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才相师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前尘往事

第六百七十六章 前尘往事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叶天,真的有要紧事啊!”唐文远停下了脚步,有些不甘的喊了一句。

  “老唐,我这事儿更要紧,你先在院子里遛个弯,我回头就过来!”

  叶天此时哪有心思和唐文远扯淡啊,摆了摆手就走进了客厅,脊椎处伤势虽然还隐隐传来痛感,但只要不是快跑,对叶天身体的影响并不是很大。

  “这……唉!”

  唐文远虽然是华人圈里的知名富豪,并且在洪门也是身份显赫,但在叶天面前,他还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论财力,叶天从女王号上席卷了四五十亿美金,身家已经超过了唐文远。

  论背景,叶天在洪门的地位,也远在唐文远之上,所以在外面被人前呼后拥的唐爷,也只能乖乖的等在了门外。

  好在叶天这别墅中灵气充裕,唐文远倒也不感到烦躁,住了大半个月,他脸色的老人斑都消退了不少。

  来到客厅后,叶天见到众人都已经坐定,连忙喊道:“啸天,把从京城拿来的大红袍给泡上!”

  “叶师弟,你可不冇厚道啊,我还没喝过你的大红袍呢,不会是山下那些树上的吧?”

  听到叶天的话后,苟心家笑了起来,他们这些人都是年老成精,养气的功夫远非年轻人可比,谁都没急着询问南淮瑾的青城山之行。

  “大师兄,这茶可是我和师父从那三棵茶树上摘下的,就剩下十几片叶子了,当年还是师父亲手炒的呢,我本来想留着做个念想的。”

  叶天闻言叫起了撞天屈,老道羽化之时,除了传给他罗盘和这门主之位,所剩的无非就是一些经书典籍,另外还有些许茶叶。

  叶天终究是少年心性,前几年并不爱品茶,这还是上次回去祭拜师父。从家中翻找出来的,一直留着没舍得喝。

  “啸天,你别拿了。”南淮瑾喊住了周啸天,看向叶天说道:“叶师弟,这茶,我喝着有愧啊!”

  “别啊,南师兄,您这心意。就值这茶了!”

  叶天虽然心中一紧。脸上还是笑道:“几位师兄都是懂茶之人,今儿就尝尝师父亲手炒的茶叶吧,啸天。快点去取!”

  “哎,我这就去!”周啸天答应了一声,转身就上了楼。

  此时客厅里只剩下了叶天师兄弟三人和南淮瑾。苟心家开口问道:“淮瑾老弟,那位前辈是否已经不在世上了?”

  说老实话,叶天师兄弟几人虽然对南淮瑾此行报以很大的期望,但是他们也做好了失望的准备。

  要知道,南淮瑾现在年过八旬,而他隐居青城问道的时候,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龄,距今已经差不多有六十年了。

  当年就被南淮瑾称之为前辈的人,而且修为之高极有可能进入到炼神返虚的境界。那人当时的年龄,怕也要超过七八十岁的。

  两者相加,如果那位前辈依然在世的话,现在恐怕最少也要有一百三四十岁的高龄了,对于此人是否在世,叶天等人心里也是没什么底气的。

  “唉,我寻遍青城山。都没等得到这位前辈的影踪,在不在世,我也说不准。”

  南淮瑾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我见到了那位前辈所留字迹,他与我再无瓜葛。以前的事情,我倒是能说与你们听了。”

  “哦。先不提那位前辈留下的字迹,淮瑾老弟,你先把旧事说说!”

  听到南淮瑾的话后,叶天等人均是来了兴致,他们一直都好奇的很,究竟什么样的人物,能让南淮瑾提起他时都面露敬色不敢多言。

  “元阳兄,其实我十二岁的时候,就得见过了那位高人,后来抗战时期隐居青城山,只不过是想再寻仙踪,但南某福缘不够,虽然见到那位前辈,却是没能被他收入门下!”

  随着南淮瑾的讲诉,一桩发生了七八十年前的旧事,呈现在了叶天等人面前。

  原来,南淮瑾出生在一个世代书香之家,他的父亲交游广阔,在南淮瑾孩提的时候,曾经带他去过青城山。

  儿时的南淮瑾性情好动,一日父亲与在青城山道观中的故友喝酒论文的时候,南淮瑾偷偷从道观里跑了出来。

  生长在城市里的南淮瑾,无疑对大山充满着好奇,见了野兔蝴蝶都是追逐一番,不知不觉之中,他已然进入到了青城山的深处。

  南淮瑾自小就是胆大包天之人,虽然年仅十一二岁,他也不怎么着急,甚至肚子饿了还从山中树上采得野果果腹。

  在山中乱窜了一下午,南淮瑾却是距离道观越来越远,当他行到一处瀑布飞溅的峡谷时,却发现在那瀑布的最下方,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道人。

  当时南淮瑾大喜,沿着小路走下了峡谷,刚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却是被吓到了,因为他看到这老道人的头顶三尺处,凭空飘着一个小人。

  这个小人浑身,面相居然和那老道一模一样,只是身体有些透明,如果不是走近了,南淮瑾根本就无法发现。

  就在南淮瑾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个小人忽然睁开双眼,看了他一眼之后,从那道人头顶处钻了进去,与此同时,那道人也站起身来。

  “神仙?老神仙?”南淮瑾家中藏书众多,他没少看那些记载着神仙鬼怪的书籍,此时脑海中第一个冒出的念头,就是自己见到了神仙。

  “你这小子,胆子倒是大。”

  那老道伸手将南淮瑾提了过去,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说道:“也罢,你能见我,也算是有缘,我送你一卷拳经,你日后如果修习有成,可以再来这里找我!”

  “师父,请收淮瑾为徒!”

  南淮瑾也是机灵异常之人,听见老道的话后,口喊师父就要往下跪拜,可是老道伸手一拂,他那膝盖怎么都弯不下去。

  “你日后要是练成这拳经,咱们或许会有师父的缘分,现在嘛,还早着呢。”老道笑着说道:“我把你送回去吧,十五年后,你可再来此地!”

  说着话,南淮瑾发现,老道身下竟然凭空生出一团雾气,将他的身体给托了起来,只不过正当南淮瑾想细看的时候,却是头脑一蒙,整个人失去了知觉。

  等南淮瑾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在道观不远的地方,很快就被到处寻他的父亲给找到了,不过在南淮瑾的怀里,却是多了一本拳经。

  从那之后,南淮瑾就依照着拳经上的内容苦练了起来,并且到处寻师访友,学得一身精纯的功夫。

  而且这些年南淮瑾读遍道家典籍,也明白了那位老道人当时的状态,竟然是传说中的阳神出窍,在世人眼里,那就是不折不扣的神仙了。

  这让他更坚定了拜师的念头,所以李善元几次露出想收他为徒的意思,都被南淮瑾给婉拒掉了。

  到了抗战后期,南淮瑾重新进入到青城山中,历尽几番周折,才找到了那处瀑布所在的地方。

  苦等三日之后,南淮瑾终于见到了那位老道士。

  只不过道人看了他一眼之后,脸上却是露出了失望的神情,言道南淮瑾十五年间都不能进入到炼气化神的境界,两人缘分已尽,日后切不可将他的事情告知旁人。

  南淮瑾苦求未果之后,也未见那道人如何动作,就在他面前失去了影踪,南淮瑾沮丧之极,在青城山又呆了三年,都没能再得见那人一面,最后只能离开了。

  “淮瑾老弟,你……你竟然有如此机缘!”苟心家和南淮瑾相识六七十年,直到今日才知道这些事情,当下是震惊不已。

  “元阳兄,机会是有了,缘分就未必了。”

  南淮瑾苦笑了一声,说道:“我这数十年勤练不辍,直到十年前才得以进入到现在的境界,那前辈要求我十五年,我怎能做得到啊!”

  苟心家点了点头,顺口说道:“这倒也是,短短十多年能练到炼气化神的境界,咱们这年纪不都是白活了吗?”

  “嗯?不对,小……小师弟不就办到了?”话声未落,苟心家忽然见鬼一般的看向了叶天,他岂不就是符合了那道人的条件?

  “大师兄,我体内一丝真气都没有了,都不知道还能否修炼,先别说我。”

  叶天转脸看向了南淮瑾,问道:“南师兄,不知道那位前辈当年传给您的拳经,能否给我们一观呢?”

  那道人既然期望南淮瑾通过拳经能达到炼气化神的境界,这拳经上必然要有练气之法,叶天却是想冲那里面瞧出一些端倪。

  “叶师弟,没用的,这拳经上的确有练气之道,不过也只能到炼气化神的境地,再往后就没有了。”

  南淮瑾摇了摇头,说道:“你要是不信,我可以让弟子取来给你看看。”

  “南师兄话我自然信得过的,也不用去取,您将里面的练气之法写出来就行了。”

  叶天闻言有些失望,他也曾经尝试着重新修炼真气,只不过任凭他如何打坐,都没有一丝真气的产生,炼神返虚之前的功法,的确对他没什么作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