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章我是皇子,我怕谁

第1章我是皇子,我怕谁


  北宋,开封府,一场罪恶正在上演。

  “不要呀!放开我,求求你了!”少女流着泪,祈求道。

  “小美人,还是从了我吧!若是伺候的小爷我舒服,小爷说不定将你收入房中,做小妾!”一个嚣张至极的声音传来,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样貌俊俏,身上穿着上等的丝绸衣服,手中拿着折扇,一副翩翩公子的派头,嘴角露出邪邪的笑容。

  “公子,你饶了我吧。比我样貌美丽的大有人在,放过我吧!我还有未婚夫,你不能这样!”少女委屈的道。男子最为宝贵的莫过于权势,可是女子最为宝贵的莫过于贞操。未婚,就这样失去贞操,那邻里都会鄙视她的,她还怎么做人!

  “丫头,做我的女人,是你的福气!”

  “你是谁,你竟然敢于罔顾王法,我必然向开封府尹状告你!”少女气急败坏的道,可是她也知道了这点威胁一点作用也没有。看这少年的装饰,衣服,必然是大富大贵之人。既然敢于将他掳走,强行禽兽之事,必然有依仗,又岂会惧怕他的状告。况且被侮辱了,有岂能去状告,弄得尽人皆知,将父母的脸面都丢尽。

  “威胁我,我不怕!”少年有些嚣张的道,“我是皇子,我怕谁?我乃是十三皇子赵朴,封为仪王。你个小丫头,又岂能告倒我!”

  少女一听,顿时绝望了。

  皇子,她的运气这样差。竟然遇到了皇子,当今圣上的十三子,当今的仪王。

  民不与官斗,官不与皇室斗,状告亲王,她能告倒吗?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只是说一说而已。实际上,一位亲王,只要是不造反,几乎是稳稳安安,渡过一生,没有一丝悬念。至于欺男霸女,那又算得了什么。

  运气好些,可能被收为妾室;运气差些,只能忍气吞声。

  “丫头,乖些!”说着赵朴低下身子,邪气一笑,他把目光看向了少女的双腿,结实,水嫩光泽。一双修长的腿,如天然雕琢,似宝石一般,让赵朴眼神驻留。再看少女的一双玉足,简直是天地造化的杰作。晶莹如玉,每一颗脚趾都无比的圆润,晶莹,小巧。一根根如水晶一般的玉足,荡漾着迷人心魄的气息。

  赵朴捉住晶莹如玉一般的玉足,握在手心,上面传来温润的感觉,仿佛这就是暖玉。赵朴的手在上面抚摸,佳人娇呼。赵朴的指尖划过少女的大腿,立刻,少女感觉到似乎头一道电流穿过,让她身体颤抖。

  赵朴的手指似乎都某种魔力,让少女的身体颤抖的厉害。她感觉道道一股股电流划过身体,冲击着她的内心,让她无法抑制的呻吟出声。少女的身体越来越烫,如一个火炉。

  接着开始褪去少女身上的衣服,手不停的抚摸着少女的娇躯,一只手在依然撕着少女最后的一件胸衣。

  “撕拉!”粉红色小肚兜被撕扯下来,两个白色的坚挺立裸露了出来,饱满,圆润。上面还有两粒诱人的葡萄,闪耀着诱惑的气息。

  看着少女诱人的身体,赵朴一阵口感舌燥,下身也坚硬如铁。

  很快,赵朴褪去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消瘦的身体,一下把少女扑到,伏在少女的娇躯之上,亲吻在少女的每一寸肌肤。先是一阵温柔的抚摸,后又是狂野的亲吻。赵朴的手伸到了少女的翘臀,少女立即呻吟,似乎这里就是她的敏感之处。

  这一切动作水到渠成……

  “啊!”少女惨叫一声,眉头立即邹了起来,手在赵朴的背后抓出了几道血痕。少女扭动着娇躯,却不知道这样做更刺激了沉沦欲望中的赵朴。她的下面一滴滴血液滴在了床上。

  赵朴一边抚弄少女的身体,一边缓缓动作,十分的狂野。少女少女开始大声的惨叫,随着赵朴的动作,少女不在那么痛苦,舒适的呻吟着。这似乎对赵朴来说是一种刺激,是一种鼓励,他更加大力的动作起来。

  “啊!”少女嘴唇轻启,发出动听的呻吟。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脸蛋红润,让人很想咬一口。少女如墨一般的三千发丝轻舞,增添了几许魅惑,她的身体越发的变得绯红,一丝丝粉红色气雾飘荡出来,散落在空气中,增添了诱惑。再也看不错她端庄典雅的样子,如仙子一般的绝世,此刻的她,完全的沉沦在欲望中,享受着赵朴狂野的冲撞。

  许久之后,在少女颤抖中,身体一阵痉挛之后,少女达到了高潮。整个人的脸色无比的潮红,她眼睛紧闭,好似在回味高潮的余韵。脸颊之上,却是无法仰视的春情。

  许久之后,少女才清醒过来,看着趴在身边沉睡的少年,眼睛中泪水打转,最后滴答滴答的出来。心中有些羞耻,刚才为何叫得那样兴奋,身体是那样的欢快,难道她天生就是贱人吗?

  一想到刚才的丑态,心中又羞又怒。

  少女想要动作一下,可是却扯动人手上脚上的绳索,想要起身却不可能。

  “我的命为何这样苦呀!”少女心中酸苦道。她已经失身了,白璧有瑕,谁还会要她。一想到邻居指指点点的样子,就羞愤至极,那种感觉太丢人了,简直是生不如死。

  不如我咬舌自尽,可是一想到咬舌自尽的痛苦情形,就不觉打消了念头。不如跳湖自杀,那样死了,不太痛吧!

  ………

  在迷迷糊糊中,他苏醒了过来。

  “我这是那儿?”他迷茫道。

  入目的是一片古典的建筑,古典的装饰,还有那不知那个朝代的座椅,而在身边是一个赤裸着身体,泪流满面的少女,眼睛疼通红,泪水吧嗒吧嗒的流下,在一旁是嫣红的鲜血。

  赵乐,是爷爷给他起的名字,原本是希望他快快乐乐。可是现实中,他却一点也不快乐,性格极为忧郁。父母对他的期望值很高,只是他不争气,只考了一个二流大学。

  一拿着通知书,赵乐的眼睛就红了。

  丢人呀!

  果然,很快迎来人爹妈机关炮一般的轰击,连绵不断。沉默中,赵乐迎接着打击,心中在滴血,果然没有好文凭,爹妈都看不起。

  在失落中,赵乐悄然的离开了家,心中茫然的走在大街上,不知所措,不知路在何方?

  恍然间,忽然地动山摇了起来……

  是地震!

  接着眼前一黑。

  接着就出现在这里了……

  “你是谁?”赵乐问道。

  “舒文绣!”少女开口道,“殿下,既然玩够了奴家,那就放奴家离去吧!”

  这时,赵乐脑袋一阵发痛,一股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传来,眼前这一切,竟是北宋末年的汴梁,自己竟然逆朔千年,成了庄周梦中的那只蝴蝶!

  这副身体原来叫赵朴,今年十六岁了,是宋徽宗的第十三子,是名副其实的龙子龙孙,富贵王爷。虽然宗室中,常说外戚不得干政,皇室不得枉法,要打造一个清正廉洁的皇室。

  可实际上,那一个敢说自己屁股后面是干净的!

  凭借着权利,干一些违法的勾当,是正常事件,只要不招惹那些硬角色,可以活得很滋润。

  赵朴身为皇子,从小受着良好的教育,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可以说是才子。虽然没有三哥赵楷那样,有着状元的才能,可考上一个举人还是有希望的。

  而在北宋,商品经济高度发达,在吃饱喝足之后,也开始着琴棋书画的交流。于是,各种各样的牡丹书社、琉璃画社,百里诗会,则是大为流行。一些权贵女子、大家闺秀,商贾之女,也时常三五十个汇聚在一起,进行才艺比拼。

  一切如同红楼梦中,描述的那样。

  这些女子聚会的次数多了,自然引得一些男子注意。

  于是,在有意或是无意之中,一些郎才女貌的故事开始上演。只是最后喜结良缘,还是露水姻缘,这就说不准了。

  赵朴无意中,遇到了这个女子,又无意中着迷了,与爱情没有关系,只是纯粹的着迷,还有占有欲望。可是,这个名为舒文绣的女子却拒绝了。这然一向心高气傲的赵普有些难受,既然温和手段难以得到美人欢心,那就用暴力手段。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一场抢劫案发生了,文家三小姐丢了。然后上报开封府,接着闹腾了几天,就没有消息了,不了了之的结束了。

  接着,这个女子入了他的一处庄园中,成为了盘中餐。

  汴梁城,是一个大都市,人口百万之众,每年的人口失踪,刑事案件太多了,开封府才没有太多精力打理这些小事情。况且事件闹腾的厉害了,尽人皆知,这不是显着开封府无能,给当今圣上抹黑吗?

  谁不知,黄河清,圣人出!

  这不是往官家文治武功上,打脸吗?况且,文家小姐,不过是小妾之女,一介庶女,没有身份地位,丢了就丢了吧!

  于是,便有了绑架事件发生了,并且没有一丝刑事责任。

  一切恍然是前世的李某某事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