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召唤万岁 >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神化VS创世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神化VS创世


  刺花巨人和花瓣巨人联手将魔化神秘人暴揍了一顿。

  按照岳阳同学的愿望。

  最好是魔化神秘人像镇关西那样,三拳下去了帐,然后朵朵再骂句‘这厮装死…转身潇洒的离开,那样就完美了。杀个像神秘人这样的大BOSS,岳阳同学生平第一次没有爆装备的贪念。因为,在他的潜意识中,神秘人这货,越少宝物,越少神兽越好……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像神秘人这样修炼了几万年的老鬼,怎么可能三拳打死?像他这样的老货,又怎么可能没有一件两件神器在手?没有一只两只神兽在身?

  要知道,打到现在,神秘人还从来没有召唤过一只神兽,也没有使用过一件神器!

  他没有用,并不代表没有。

  他不用的原因,极可能是这老货觉得还不需要。

  现在让朵朵暴打一顿后,岳阳不用猜,也知道这老家伙要发飚了!

  “朵朵,退。”岳阳赶紧让小文丽和朵朵两个退回来,实在打不过,那就赶紧撒脚丫子逃跑,逃不了就躲回宝典世界,就算躲个十年八年,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

  而且,就算丢人。

  也比白白丢掉一条小命要强。

  “嚎吼,你打够了没有?”魔化神秘人怨恨的声音,在刺花巨人的拳头下冒出来。

  一道神光,自魔化神秘人的身体爆发出来。极远处围观的霜寒,失声惊叫:“难道这家伙还有第三种形态?”

  他的话还在耳鼓袅袅回响,刚才被暴打的魔化神秘人已经消失无踪,天地之间,只剩下一道炫目神光,光华万丈,直冲天际。于极高的苍穹之顶,有种无上的威压降临而下,霜寒、照曦两人在心志上皆有种俯首臣服的卑微感,他们的身体受制于那无上威压,双足深深的陷入地面,被迫以双手撑地,腰肢弯曲如弓,一时之间,根本无法顽抗挺直。

  就连弑神这等强者,也只能支撑着离恨古神剑。

  才能站直地面。

  岳阳已经将饕餮之刃等等地神兵收回,在接下来的战斗,还没有完全成长的它们,已经无法发挥原有的作用。

  小文丽护在岳阳的身边,双刃形成招架之势,才能硬扛下这大山压顶般的神威!朵朵神色凝重,一改此前的轻松平静,她在大地布下的花海,已经让那道神光的威压,压得七零八落,几乎失却控制。

  刺花巨人与花瓣巨人,各伸一手,形成拱桥之势,才能力护她、小文丽和岳阳三人不失。

  天空,有个身体散发亿万光华的金色神人。

  缓缓飘降。

  如果人没有见过神明,那么看这个降临于世金色神人,就会明白神明是什么样子的,他像极了人心目中和传说中的神明形象,神圣、庄严、辉煌、伟大……不仅自岳阳眼中,就是弑神他们,也觉得举世之间,再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及这位神秘人更具神威,更加殊胜!尽管明知这个是敌人,但在这一刹那,霜寒他们竟然兴不起任何反抗的意念,心神全部被神秘人的降临震慑!

  神秘人现在恢复了原来高度的身体,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神躯。

  那道神光弯弧下来,环绕在神秘人的身体周围。

  形成一个神圣无比的光环。

  在光环后,又有一个辉煌炫目的金色神像无限地长大起来,十秒间,已经拔高到两千米,形体巨大得让大地远处的山岭,也变成了渺小的土疙瘩。

  岳阳等人站在金色神像的脚下,连脚趾头也看不到顶,身高超过千米的刺花巨人和花瓣巨人,现在于金色神像的面前,亦变成了两个小矮人。毫无疑问,这是神秘人凝聚出来的神格,数万年之功,非小文丽和朵朵可比,纵然她们都是天纵之才,但毕竟是修炼时间太短,又怎及这个数万年前就开始苦修的老家伙呢!

  虽然神秘人没说,但霜寒他们都知道了,这个应该是最终的第三形态,神化!

  霜寒反应过来,又给了自己一嘴巴。

  真是乌鸦嘴。

  竟然又让自己说中了!

  神秘人召唤出一本炽烈如阳光耀夺目的圣典,却出人意料地没有召唤生命守护战兽,仅仅是开启了他独有的天赋能力,也不知是觉得无须召唤,还是另有暗手用意。

  开启天赋能力,再召唤了一个光翼式的特殊战兽辅助本身,神秘人的能力,再度暴涨数倍。

  他闭着双目的眼皮,一睁。

  站在面前的岳阳。

  就像被雷锤击中那般,自朵朵和小文丽的保护下,震飞出去。

  整个人就像炮弹那般划过大地,接连撞碎数座山丘岩石,笔直地钉射进一座连绵起伏的高大山脉之内。蔓延大地的刺花,根本来不及拦阻和保护他的身形,空留下一条泾渭分明而且深达十米的巨大坑道,长达万米。远在岳阳的侧面十数公里,霜寒、照曦和弑神他们,虽然神秘人瞪视的不是他们,却同样感到心头如蛮牛冲撞,身体不自控地腾腾后退,数步而不能止。

  仅是一瞪之威,就威力至此。

  解封了最终形态恢复神化真身的神秘人,的确已经达到了霜寒他们这些神主也无法想像的境界。

  朵朵和小文丽两个,在岳阳受袭之后,第一时间作出反应。蛇妖小萝莉折射向后,想第一时间卫护在主人的身边,阻止敌人进一步攻击,而朵朵,则立即冲锋,杀向神化形态的神秘人。

  “喝!”

  神秘人背后的金色神像,探出了足可遮天的巨手。

  捉按在刺花巨人的肩膀上。

  将千万条刺花藤蔓,强行撕断,将立足于花海之上不可摧动的刺花巨人野蛮地自大地中拔起,高高的擎举于空,再远远地投掷出去。

  刺花巨人身体延伸出千万条刺花藤蔓,飞钻入大地花海,重新连结,折断了不知多少根藤蔓之后,终于消去了金色神像的那股巨力,稳住了身形。天空中,却出现了一只堪比大山的脚板,金色神像国轰隆一声,将刺花巨人的头颅踩入大地。

  “哈!”

  另一边,金色神像重拳出现,轰碎了花瓣巨人凝聚出来的‘彩虹花盾,。

  漫天花瓣激飞如雨,落英缤纷殷红如血。

  花瓣巨人的身躯剧震。

  就像受伤了那般,连连后退……以意志支配花瓣巨人的朵朵,小脸煞白如纸,唇角甚至流出了一丝鲜血!

  神力与神力之间的对撼,意志与意志之间的撞击,这种战斗虽然没有亲身的参与,但其中角力之凶险,更胜过亲身厮杀百倍,稍逊一筹,就会带来致命的伤害,这不是任何技巧和任何计策可以消除的!

  在绝对力量下,只有力量才是左右胜负的关键。

  其余一切。

  无论技巧还是计谋,都显得无比苍白。“生命不息,天道自然!”朵朵的双目尽现坚毅之色,尤其是小文丽将岳阳自深埋的岩山里救出后,更是坚定地握紧了拳头,至尊意志不动

  随着她这一句话,原来全部在神秘人威压下枯萎的花海,立即恢复发机。

  头颅被踩入大地的刺花巨人,也紧紧地抱住了金色神像的腿膝。

  金色神像两千米高的身躯开始摇晃。

  朵朵的反击开始了,她已经是晋升神境的花神,拥有远古法则以来就不可逆转的生命法则,神秘人再强,也休想折服她这个神圣至尊!

  “花花草草,春发夏生,秋实冬萎,这等天道法则,何其弱小!”神秘人显然看不上植系战兽和植系生命的威力,对于他来说,冰、风、雷、火这些自然力量,是要远远胜过花花草草这些生命力量的。他一开口,金色神像立即一顿足,神力直透入大地深处,引发了大地之下的熔岩火浆……那些原来静静埋藏于地心之内的元素力量,一旦被神力打破平衡,立即爆发,自神力贯穿的开口处,疯狂宣泄出来。

  亿万的碎石岩渣,不可计数的泥灰浆土,自金色神像踩爆的脚底窟窿里喷发出来。

  紧接着,无数血红的岩浆喷涌而出。

  虽有刺花巨人的头颅阻隔,但也挡不住那疯狂宣泄的熔岩喷射,比倒悬的瀑布还要壮观千万倍,血红的岩浆仿如数十条赤色巨蟒,强行撕碎摧毁了刺花巨人的头颅,直冲天空。

  再在极高处倒转势头,俯冲而下。

  神秘人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嘲讽,区区花草,如何能挡得住这一股熔岩喷发的力量?

  要击败敌人,何须自己出手,仅是引发天地之威,就足够可以让敌人化为灰烬,尤其是植系的生命,对于冰火雷电等力量,根本就是零防御的致命弱点,任意一种元素力量,也可以轻易灭掉。

  “创世!”被一瞪击飞的岳阳闪现朵朵的身边,被敌人惹毛了的穿越男,现在决定反击,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地报复神秘人。他瞪神秘人不动,决定先助朵朵把这货打倒,再将这货的尸体摆成三十六个姿势,慢慢瞪个够,有仇不报,那绝对不是岳阳同学的风格!

  有主人的创世领域和创世意志相助,朵朵大喜。

  她握住岳阳的手。

  十指紧扣。

  手心中,一颗创世神珠,于两人心神默契如一的神念下,内蕴的混沌神力,以及神器根本灵性,双双爆发。

  小文丽则冲锋在前,千米之高的金色蛇妖,六臂守御,神力为盾,神念为障,钻石宝典为罩,险险地挡住了神秘人那两千米之巨金色神像的重拳一击,为岳阳和朵朵的合力创世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天空中的高热岩浆抛洒大地,尽化清香扑鼻的花朵。

  奇异各色。

  那些流星般的巨大熔岩,分解,化成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钻石,洒在大地之上……浓烟变成了彩虹,火焰变成了蝴蝶,而那些遍布整个天地的火山灰,则化成了滴滴雨露,滋润着大地花海的那些花朵,让这些美丽的植系生命更加焕发生机,迎风摇曳。

  疯狂宣泄地心火力的火山口,不知何时,已经长满了火红艳丽的魔血刺花。

  被摧毁头颅的刺花巨人现在站了起来。

  她现在头颅不仅重生复现,而且还多了一圈魔血刺花形成的花冠。当刺花巨人再度站起来,已经拥有一千五百米的高度,纵然不及金色神像,也已经大大接近了两者之间的差距。

  “咳!”岳阳从来没有试过这样巨大空间的创世,更没有试过如此巨大的能量转换,那怕仅仅是‘一念…也极度透支意念,要不是他至尊意志罡如刚玉,而且久经历练,换成别人,那怕是弑神那种级别的神主,也早爆脑而亡了。头疼欲裂的岳阳,极力支撑着自己,不让自己倒下,他以手掩住口鼻,阻止汩汩的鲜血滴落。

  他可以受伤。

  但绝对不会让人看见他的虚弱,不论何时,那怕是战死前的那一刻,他都必须是个强者。

  背后有太多太多支持他的亲人朋友,大家都在盼着他的回归。岳阳知道,自己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轻易倒下,无论什么样的敌人,不管有多么的强大,自己都必须战而胜之……自己必须带着胜利,带着成功,回到亲人朋友的身边,为了她们,自己必须坚持,必须战无不胜!

  绝对不能让四娘她们失望,绝对不能让她们为自己哭泣。

  而且,自己是得天独厚无人可及的穿越男。

  这一关,自己不能过谁还能过?

  自紫金侯开始,哪一仗不是咬紧牙关熬到底呢?

  只可惜当天并肩作战的那个冰雪美人,还在沉睡之中,没能再度陪伴在自己身边一起战斗,否则,拥有真相之书的她,必能使自己战力百倍……

  鲜血自岳阳的手指缝隙,血蚓般蔓延而下。

  小文丽伏身在他怀里。

  硬接金色神像全力一击的神力反噬,让她小小的身躯陷入极度痛苦中,口中鲜血,染透了岳阳的胸衣。

  全场,只有朵朵一个还有余力支撑着身躯挺立,就连原来拄剑而立的弑神,此时也单臂撑地才能勉力支撑不倒。霜寒几近晕迷,拥有真妙神镜的照曦,一直没受重创,神智倒也清醒,但真妙神镜器灵返回的信息,让他大惊失色,忍不住高声大喊,意欲提醒岳阳、朵朵和小文丽她们:“他、有、一、面……”

  北神主照曦,他喊了出来。

  不过在神秘人的神念威压之下,他后面的声音湮灭了,并不能准确地传到岳阳的耳中。

  尽管神秘人不觉得照曦对岳阳提醒一声有用,但他非常不爽照曦看穿自己将要出手的真相,神念化成千万无形之针,穿刺在照曦的身上,同时神力威压,将照曦的声音直接灭掉。

  在他的心目中,自己就是掌控一切的神。

  无论敌人想说什么。

  想做什么。

  都必须在自己的意志允许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