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46章 你懂不?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46章 你懂不?

  readx();  第九峰上,苏铭从盘膝闭目中慢慢的狰开双眼,其眼内露出疲惫,在那虫蛇心灵留下烙印,此事本就需消耗他的神识,即便是有那些石币贡献大量的灵气相助,可因司马信那人皮血图的燃烧,使得苏铭如今,疲惫不堪。

  但尽管疲惫,可苏铭的神色却是露出喜悦,在他伸开的右手之上,有一条手指长短粗细的黑色小棍,安静的趴伏着。

  仔细去看,正是那奇异的棍形虫蛇。

  此蛇如今低着头,若不仔细看很难察觉的双目也是闭合着,在它的身上,透出了一股与苏铭相差不多的疲惫,还有深深的虚弱。

  显然是之前的发生的种种事情,让这灵性极高的虫蛇,不但身休受创,就连心灵也都经历了起伏跌穷。

  可苏铭却是能清楚的感受到,此蛇经历子此番换主的过程后,似与之前有了不同,似心灵有了一次蜕变,散发在外,隐隐间,在它的身上,苏铭可以触摸到一股滔天的凶煞。

  “当你从沉睡中苏醒的时候……在我的身边,会多了一个杀手铜!”苏铭喃喃,左手在那棍虫上抚摸过去。

  此虫一动不动,再没有了当初的丝毫挣扎与反坑。

  略一沉吟后,苏铭又将此虫蛇放入到了邯山钟内,虽说还是封印,但却与之前的意义不同,之前为困,此刻为保护。

  以邯山钟的强悍,来保护如今极为虚弱的此虫蛇,让其有足够的时间去恢复,直至完全苏醒的那一刻!

  收取了邯山钟苏铭深吸口气,此刻外界天色又再次有了昏暗,用不了多久便会彻底暗下,苏铭站起身,走出了洞府。

  在他走出之时,一阵寒风扑面,将其头发与衣衫吹动,让苏铭不由得精神略振,他呼吸着寒冷的霜气,一股冰冷从身体垩内传开直至笼罩了全身。

  但这冰冷,冷的只是身体苏铭的心,因站在了这第九峰上,因将此峰当成了家,故而温暖。

  不远处的子车见苏铭走出立刻起身上前,在苏铭身旁数丈外,恭敬的一拜。

  “子车见过苏师叔。”

  苏铭没有开口,他望着远处的天地间那如将要熄灭的烛火般隐隐存在的光芒,看着其渐渐被黑暗吞噬,直至这片天地漆黑下来。

  子车神色没有丝毫不耐,而是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等待苏铭的吩咐,他已经想的很明白了,这三年,他要在第九峰扎根因为他了解了这第九峰!

  时间缓缓流逝,许久之后,苏铭望着远处天边的漆黑,他的声音如从黑暗中幽幽传来。

  “白素,是谁!”问起白素这个名字,并非是苏铭心中有其存在,而是在与司马信以棍虫为介的交手下,苏铭察觉到了司马信的算计,隐隐有了猜测。

  “回禀师叔,白素此女是天寒宗第七峰的弟子,平日里很少言谈,晚辈知晓的确不多。不过以我对司马信的了解,他绝不会凭白的去接触一个平凡的弟子,此女天资寻常,能被司马信接触,想来或许在她的身份上,有一些不同之处。”子车沉吟了一下,恭敬的开口。

  苏铭沉默片刻,转身走出所在的平台,子车连忙跟在其后,二人在这深夜里,走在这第九峰上,四周除了呜咽的风声在,再无其他声音,处于一种相对的寂静里,苏铭的步伐不快,但每一步落下,都好似具备一定的规律,子车跟在其后,越看越是心惊。

  “这第九峰之人果然都是怪物,眼前这个苏铭,他如今行走似蕴含了奇异,我看的时间长了,竟有种心神都被其步伐踏重之感。”子车舔了舔嘴唇,目中露出了渴望。

  二人正行走间,忽然子车神色一凝,猛的侧头看向不远处的一片阴暗的地方,他方才余光似看到了一个身影从那里飘过。

  “那是我二师兄。”还没等子车示警,苏铭的声音平静的传来。

  子车一愣,还没等回过神来,他的双眼立刻猛的收缩,他清晰的看到在那不远处的阴暗里,一个诡异的身影飘忽而来。

  这身影在那里飘过时忽然停顿,低下身子左右看了看,低头快速的拔起一些花草,又飘忽去了其它地方。

  其身影如幽灵,让人看了后会出现惊悚之感。

  看着这身影的行为与那无声无息的漂浮,子车有些头皮发麻,此刻是夜里,四周寂静,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异常的身影,尤其是知晓了对方的身份,这更让子牟心神震动。

  “他……呃……二师叔在做什么?”子车深吸口气,目光落在了前方始终没有回头,一直缓步走着的苏铭,连忙跟上,犹豫了一下后,低声开口。

  “在偷他智只种的花花草草。”苏铭平静的说着只很快就来到了虎子所在的洞府,苏铭曾答应了陈相,要帮去劝劝虎子,他既拿了陈相送出的物品,便不会忘记这件事情。

  “偷自己种的花草……”子车一路神色古怪,脸上有迷茫,他越发觉得这个第九峰,实在是太过难以捉摸。

  在虎子的洞府外,苏铭没有听到三师兄的呼噜上,他进去一看,其洞府空空,三师兄不知去向。

  苏铭有些头疼,他可以想象得到,每当夜晚来临之时,只要是虎子没有其他事情,他必定是带着那神秘的微笑,外出“巡探”

  如今不知道又去了哪个山峰,蹲在哪一个角落里,一边笑着,一边偷偷的窥探着。

  子牟在苏铭身后,见洞府空空,倒还没觉得有些什么,可见到苏铭皱起眉头,却是内心一动,他想起了一个在天寒宗内,有关虎子的传说。

  在想起这个传说的刹那,子车身子一个哆嗦,神色越加的古怪了。

  苏铭皱着眉头走出了洞府,抬头看了看夜晚的天空,沉吟少顷后,他身子一晃,向着远处走去,一路他没有开口,子牟在后也没有说话,二人安静的走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忽然苏铭脚步一顿。

  与此同时,一阵让子车毛骨悚然的轻微笑声,从不远处飘忽的传来。

  那笑声如夜鸟嘶嚎,在这相对寂静的深夜里,格外清晰入耳。

  “还是你家虎爷爷最聪明了,二师兄啊二师兄,我偏不告诉你偷那些花草的是谁,唉,太过聪明了也不好,比如你虎爷爷就是这样,寂寞啊……

  太寂寞了……”伴随着那让人毛骨辣然笑声的,便是这似感慨的声音。

  子车脑中如今一片空白,他自然听出了这个声音属于虎子,但却实在想不出,这虎子到底什么地方聪明了……

  他茫然中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苏铭。

  却见苏铭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在乎牟看去挺拔的身休竟弯曲下来,猫着腰,轻步的向前走去。

  子牟已经脑中凌乱了,此刻的苏铭,与他往常所看,仿佛换了一个人,那猫腰的样子,让子牟使劲吞下了几口唾沫,不由得也模仿起来,猫着腰,轻声走近。

  不多时,前方出现了一块大石,在那大石后,子车看到一个如老虎般的大汉蹲在那里,伸长了脖子,从大石边缘向外看去。

  苏铭已经习惯了虎子的举动,猫腰临近,蹲在了虎子旁边,虎子回头看了苏铭一眼,刚要有所动作,却见苏铭苦笑中首先抬起右手食指,嘘了一声。

  虎子双眼一亮,一脸赞赏,低声开口:“行啊,小师弟,看来你有学习师兄这良好习惯的天赋,以后我就不寂宾了,师兄带你看遍天寒宗每一个角落。”

  子车也蹲在旁边,他的好奇心被强烈的引动起来,忍不住抬头顺着那大石的边缘看去,这一看之下,他眨了眨眼,半响说不出话来。

  那大石后,是一片山中的冰川之地,中间有一个凹进去,约十丈范围的地方,里面竖着一块数丈之高的冰块。

  那冰块上隐隐有光芒散出,可以模糊的看清,其上有一个女子的身影,在那里似……洗澡。

  这女子一边洗着,还一边谨慎的四下看去。

  那女子因只是背影,能看到长长的秀发,看不到正脸,在加上有些模糊,让人难以看出样子。

  “这去……这是什么……”子车眼中露出了茫然,他的脑中实在想不出来,眼前这个十丈高的冰块上,为何会出现这一幕虚影。

  他更是下意识的四下看了看,这里一片安静,分明没有人在洗澡。

  “哼哼,这是你家虎爷爷最大的创造,第七峰看守的再严又有什么用,虎爷爷自己不用去,也能在这里看到想要看的画面。”虎子一脸得意,眉飞色舞。

  “……虎师叔,既然在这里就可以看到,那为什么不走出去,在那冰块旁看,而是要蹲在这里……”子车一愣,下意识的问道。

  虎子闻言立刻瞪起了眼,轻蔑不屑的盯着子车。

  “这样才有偷窥的感觉,你懂不!”

  子车苦笑,他隐隐觉得那女子模糊的背影有些眼熟,但却一时想不起来,此刻再次看去时,那冰块上折射出的女子,似转了些身,露出了依旧模糊的侧脸。

  但在看到这侧脸的刹那,子车忽然睁大了。,脸上顿时鼓起了青筋。

  认认真真的求推荐票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