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才相师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巫术 中

第二百八十八章 巫术 中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到四合院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周啸天和唐雪雪早已各自进屋睡觉了,前来迎接叶天的,只有成天在院子里转悠的毛头。

  “去,自个儿玩去,明天再给你买二百斤鱼送来!”叶天将站在自己肩头的毛头放在了地上,这家伙虽然整天偷鸡摸狗的,但作用也不小。

  住平房最烦的就是老鼠,但是有毛头在,叶天这四合院里没有一只老鼠敢来,只是周围那些四合院里就遭了鼠灾了,从叶天这跑过去的老鼠都在那边扎了窝。

  “叽叽!”

  看到叶天不搭理它,毛头气愤的用小爪子抓了抓叶天的头发,搞成一副鸡窝模样后,才心满意足的跳了下来,钻到前院中厢房里去睡觉了。

  自从叶天把偃月刀摆在那里后,毛头每天都是睡在刀架下面,如果不是有几次抱着刀柄睡着了掉下来,它一准会躺在偃月刀上睡觉的。

  打发了毛头后,叶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那用纸巾包住的头发扔到了桌子上,然后在屋里翻找了起来。

  从床底下拿出一块玉石,叶天嘴里嘀咕道:“奶奶的,便宜你小子了,还要浪费老子一块上好的玉石。”

  自从手头宽裕了之后,叶天有事没事的也喜欢逛潘家园了,不过他对那些历史悠久的古玩不感兴趣,叶天的目标都是一些未经雕琢的玉石原石。

  只是潘家园大多都是出售成品玉件的,很少有人出售原石,叶天这屋里为数不多的几块,还是他花了大价钱从一家玉器店里买来的。

  “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怎么就不办人事啊?”

  找到玉石后,叶天又翻手拿出了一个小镜框放在了桌子上,里面那个梳着大背头的男人,赫然就是费贺炜,这是叶天走的时候顺手牵羊从他办公桌上摸来的。

  费贺炜的长相是不错,但是一双竖眉却是破坏了他的脸型,竖毛多,主杀,《大统赋》曰:性急神猛,好斗贪杀,无思算之相也,又云:毛直性狠。

  而且费贺炜两眼浮光,双轮喷火,这样的眼睛在相书中主凶恶,奸狡贪鄙,衷怀奸盗之心。

  这样的人一般在三十至三五岁时会春风得意,但是在三十七至四十岁之间,却是有一劫,能躲过去后半生安安稳稳,如果避不过去的话,就将是他丧命之时。

  盯着费贺炜的照片看了一会,叶天摇了摇头,左手手拿起桌上那块比拳头略大一点的玉石,右手腕一翻,无痕落入掌中。

  叶天房中最少有十多把专门用来雕琢玉件的刻刀,使用起来也要比无痕顺手,但是那些刻刀却是无法将一股阴煞之气,注入到所镌刻的物件之中。

  随着叶天的动作,一层层粉末不断的落在了桌子上,十多分钟过后,一个人形的玉石雕像就出现在了叶天的手中。

  这个玉石人像和叶天之前给于清雅改命时的人像不同,在雕琢它的过程中,丝丝煞气被叶天有意识的灌入到人像之中,那洁白的玉石此刻看上去,似乎笼罩着一层黑气。

  雕琢好这个人像后,叶天又找出黄纸,研磨了一块朱砂,用毛笔蘸了画起符来,不过和他之前所制的符有点不同,这张符箓上起头的地方,是用篆书书写的费贺炜三个字。

  画好符箓,叶天将纸巾中的几根发丝倒在了符箓上,然后用那张符将面目有几分和费贺炜相像的人像包裹了起来,至此准备工作算是都做完了。

  拿着人像在手中把玩了一番,叶天在心里琢磨了起来:“不知道这脱胎于巫术之中的奇门秘术,到底有几分效果?”

  叶天现在准备动用的术法,是有点像打小人之类的秘术,但和民间打小人更多的是一种心理发泄不同,这种秘术却是可以夺人魂魄,千里之外致人于死命的。

  “天地同生,万气本根,洞慧交彻,五气腾腾……”

  把费贺炜的人像放在桌子上后,叶天默默的念起秘术的咒语来,随着叶天的话语声,一股阴寒之气充斥在了房间之中。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给我合!”

  叶天口中一声断喝,双手各掐出一个指诀,同时往人像上指去,两股阴阳二气交错,有如火石一般,竟然引得人像上的符箓无火自燃。

  叶天这手段和白云观里云阳老道的伎俩可是不同,那老家伙是用化学药剂制作的符箓,见风就燃的,而叶天可是实打实的用术法引燃的符箓。

  随着符箓的燃烧,一股极其隐晦的信息从包裹着人像飞符箓之中,传入到了玉石里,那玉石的色泽随之又黯淡了几分。

  “不知道这玩意到底好不好用啊?”感受着玉石人像内传来的气机,叶天疲惫的脸上也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叶天所用的这个术法,最早脱胎于中国的巫术,其实严格说起来,奇门中的术法包括苗疆蛊术,十有**也都是巫术转化而来的。

  巫出现在中国的历史是很久远的。

  在原始社会时,由于人类所认识的知识比较少,把自然界的打雷、闪电、火山喷发等现象,误以为是某个神仙在发怒,整天诚惶诚恐,怕天神一个不爽就降灾患于身上。

  所以原始人类就把某些东西用来参拜,因为他们觉得这些东西是神的化身,神是由这些东西衍变而成的,也就由此而产生了“图腾崇拜”。

  在这个崇拜的过程中,有那么极少数人,在无意识中竟然得到了信仰之力,本身产生了一些比较奇异的能力,于是这些人就成为了部落的首领或者是长老。

  经过无数年的摸索与实验,这些能力逐渐的被规范化,就成为了巫术,最早的巫术,却是用来治病的。

  直到周朝时巫和医才分家,但直到当今,一些偏远地区的人们生病时,仍会相信巫师可以通过巫术给人治病。

  而卜筮、堪舆、命理、相术、占梦、择吉等六种最常见的预测吉凶的方术,无一不是脱胎于巫术,不过倒了秦汉之后,却是改称为了术法。

  叶天刚才所施展的那种秘术,就是从巫术之中演化出来的,先是找到费贺炜的头发,然后用秘法将里面的气机抽取出来,打入到人像之中。

  这个人像,也就成为了叶天手里的“小人。”它和苗疆之中的烧纸人还有古代宫廷里那些怨妇们扎小人的性质是一样的,都是通过诅咒,给其所寓意的人带来灾难。

  ---------

  在拘留所的一个大通间里,关押着二十多个人,这些人都是行政拘留,关押的时间最多就是十五天,所以管理也比较松散。

  此刻在这监室靠窗的位置上,围坐着**个人,正是费贺炜一伙,在他们面前摆着五六瓶白酒和一些烧鸡卤菜,几个人正喝的不亦乐乎。

  由于关押时间短,所以只要有钱,外面吃的喝的抽的东西里面都能买到,当然,价格也不是一般的贵,一包中南海就能卖出一百快的价格来。

  “妈的,黄毛几个家伙真是该死,大早上的就吸毒,把哥几个都给整治到这里来了!”

  费贺炜手下的头牌打手大龙一仰脖子灌下了半瓶白酒后,顺手将酒瓶子对着挤在监室一角的人砸了过去,嘴里骂道:“看什么看?过来给大爷舔**丫子,爷赏你们一口酒喝!”

  这被行政拘留的人,不一定都是犯罪分子,像是违反了治安条例的,也会被关到这里来,所以对上了这一群凶神恶煞,挤在厕所边上的那些人,均是敢怒不敢言。

  “大龙,别闹事,安安稳稳的呆几天,等出去了都给我避避风头。”

  一直闷头喝酒的费贺炜抬手制止了大龙,自从被警察带走后,他就感觉这事儿似乎有些不对,但是又说不出问题出在哪里,心头始终压抑着一块阴影。

  “炜哥,这要不找些乐子,十几天怎么过啊?”

  大龙不满的摇了摇头,拘留所又不是第一次进了,教训一下那些老实孩子怕什么?只要不打死打残了,就连拘留所的管教都懒得管。

  “你他妈的给我安生点!”

  费贺炜压制不出心头的火气,冲着大龙低吼了一声之后,看向另外几个人,说道:“这几天毒瘾要犯了的时候提前打招呼,要不然你们几个都要被送到戒毒所去……”

  除了费贺炜和大龙之外,他手下的这些小弟都是瘾君子,这要是在外面还好办,但是在拘留所里闹腾起来,肯定会被警察知晓的。

  “大哥,没事,我能忍得住,实在不行您用被单子给我绑起来!”一个小弟信誓旦旦的说道,却是全然忘了毒瘾发作时六亲不认的模样。

  “好兄弟,等出去了炜哥带你们去海南度假去,妈的,听说那地方到了夜里,马路上站的都是小姐。”费贺炜拍了拍小弟的肩膀,顿时让那人的身体都轻了几分。

  “哎呦!”费贺炜话声未落,右臂突然猛地往外一扬,狠狠的抽在了那个小弟的脸上。

  ----

  PS:第二更,继续去写第三更,争取十二点前码出来,求月票推荐票支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