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才相师 > 第九百二十六章 立威 中

第九百二十六章 立威 中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长老,大长老,您……您可别吓我们啊!”

  在摸了老僧的鼻息之后,两个来自印度教的僧人脸上现出了惊骇之极的神色,脸上的皱纹愈发的纠结了,仿佛天崩地裂一般,将那老僧平放在地上,不停的在他胸口击打着。

  这老僧四岁练习瑜伽,今年已经一百零六岁了,曾经有过被埋入地下一月而不死的神奇事迹,在印度教中,老僧简直就是个不死的神话,地位极高,现在执掌印度教的高层,都是他的孝子贤孙。

  如果老僧真的死去了,那么印度教中的格局就会被改写,或许连整个印度都会受到波及,而跟随老僧来此的两个印度教中的神职人员,下场绝对会凄惨无比。

  其实刚才被周啸天击毙掉的冈田正果,在日本皇室中的影响力,也和这老僧差不多了,这一百多年来,日本皇室在日本的地位并非是铁板一般一直都被人民拥戴的,反对日本天皇的人并不在少数。

  但是这些人最后都无声无息的失踪掉了,下手的人,自然就是冈田正果,作为日本皇室清除异己的影子杀手,他的死亡,也会触动到日本皇室的痛处的。

  “是你,是你杀死的大长老!”

  一个僧人抬起了头,再无之前那种得道高僧的样子,看向叶天的眼神中充满了仇恨。

  在他想来,能无声无息置大长老于死地的,只有刚才叶天所拿出的那本书了,当然,大长老的死状为何与那泰国人不同,这位印度教的高层情急之下却是没有去深想。

  不仅是他,就是场内的其他人,也纷纷将目光转向了叶天,他们的想法和那印度人差不多,老僧的死状如此诡异凄惨,和叶天所持的那本书籍绝对脱不了关系。

  要不是此刻各人都在代表着身后的国家来参加的这次会议。怕是他们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贪婪上前抢夺开来,他们眼神中的炙热,很能表现他们此时的心情。

  “虚活了一百多岁,早死早投胎!”

  叶天并没有回答那印度人的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之后,就坐下了身子。不过就是这一眼。使得那人像是在三九寒冬被人从头顶浇下了一盆冷水,骨子里都冒出了一股寒意,相要再说话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牙齿都在打颤。

  其实那印度教的人并没有冤枉叶天,老僧的死,的确是他所为。

  刚才叶天那在旁人耳朵里声音并不算不大的断喝,其实却是叶天的一种攻击手段,有点类似佛门狮子吼一般。

  当那声断喝传入到老僧耳朵里的时候,蕴含着假丹期的真炁不但震碎了他的心脉。叶天的元神力量更是将其识海完全破坏掉了,这双重打击使得那就算是被腰斩都未必一时能死的老僧,在瞬间就失去了性命。

  “叶,我是来自俄罗斯的扎戈维奇,想和你切磋一下!”

  就在场内众人低声议论那老僧离奇死亡的事情时,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响了起来。随之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壮汉跳入到了场中,当他的双脚踩到实地时,整个会场似乎都颤动了三分。

  “嗯?所谓的大国终于忍不住了?”

  听到那人的挑战,叶天眉头微微挑了挑,从进入到会场之后,他就感觉到几股比较强大的气息,除了德库拉、冈田正果和那几位圆桌骑士外。另外还有七八个人,修为都相当于先天初期的样子。

  而这几个人所代表的,正是现如今世界上最强大的几个国家,只是他们和别的一些作风散漫的与会人员不同。纪律性非常的强,他们虽然也对于下面的争斗很震惊,但并没有流露出要挑战某人的意思来。

  像这个出言挑战叶天的人就是来自俄罗斯的,叶天能察觉得到,这人体内被压制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如果完全爆发开来,那力量之强大,怕是不在被炼制成鬼混的鬯薹鼍之下。

  不过叶天还发现,这个人的身体基因似乎和常人有些微的不同,若不是他已经进入到假丹境界,对人体的构造洞若观火,怕是也无法发现这一点。

  “叶,我希望能和你来一张勇士之间的战斗,请不要使用你的那个东西!”

  站在场内的扎戈维奇强壮的像是一头北极熊,根本就不用话筒,说话的声音就响彻整个会场,那双铜铃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叶天。

  叶天猜想的没错,扎戈维奇的确是隶属于俄罗斯军方的,就在刚才他接到了军部的命令,让他下场试探出叶天的虚实,如果有可能的话,再把那本诡异的书籍给搞到手。

  其实接到这个命令的不仅是扎戈维奇一人,几乎每个国家的超能力者都接到了类似的命令,只不过他们的动作稍微慢了一点,被扎戈维奇抢了先而已。

  “好,我喜欢和强壮的人比力气!”叶天坐下的身体重新站了起来,虽然告诉弟子戒骄戒躁,但是被人三番五次的挑衅,叶天心头也生出一丝怒火,老虎不发威,还真被当做病猫了?

  叶天伸手入怀,将那生死簿掏了出来,顿时引来了无数道目光,站在场下的扎戈维奇也是眯缝起了眼睛,对于这个东西,他也有着很深的忌惮,之前两个人的死法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师父,还是我上?”刚才周啸天所受的伤并不是很严重,此刻见到了扎戈维奇,忍不住跃跃欲试起来。

  叶天摆了摆手,将那生死簿交道了周啸天的手上,说道:“说了不准你今儿出手的,杀心太重,未必是什么好事!”

  修为越高,叶天心中对天地的敬畏也就越深,他隐约察觉到自己体内似乎有一些黑色的能量,任凭他如何炼化,也无法将其消除掉,尝试着驱使为己所用,也没能成功。

  但每当叶天感应到天劫来临的时候,那些黑色能量总是异常的活跃,这让叶天心中也生出一丝不妙的感觉,他很是怀疑这是当年自个儿大杀四方所造成的隐患。

  所以这一年多来叶天都是呆在家中修心养性,就是想化解掉这些能量,之所以不愿意为国家效力,叶天也是不想再造杀孽,如果不是情非得已,叶天其实并不愿意搅入到这摊浑水之中。

  走到台下的叶天站在了扎戈维奇对面十多米的地方,两人的体型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原本一米八已经不算矮的叶天,站在扎戈维奇身前,简直就像是个小朋友一般。

  但是场内没有一人敢轻看叶天的,在和那位泰国国师乃他信.沙旺素西的一战之中,固然有借助那本书的嫌疑,但是叶天本事也是有些能力的,至少在面对鬯薹鼍攻击时展露出来的那份镇定,就是场内多数人所不及的。

  “叶,我想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你在俄罗斯的时候,我刚好不在国内!”

  看着面前的叶天,扎戈维奇嘴角抽了抽,他这几年来观看了无数次国内卫星拍摄下来的一些残缺镜头,自问对叶天知之甚深,他言下的意思就是,如果他当时在俄罗斯,叶天未必能全身而退。

  “我去过俄罗斯吗?或许?”叶天看向扎戈维奇,淡淡的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要是不激发出体内那种能量的话,这场切磋也就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虽然对老毛子也没什么好感,但是出于安德列维奇的缘故,再相比美英等国,叶天对面前的扎戈维奇看得还算是顺眼,而且他当年只是为了给祝维风出气,就将俄罗斯搅的天翻地覆,说起来倒是有点亏心。

  “你要我激发出体内的能量?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听到叶天的话后,扎戈维奇面色大变,他是俄罗斯军方的一位自愿接受基因改变的军人,五年前进入到了位于太平洋的一处秘密基地里,那是一处除了基地内的科学家之外,只有俄罗斯国防部长和总统知道的绝密所在。

  在这五年中,扎戈维奇接受了无数次的实验,或许是本身体质就十分强壮的原因,五年过去之后,和他同期进入到基地的人全部都死去了,唯有他成功的接入了某种动物基因,拥有了超出常人无数倍的力量。

  但是扎戈维奇的存在,在整个俄罗斯也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所以在被叶天叫出了体内的秘密之后,扎戈维奇也是忍不住豁然色变。

  “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叶天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别废话了,我给你个机会,变身之后只要能接得住我一拳,我就饶过你的性命!”

  “好!如你所愿!”

  扎戈维奇虽然看不透叶天的修为,但是注入基因的本能,却是让他心底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种危机感,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就像是丛林中的毒蛇一般,露出毒牙之前,谁都感应不到它的存在。

  深深的吸了口气,扎戈维奇体内骨骼爆发出一阵脆响,原本就两米多高的身体,忽然又膨胀开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