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终极狼魂 > 第1140章 神秘人的威胁

第1140章 神秘人的威胁

  以前,在普界部队时,林落尘他们是为国家而战,捍卫华夏尊严,将一切侵略者阻截在国门之外。

  以前,林落尘他们都只是听从上级的命令;而今,他所肩负的责任和使命,其实也相差不大,只是现在是他自己做主。

  “对了,这次随老妈来的,除了你大伯和三叔他们之外,还有车南,他们现在都住在皇城沐府中。”

  “车南?”林落尘心下一喜,沐荷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瞧把你高兴得,车南就是一个老男孩,他心中除了家人,就是你了,可你在他心里,远胜亲人。”

  提到车南,林落尘心里顿时涌出浓浓的兄弟之情,只是他没想到车南会来隐界看望他。

  按照隐界与普界的时间比例,林落尘离开普界,也不过十来天的时间。

  如今,继位在即,林落尘的时间非常紧迫,根本就没有更多的时间带着班长车南四处逛逛,而要让车南多留些日子,洛无璇母女又在普界,不能没有人照顾。

  “落尘,南湖羽林卫帅府的长女林檀韵,跟你是怎么回事?”

  “啊…”林落尘一惊,心想老妈不是今天下午才到的吗,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饶着脑勺,林落尘讪讪的道:“一言难尽,老妈你想知道的话,就问凝夕她们吧,我先走了。”

  “傻小子你跑什么跑。”望着林落尘起身大步离开,落荒而逃的模样,沐荷摇头一笑。

  玄冰宫。

  林落尘自天空按落身子,双脚刚踩在巨大的石阶面上,旁边修炼的几名雁翎儿当即屈膝跪了下来。

  “雁翎呢?”

  “回少圣主,主上在峰巅修炼,说是您来了之后,直接去。”

  林落尘目光眺望那被薄雾笼罩大半的玄冰宫后山峰巅,身形一动,化作流光疾掠而去。

  峰巅,有着一处天地灵气极其郁浓的修炼之所,而此处,便是雁翎最喜欢居住的地方。

  悬浮在半空中的木屋下面,有着一方天然灵池,灵池之中的水,呈深绿液体,散发着精纯灵气,灵气布满整个玄冰宫范围。

  此次来到玄冰宫,林落尘明显感觉到这里的天地灵气,要比圣宫中的其他地方郁浓不少,当然,这要除了圣林族的禁地。

  嗖...

  带着凌然之气的林落尘,身形在悬浮木屋下方花圃一侧落下,环视间,一袭紫衣的雁翎,自灵池之中迸射而出。

  林落尘侧脸望去,雁翎周身紫光萦绕,迅速的将那深绿色的液体水珠烘干,而那水珠,竟然迅速的渗入她的肌肤之中。

  这一幕,看得林落尘有些错愣,因为雁翎体内的灵力,实在是太过恐怖了一点。

  “相公…”

  雁翎唇角抿着令人心醉的笑容弧度,盈盈来到林落尘身边。

  雁翎原本就是一个超级绝代美人,这一点,凡是见过她的人,都认可!而今雁翎拥有恐怖灵力,加上灵气对她的养护,令她更加的迷人。

  “没打扰你修炼吧。”林落尘清澈的星目定格在雁翎惊鸿的俏脸上,雁翎含笑摇摇头。“相公,你是为那十几个在南圣城出现的黄阶中期灵者来的吧。”

  “正式,听说雁翎儿抓了一个活口,还是黄阶后期等级?”

  “相公,这边坐。”

  雁翎拉着林落尘的手,在溪水汩汩流淌的岸边,坐了下来。“婆婆来隐界的事我并不知道,那十几个黄阶中期的灵者出现在南圣城地界上,也是发现他们的气息才确定的,我知道相公你这几日很忙,所以就没有将此事告知于你,而是派雁翎儿去保护婆婆,灭掉敌人,留下一个级别最高的活口。”

  “十几个黄阶中期领着出现在南圣城的地界上,以隐界如今灵气稀薄,诸多修炼者的等级来看,这可不是寻常的事;而南门一族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反应,这些敌人当真是有些本事。”

  “相公是在怀疑南门家族?”

  “只是心中有些疑问罢了,雁翎将那活口带上来,我必须亲自审问。”

  雁翎轻点螓首,随即屈指一弹,一道幽暗的星芒自其指间射出,划出一道弧度后,铮的一声击在巨石上,惨叫声响起,紧接着一道狼狈不堪的身影出现在林落尘的眼帘中。

  此人四十来岁,伤势极其严重,内海已被人生生拔掉,面色惨白,瞳孔之中喊着惊恐之色,特别是在看见雁翎的那一瞬,他脚步跄踉的往后退却数步,差点没掉落在那灵池之中。

  “雁翎十八羽,你们...你们还存在。”中年男子声线嘶哑颤抖。

  雁翎没有说话,林落尘眸中寒光射向中年男人,声线幽冷的道:“黄阶后期强者,又是星界之人,真不该如此惶恐。”

  “你…你是什么人?”对中年男人来说,能够与雁翎坐在一起的人,绝非普通人,雁翎的恐怖,他应该是知道的,否则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你们想杀我母亲,却不认识我是谁,真是笑话。”

  闻言,长发凌乱的中年男人听着这话,打量林落尘之余,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布满血丝的眼瞳猛的一缩,膛目结舌的道:“你..你是沐荷的儿子,中长林族的林落尘。”

  “我就是林落尘。”林落尘神色不怎么好看,接过雁翎倒来的茶水,嗅着那香气四溢,并且能够令自己心神和情绪都得到镇定的茶水,道:“废话不多说,回答我几个问题,否则雁翎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无能。”

  中年男人不惧怕林落尘,但对雁翎却是有着深深的恐惧,而瞧见雁翎与林落尘的态度,他只能咬牙点头。

  “星界是什么情况?”

  “与隐界相差不大。”

  “详细一点,我不想在同一个问题上问两次。”林落尘并没释放自己的灵力能量,因为他不了解星界,更不想让星界的人知道自己的真正实力。

  中年男人感觉到雁翎带给他的那种巨大压力,冷汗直冒的道:“星界万族林立,战乱纷纷,不像隐界这样,有中长林族一家独大;星界的地域也非常辽阔。”

  “你们属于星界的哪个势力?为什么要对我母亲出手?”

  “我们在星界就是散修,没有势力!是隐界有人雇佣我们对你母亲下手。”

  林落尘冷冷一笑,抬眼盯着中年男人,一字一句的道:“星界的散修跑到隐界来,通过什么途径?雇佣你们的人又是谁?”

  “我们在星界被人追杀,逃亡途中闯到不知名的原始山脉中,也不知道碰到了什么,醒过来的时候就来到隐界了;然后我们的气息被人发现,就有人找上门,给我们居住和修炼的地方,还给我们很多玄液,百年来,这是第一次为那个人做事,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没问过他属于哪一方势力,只说生擒你母亲,如果你母亲问的话,就说你父亲林尧已经死了。”

  砰...

  震怒中的林落尘,一巴掌拍在身旁巨石上,一声巨响,巨石被轰成无数碎石。

  “将这个人的样子给我画下来,马上。”

  一位雁翎儿赫然出现在中年男人身边,中年那人结果那宛如实质般的水笔,开始回忆着将那个雇主的相貌画了出来。

  片刻,中年男人落笔,雁翎儿将画好之后的画像拿给林落尘,林落尘望着这陌生的面孔,不断搜索自己的记忆,确定对这个人没有任何记忆和印象之后,方才放在有着灵力浮动的桌面上。

  “你们居住的地方,是隐界的那个州域?”

  “烈州和禹州的界限上,紧挨着南部极炎之地。”

  闻言,林落尘思索起来,少顷,沉声道:“除了被雁翎儿灭掉的那十几人,你们还有多少同伴在隐界?都在什么级别?”

  “不到十人了,都是黄阶中期和初期的灵者。”

  “雁翎儿,带他下去,严加看守。”

  “是,少圣主。”

  雁翎儿袖袍一挥,便抓着中年男人消失在原地!

  林落尘一直都埋头沉思中,脸色不断变化着,阴晴不定,雁翎也不敢出声去打扰林落尘的思绪,拿起桌面的画像,自己的看了起来。

  许久之后…

  倾吐一口压制在心口的浑浊之气,林落尘缓缓那张冷峻的脸庞,望着雁翎道:“刚才他说的烈州和禹州的界限上,紧挨着南部极炎之地,这是隐界南部和西南,与隐界之外的异族的边界,这两个地方,烈州是南门家族的下辖地,禹州是西乞家族的下辖地,雁翎,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西乞和南门都有嫌疑,如今西乞的异心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南门一族,可就不好说了。”

  “对!明面上的敌人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暗处的冷箭。雁翎,事关重大,族中的人我现在不想让他们知道,所以这画像上的人,只有你去帮我寻找了,一定要知道此人是谁。”

  雁翎紧握着林落尘的手。“放心吧相公,雁翎一定会努力找你找到这个人的。”

  “恩,现在的事情,是越变越复杂了!看来我得好好想一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