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军少的律政娇妻 > 第一一九一章:蹊跷(二更)

第一一九一章:蹊跷(二更)

  来的还真是许砚的母亲蔡文英。

  蔡文英原本是大学老师,退休后又被学校返聘,气质温婉沉静。

  陶妃站在梁多多身后,看着蔡文英微笑的看着梁多多,知道这是听到风声来看梁多多了。

  心里却暗叫不好,他们都觉得苏扬既然在许砚的身体里,就该赶紧回来跟梁多多团聚啊。却忘了他现在是许家的儿子,占了人家儿子的身体,该负的责任,该承担的义务,一样都不能少。

  现在蔡文英过来看梁多多,平心而论,没有哪儿个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找个二婚的对象。

  何况许砚还非常优秀呢。

  蔡文英笑了笑:“我就是来看看,最近许砚给你打电话没有?”

  梁多多有些尴尬的摇头:“没有。”

  蔡文英语气倒是很和蔼:“你不要紧张,我看许砚最近休息也不回家,倒是经常去你那边。”

  陶妃冷眼看着蔡文英,心里嘀咕,这不会是跟宋兰薰一样,又是个戏精吧?

  要是这样,许砚是苏扬也不能跟他好了,这太坑人了。

  梁多多垂在身侧忍不住紧紧握起来,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容:“伯母,我会的,以后我会让他不要过来。”

  蔡文英一听,赶紧摆手,语气有些着急:“不是,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陶妃一看好像有隐情啊,就梁多多这个倔乎乎的一根筋,肯定是多想了,笑着说:“许伯母,我爱人跟许砚也是战友呢,没事咱们坐着聊会儿?”

  蔡文英眼睛一亮:“那真是太巧了。”

  然后真跟陶妃和梁多多去会客区坐下,梁多多倒了杯热水给蔡文英,坐下后不知道该跟蔡文英聊什么。

  倒是陶妃跟个话篓子一样,笑眯眯的跟蔡文英聊着:“伯母,许砚多大了啊?”

  这不是正好可以了解许砚现在家世背景的好机会吗?如果许家反对的厉害,她也劝梁多多不要跟许砚好,感情再好,还有个身世啊。苏扬不能用了人家身体就六亲不认啊,要是认了,又是一团乱的生活。

  带着如意过去,过的未必如意,所以不如不去呢。

  蔡文英笑的很温和:“许砚三十了,腊月的生日。他从小就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后来考上军校又去了部队,性子依旧内向不爱说话。上次我们以为他撑不过来了呢,没想到还能醒……”

  说着眼里都泛起了泪花:“这孩子从小有什么事也不跟我和他爸说,我们想着肯定是小的时候对他管的太严了?所以他才跟我们离了心。”然后又看着多多:“我来找你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看着许砚难得对一个人这么上心。也没见他回家这么勤过。我和他爸爸也不是封建的人,如果你和许砚在一起,我们老两口也挺开心的。你闺女叫如意吧?我在小区见过小丫头,挺招人稀罕的。”

  陶妃和梁多多面面相觑,蔡文英这样让两人心里都不好受。

  蔡文英笑看着梁多多:“我之前在小区里也打听过你,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也知道你的事。都是不容易的好孩子。”

  陶妃提起的心算是放下了,这么看蔡文英还是挺好的。

  梁多多脸涨的通红:“伯母,我和许砚没什么,是……”

  蔡文英笑看着梁多多:“好了,我也不打扰你生意了,回头看见许砚告诉他,下周是他爸爸生日,记得回家。”

  梁多多只能应着起来送蔡文英出去。转回来时就看见陶妃戏虐的笑容、

  “我真不知道啊。”

  陶妃看着脸色绯红的梁多多笑着说:“没事,你就当没发生过,不过许砚妈妈确实挺好的。”

  可能是因为之前那场变故,怕失去了儿子吧。

  梁多多叹口气坐下,事情好像在往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

  陶妃倒是乐见其成,笑着宽慰了梁多多几句,看时间快放学了,打算再去趟十六中。

  到学校时正好赶上放学,这次倒是没看见那个风一样的姑娘,在门卫室打听了高小月的老师,打算去办公室找一趟老师。

  顺利的找到班主任老师,打听到了高小月现在在市瑞康精神病医院。

  陶妃有些纳闷:“怎么会直接送到精神病院呢?”

  班主任也不知道:“这件事发生以后,高小月就精神失常了,所以直接送到了精神病院。”

  陶妃更觉得不对了:“这不应该直接到精神病院吧?可以先看心理医生啊。”

  班主任反倒好奇陶妃的身份:“你说你是高小月家的亲戚,怎么连这些都不知道?”

  陶妃平静的撒谎:“我家和小月家关系一直不好,父辈的矛盾。但是我现在听说李志国和小月是正经恋爱关系,所以我才忍不住出来问问。小月算是我妹妹了,我害怕她受了委屈。”

  班主任半信半疑,这个拙略的谎言她怎么可能信:“小月这个孩子在学校成绩一般,也不爱跟同学们交流,也没什么朋友,跟李志国是不是恋爱关系,我们也不清楚。”

  不管陶妃是什么身份,她都不会往自己身上揽责任的。

  陶妃笑了笑:“行,我一会儿去医院偷偷看看去,免得小月爸妈看见我不开心。”

  不管眼前这个班主任信还是不信,她都要把谎撒下去。

  班主任点点头:“好,而且这件事出来后,警察也已经到学校取证调查了,而且在事发现场也没什么发现。”

  陶妃一肚子的疑问,却不得不跟班主任道别。

  出门问了小商店热心的老板娘,开车去了瑞康精神病医院。

  到医院倒是很好打听,一问年前送来的小姑娘,护士站的人都知道,但是高小月的病情有些严重,而且还带着狂躁症,所以不适合探望。

  陶妃有些吃惊:“这么严重呢?那高小月的家人呢?也没在医院留着?”

  护士摇头:“没有,一周来两次,平时来了也见不到。小姑娘挺可怜的,发病还特别频繁。”

  陶妃有些疑惑:“那她谁都不认识吗?”

  受了刺激不应该是这种反应吧?她心里怎么都觉得不合理。难道警察没有发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