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召唤万岁 > 第四百零九章: 最不可思议的新人

第四百零九章: 最不可思议的新人


  普通人不可能看出暗刃的身份。因为人们的惯性思维,觉得暗刃是个盗贼,那么肯定是盗贼的样子,最大的可能,就是貌不惊人,容易隐匿踪迹。但是,最好的掩饰不是外表,而是身份,谁也想不到,一个盗贼竟然是战士的模样,尤其是在三个战士之中藏匿着,那更是天衣无缝。

  暗刃,这个从来没有被人认出真正身份的级盗贼,第一次,被岳阳揭破身份。全场震惊。拥有天目慧眼,穿越男不解释。

  即使没有天目慧眼,岳阳也不会受骗,多疑绝对是聪明人的通病,只要一根筋的家伙才会轻易相信别人。

  “是的,我才是真正的暗刃。”那个狼族战士气息变了,由原来七级霸王的水平,瞬间提升,达到准先天的境界。双爪挥动,动作就像闪电一般,仅是眨眼之间,这个暗刃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衣,变成了个狐族盗贼,他不仅战士的身份改变为盗贼,就连种族也根本不是狼族,而是狐族。岳阳同学觉得‘装大尾巴狼、那句话体讣说的就是这货。不过,这个装大尾巴狼,却是最好的掩饰。

  晨先生说暗刃是个极擅长隐匿的盗贼,果然没错……岳阳打量了一下暗刃的腰间,那里插着一把银匕,暗青匕刃-,有丝丝缕空,上面还有天界符文纹饰,分明是一件黄金级的匕,却用粗牛皮包裹近半,硬是冒充青铜匕,真是有才。

  “说说情报吧,如果有用,我会支付赏金的。”岳阳模样就像在盗贼公会购买情报似的。“别说,这小子看起来不是好东西。”两个矮人齐声反对。

  “我先说吧,邪恶龙窟肯定是存在的,不过现在的形势是,那个邪恶龙窟是猎龙士的盟友基地。有过两队的猎龙士,常在附近出没,他们与里面的邪恶巨龙是合作者,一般由邪恶巨龙寻觅龙踪,而猎龙士出动,双方围杀善良的巨龙,均分财富。以我们目前的实力而言,我们不仅杀不了那几条强大的邪恶巨龙,就连那些猎龙士都远远不敌,最少有两名游离在先天联盟之外的先天,他们是猎龙士的头领。”上身**露出八块腹肌的牛头人团长金牛看着岳阳:“不知你方是否有先天支持?如果有最少一名先天,我们可以尝试合作。我们这边,也有一名先天,那是我们宗族的骄傲,‘银牛角'!”

  “先天有,但我们不一定合作,各自寻宝吧,谁快谁得。”岳阳拒绝道。

  “不要着急,先听听具体的情报再决定。”那个巴古贤者赶紧打圆场,他一听有岳阳背后先天支持,立即目中亮,有先天支持与没有,完全是两个概念。“哼。”一听岳阳背后有先天强者,两个矮人也不反对共享情报了。

  “邪恶龙窟入口不像普通的龙窟那样,它不在一个高崖上面,而是隐蔽在一个岩石森林,奇峰极其险峻,地势恶劣,普通武者简直无法接近龙窟。恶劣地势连绵几十公里,中间有一座高峰,龙窟的入口就在山峰半腰,底下是光滑的悬崖绝壁,无路可是,除非飞行,否则无法进入。在周围,生活着无数的赤焰飞龙,估计绝大多数的冒险者,会劁在那大群的赤焰飞龙攻击之下。赤焰飞龙让人头疼,多数是青铜九级,也有白银八级,还好,除非赤焰飞龙王,否则极少黄金七级的存在。”暗刃看了岳阳一眼,把情报缓缓道来:“目前我探知的,有一黑二赤,黑龙还不是地狱黑龙,也不是圣兽,但它的实力也非常强大,虽然它和两条赤龙都是黄金十级,可是实力要高出数倍,非常的恐怖,估计先天五级以下的强者,根本无法撼动此黑龙……赤龙也需要先天三级的实力才能对抗,现在,我不敢担保里面还是否有更多的恶龙,也许还有,甚至还有更强大的存在。”“如果是先天,必须强强联合,才能取得胜利。”巴古贤者向岳阳提议道:“我们按实力和战功分战利品。”

  “我族的‘银牛角,大人,是高达先天五级的强者,请问你方的先天,又是什么实力?”金牛团长摆明车马来谈判,如果你比我背后的势力弱,那么不好意思,你得听我的。“先天六级。”岳阳一说,对方几人表情各不相同。有喜有忧,有波动有兴奋也有担心。

  来一个级强援,表面看来,当然是好事,因为强大的」!盟,意味着任务的成功。

  不过,强大的同盟也意味着自己要让别人分享更多宝物,作为先天六级的存在,普通东西是绝对看不上眼的。

  金牛团长与巴古贤者对记了一眼,由金牛团长开口道:“非是我对先天不敬,我只是想问一下先天的宝号,这样也好向银牛角大人汇报。”岳阳淡然地看了他一眼,说出了两个字:“泰坦。这个名字一说,所有人又一阵愕然。因为,他们都没有听说过。

  作为先天六级的强者,本来该闻名整个通天塔六层才怪,没想到,面前这个面具男子却说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假的!”两个矮人脾气最冲,立即大声反驳:“我们兄弟从来没有听过什么‘泰坦,!”

  “请问这个泰坦有什么光荣事迹,能否让我们崇拜一番呢?”金牛团长第一个反应也是假冒,不过假冒先天强者也就罢了,假冒先天六级的级强者,极容易拆穿,对方明知这样,为什么还要假冒呢?先天六级的强者绝对不能得罪,所以,他在百分百肯定是假的之前,都不敢轻易造就。

  “他刚杀掉血腥排行榜的噩梦和年虎,还有雷堡的三头领之妖瞳,这件事,你们到武者公会打听吧!”岳阳转身离开,抛下一句:“我待在三小时后出,不论你们是否合作。”

  “那位令人尊敬的泰坦大人呢?”巴古贤者急急追问。

  “到了必要时候,他会出现。”岳阳身形消失。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不知是该相信好还是怀疑好”

  这小子太狂,如果没有一点儿把握,难道他会跑去邪恶龙窟来送死?他这水平,要没有先天强者罩着,去了邪恶龙窟,就是给人家送菜的份。可是泰坦这个名字,还真没听见。照说先天六级这种水平,最少也响亮了一两百年,怎么可能会没人听说过呢?如果隐藏实力,也不至于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吧?

  几个人对视一下,第一时间赶去塔古城的武者公会,想查清事情的真相。

  不过,自武者公会得到的答案,让他们都雷得外焦内嫩,真不知是哭还是芙,因为那个记录士收了一百个金币的查询费用后,进里间找到记录,然后出来告诉他们泰坦,倒是有这个人,他是前一段自龙腾大陆到通天塔六层的新人……两个矮人听后,直接雷倒在地上,新人菜鸟也敢吹嘘先天六级?

  暗刃和金牛则一阵失望,要是真有先天六级的强者助阵,邪恶龙窟就有把握拿下了,谁不知是个骗子!巴古贤者脸无表情,也不知心里想什么。

  正当几个人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记录士又翻了一页:“几天前,新人泰坦在雷堡干掉了噩梦和年虎,啊我的天,新人干掉了噩梦和年虎?我没有看错吧!一定是记录的家伙把先天强者的功劳记错在这里了,可是,这种事也有记错的吗?再看看下面,泰坦在通天塔六层大广场的1号武者公会兑换了奖励,啊我的妈妈呀,那这记录没有记错?我晕了,我他喵的一定是做梦……咦,还有下一页……泰坦宣称杀死了雷堡三大头领之一的妖瞳,要求以奖励兑换宝物永恒之源……此消息得到了证实,雷堡三头领之一妖瞳的确被泰坦兄弟中的小泰坦当场击毙,天魔殿十大天魔之一的天龙,亦在现场,他同时被小泰坦击败,逃离雷堡,不知所踪。经此一役,所有名号、名字与泰坦有关的个人和商铺,全部易名,以向泰坦这个新晋的级强者表示尊敬……我的妈妈呀,这哪是新人菜鸟!请原谅我的过失和臭唷,我绝对没有对先天强者不敬的意思,绝对没有!”

  那个记录士,吓得赶紧放下手中的记录本,连连鞠躬,生怕落人口实,招来先天强者的怨恨。即使先天强者没空动他,估计武者公会也会立即将他开除。最震惊的,是金牛和巴古他们。

  他们所有人都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一边拼命回忆,自己是否对泰坦'这个连灭三个先天的释人有不敬之f6,千万不能有,否则就倒窭了

  两个矮人也吓出一身冷汗,幸好他们没有武者公会大声嚷嚷泰坦是菜鸟,或者嚷嚷泰坦是个假冒的垃圾。噩梦和年虎,郧是小儿止啼的杀人狂魔。

  他们两个非但拥有先天三级的实力,还因为战兽特别古怪,比他们更高级的先天强者也不愿招惹他们。至于妖瞳那个家伙,是雷堡三大头领之一,同样是杀人狂魔,满手血腥,杀人如麻,先天五级的实力,简直可以在通天塔六层横行,没想到,这个妖瞳也被泰坦干掉了。

  最夸张的是十大天魔之一的天龙,竟然挫败于泰坦这个新人之手。

  天龙在通天塔六层,威名远播,三百年来更是不断高涨。

  虽然是十大天魔的老末,不过十大天魔那是什么概念?人家是最弱也是先天六级,十大天魔之,天诛是跺一脚整个通天塔都会颤抖的牛人。

  天诛,那是就连最嚣张的魔神大魔王看了,也会行礼表示敬意的先天强者。能与天诛同列十大天魔的天龙,竟然让一个新人打败了!这个谁敢相信?

  一句话,天龙被刚上通天塔的新人打败,这个消息的震憾程度,不亚于黄金猛犸被一只小蚂蚁掀翻在地。也不亚于一只小虾米把一条鲨鱼吃掉……现在,金牛他们彻底明白了。为什么那个面具男子会如此的嚣张,原因就是,他有足够嚣张的资本。

  他背后的,是一上来通天塔就干掉了妖瞳、噩梦和年虎的泰坦,是当众击败天龙的级先天强者。“哎呀,我们两兄弟差点没有活活吓死。”两个矮人抹着额头的冷汗,暗叫侥幸,嘴巴总算-没有惹来杀身之祸。“呼!”半秃老头也松了一口气,还好,大家都没得罪先天。“这下有希望了。”暗刃忽然觉得岳阳嚣张得很给力,强者就应该嚣张的,如果很谦虚这让弱者情何以堪啊?

  “我马上去报告银牛角大人,有了这个强援,相信邪恶龙窟要以一战而下了。”金牛团长兴冲冲地挥舞着巨大的拳头。巴古贤者倒有点顾虑,现在不是嫌人家实力弱,而是生怕别人嫌自己实力不足。再说了,为了吸引更多的炮灰,锒牛号角佣兵团,已经将消息暗中散布,估计不下两百人,已经动身前往邪恶龙窟,万一出了什么差错,让对方知道,难免会产生怨恨。三小时后。

  当岳阳走到传送点,准备传送到距离邪恶龙窟最近的博南古镇,金牛团长、巴古贤者和暗刃等人,都笑容满面地赶过来,一副自来熟的样子,簇拥到岳阳的身边:“银牛角大人回话了,诚意邀请泰坦大人合作,双方的比例分配是‘四六',我们四,你们六,不知这个分配比例是否能够获得泰坦大人的肯呢?”

  “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好,还是按功分配,在双方尽力的情况下,四六的分配可以接受。”岳阳装出一副代言人的模样。金牛团长大喜,他看得出来,这个面具男子是泰坦大人极之信任的代表,也许是兄弟,也许是子侄,反正就是最信任的亲人,顿时涌起一阵激动,要与这面具男子搞好关系,那么就等于攀住了另一位先天的高枝,而且那个泰坦大人,还是一位级先天!“……”暗刃也有心拍下岳阳的马屁,可是手中捏着六级的魔晶,有点送不出手。

  他看得出,对方脸上戴的都是黄金级面具,证明对方绝不是送颗六级魔晶就能打动的人。再说,在对方的背后长包裹中,感应敏锐的他,能够隐隐地感到一种能量波动,那绝对是黄金级宝物散的。一个六级宗主,竟然有两件黄金级宝物。

  这今年轻人要不是有个强的先天强者在背后作为依靠,恐怕一出门就会挨人抢了,这样的年轻人,送一颗六级魔晶,又有什么用。暗刃咬咬牙,觉得自己是不是豁出去,找个机会,把‘那件宝物,送给这今年轻人,有他转手献给泰坦大人,那么自己以后也有个先天护着,前途将一片光明。

  当然,在队友之中,他是绝对不会向对方示好,尤其是在金牛团长面前不敢,否则银牛角非恨死自己不可。天空中,死神螳螂盘旋而下。它这一出现,立即吓得周围载客的蓝翅白背鸥惊慌失措,到处逃窜。地面的战兽则浑身颢抖,呜咽不绝。

  白金四级的死神螳螂,所过之处,战兽亢不俯。

  当它收翼,轻轻落在岳阳背后,金牛团长才敢咽下一口唾沫,强装馈定地问:“这,这是你的战兽?召唤票票,各种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