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4章退路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看似强大的宋朝,只是纸糊的太平,只要轻微动手推一推,就被捅破了。

  金军灭辽花去十五年时间,可是灭亡北宋仅仅花去两年时间。

  所幸,金军虽然强大,如狼似虎,却没有摸清宋朝的底细,对这个天朝上国有着本能的畏惧、敬畏、自卑。这次南下,也只是打算抢劫上一顿,然后跑路,没有做好灭宋,君临中原的准备。

  北宋末年的女真人,毕竟不是明末的女真人。

  明末的女真人,不论是在政治上、军事上都是极为完善,更是经过二十多年的准备,一切都准备充足。努*尔哈赤、皇太极、多尔衮可能人品不行,但权术练达,对政治极为敏感,还有强大的军事才能,这都带给了女真强大的动力。只要放开山海关,就可以向洪水一般,淹没明朝,淹没农民军的反抗,淹没那些明朝的反抗势力。

  而如今的女真族,在首领上,不论是完颜阿骨打,完颜兀术都是军事上的天才,可政治上却是白痴,白白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最后止步在长江边,无奈的划江而治,最后在金钱的腐蚀之下,女真族彻底的腐化了,堕落了,败在了宋朝人的糖衣炮弹之下,直到末日的来临。

  “所幸佛祖保佑大宋!”赵朴心中暗自庆幸道。

  ………

  回到那处别院,赵朴就将自己关在了书房中。

  开始提笔写了起来,即便是他的历史知识贫乏。赵朴也知道,在不久的将来,靖康之耻将会发生,那时宋朝的皇室将会尽数的被掳走,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而现在,没有人会意识到这一点。

  在宋朝上下而言,兵临城下又如何,当年辽国不是兵临城下吗?照样不是被击退了,最后还签订了檀渊之盟,罢兵议和!这次金军兵临城下,只要援军一到,另一个檀渊之盟就会诞生。

  赔上一些钱,一切问题都搞定!

  能够用金钱解决的问题,往往都不是问题,区别也仅仅是赔钱多少问题而已。

  而金军也是打着这样的心思,想要打劫一笔,敲诈一笔钱,回家过年。北方草原天气冷的厉害,牛羊冻死不少,不抢回一些钱,这年可怎么过呀!

  只是计划不如变化,战局往往不随着人的意愿而改变。当金军意识到,所谓的天朝上国,只是一只纸老虎之后,宋朝的灾难就来临了。

  “跑路!”

  赵朴开始制定跑路计划,为了自由而跑路,为了不被死狗一般拖到北方而跑路,为了过着娇妻美妾的腐败生活而跑路。总之,留在汴京只有死路一条,只有生不如死。

  可是跑路也得讲究策略。

  宋朝一直优待皇族,只要是不造反,不做一些天怒人怨的坏事,可以幸福的过完一生。至于欺男霸女,强占一些店铺,抢占田地等都是小事,没有人在乎。

  可是皇族也最受皇帝忌惮。

  身为皇子,身为王爷,若是没有特殊的命令,只能呆在汴梁,一旦无故离开汴梁城,就会受到宗人府的逮捕,审查。为的就是监视皇室成员,免去造反的机会。

  况且,赵朴觉得他最大的本钱不是穿越者的记忆,不是金手指,而是皇子的身份。只要宋朝没有灭亡,这个身份就极为管用,可以在大街上横着走,潇潇洒洒不断。

  若是不明不白的离开汴梁,失去了皇子的身份,他什么也不是。可能路上,遇到一个小流氓,一个闷棍就要了他的命;也可能遇到一伙悍匪,一顿乱刀下去,就是一堆烂肉;也可能遇到一个贪官污吏,一个衙内,就轻易的要了他的命。

  这年头最为混乱,农民起义不断,山贼土匪不断,官吏腐败,可以说死一个人,好似死了一个臭虫一般,一点水花也打不起来。

  “跑路一定要跑路,但是绝对不是现在!”赵朴心中思索道,“跑路也是一门哲学。同样是跑路,有的是战略撤退,有的是一溃千里,差距太大了。这还需要具体的思考……可是找谁去商量呢!”

  赵朴心中苦涩不已,府内倒是有些管家,太监、下人之类的,可都不能向他们说。

  这注定要自己思考,自己解决。

  “可惜呀!没有上等的谋士,没有一流的名将,只有我光棍一条!”赵朴的心情有些黯然。

  皇子的身份,可以说是他最大的本钱,可也是他最大的桎梏。凭借着皇子的身份,可以横行汴梁城,无人敢惹;可是皇子的身份,注定他无法参军,激斗金军,也无法入仕当官,只能做一个富贵闲人,过着寄生虫一般的生活。

  “赵管家!”赵朴高声喊道。

  “王爷,不知有何事?”赵磊很快出现在书房中。

  “管家,文家那个女子我很喜欢,你上门去提亲吧,我要纳她为妾!”赵朴道。

  “是!”管家点头道。心中却是暗道,看来殿下很喜欢这个女子,仅仅是一次鱼水之欢,就迷恋上了这个女子。在过去的岁月中,皇子与多位名门闺秀、青楼名妓,发生鱼水之欢,可也只是一阵子欢愉而已。新鲜过后,再去找别的女子,从未将一些女子,纳为妾室,顶多收为外室而已。可这次竟然破例了,将这位女子纳为妾室——

  纳妾不是娶妻子,不需要太多的礼仪,只需要简单的几个流程就可以了。

  ………

  在汴京,官员众多,最不缺的就是当官的。

  在城北一个偏僻的角落,坐落着一个偏僻的府邸,这个府邸的住了是户部的一位六品小官,主人家名为舒言。

  舒言,出生在余杭县一个小地主家庭,在十三岁时中秀才,才二十岁时中举人,在方圆百里也是有着才子之称。那时的他可谓是春风得意,神清气爽,可是很快好运到头了,进京赶考,落第了。然后锲而不舍的考试,想要拼一拼,搏一搏,只是连连失败,蹉跎了岁月,直到现在已经是三十岁了,还没有及第。心中的激情渐渐消散,开始安心过日子,拼着同窗的提携,熬到了户部的一个六品小吏。

  此时已经是五十岁了。

  最近的烦心事,就是庶女舒舒文绣丢了。已经报官了,可还是寥无音讯。

  “铛铛!”这时,传来一阵敲门声。

  管家赵磊走了进来道:“你就是舒言!我家主人要收你家女儿为小妾,这是聘礼!”

  “可我家女儿似乎丢了!”舒言下意识的问道。

  “正好被我家主人救了!见你女儿容貌艳丽,觉得不错,于是决定纳他为妾!”赵磊理所当然的道。

  舒言可能读书多了有些呆板,但是绝对不白痴,这时那里还不明白一切。原来女儿失踪,是被人掳走,立时间眼睛发红,怒喝道:“可恶,你这是强抢民女,老夫要到开封府去告你!”

  “告诉你,我家主人是官家的十三子,仪王殿下,你要犯混账,状告吗?”赵磊威胁道,语气有些森然,“主人对你家女儿喜欢的很,才让我来提亲,不要给脸不要脸!不然你个小小的六品小官,明天就滚蛋,到了大理寺坐牢!”

  威胁之意,显而易见,一点也不掩饰。一个六品小官,在汴梁扔下一个砖头,就砸到一大批。这样的小脚色,以王爷的尊贵,理都不必理会。

  “本官不受威胁,大不了拼上一个鱼死网破!”舒言心中在发抖,可是口中却大义凛然的喊道。

  “是吗!当官千里只为财,这些都是你这些年的污点!”赵磊手一抖,将一个账本扔了过去,冷声道:“最近,汴京不太平静,金军兵临,要到处查找金军的探子,希望你不是!”

  舒言拿起那个账本,翻看着一些书页,心中直发抖。

  在大宋,为官那个不贪财。

  这些问题可大可小,平常时刻无事,在京查时,或是一些非常时期,却是致命的。

  又一幕杨白劳与黄世仁的悲情剧在上演!

  ………

  此时,赵朴正坐在马车上,前往皇宫的路上,心中在不断的组织着语言,想着逃跑大计划。

  穿过重重宫门,赵朴终于见到了他的父亲,宋徽宗!

  “父皇!”赵朴立时开口叫道。

  “你来了!”宋徽宗漫不经心的道。

  赵朴心中凄然,在诸多皇子中,地位也有着四六九等之别。宋徽宗共有32子,其中有25位活到了成年。长子赵桓,即宋钦宗,北宋末代皇帝,母显恭皇后王氏,因为出生的早,又是正室出生,是天生的皇帝。次子,衮王赵柽,母显肃皇后郑氏,可惜古代婴儿死亡率高,挂了;第三子郓王赵楷,母懿肃贵妃王氏,最受宋徽宗喜欢,是曹植一类人物。

  第四子荆王赵楫早殇。

  第五子肃王赵枢是苦命鬼,是后来当人质的料。

  第六子景王赵杞,

  第七子济王赵栩,

  第八子益王赵棫,母贵妃刘氏

  第九子康王赵构,即宋高宗,南宋创建者,母韦贤妃………

  子女多,则爱必寡。

  可能是子女太多了,平分在每一个儿子身上的爱,必然少了很多。

  那些母亲是皇后,或是贵妃的皇子,可以子凭母贵,获得较高的地位,受到较好的宠幸。可是那些母亲身份一般的,则是处于边缘化。而赵朴母亲身份一般,只是一个卑微之人,商家之女,不受宠幸,现在更是离世,这让他处在边缘化。

  每年中秋,元宵等节日,才聚会几次,才能见到这位父亲。

  可能是母亲早逝,父爱淡薄,这让年纪轻轻的赵朴,成为了一方纨绔,祸害汴京城。

  PS:求推荐票,求收藏。前一段时间看了《精忠岳飞》,心有感触,于是开始构思,写这本书。

  暇癖很多,请多多指点出。至于书中的错别字,也请多多指出。

  本书力图写出精忠报国的精神,也试图写出历史的沧桑与厚重。

  请书友多多指点。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