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再送珠钗(3.24-3.31推荐期,求票、求收藏!)

第一百七十八章 再送珠钗(3.24-3.31推荐期,求票、求收藏!)


  顾时倾回府安顿好颜端遥,就去将玲珑给接了回来。

  她一听说颜端遥亲自来了,还有在大殿上的种种,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她在马车中,仔细瞧着顾时倾的神情。似乎并没有什么怒气,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给他写信的事情,悬着的心多少放下了一些。如果顾时倾知道了,怕是醋坛子都要打翻了吧。

  “呃,颜端遥还真是来的及时啊,解决了个大麻烦!”玲珑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笑容,企图多套点顾时倾的话。

  对方却不怎么搭茬,只嗯了一声,就闭目养神起来。

  她也只能闭嘴,坐在旁边。

  写信这事,是不是露馅了?玲珑心中思忖着,忍不住将头左右轻晃起来,想要让自己脑袋更清醒一些。

  顾时倾半眯着眼睛看她那傻样,心中想笑,面上却又严肃异常,“你摇头晃脑干吗呢!”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没!”玲珑赶紧摆手,生怕晚了一点,对方就能分析出来什么一样。

  等到三人见了面,晚饭吃的异常尴尬。

  顾时倾和颜端遥都沉默不语,低头吃菜,她被夹坐到中间,偏向谁一点都不行。

  对于颜端遥来说,玲珑与顾时倾尚未行大礼,就仍是自由人,只不过暂且居住在武安王府罢了,时刻都有回心转意的机会;而对于顾时倾来说,玲珑就是自己盘中的菜,虽然没有八抬大轿娶进门,但她以后是他夫人这件事,人尽皆知,还能让别人觊觎?

  两个男人对于这个姑娘的争夺,似乎从一落座就开始进行了。

  玲珑一坐下,那俩人就左右各一的坐在了旁边。

  “这么大的桌子,咱们不用这么挤的,分散………分散坐坐吧!”玲珑说完这话看着他们俩,却见二人像是没听到一样,纹丝不动。

  玲珑觉得有些紧张,便伸手向前轻挪了一下凳子,哪成想另外两个人似有默契一般,也都将自己的凳子靠了过来,几乎都要挨在一起了。

  三个人都能达到摩肩接踵的情形,“这还怎么夹菜啊!咱们还是分散……….分散坐坐吧!”

  她得到的回应跟上次是一样的,不仅如此,两个男人还齐齐地都侧头对她说:

  “赶紧吃吧!”

  “快吃吧!”

  哪个都不能惹!早吃完早解脱!

  玲珑快速地扒拉着饭,胡乱地吃了两口,站了起来,“不用送,不用送!”

  她伸手压住了两个人的肩膀,“我认得路,我自己回去,你俩慢用!”

  玲珑弹跳着跑走了,直奔自己的卧房,将那大被一拉,蒙头就睡。

  因为她的离开,顾时倾他们也没有吃多久,匆匆都回了房。

  颜端遥原计划是明早就要离开的,所以有些话,他打算在今晚跟玲珑说清楚。

  他寻来了一个女婢,让她进房去将玲珑叫起来,后者睡眼惺忪,也不大精神,听说是颜端遥等在外面,围着个披风就出来了。

  颜端遥就如那个月下告别的夜晚一样,仍旧背对着房门,立在月光之下,听到身后传来了玲珑的轻唤声,才转过身来。

  他微微一笑,看着她。

  “其实我心里早就不气你了,你说的那些话我也早忘记了,害怕给你写信说这些,你不信,就亲自来了。”

  “至于林盈盈的事情………”颜端遥低头看着玲珑,带着恳求的语气“别逼我好吗?”,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我不爱她,是万万不会娶她的。”

  “武和,我已经给了他想要的保证,他也不会再为难顾时倾了”

  “我只希望你能高兴起来!”

  他走进玲珑一步,从怀中拿出了那只珠钗,“这个还给你”

  他将那个珠钗递过来,等着玲珑接,姑娘却一动未动,只抬头看着他。

  “颜公子,以前我不懂,也不明白,才会收下的,现在我跟顾时倾……..”

  “你是想说,你已经跟他两情相悦,要成婚的事情吗?”

  颜端遥打断她,继续说道,“可是,你现在不也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吗?不还是没有跟他举行大礼呢吗?不还是有两年的国丧要守吗?那不就说明我还有机会吗?”

  他抬起了胳膊,自行替她将珠钗插到了头上,还挡住了她伸过来的手,“自从给你的那天,我就没想过再拿回来!初见你时,我是个皇子;离开你时,我是个国破家亡的人;等再见你时,你已经爱上了顾时倾,我这一辈子,似乎跟你总是差那么一点。”

  “我常常后悔自己没有先他一步向你表白我的心意,才会导致现在的结果,所以这一次我不会再退缩了。顾时倾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你,甚至更多,他不过是个王爷,还要听命于武和。而我是个皇帝,你想要怎样,就怎样!”

  他垂首望着她,带着极度温柔的语气问道,“你,可愿跟我一起走?”

  他的眼眸由一开始的渴望,变成了迟疑,到最后慢慢暗淡下去,在玲珑的沉默中,他知道了答案。

  “我早知道是这个答案,还是忍不住要再问你一遍!”颜端遥轻叹了一口气,“但是我一直都在,等着你。那个皇后之位,只能是你,你可能明白我的心?”

  “颜公子,多谢你这次出手帮了我们,这份恩情,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只是你说的其他那些,咱们还是不要再提了,我与顾时倾这辈子是不会分开的,你又何必自苦呢?早日立后,早固国本,才是一个英明皇帝该做的事情啊!”

  玲珑觉得背上有一些发凉,伸手拢了拢披风,“想想复国时的艰难,还有得到这一切的不易,这些才是你应该放在心上的。”

  她将珠钗抽下来,塞到了颜端遥手里。

  他轻抚着顶端温润如水的珍珠,在刮起的北风中抬头看着她,“回房去吧,夜里凉。以后有任何难处,记得找我,我一定倾尽全力帮你。今日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不会改变,我不会逼你,希望你自己考虑清楚。“

  他将珠钗端于指尖,再一次插到了原来的位置,“这是日后求援的信物,只要把它给任何一个支加国的人看,他们就会把你带到我面前。你还是留着吧,万一能用得到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