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五十三章 成全

第五十三章 成全


  颜端遥立在那里,看她缓缓吐出几个字“顾时倾”。

  她在迷糊中叫着顾时倾的名字,趴在她嘴边的那个人惊于她的逐渐清醒,她开口说了话。他唤着她的名字,还用手轻拍她的脸,想让她赶快把眼睛睁开。他甚至激动的回头看了颜端遥一眼,还询问他“你听见了吗?她开口说话了!”

  颜端遥知道顾时倾并不是故意在气他。

  他明白顾时倾是高兴的忘乎所以了,想要让他也来确定自己并没有听错。床上的人的确开口说了话,但是被叫名字的人完全沉浸在这喜悦当中了,没有意识到这代表着什么!

  她没有叫陪伴她十余年的林安之,朴玉;没有叫先认识的颜端遥;而是叫了“顾时倾”,叫了那个把她害到此种境地的人。

  顾时倾半蹲在地上,依旧保持着俯身倾听的姿势,颜端遥则坐于床边,两个男人似乎因为玲珑的逐渐清醒而默契的达成了某种和解,剑拔弩张的气焰完全被压下来了,他们等着她再多说些什么。

  床上的人处于恍惚的状态,并没有睁开眼睛,她轻晃了一下头,又吐出了几个字“顾时倾………你混蛋!”声音渐小,又昏睡了过去,顾时倾呆在了那里,他全听清了,她说他混蛋!

  他气恼林盈盈对她撒了谎,竟让她误会自己这么深,即使在浑浑噩噩中也要说他混蛋。他执着于此,却不了解颜端遥的内心。

  颜端遥听她叫他的名字,在那瞬间他全明白了,玲珑真的已经喜欢上了顾时倾,即使这两个人还互不知情!顾时倾以为玲珑再怪他,玲珑以为自己并不喜欢他,只是讨厌他!他们两个人的幼稚在颜端遥眼里是那么刺眼!

  他真的输了。即使他曾经离她那么近,离拥有她那么近。他执着于自己的理智,他没有在她虚弱的时候将她抱在怀里,没有在她流血的时候放下束缚,没有在那次离开的时候向她讲明自己的心意。他错失了一次机会,便再也无还手之机!他现在是这么的羡慕顾时倾!他有他没有的洒脱和任性。他想怎样便怎样!他想抱她便抱,想哄她便哄,想表明心意就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明,他对承认自己爱她没有一丝隐瞒和羞耻。他输的一败涂地,心服口服。

  还是周宁打破了沉静,他带着医者来了,那人号着脉依旧说着那些气血亏虚,伤口迸裂之类的话,顾时倾听得心里直烦,他走到窗边向外望,看到宋城骑马在街口转弯朝着他这里来了,他朝着宋城喊道“把府里马车带来”说完就将身子移了回来,重又坐到床边。

  “顾兄,玲珑现在身上还有伤,恐怕再移动不太好,不如先在这里将养几日再说吧”颜端遥走到他身边,语气如释重负。

  在那一瞬间顾时倾明白了颜端遥的意思。他仍叫他顾兄,他没有激动阻拦,尽管他开口要留人,但是含义却大不相同了。之前他要把她留在自己身边,是男人对女人的占有,现在则是一种成全了,他成全了他,提醒他应该让她先休息,他表明了自己的意思,他退出了!

  顾时倾站立起来“颜兄,你……….”他没有再说下去

  “毕竟,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是吗?“颜端遥看着他,苦笑着说道”我在错误的时间遇到她,又没有做应该做的事,我已经失去她了。“他将一只手搭在顾时倾肩上,一如他当时离开光武国时,顾时倾也对他做的那般,重重地拍了一下,他们都明白这其中的含义。

  颜端遥带着周宁二人离去,他站在房门口“顾兄,我仍旧回去住,你这回还会带人砸我府邸吗?“他看着他,渐渐微笑了起来,说的轻描淡写。顾时倾看着他,正要回答,却见他双手掬了一礼,最后看了玲珑一眼,转身离去。

  他又做回到床边,拉着玲珑的手。指尖仍旧冰凉,他用自己的手心给她暖着。

  他在那个屋子里照顾了她三天,她终于醒了过来。

  玲珑迷迷糊糊地,眼睛也看不太清楚,却听见有人一直叫她的名字,她循声看去,顾时倾的脸就在床边,而且离她越来越近。她看清了他喜形于色的脸,眼睛里闪着光,伸手要摸她的脸。她想要移动自己躲过那个手掌,可是身体异常沉重和疼痛,她用尽全力,却只是在原地晃了一下,顾时倾温热的大手就覆上来了。

  “你终于醒了,你还觉得疼吗?“他摸着她,俯身跟她说话”要不要喝水?“

  玲珑却并不理会他,四下里看着。她最后记得是跟周宁在一起的。她记得他好像抱着她去了什么地方,她有些糊涂了,他人去哪里了?

  “他已经先回府了,这几天一直是我照顾你“顾时倾用手把她侧到一边的头又转回来了”这几天我都担心死了!“

  玲珑没有再说话,她被他把着脑袋,视线只能移到他身上,她看他胡子拉碴,眼窝深陷,面上似有泪痕,衣服也皱皱巴巴,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他还说着什么,玲珑全听不进去了,她的注意力都在他刚刚说的那句“我都担心死了“上面。

  猫哭耗子假慈悲!不是你让人打我的嘛!

  玲珑一想到这里,觉得心尖儿上又生了股火,烧的她有点颤!她闭上了眼睛,懒得看他也懒得跟他说话。却又被顾时倾的大手给拍得睁开了眼睛。顾时倾觉得她有些发抖以为她又晕过去了,那大手就上来劲儿了,拍了好几下。

  “顾时倾,你干什么?“玲珑瞪着他”你那么使劲打我干什么!“

  “我怎么敢打你呢!“顾时倾被她吼的有点心虚”我以为你晕过去了,我怕你又不跟我说话了………”他的手又覆上了她的脸“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顾时倾将宋城叫了进来“把那马车准备好,我们回府。“他们再这停留了三天,就等着她醒过来,好带她回去,他将她扶了起来,却又被她给挣脱了”你的伤口还没好呢!你不要这么激动!“顾时倾小心翼翼地护在旁边,想要将她重新拉回怀里。

  “顾时倾,你别碰我!“她又对他说了这句话,声音决绝。

  尽管她头还有点晕,但是仍然朝着房门走过去,想要自己下楼。因为那楼梯较窄,只能让一人通过,顾时倾没有办法,只能跟在她后面一路尾随。

  她穿过大堂,走到了街边。武安君府的马车就停在那里。因为平时很少有这么华贵的马车光临这种小客栈,所以围了不少人,都在看热闹。

  玲珑瞥了那马车一眼,转身就要走。顾时倾当然知道她想要干什么。他摆了摆手,低声道“把人给我带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