的钱、脑袋被门夹了,而他们能做出这么细致的调查,得到这么详尽的证据,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代价呢。好吧,海凌珈,从现在起,我对我市的警察不再抱那种粗暴恶劣的态度了。”

  “但是很可惜。”海凌珈忧伤的叹了一口气,说:“我们现在讨论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灾难发生后,这个垃圾净土教早已经浮出水面,而且他们现在的势力强大到联合军都已经连连吃了败仗,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的话,也许他们真的会控制整个世界,至少会有一段日子。”

  季忆补充说:“对于历史的长河而言,这个一段日子,没准是一两百年。”

  “还有个地方很有意思。”对于海凌珈的忧伤和季忆的黑色幽默,李斯特根本不为所动,他继续挖掘着那份资料,把名单,图片,反反复复的看了,说:“很有意思。这份名单里涉及到整个城市的各个层面,也挖出了很多名人、要人,但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和本市另外一个影响力超强的机构扯上联系。”

  “你是说?”李杰问:“tsz集团?”

  李斯特点头说:“对,tsz集团在那个城市以及周边城市的影响力,几乎是无孔不入的,从高科技到农产品,tsz企业无处不在,如果说他们当中有不少人和净土教扯上关系,一点也不让人意外。可是,一点都没有。至少这份资料上没有。我个人认为,这反而是不正常的。”

  “对啊。”李杰说:“说不定tsz就是净土教真正的核心呢,如说,那个教皇,其实就是tsz的大老板,但是他们隐藏得很深,地方上的神棍们反而不知道。而且他们连政府都渗透了,没道理不去渗透tsz企业,多拿到一些资金也好对不对?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tsz集团是神棍们的高层,所以他们奉命不得去触碰。我们此前认为tsz集团只是做一个中间商,在现在的联合政府和神棍之间渔利,现在看来,我们还是想得太美好了。”

  李斯特说:“这只是你的推测,表面上看很有道理,但是没有任何一条符合逻辑推理的必要条件,是空想,而不是推论。”

  “那又怎么样。”李杰才不在乎自己说的话会不会犯逻辑性错误,当然更不需要得到专家的认可,他耸了耸肩,说:“要想证明我的推断也不难——去做实地调查。就照着这分资料里标注出来的神棍窝,我们去看看他们是不是都活了下来。如果他们都活着,那么大概真的是他妈的神罚了,那我觉得像我这样人品好的人,完全有机会获得一套黄金圣衣,然后跟他妈的神开战——《圣斗士小强》里就是这么演的,海皇和冥王都想对人类进行惩罚,毁灭世界,但是小强们搞定了那几个神。如果你们觉得我这么说太不严谨,太不严肃,那么如果他们都还活着,至少我们可以搞到一些让我们活得更久的东西。但事实上我们见过,什么圣训官,什么圣训使也照样会感染,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神,所以我们可以告诉更多的人,**!去死吧,神棍!”

  李杰自顾自的讲得一阵热血,但是周围的人,却都很沉默。

  沉默得李杰也不得不停止了说话。

  这时候李莎淡淡的叫了一声:“海凌珈学警。”

  “有!”海凌珈站了起来,因为李莎叫的不是灾难后她获得的警察上尉,警察少校一类的联合政府的职衔,而是她被抽调进炽部队时的身份。在李莎平静的语调中,她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

  而李杰也毫不客气,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她们,他只说了四个字——

  “我也要去。”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