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召唤万岁 > 第一百四十章: 亲事?

第一百四十章: 亲事?


  马藤婆婆离开后,岳冰把龙腾大陆的地图拿出来,摊放在桌子上,让大家一起研究。

  绝望深渊,并不在大夏国内,这是最大的问题。

  前往绝望深渊,需要前往天罗国。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绝望深渊就是另一个鬼见愁,同属时间五大死地之一。但它与鬼见愁不同的是,绝望深渊是经常有人活动的。

  每年春夏两季交换时,就有无数的冒险者,前往绝望深远,采集药草,又或者盗取这里的魔兽卵。因为死亡率超高,尤其是绝望深远的内部,冒险进入,

  更是九死一生,所以普通的佣兵团一听团长决定去绝望深渊,都会绝望的写下遗书,与家人道别……时间久了,原来一大片叫做蛇盘谷的的地裂谷地,

  就改名叫成了“绝望深远”了。

  绝望深渊的三大杀手,排在第一的不是凶猛的魔兽,而是地形。

  在这种裂谷行走的死亡率超过,随时都有摔死的可能,简直比猎杀凶猛的魔兽还高,第二是山风,这里的凛冽山风,据说能轻易的把一群矮脚岩羊吹倒

  数公里之外,更别说是人了,第三种杀手是蜘蛛,不管是巨型的血巢之母还是极细小的漏斗蜘蛛,都是金牌杀手。

  蜘蛛一族种还是爬行迅速的狼蛛,可以捕捉飞鸟的捕鸟蜘蛛,深潜泥土种的钻沙蜘蛛,在水底中随时偷袭的黑水蜘蛛,这些蜘蛛就是数不胜数的死地杀手!

  最可怕的是,这里的蜘蛛酷爱食人。

  在人与动物之间,他们会优先袭击人类,这才是冒险者最绝望的原因。

  “我们先准备好行李,传送倒乌叶城,再坐马车到沙门过边境,然后专车倒水牛城,传送到山猫城,在这边雇车倒盘蛇镇,至于绝望深远的详细的地图

  ,我们得到了当地再买。”叶空虽然没有去过,但他经验丰富,很快选出了一条最快的路径,岳阳要做的,只需要点头就行。

  “岳冰你叶要去吗?”岳阳有点担心她的身子吃不消,绝望深远那地方凶名在外,可不是好玩的。

  “嗯,我叶要努力修炼!”岳冰态度坚定。

  她一直希望追随哥哥,又希望自己能尽快提升实力,不拖哥哥的后退。

  这次有了历练的机会,她觉得自己不应该被绝望深远吓推。坚持挑战自己,向难度挑战。她当然也知道,如果有危险,哥哥会保护自己,自己只要

  咬紧牙关,紧随在他的身边历练就行。

  岳阳一看岳冰如此渴求进步,叶不阻止。绝望深渊在普通人心中,那是恐怖死地,但在岳阳心中这跟鬼见愁差远了,鬼见愁那里的魔虫不说,黄金七级

  的死神蟑螂可不是吃素的,绝望深渊地形险恶些,山风也大,如果有好的身手和飞行战兽配合,难度应该不会太大。

  唯一让岳阳感到警惕的,是乌藤婆婆的期限。

  一个月!

  即使减去了五天来回路程,也还有二十五天的时间,这么说来,星光幽蓝草绝对不好找!

  此外,这样的宝贝边间,要没有强力的战兽在窥视,那是不可能的!

  到魔渊采集黑耳枯心兰,还有八级的大力士独角仙争夺呢!

  “叶空你们咋办东西。我们先倒上京的战兽商店看一看,看有没有适合的混沌蛋。然后我给落花城主写一封信,问问她对于采摘星光幽蓝草有没有好的建议。

  我和七妹回家看看四娘,你们如果不想一起来,那么可以到沙门国境线上等我们!队了,我再给伊南兄弟写封信……”岳阳觉得路上要是没有美女陪伴,

  动力还真有点不足,决定问下伊南妞她有没有空。

  “行,就按你的办!”叶空和厉氏兄弟自然没意见,单凭他们的实力,去绝望深渊仅能自保,想要采摘星光幽蓝草,那还得岳阳自己来。

  还胖子鼾声如雷,口水长长的流到桌面,在流到了地板。

  岳阳发现这家伙有睡觉的天赋,只要一进讲课时,不管是谁上课,都会迷糊,一拿起书本就犯困。

  身为一个契约宝典的武者,能够混到海胖子这样渣的武者,还真是少见。

  不过,或许有某些隐因也说不定。

  通过三级的慧眼,岳阳能够发现海胖子身上有某些别人没有的优点,而且这些优点还很特别,一旦用好了,那还是很不错的!

  “走了。猪头!”叶空一看海胖子仍然呼噜大睡,禁不住赠他一巴掌。

  海胖子毫无反应,鼻鼾扯得震天响。

  叶空只好使用绝招,将一瓶水泼洒在海胖子的头上,结果海胖子打了个哆嗦,坐起来,以那胖手涂抹了一把脸,茫然四顾,一看岳阳就

  急急嚷嚷起来:“下雨啦,下雨啦,赶快收衣服!”

  岳阳差点没让这胖子雷倒,有好的不血,偏偏血唐僧。

  岳冰小姑娘一看,捂着嘴巴偷笑。

  “走啦,我们有新任务了!”叶空恼怒的飞踹了海胖子一脚,示意他别再这丢人了!

  “任务奖励是什么?”海胖子最关心这个。

  “成了,奖励一个美女。”岳阳说这话一本正经,表情完全不容置疑。

  “你怎么不说,我海大少天生就是为了完成任务而生到这世界上的,我是你们的老大,我当然要带队,带你们完成任务……对了,任务是什么?

  采摘星光幽蓝草?哪来有?绝望深渊,不就是绝望深渊嘛……你说哪?你刚才说哪?绝望深渊?我不去!”海胖子一听,立即改变了注意,看来

  在美女与生命中,他还是选择生命。

  “既然老大不出马,那美女归叶空吧!”岳阳同学很大方的把不存在的美女送了出去。

  “真是美女?我,我豁出去了,我这三百斤不要了,不就是一个绝望深渊马,我去踩平它……能不能去别的地方?去那里就是送死,

  你们老大我一个妞都没有泡过,就这样死了那太惨了!”海胖子大哭起来。

  “你不去可以,那美女只好归我咯!”叶空吹起了口哨。

  “立即吧美女放下,把贪念和色心都去掉,美女是属于我的,你的明白?”海胖子揪住了叶空的衣领,怒吼。

  “胖子,你不是不去马?”叶空奇怪的反问。

  “叫我老大,身为一个老大,我岂能在困难钱退缩,你以为我是那样的人吗?我是勇士,我是英雄,天生与美女配成一对的英雄,你

  这样的猴子跟班给我安分一点,否则我活拆了你的骨头,谁也不可以跟老大我抢美女,懂吗?在老大我没有破掉童子身之前,你们谁也别想破

  ,否则我发飙,我翻脸!”海胖子眼睛就像发情的公牛,样子非常凶神恶煞。

  “你身为一个老大,还没有破童子身嘛?还是我听错了?”正离开的岳阳,扭头回来问。

  “那里的事,你老大我是花间浪子,早在十二岁就破了,怎么可能会连童子身都没破这么悲惨,喜欢我的美女多不胜数,我是穷于应付,我每天因为过度

  泡妞睡眠紧缺你没看见嘛?我被美女的摇摇欲坠了,你还替我担心童子身的问题干嘛……哭?我没哭,你哪看我哭了?我这是激动和自豪的泪水!

  认识你们这群不要命的疯子,我能不激动吗?我能不自豪吗?”海胖子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带这叶空和海胖子,到战兽商店转了一圈。

  没有发现睡眠合适的混沌蛋,岳阳知道这得靠机缘,心急不得,转而修书两份,分别个哦伊南和落花城主寄去。

  再带着妹妹岳冰返回岳家堡,至于叶空他们,则先大点准备路上所需的各种物品。

  四娘队儿子女儿的回来,非常高兴。

  她欣喜的给岳阳说起丈夫的事情:“你们四叔好多了,这亏得有封家小姐的日夜照顾,我看过了那位小姐,祷是想象种那样,而是个性

  脾气气度非常温顺的大家闺秀,若不是如痴,人家又怎么舍身救你四叔一命!”

  岳阳不做声,他觉得即使封家大小姐是个好人,这件事也绝对是一个布局。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与岳山反面。

  而是等待出击实际!

  岳阳决定一边修炼提升,一边静待良机,既然要揪,就揪出整个幕后的凶手……既然要翻脸,那就一次来个彻彻底底的大战,一次打击就足可

  致命的那种,让敌人永远也不能翻身!再说,何止四叔与封家小姐的事,还有悲剧男与雪家小姐退婚的事,还有悲剧男投河自杀的事…

  这些事,岳阳都要暗中调查清楚,然后队敌人施以一击必杀!

  这次回来,除了看看四娘,岳阳主要还是给岳霜这丫头打通经脉。岳霜没有修炼过,但岳阳以前常常往她的身体输点真气,帮她打通经脉

  ,让小丫头的身体保持健康,以后不容易得病。

  后来岳阳发现打通经脉后,等岳霜体内的灵气也就比以前攒积得更多了,契约宝典的几率大大提高。

  岳阳没有立即把青铜宝典给她契约,就是想在一个合适的时候,当着无数人的面,一递给她,让她在全族或者许多人的见证下,契约成。

  当然,为了确保岳霜结果宝典就能契约这一点,岳阳估计最少要帮她打通五条经脉以上,现在才打通两条,还早得和。而且岳霜打通经脉的这

  种事,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更不能让岳霜这小丫头知道,否则给别人一颗糖,这馋嘴的小丫头可能就吧秘密给泄出去了。

  岳阳装着和这小丫头玩耍,趁她不注意,一点一点的输送真气过去,一点一点的打通。

  岳霜这小丫头贪玩,她要是玩疯了,根本不会注意身体发热。

  反正让岳霜契约宝典这件事也不用很着急,岳阳觉得契约成了,说不地这小丫头就没空玩耍了,整天修炼也乖可怜的。所以没有立即让她契约

  召唤宝典的心思,而是准备找个最合适的机会,让四房在族人面前露一把脸!

  四娘,一定要让她更光荣!

  一定要让他比时间任何的母亲都要荣耀,都要骄傲!

  “三儿,雪家小姐退婚了,你没门亲事可不行,要不我帮你问问有哪家小姐愿意?西西公主她跟你挺好的对吗?她是公主,身份很配你,

  八字也好,就是辈分乱……”四娘似乎准备给岳阳说门亲事,这可吓了岳阳一大跳。

  “千万别想这个,我现在需要的是专心修炼,以后再说,好吗?”岳阳赶紧摆手拒绝。

  “那好吧,你自己找个合适的,你要是找不回来那四娘就拿注意了。”四娘听女儿说过有个伊南姑娘,但她没看过,不知道如何,当然四娘不反对

  儿子自由恋爱,她甚至怕儿子面嫩,没有直接提出来要见伊南。

  在岳家堡住了一天,生怕四娘再提亲事,岳阳赶紧溜人。

  带上岳冰,前往沙门国境。

  一到那护墙高高延绵不绝的国境线,岳阳猛发现前面国境线排队过关的地方,叶空他们正与人大家,双方打得乒乒乓乓的,换热闹,观者如潮。

  哎,这又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