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异乡来客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异乡来客

  狼心,沉池湾。

  作为狼心王国仅有的两座海港城市之一,这里的码头区总是繁忙无比。每天都会有许多来自内陆的行商,将货物送上海船售往他国,或是直接从海商那里换取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因此码头区也颇像是一个大集市,从毛皮到奴隶应有尽有。

  怀特百无聊赖地坐在自己的马车上,一边听着车旁的劳工叨唠,一边遥望大海方向。

  自从赫尔梅斯和灰堡开战后,各地教堂向圣城输送孤儿的任务也随之中止,失去了最大一笔外快收入的他日子顿时难过了许多。但更糟糕的还在后面,被教会推翻的王国秩序并没有因为战争的结束而恢复,各地领主小冲突不断,像他这种依托于车行讨生活的马车夫基本失去了稳定收入来源,不得不来到沉池湾寻找新的营生。

  尽管这里的繁荣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好在领主们争权归争权,对享受的追求亦没有落下。加上横穿笼山的要道被托肯家族控制,其他领主想要的奢侈品更依赖于海运,使得城市依旧保持了战前的兴盛景象。

  当然,这也跟沉池湾男爵始终坚持中立有关。

  怀特选择此地亦有着稳定方面的考虑。

  他年纪大了,已不想再四处奔波了。

  再拉上几次货,就能买下一座外城的房子,到时候做点小买卖,应该也能过得下去。

  “大叔,今天还没揽到活吗?”忽然一名年轻的劳工嬉笑着爬上了他的车。

  “去去去,我揽没揽到关你什么事,”怀特像赶苍蝇一样的挥了挥手,“别随便上我的车,磨坏了轮轴你赔不起。”

  “别这么说嘛,比起货物我才多重,看这里就知道啦。”后者先是拍了拍敞开的肚皮,接着往车厢里一躺,捡起根垫底的稻草叼在嘴中,四处打量了圈,“你上次运的是啥?怎么里面有一股酸臭味?”

  “你再不下去,我就要揍你了。”怀特没好气道,这家伙没有名字,其他劳工都叫他机灵鬼,也不知道哪里机灵了。两人没有任何关系,纯粹是都在一个码头忙活,打过几个照面而已。

  “就凭你那条一到阴雨天就痛得站不稳的假腿?”对方满不在乎道,“这天气似乎又要下雨了,你的骨头现在正隐隐作痛吧?”

  怀特不禁噎住,这讨厌的小鬼,到底是什么时候——

  “嘿嘿,别像要吃人一样的盯着我,我可是来帮你找活干的。”机灵鬼摊手道,“一艘船就那么多货物要运,你年纪大了,又挤不过人家,自然挣得少。”

  “你到底想说什么?”

  “很简单,我的兄弟们可以帮你去抢占好位置,比你一个人干要有用得多,有没有兴趣?”

  “哼,你们总不会白忙。”怀特啐道。

  “运费的一成,很公道吧。”机灵鬼笑了笑。

  他一时沉默下来。此时头顶的天空已有些阴沉,海风吹得衣角呼呼作响,显然一场大雨将至。如果这时有船到港,他确实很难从其余同行手中抢到生意——那条假腿既是自身的阻碍,也是雇主筛掉他的理由。

  见他没有回答,机灵鬼打了个响指,“既然不拒绝,那我就当你同意咯。”

  “你帮的……并不止我一个,对吧?”过了好一会儿,怀特才瞪眼道。

  “咳咳,如果大家都能排队来,我们也能省下不少事不是么?”机灵鬼刻意略了过去,“我说大叔,你这车就不能把稻草换成布垫子吗?沉池湾最值钱的货物除开峡湾的混沌饮料外就是香水了,虽然买的都是贵族,一般会自备马车,但谁家不会遇上个意外,总会有需要加车的时候。而你这车里臭烘烘的,就算我们帮你抢到了好位置,雇主也不一定会同意啊……”

  扫了眼侃侃而谈的家伙,怀特忽然有些明白对方被人叫做机灵鬼的原因了,不过他活着大把年纪也不是吃素的,“对了,你之前不是问我上回拉过什么吗?”

  “嗯?”

  “拉的牛粪,用来当柴烧的那种。”他慢慢说道,“虽说都晒干过,但沾了潮气后留下点残渣什么的也很正常。”

  机灵鬼的脸色顿时一僵,扭头吐出嘴里的稻草,趴在车架上干咳起来。

  切,终究是个毛头小鬼罢了。怀特用鼻孔哼了声,再次望向大海,随后愣在了原地。

  只见数艘三桅海船出现在视野尽头,正缓缓朝沉池湾驶来。每一艘都是峡湾商会旗舰级别的大船,主桅接近十丈,桅顶飘着金底黑边的旗帜,而那并不任何一家他所熟知的商会徽旗。

  不过管他呢,只要有船就有生意,为哪家拉货不是拉?而且一次来三艘,就算不找这些劳工帮忙,他应该也能接到一两车的货。

  怀特翻下车架,两三下解开马绳,正准备牵着坐骑去卸货区等着时,机灵鬼忽然伸手拉住了他的衣服。

  “喂喂……似乎有些不对。”

  能有什么不对的,怀特不耐地转过头去——而这一望让他目瞪口呆。

  在三艘海船之后,还有许多船桅正一点点显露出来,扬起的风帆隐约连成一片,在海面上形成了一道“白墙”。

  “我的天哪……”

  当一众灰黑色的船身进入视野,几乎覆盖住了大海本来的面貌,怀特一开始还试图数清楚究竟有多少只来船,但数到五十后,他便发现自己的目光已跟不上船只的出现速度。一百?两百……不,恐怕还要多得多!

  这其中不乏巨大的三桅海船,但更多的则是冒着白烟的明轮船——对于这种无帆的新式船只,他偶尔也见到过几次,但如今一次出现这么多,可谓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发誓就算是住在港里的水手,也没有见过如此庞大的船队!

  海港里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无论是商贩、水手还是劳工,都不由自主地放下手中的活计,屏气注视着浩荡船队的逼近。

  原本喧闹的码头竟然安静下来。

  随着船只的靠近,那飘扬的旗帜也越发清晰——金底之上,怀特依稀看到了高塔长枪样式的徽记。而所有海船皆悬挂着同样的旗帜,当数百面徽旗迎风招展,组成新的海天线时,任谁都能感到其中蕴含的威严。

  机灵鬼倒吸了口凉气。

  “难道这是……灰堡的王旗?”

  怀特不敢置信地喃喃道,“你的意思是……灰堡之王,来了?”

  由于沉池湾根本停不下这么多大船,因此大多数船只都在港外降下帆来,而十艘蒸汽船则笔直开进了港口。

  它们刚刚靠岸,一群身穿同色制服的人便从跳板处鱼贯涌出,迅速在栈桥上集结成数列正队,整齐划一地步入了码头。这些人面无表情,眼神中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光芒,像是老练的战士,却又完全没有那种显露在外的桀骜与张扬。

  怀特咽了口唾沫,他虽然从未见过这样的队伍,但心里却感到了由衷的畏惧,而且他知道并不止自己一人是如此——这些外来者很快占据了每座栈桥,却没有一个人敢对此提出异议来。

  怀特意识到,这支船队绝不是来做生意的。

  码头上的气氛仿佛为之凝固。

  天空中的云层也压得越来越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