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召唤万岁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世间瑰宝,愿望昙花!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世间瑰宝,愿望昙花!


  “你说什么?十万金币?你以为我是大富翁啊!”天罗王子抓狂地尖叫起来。

  他和雪贪狼站在一棵高达百米的巨树下,那棵巨树有点类似人脸,有眼有鼻有嘴巴,模样还有点邪恶,两只巨手就长在下巴,脖子没有,身体非常粗短,膝脚以下,深深地扎入大地之内。比起脚底来,它的头顶却异常的茂盛,有点像一个瘦小的侏儒戴着顶巨大的树叶帽子,非常的滑稽。这就是木宫的馈宫者,邪恶万年古树。

  当然,这个邪恶万年古树可不像人类那样一邪恶就变成杀人狂魔,它只是天生有点贪财和小气。

  当雪贪狼和天罗王子来到它的面前,问它传送点在哪时,它开口讨要十万金币,这个开价,让原来身家富裕闲钱多多的天罗王子也大叫吃不消。“没钱?没钱不能说传送点。”那棵邪恶万年古年一听没成,立即双眼一闭,再也不理天罗王子和雪贪狼。“……”天罗王子大晕,要在外面,他早召唤流要砸死这棵老树了。偏偏在这个神秘空间,没办召唤战兽。在木宫,除了楂系战兽外,别略战兽就算能召唤出来,也是杯具。

  雪贪狼脸酷酷的,一句话也不说。他的风暴巨人和天罗王子的天火流星都是元素系,在这里召唤不了,本体也无攻击,只能留在这里等。等海胖子、叶空他们汇集过来,实在不行,等岳阳过来也行。雪贪狼的耐性一向很好,他f脆闭上眼睛,盘膝坐在树下,开始练。

  那邪恶万年古物一看,立即嚷嚷起来:“喂,等等,你们在这里练,得问过我这个主人的意见。想让我同意你们留在这里生活,练,很简单,给钱!十万你们没有,十万,一万金币你们总有吧?拿出来,否则我不准你们在这练!”天罗王子要汗死了,这古树一辈子都呆在这,它要谶有什么用?现在,又上弄十万金币给它呢?

  邪恶万年古树催了十几遍,最后惹怒了雪贪狼,冰块男愤怒地咆哮起来:“吵死了!”

  这棵邪恶万年古树有点般软怕硬,看见冰块男真怒了,它又作出一丝丝让步,用乌黑细长的手臂抓抓头顶的树叶,抓下许多树皮,就跟人搔头飘下头屑一样:“好吧,仁慈的我允许你们迟点支付,但要算上利息,懂吗?利息是绝对不能少的。”

  “什么利息?”岳阳之前听见雪贪狼的怒吼,还以为自己的小舅子遇到袭击,跑来一看,现有棵长相滑稽的树人站在面前,不禁伸出大拇指:“你能长得如此创意,不得不说还是天地间的杰作!”

  “谢谢,但比起赞美,我更喜欢金钱,你有钱吗?送我一千金币,我持会更加高兴,同时会代表整个木宫欢迎你的到来。你想要离开吗?我可以告诉你离开的传送阵在哪,只要你给我!还有,你需要宝物吗?用钱跟我交换吧,我什么宝物都有,只要你有足够的金钱,我敢说,你会得到梦寐以求的宝物!”邪恶万年古树还以为岳阳说它长得有创意是表扬,咧开巨口大笑起来,又伸出细长的树臂和树枝手指,向岳阳兜售起生意。

  长得如此丑陋的树人,岳阳不奇怪,因为别说树人,就是植系战兽也没几个长得好看的。但这么丑陋又这么贪财的树人,岳阳还真是第一次看见。一听到钱,岳阳的反应可不像天罗王子那么无奈。他立即拍手大笑。

  岳阳同学轻敲了敲自己的双子面具:“树人,请你注意,你正在跟一个大富翁说话。”

  天罗王子看见岳阳来,非常惊喜,但一听他准备树人做交易,赶紧拉他到一边:“这该死的树人是吸血鬼,开口就十万金币,要我说,别跟它废话,你直接一把火烧了它,要不让金冠刺花皇后出来,将这家伙吞掉,就是不知道吞了这家伙会不会消化不良!”“金冠刺花皇后?”邪恶万年古树听了,脸上有点冒汗,它知道金冠刺花皇后是植系最强,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我让她出来跟你打个招呼吗?”岳阳笑问。

  邪恶万年古树那大脑袋摇得沙沙响,头顶的枝叶抖动:“不,不,亲爱的强者,自刚才树妖气味的报告,我已经得到金冠刺花皇后的到来,诚挚的我,向她表示欢迎,当然也欢迎你,因为你是皇后的主人。让我们回到交易的谈话吧,你有兴趣跟我购买宝物吗?无论什么宝物我都有,只要你出得起金钱,我有一株‘青苗树种”无论任何地方种下它,你都可以收获一座树城,还有无穷的木材,怎么样?你喜欢这个宝贝吗?我仅售一万金币!”

  岳阳同学点头:“外面武者公会仅售一千金币,你是他们的十倍,黑心的奸商,不,黑心的古树!”

  邪恶万年古树对于岳阳的批评毫无反应,它厚颜无耻地讨价还价:“一分价钱一分货,我这售价十万的青苗树种是不同的,我这是远古树种,懂吗?这是万年以前的树种!”岳阳冷不丁地问:“万年前的树种还能活吗?”

  邪恶万年古树有点大汗,它咳嗽一声:“当然能,只要你再花三万金买一瓶‘地心甘露”这可是灵气千万年在地心的汇聚,是世间最美味的泉水,普通人只要喝一滴,那怕筋疲力尽,也能立即恢复全部力量。

  岳阳拍拍手:“地心甘瘩的确是好东西,问题它一瓶只价值六百金币,在夜后的空中花园,那彩虹瀑布下面的灵气源泉中涌出来都是这种东西,我平时用来洗澡、浇花。开价三万没有错,可是谁要跟你买下,那就是天下第一号的傻瓜,要我六百金币倒卖你一桶吗?聪明的树人?

  “好吧,地心甘露可以免费赠送给你,但青苗树种必须十万金币买下,这个价钱不能更改。”邪恶万年古树坚持原则,一看岳阳不为所动,又悄悄改口:“咳,我现原来青苗树种有两株,两株十万这个价格怎么样?”“再加十瓶地心甘露!”岳阳同学的态度是‘漫天要价、落地还哉’。“你不是有很多地心甘瘩吗?”邪恶万年古树怒了。

  “我有是我的事,我喜欢用它冲厕所都行,你管得着吗?不行拉倒……再说,离开木宫我又不是不知道传送阵在哪,金冠刺花皇后早帮我问到了。”岳阳准备溜人,这一招在以前到店铺买东西是必备的,看客人要是,店主肯定要冲上来拉住,拖回店里再谈,多半就肯答应客人的还价。不然,不管客人怎么还价,店主也可以来得客人一殆血,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那我们赶紧走,我一看运货就受不了!”天罗王子附和着岳阳的还价。

  “等等,离开木宫不着急,你看我们交易还没好。行,我答应你,不过我只有三瓶心地甘瘩,三瓶心地甘露和两株青苗树种,售价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金币,如何?”邪恶万年古树试探性地询问。“我给够你一万金,你这个乞丐!”岳阳冒火,差点没有将这古树踹倒在地上。“谢谢,谢谢您的赏赐!”邪恶万年古树尽颜无耻地答应下来。“晕!”天罗王子几乎一头栽倒在地上。

  交易了青苗树种和地心甘露后,邪恶万年古树美滋滋地将十万金币吞下,身体散出一丝丝金纹,让它开心不止,哈哈大笑,乐够了又问道:“让我们交易继续吧,你还有钱吗?”

  岳阳同学很拽地竖起一只手指头,摁了插:“我觉得你这个态度不对,要真道,你面前站着一个亿万富翁!”

  那邪恶万年古树一听,立即微微鞠躬,弄得枝叶沙沙作响:“是的,我要向你表示歉意!”

  岳阳变张椅子出来,就像大老爷一样坐着,就差身后站两个丫环摇扇子:“你都有休么宝物?说来听听?低级的就不要说了,我家墙角落扫出来的垃圾,都是黄金级的宝物!”

  这一说,那邪恶万年古树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了:“不瞒你说,我还真有宝物,不过那是无价之宝。你最少要给我一千万金币,是的,一个金币也不能少,必须要一千万金,因为,那是……我要确定,你有一千万金吗?如果没有,那赶紧回去拿,不看见钱,我是不会告诉你那是什么宝物!”

  天罗王子听了心中大动,看来树人真是不得了的宝贝。

  不过他知道,如果岳阳表示出想要,贪婪的树人肯定会加价,向雪贪狼打了个眼色:“什么宝物这么贵?”雪贪狼故意冷哼一声:“这货绝对是骗子!”

  邪恶万年树人身躯不断摇晃,似乎气得不轻,它心底的秘密冲口而出:“你们两个讨厌的穷光蛋,好让你们得知,我是多么的真诚,你们听过‘愿望昙花‘吗?只要你向它许下一个愿望,那么就有可能让你战兽提升等级,变成圣兽,甚至神兽,这么神奇的东西,你们两个乡下人知道吗?我怕说出来吓死你们,亏你们还敢怀疑我!”

  “切,愿望昙花谁不知道,那是七品宝物,许愿太小不值得,许愿大高不成,就是一个鸡肋宝物。最重要的是,不论愿望是否实现,它都会立即枯萎,一次性的物品,有什么用。”天罗王子当然知道愿望昙花的价值,只是这种东东是稀世之宝,根本不是用钱就可以买得到的。即使是最微小的机率,能够让圣兽变成圣兽,那也是武者梦寐以求的宝物。

  “你懂什么?我这愿望昙花是用神露、神酒、神水三者浇长的,它的花泥是永恒之源,懂吗?即是永不枯萎的愿望昙花!谁得到它。就可以永远不停地许愿,当然,这要三年的间隔,但是这也是世间最好的宝物。不行,我得向你们要一亿金币,少一个子我都不会卖。”邪恶万年古树一说,天罗王子差点流出了口水瀑布。

  天罗王子一把拉住岳阳:“姐夫,这东西必须拿下,不够钱我去搬天罗国库来凑。”雪贪狼听了,也为之愕然。永远能够许愿的愿望昙花竟然也有得卖?世间还有这样的傻瓜?

  不过想想,邪恶万年树人拿它没用,因为愿望昙花必须是主人给战兽使用,它只是一个邪恶树人,又不是神兽,拿着愿望昙花,就像一个乞丐拥有一座宝库却没有钥匙,还是饿死的命运。

  岳阳将自安东宝库得来的金币,将妖瞳白金戒指中得来的金币统统倒在地面上,形成一座金币小山。

  他站在金币小山上,态度非常的嚣张:“只要你说一个好字,那么这些金币都属于你的了。相反,如果你敢犹豫不决,或者跟我讨价逼价,我立即收起钌走人,永远不来。现在开始倒数,十声之内,如果你没吱声,那我就闪人!”邪恶万年古树浑身都在哆嗦,它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金币。

  别说它,就走进过天罗国库的天罗王子,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哉,这里就算没有一千万金,恐怕也有**百万金,岳阳从哪打劫来这么多钱呢?“十,九,八,七……岳阳数得非常快,快得不让邪恶万年古树思考。

  邪恶万年古树它双眼全闪烁着¥¥的光芒,一叠声地嚷嚷起来:“别数别数,你一数我心里就着急,不要再数了,我答应,我们交换。现在你们离开金币堆,马上离开,不要试图再在上面拿走一枚金币,因为它们现在都是我的了!森林之神在上,我穷了十万年,终于有钌了!啊哈哈,我终于有钱了!”

  得到用水晶宝瓶装着的‘愿望昙花’后,岳阳和天罗王子、雪贪狼,用系快的度,离开了。

  一是生怕邪恶万年古树反悔,因备永不枯萎的愿望昙花实在太重要太珍贵了。

  二是受不了这货那种贪婪模样,天罗王子说他看过最贪婪的财主,不过跟邪恶万年古树这货一比起,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能比。

  临传送离开木宫,准备前往火宫时同,天罗王子问:“远古青苗树种真的用一千金能买到?岳阳同学微笑不答。

  实际上,远古青苗树种,拍卖底价都要五十万,没两三百万不可能拿下。

  至于地心甘露,那是岳阳最想要的,空间花园根本没有,再说心地甘露怎么可能多得拿来洗澡浇花呢?这东东在黑市的价格都是一百万一瓶,而且就是想买还没有。很多宝物根本是无价的存在,可遏不可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