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忍不住去找她

第一百九十六章 忍不住去找她


  颜端遥只觉得这几句话,烧的自己胸膛发热,都不能呼吸了,他挣扎着起来,想要出去透透气,一个踉跄扑到了春芳身上。

  那个女婢被挤掉了手中的匣子,也来不及去捡,只得用手扶助了他。

  那个匣子一落地,便摔碎了,一个桃粉色的小布包从下面的暗格里掉了出来。

  周宁赶紧捡起来打开。

  正是他们当日去找飘渺之地时用的那几本书!

  当时颜端遥撕下来的那个封面就在最上面放着,上面沾了玲珑鲜血的地方,现在已经氧化的发黑了。

  “快,把小侯爷叫进来!”颜端遥支撑着在桌前坐下。

  “也许他们并没有死!”颜端遥对着楚怀瑾说道,“没有人看到,咱们都没有亲眼看到,这都只是姓崇的传出来的!”

  他将当日去找飘渺之地时所遇狼群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说了一遍,“那个狼群,闻到了玲珑的血液,全都退下去了,再也没有攻击我们,也许玲珑跟它们有关系呢?”

  “焉知,这次的狼群不是上次那个呢?”他急急的说了出来,一口气没上来,憋得双目通红,胸膛直喘。

  “那咱们派人去找?”楚怀瑾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但是脑中有个声音催着自己说了出来,“去看看?也许真的能找到人呢?”

  他的音调上扬,似乎自己不太能够确认这个可能性。

  “正是此意!”颜端遥站了起来,“但是不要张扬!”

  “比丘临近我支加国,我会派人去找。你就依旧忙着府中之事。”他拉着楚怀瑾的手继续说道,“顾时倾一死,对每个国家都产生了或大或小的影响,我们推断不出来这到底是好是坏!所以只能维持现状。”

  “我只能先尽力去找人,如果找到了,那便是天大的喜事!如果他们真的殒命了,那也不耽误他们入土为安。”

  “只是我需即刻就走,一点也耽误不得了!你好好保重,等我消息!”

  颜端遥因为突然而来的线索,整个人变得精神了起来,微驼的背都挺直了一些。

  他转头对周宁说道,“你一会从这府里喊出去,就说我晕倒了,病情不稳,需要即刻回国医治,让马车在外面等我!”

  “你一会背着我出去,做戏给别人看。”他又对陈大思嘱咐道,“当日之事,就是崇宗堂要抢夺玲珑而引起的,他们死亡的消息也是他传出来的,咱们不知道真假,恐他在暗处监视,只能先迷惑住他,先去找人再说。”

  果然没一会,府中便闹开了,崇宗堂眼看着颜端遥被他的随从给背了出来,手脚像烂泥一样软。

  那个小侯爷也急得额上是汗,手忙脚乱。直嚷着大事不好云云的。

  崇宗堂转身避到了围墙后。

  就连颜端遥也受不了打击,病倒了吗?

  离开也好,明日起灵,如果那时晕了过去,反而添乱。

  翌日,送葬的人纷纷离去,崇宗堂才走到了墓碑之前,上面洋洋洒洒写的什么“忠武”“武安君”“顾氏”之类的他都越了过去,唯将目光停留到了“玲珑”二字上面。

  “原来你的真名叫玲珑!”崇宗堂讷讷说道,“为什么骗我叫沉香呢!”

  进不去那府邸,只能守在外面,三天三夜,只为了知道你的真名。

  从一开始,你就没有打算拿真心对待我。在你心里,或许我们连朋友都不是!

  他靠近墓碑,轻抚着那两个字,“你终是因为我的自私而丧命,我这辈子都欠你的,如果………”

  他还想说些什么,却紧抿着双唇,闭目起来,“如果可能,我宁可从没有遇见你!放你活得逍遥自在!”

  崇宗堂收了收心神,匆匆起身,跨上了坐骑,那大马因为主人的情绪而不安的踏着步,“等我到了黄泉,再向你赔罪!”

  他扬鞭催马,朝着比丘国跑去。

  自己终于得偿所愿了,成了皇帝了。崇北虽然没了,但是他不在乎,他在折磨崇宗业的时候,找回了昔日被人践踏的尊严,这就够了。

  可是这到手的霸业对于他来讲,竟是这样的索然无味!

  无人共享,又有什么可欣喜的呢。

  得到的这一切,都不如他得知了她的真名所带来的快乐多。

  那件染血的喜服,早已经被他收到了寝宫中的一个匣子里,放到了柜子的最深处。

  他似乎将这段往事和自己的心神也一起封存到了其中,变得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无欲无求,食不知味,就连朝堂上的事,都是晓町挑紧要的说与他听,他便随口答了,仅此而已。

  晓町看他日渐消瘦下去,心中大叫不好,也知道崇宗堂是在懊悔自己连累玲珑姑娘殒身的缘故,翻遍了整个比丘国,才找到了个有八分相似玲珑的人。

  他让她穿上桃粉色的衣服,也像那个姑娘一样随意挽个发髻,便推到了崇宗堂的寝宫当中。

  崇宗堂当时正趴在桌上喝着酒,遥见一个粉衣姑娘飘飘而来,他试着睁大眼睛,却一直都看不清,只能问道“你是谁!”

  “玲珑………”那个姑娘说着晓町告诉她的名字,“我叫玲珑!”

  崇宗堂停下了举杯的动作,侧目看了过来。

  果真是一样的服饰,一样的发髻,一样的眉眼,一样的名字,却不是一样的人。

  “你过来!”他挥了挥手,“坐这儿”

  那个姑娘便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

  “我以前,心狠手辣,杀了很多人,直到遇见你。我以为你是我仅存的那点良心幻化出来的,来解救我的。现在你死了,我的良心也没了,我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他将姑娘拥入到怀中,让自己的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轻抚着她的发丝,没有闻到玲珑特有的香气。

  他哑然失笑。

  “今天,我不杀你,但是不许你再说你叫玲珑了,知道吗?”他松开了那个人,用手推着她“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了!”

  他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姿势,半趴到桌上,看着走近自己的人,“晓町,我知道她已经死了,以后不要再干这种傻事了,这会让我忍不住去找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