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二百零一章 你说我是一头狼?

第二百零一章 你说我是一头狼?


  玲珑将身子转到了里侧,只给顾时倾留下了一个背影。

  那人有些不甘心,又问道,“难道夫妻间还不能干些别的?”

  “也许………在一起…………看看书…………写字………吧”玲珑的声音由侧面传来,说到最后时,都没了声音,俨然已经睡着了。

  顾时倾想着连日来她的辛劳,也不忍心去惊扰她休息,只能仰面挺着,躺在那里。

  因为到了宫中,梳洗方便,玲珑在睡前还洗了澡,现在她身上特有得那股幽香又慢慢得飘散了过来。顾时倾循着味道,又将身子转了过去。

  他看着她身躯在被子下的起伏,还有那些乌发盈出的光泽,忍不住伸手去抚摸。

  顾时倾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也不再怕玲珑凶他又发病了!将床边的蜡烛给吹灭了,伸手将玲珑给转了过来,让她仰面躺着。

  窗棂透过来的月光撒到地上,竟晃得这屋子呈现一种朦胧的光线,让他能够看清面前的人。

  那张巴掌大的小脸越发没有肉了,脸颊瘦削,就连双唇都因为瘦弱而微微撅了起来。散落的发丝披在她的胸前和颈后,还有几绺挡在了她的中衣衣领处。

  顾时倾替她将那些碎发往旁边捋了捋,把自己的脸凑了上去。

  他先是亲吻了她的额头,然后一点点向下到她的鼻尖,又到了她的嘴唇。玲珑因为有东西挡在了她的鼻子附近,觉得呼吸费力,本能的向侧面转头,顾时倾的嘴便落了空,亲到了她耳后的头发上。

  随着她的转头,那白皙的脖颈又露了出来,被顾时倾给看了去。

  整个人都是我的,脚趾头都是香的!

  顾时倾胡乱想着,从这开始也一样的。他凑到了脖子上,又献出了自己的吻。

  玲珑初时只觉得脖子上凉凉的,有什么东西在舔自己似的,这让她想到了洞中的白狼,“小白,别…….舔我,我还要……睡一会呢!”她举起了小手晃了晃,“别闹………”

  可是颈上那个舌头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还转移了阵地,移到了自己的面颊上。兼又被什么东西把自己的头给扶正,堵住了嘴唇。

  “你好好看看我是谁!”一个男声低低说道。

  他翻身而上,将她完全压在了身下,现在已经能够看到,她也被自己亲的两颊绯红了。

  玲珑当时正迷糊着,被人这么一压,觉得胸膛里的气都被挤了出去,忍不住“呃”了一声,被憋了一口气,瞬间清醒了过来。

  只见顾时倾赤裸着上身,爬到了自己身上,两臂弯曲,用手肘支撑着身体在看着她。

  “我可是小白?”他粲然一笑,低头吻她,“你说你的夫君是一头狼?”

  他将一只手撤出来,摸到了玲珑的胸前,揉了两下,“那个小白会这样吗?”

  “顾时倾,你是不是………”玲珑的嘴巴被胸上的那只手移过来堵上了。

  “没错,我发病了!”顾时倾满脸都是笑容,带着极度诚恳的眼神和轻佻的语气说道,“现在我发的名正言顺,正大光明,有名有份……….”他胡乱的往上叠加着自己觉得恰当的词语,反正就是想要表明:他们俩已经是一对夫妻了!得干点夫妻间才能做的事情!

  “少在这里欺负我,赶紧下来!”玲珑左右摇着头,摆脱了顾时倾的大手,“你伤还没好呢,得瑟什么!”

  “谁说的!”顾时倾抓着玲珑的手就摸向了自己心口的伤疤,“你看,都好了,我都不疼了!”

  “不疼也不行,赶紧给我下来!”玲珑使劲推他,可是顾时倾趴得更狠了,将头都埋到了她的脖颈处,顺便又衔住了她的耳垂。

  “我今天就要!现在就要!马上就要!”他将双唇附到了她的耳边。“咱们都死过一回了,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他手向下移动,挑开了玲珑的中衣系带,双目灼灼看着她,“你同意吗?”

  玲珑怔怔地躺在那里,看着顾时倾用充满情欲的眼神看着自己,这让她想到了当日那个在山洞中已经身体发硬,死去的顾时倾!

  自己拼尽全力才换来了他重生的机会,只求能跟他度过今后的每一天,现在他就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还有什么是不能答应的呢?

  她轻推了身上的人,顾时倾极不情愿的撅着嘴看她。

  “顾时倾,你先起来,我要跟你说几句话!”

  他赶紧把胳膊抽了回来,起身半坐在床上。身上的肌肉线条在朦胧的月光中起伏着,勾勒出他健硕的身躯。

  玲珑此时也俯身而起,与他相对而坐。沉默片刻,将床幔给放了下来。

  她微低着头,自己将抿在一起的衣襟给挑开了,“其实,就算我们不办大礼,我也早当你是我夫君了!你言行无状,多次对我非礼,满天下的宣布我是你夫人,我实在想不出,除了嫁给你,还能嫁给谁?”

  玲珑看着他,也跟着笑了起来,又伸手攀住了顾时倾的脖子,与他脸贴着脸,“那个濮阳卓并没有把我怎么样,我从始至终都是你的!只是你顾时倾一个人的!”

  那个刚刚被错认成白狼的人,在这几句话的撩拨之下,真的展现出了兽性的一面。

  他既担心姑娘受不了痛楚,心中又急不可耐,只得使劲抓着床褥,用嘴在玲珑身上讨些好处。

  玲珑觉得身上这个人虽然带兵打仗厉害,在这方面却只会用蛮力,咯咯笑得更欢了!

  “夫君,………哈哈………夫君,我看咱们还是快些休息吧!”她笑着说道,“可以明日,呃,你看看书再来也不迟嘛!”

  “我………怕你疼!”顾时倾面色通红,对她呼着气,“本王我军营中呆了多年,听的话比你吃的饭还多!还用得着看书!”

  他梗着脖子脖子,跟自己的夫人解释着原因,却被下面的人双臂一搂,挨得更紧了,两坨软软的东西毫不避讳的贴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夫君既是勇猛无常,为何现在还止步不前呢?难道我说你是一头狼,这句话白说了?”

  顾时倾面上一笑,不再隐忍,“疼了就咬我,舒服了就抱着我,然后………这辈子都不要再离开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