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346章 打草谷

第346章 打草谷


  “在末世,对人的生命个体及人权的尊重,不在于个人意志的自由发挥,不在于传统的是非对错观念,更不在于政治理念和宗教信仰,而在于让他活下去。”

  ——出自李司令语录。

  尽管伊谢尔伦要塞的领导者们对于下一步究竟该怎样发展还存在诸多疑惑和迷茫,尽管对于保安团是否应该对势单力薄的幸存者武装下手还存在较大争议,但是作为最高领导者的李杰这时候站出来,以一种近乎独裁者的态度,将一切争议都按了下去。

  李杰说,走吧,我们去——打草谷。

  听起来,李杰的话和他过去所说过的话一样还是没个正形,可是李杰的表情却非常的严肃。争议再多,问题的本质其实是很简单的,基地要发展壮大,就不可避免的要采用一些非常规的,甚至是极端的手段。没有什么对与错,只有他们发展壮大了,包括那些被他们强制带来的人也深切的感受到了足够的安全和稳定了,再来说对与错吧。

  季忆只是担心,李杰在给自己一个司令的头衔外,是不是又要加上一个南院大王的头衔。

  李杰是说做就做,而且亲自带领一队人出去,袭击了离他们80公里外的一个小型的幸存者基地。在战斗中,对方有两个成年男人因顽抗而被打死,其余的23人都做了俘虏,其中包括近一半的女人和未成年人。

  这些俘虏最开始的时候为自己设想过很多种悲惨的命运,他们想象着他们中的男人可能会被杀死,甚至会被用来当做活靶子供他们的敌人取乐——他们当中有人就有过这样的经历,而女人则会被,然后除了当中个别姿色较好的,其余也还是可能被杀死,至于小孩,他们甚至可能会被当做食物。

  这是在末世。虽然仅仅在几年以前,他们还是生活在一个讲究秩序、伦理、法制的现代社会里,他们当中有很多人白天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出入于写字楼、一边开着大排量的豪车一边抱怨城市里的空气每况愈下,而晚上则换上最时尚的品牌时装,出入于各种酒会、秀场,心情不好的时候,打着飞的到某个欧洲的城市广场陪着陌生的流浪艺人一起忧郁;或者每天都忙碌于各种大大小小的会议,做各种大大小小的报告,签各种大大小小的文件;又或者没日没夜的卖力、夏天站在火炉前烙饼,冬天走进结冰的河水里清理垃圾……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看着电视、读者报纸、听着广播,做着现代人习以为常的事,然而也就仅仅几年以后,他们也对于他们各种见过的听说过的想象到的事情习以为常。

  包括人的生死。

  人们曾经对某个女人用高跟鞋敲死了一只猫而义愤填膺,曾经因为某某某跳楼未遂而大街小巷的热议,曾经因为某个老人在街上摔倒该不该扶而在电视里进行公投,现在却已经不再把人吃人当做多么骇人听闻的事情,他们听说过有的地方已经恢复了远古时代的奴隶贸易,这些对于他们来说都已经不新鲜,唯一的希望就是不要发生在他们的头上。如果不幸遇上了,他们的要求也一再的突破自己原以为的底限,到最后,活着就是他们唯一的底限了,因为不可能还有更坏。

  也许有,不过人死了以后是不是有地狱,这个祥林嫂忧虑过的事情,现在却不是他们有空去担心的。

  虽然在路上吃了些苦头,但是他们在被送到一个看起来是用白色的石头堆积起来的城砦里之后,这里管事的人却出乎他们意料的和善。事实上那看起来只是一个长得还很不错的姑娘,她说话的语速略有些快,但是条理清晰,字句分明,她告诉他们,只要他们学会服从纪律,尽心贡献自己的力量,他们就能之前过得更好,也许会越来越好——这取决于包括他们这些俘虏在内的所有人的努力。

  更好是什么概念?对于他们这些势单力薄的小规模幸存者而言,就是不用为了吃一顿饱饭就可能会有几条人命丢在丧尸堆里,不用担心在睡着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醒来,当人的欲求早已经降到最低的时候,人们实在是很好满足的。

  更何况这里他们想象的好多了,这里的大部分男女都是分开住的,小孩有专门的人照顾,这里甚至有澡堂!还是男女分开的。

  那个姑娘说:“你们必须要学会服从,而且要记住,这里只有一个独一无二的领导者,他做出的决定不管是对是错都必须要服从,而不要想要改变这种模式,至少现在不要想,除非整个世界能回到过去,如果真能那样的话,那么谁也不会妨碍每个人各走各的路。但现在,你们必须记住,这里的领导者,他叫李杰。而我是他委派的管理者,我叫赵灵韵。”

  祝风是在接受了司马青衫的治疗长达两个星期以后才从被钢绳紧紧缠绕的病床上下来的,折腾了两个星期,即使他的体质在李杰的黄金十二人(实际上只有十一人,欠射手)中仅次于鲁斯排在第二,下床以后,也脚步虚浮,身体状态更是处在了他的最差阶段。

  这种新出现的转职病毒来势凶猛,祝风在治疗期里几次疑似病变,他的拼死挣扎没有能摆脱特制的钢绳,倒险些让钢绳把他的肢体切断。治愈以后,在他的手脚和脖子上,均留下了当时钢绳深深嵌入肌肉留下的伤痕,而他的脸更是毁于变异乌鸦的啄咬,脸上的肌肉外翻,看上去十分的恐怖,他的那只独眼,更是在移位以后再也没有复原。

  但是,相对于身体上受到的伤害,他心里的残缺,才更加不可修复。

  祝风不像李杰那样具有多重人格,也不像李斯特那种冷静得像机器一样,更不像李瑞克那种小清新,不管他心里有多苦,他都不打算对任何人诉说。他只是一个人默默的走上整个基地的最高点,也就是红豆山主峰上的瞭望台,不想做什么,就是看看这个不管他承受了多少磨难,依然坚强的活下来的世界。

  那一天,气温突然就降下来了。莫筱菲死的那一天,十一月的天气还跟初秋似的,阳光明媚,天高云淡,好像即使再过两个月,天气也不会变冷一样。而被捆在实验室两个星期以后,天气突然一下就进入隆冬了。

  祝风只穿着一件单层的风衣,那原本是鲁斯的号,现在他也能穿了。红豆山主峰上的瞭望台与基地之间有两百多米的落差,从这个地方往下看,那些木头建的小房子都像小孩子的积木,而那道漫长的外围防御墙,单薄得好像一条线一样的。外围防御墙和基地内墙之间好几个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已经开出了大片的田地,甚至用塑料建起了大棚,保证基地即使在冬天也能吃上新鲜的蔬菜。田地之间修出了横横竖竖的很多条路,每条路都有着特定的用途,更显眼的,是一层层的防御壕,是挖开了泥土,还没有盖上的地下通道,而在这些纵横交错的道路与坑道交汇的点上,则是水泥和岩石混合的碉堡。

  看起来,这里确实越来越像一座要塞了。

  要是这里住满了人的话,会达到多少规模呢?祝风没有计算过,不过他对李杰,倒真有些佩服了。李杰这个人,太喜欢不按常理出牌了,他似乎只要想到什么就会去做,而似乎还总会成功。

  天阴沉沉的,就好像一个满肚子不高兴的人的脸,似乎只要张开一个口子,就会有数不清的诅咒。而很快老天就真的开了口,流出来的不是诅咒,而是雪。

  漫天大雪,忽然就从天而降了。

  瞭望台上原本就很冷,这时候更冷了。在这里值班的两个军官和两个士兵都在不停的跺脚,这里不允许生火,也没有电暖炉,尽管他们都穿得很厚,尤其是穿上了刚发下来的棉鞋和羊毛袜,可他们还是冷得直跺脚。

  “真是搞不懂啊。”

  因为祝风在瞭望台的顶端站得太久,值班的军士似乎忘了他还在,自顾的抱怨起来,其中一个说:“我真是搞不懂。我们明明有雷达,有远程监控摄像机,下一步连无人机都能升空了,为什么还要让我们在这里值班?用这种中世纪的守望方式,有什么意义吗?”

  “我倒是觉得,在这个地方看风景真的不错,这大地,这天空,这他妈的壮观!”另外一个说:“就是他妈的太冷了!在这么下去,下山的路结了冰,我们要么得摔死,要么就得冻死在这里了!”

  “行了,少说废话,我们是军人。”其中一个军官看听不下去了,虽然他也很冷,可是他还是必须站出来制止这种极度影响士气的抱怨。

  “军人?我们是他妈的哪门子军人啊?这只是那些当官的用来给我们洗脑的说辞罢了。我是个律师,知道吗?不到30岁就打赢过整个省都震动的官司的知名律师!要不是这场要命的灾难,那几个自称的头头脑脑想要请我,给再多的钱也没门!”

  “我以前是在我们那个地方的市委宣传部工作的,我没你那么出名,不过30出头的处级干部,也还是很有奔头的。唉,一切都怪这场灾难,什么都毁了,前途,老婆,什么都没有了。照我说,我们现在的老板真的不懂领导的艺术啊,做什么都是简单粗暴,以为只要公平诚心就能让人心悦诚服,不行啊,真正需要的,是管理,是宣传。你做得再好,别人不知道,又有什么意义呢?你做得再好,别人不说好,那就怎么都不算好。”

  “没意思。这一切都没意思。你说我们活着又有什么意思?这样下去,我是一点都看不到希望的。军人?军人很了不起吗?靠,不管在过去还是现在,所谓军人,也就是老粗的意思,那些自称为军人的人,又他妈的懂什么?说实话,我对那几个头头脑脑,真是烦透了!”

  “不啊,季忆那个姑娘还是很水灵的,虽然按照我们那的说法,她也早就不是姑娘了。可是要给我的话,我还是十万个愿意的。”

  “哈哈哈,你?你有那个能耐吗你!?”

  当祝风听到那两个军官也已经参与到讨论中来,尤其流露出那种对军人那种极度轻视的语气的时候,他那只独眼中射出了一种嗜血的光芒。当他听到他们竟然敢以这么猥琐的语气谈论起季忆来的时候,他决定要让这几个人后悔他们所说的一切了。

  祝风是个军人,是个真正的军人,他可以死,但不可以接受别人侮辱军人这两个字。而这几个人无论所说的话,还是所抱有的态度,还是那种猥琐和轻浮的笑,都是在给他们身上穿的军服抹黑。那身军服尽管不像过去那样代表着国家权力和个人的荣誉,但在祝风看来,依然是不可侵犯的。

  但是祝风没有动手,准确的说,是没有来得及动手。

  因为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那几个人突然鸦雀无声了,空气里寂静得一时间祝风还以为自己刚才是出现了幻听。而当他慢慢的从瞭望台顶上走到值班室里的时候,他发现那几个人的表情很丰富,而这个时候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略显瘦削的身影。

  正好,她的半边完好无损,看上去很美的脸,正对着祝风。

  “你是律师,你是处长,你是驻唱歌手,你是上过综艺节目的调酒师。你们在灾难前都混得不错,所以你们都看不起军人是吧?”

  祝风看到那半张很美的脸冷冷的看着那几个人,而那几个人这时候的表情已经不是那么的丰富,而只剩下了一种,那就是恐惧。

  “不过我很想告诉你们,在灾难前,我就是个军人。在灾难后,我还是个军人。”

  祝风心里笑了一下,这不正是他想说的话吗?而他相信,她要做的事,也正是他想做的。

  “黎队长,”几个人里面军衔最高的一个发现黎渺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他脖子上的领章,那上面缀着他的军衔,尽管只是个少尉,尽管只是由李杰任命的少尉,不过这个军衔还是由基地的副参谋长季忆亲自给他别上去的,当他发现黎渺半张毁坏的脸上流露出强烈的杀气的时候,不得不硬着头皮说:“虽然你我高一级军衔,可是按照我军的条例,你无权私自对我进行处罚。”

  “我军?”黎渺冷冷的一笑,反问:“你是哪一军?你不是说你是处长,我们的司令很不懂的领导的艺术,需要你来点拨吗?”

  “黎队长,”不知道是太冷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个少尉的牙齿在不断的打战,他得使劲的咬着牙,才能平息自己的情绪,然后才能说话,他憋了很久,然后说:“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是说……”

  “其实你说得没错。”黎渺说:“李杰作为要塞司令,他的作风确实是简单粗暴的,他救过我的命,所以我对他有一种盲目的崇拜,所以,我也喜欢简单粗暴。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可是黎渺的话一说完,就听到那个少尉的一声惨叫,他捂着自己的肚子痛得倒在地上翻滚起来,而另外几个人,都没有看清楚黎渺究竟做了什么。

  倒是祝风微微一笑,说:“我以前在特种部队的时候,也接受过酷刑拷打训练,其中有一种就是利用中医的针灸原理,给人造成超出忍耐极限的痛感的。当时我简直想把教官生吃了,不过后来我灌了他大半瓶茅台,他才答应教会我这种手法,据他说是家传的独门手法。可惜我没学到就被派到非洲了,等我回来,教官因为和老婆离婚而叛逃了,当地驻军、武警和地方警察倾巢而出都没能抓住他。不得不说,其实我很佩服他。”

  在祝风轻描淡写的说话的时候,那个少尉痛苦得发出凄厉的惨叫,甚至屎尿都失禁了,他甚至没有机会求饶,而只能不断的拿头去撞墙,很快他就头破血流。而另外几个人毫无例外都面如土色的跪倒在了黎渺的面前。

  黎渺摇了摇头,说:“你们真的不是军人,因为你们真的不配当军人。如果你们现在敢站着骂我,我是连还口都不会的,但是很可惜,你们都是没有骨头的垃圾。”说完,她拿出几枚银针,当着几个人的面把银针扎进他们身体里,而很快,这几个人便都在凄厉的惨叫声中满地打滚了。

  黎渺和祝风都没有理会他们,而是走到了瞭望台的顶上去,大雪簌簌的在他们身上落下,不知不觉的,大地上已经一片雪白。一时间,那些嘴贱的军士的惨叫声恍隔世,他们站在那里,仿佛穿越到了另外一个遥远的地方。

  他们看到几公里外的路上,一支外出的车队正在往基地的方向开回来。

  祝风有些遗憾的说:“这就是外出‘打草谷’回来的机动部队?可惜啊,这么有趣的事,我一直没赶上。”

  “这是李瑞克的直属部队。”黎渺说:“我想他的收获不是很大。因为这个人骨子里面就是一个纠结的人,他从出发到现在就一定纠结在这样做到底对不对里面,而且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的明星妻子。”

  “没想到你平时不显山露水的,看人的眼光竟和你的毒针一样狠辣。”祝风的独眼看着那支渐渐离基地更近的车队,问:“那你呢?你认为李杰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没有什么对不对。”黎渺面无表情的说:“但是会有一些麻烦,这样收集起来的人良莠不齐,其中也有不少像下面那几个软蛋那样的次品废品,人多并不一定就能增强战斗力。”

  祝风说:“但李杰的名声会越来越大,只要有足够的人和枪,不管实际的战斗力怎么样,这支部队的知名度和实力都会不断的上升。更何况,有我们这样的人在,战斗力这方面,怎么都不会差。”

  黎渺好看的那半张脸对着祝风笑了笑,说:“还有一个多月,就又是一年了。这场灾难的爆发,即将进入第七年,这个世界,究竟又何去何从?”

  “天知道。”祝风说:“但是只要李杰的队伍够强大,我就会一直跟着他。我很想看看,这个男人究竟会到什么样的程度。”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