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5章战局分析

第5章战局分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金贼已经兵临城下,不知父皇可有什么打算?”在闲谈了许久,扯了诸多废话之后,赵朴开始点出来意。

  刚刚说出金贼两个字,宋徽宗脸部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有些恐惧。

  “有人说要议和,有人说要一战,你说战还是和?”宋徽宗没有回答,反而是问道。

  赵朴心中一惊,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陷阱。若是说和,典型的投降派,传扬出去,名声臭到了大街上;可若是说战,也是找死,宋朝的主战派一向没有好下场,李纲悲剧了,宗泽悲剧了,岳飞悲剧了。

  “想要战,我们有资格吗?童贯统帅二十万西军,好似摧枯拉朽一般败北:京城的三十万禁军在一夕之间,尽数败北。如今守城的仅仅是不到十万的疲弱之师,想要守着偌大的汴梁,杯水车薪,很难很难。若是战,不出十天,汴梁就失守了!”赵朴哀叹的说着,这些都是事实,没有人喜欢的事实。

  可这些事实,若被宣扬出去,他铁定是名声烂大街了。

  没有人喜欢投降派,尤其是天朝上国。

  宋徽宗听着,脸上抽搐着,黯然道:“可惜呀!这些年疏于武备,不然战局岂会这样糜烂!西军乃是我朝精锐之师,平灭方腊,轻而易举,可遇到金贼为何这样废物。那些御使说,童贯不精通战阵,瞎指挥,可真的如此吗?”

  赵朴在这里为童贯鸣不平,道:“那些御使,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坐着说话屁股疼。当年童贯大人在陕西抵御西夏进攻,让西夏没奈何,那时不说童贯大人无能;童贯大人平灭方腊叛乱,那时为何不说童贯大人废物;如今与金贼对战,童贯大人失败了,就是不通战阵,瞎指挥!岂有此理。童贯大人可能是第一个败于金军的将领,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那些所谓的名将也会败在金军铁骑之下。最主要的是童贯大人是宦官,宦官与文臣是天然的死敌。童贯大人支持的,文臣坚决反对;童贯大人反对的,文臣坚决支持,而不管对错!”

  “那场大败,童贯大人负有重要责任,可是将屎盆子扣在童贯大人的头上,太缺德了!”

  在赵朴看来,童贯还是有本事的,没有本事能镇压住西军那些骄兵悍将,没有本事能平灭了方腊叛乱吗?

  童贯的西军战斗力不如后世的岳家军、韩家军,可是也可以与刘俊、刘世光之流可以媲美。只因为童贯是太监,太监一向受着鄙视,他的一些优点和功绩被无限制的缩小,抹黑;而他的缺点,污点则是被无限度的扩大化。

  于是,刘俊之流,成为了南宋中兴四将之一;而童贯则是成为了六贼之一。

  其实,金军不是纸糊的,崛起于白山黑水的女真人,战斗力极为强悍,许多的宋朝军队都吃过大亏,包括哪些所谓的中兴四将。就连是最强悍的岳飞也吃过金军的败仗。

  只是,中国人需要偶像,需要不朽的战神的,战神怎么会打败仗呢!于是,岳飞的一些经典战例被无限宣扬化,而那些败绩这时悄无声息的抹去。

  “若是金军攻城,那只能坚持十天,十天后汴梁城就破城。差距这样大!那我们只能议和,甚至是投降了!”宋徽宗的脸色有些阴沉。他是昏君,治理国家是乱七八糟,可是并不代表他傻,一旦金军攻城,可能十天破城,有些夸张,可是也坚持不了多久。

  “金军若是攻城,十天就会城破,可是金军会攻城吗?”赵朴忽然道。

  “你说金军不会攻城!”宋徽宗疑惑道,“十天就能攻下城池,为什么不攻城?”

  “十天紧锣密鼓的攻击,金军的确会攻下汴梁,可若是攻下汴梁城,金军至少要死去三万人!”赵朴笑道:“金军以女真人为核心,战斗力极为强大,有着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传言。当年辽国统治之时,一向是挑拨女真人互相残杀,或是盘剥女真人,为的就是压制女真人。而完颜阿骨打一统女真的时刻,最强不过几万。如今鼎盛时代,我猜测女真也不过十五万之众,其他多是契丹人,渤海人等杂牌军队。女真为了防备渤海人、契丹人反扑,抑制女真残余实力,至少要留下五万驻守在辽国旧地,南下进攻,不过十万之多,又兵分两路,一路进攻并州,又牵制了五万女真人。此次饮马黄河,直接指向汴梁,只有五万之多!在一些小的城池可以舍弃,可是一些战略要地,必然要重兵防御,南下之兵只有三万女真人!”

  “此次南下汴梁的金军,有着三万的女真军,四万多的渤海人,契丹人组成的杂牌军,这些组成了金军。其中女真军最为强大,每次战斗冲锋在前,所到之处,无所不破;而渤海人、契丹人组成的杂牌军,战力较次,属于炮灰,面和心不和!打顺风战时,勇往直前;一旦遭遇到了挫折,则是止步不前。”

  “女真之强,在于平原野战,而非攻城。一旦攻城,我估计着,女真军至少要有一半死在城下。这样巨大的损失,根本不是金军可以承受的!”

  “我们大宋人多财多,今天覆灭了十万禁军,明天又会有十万禁军出现,强大的后备兵员足以承受住一次次失败,一次次惨重的损失。可是女真人不行呀,满打满算就那些人,死上一个少上一个。”

  “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这是女真人的最大优势,可也是女真人最大劣势,人口太少了。一旦损失三万之多,便是伤筋动骨了,那时渤海人、契丹人也会蠢蠢欲动。所以我认为,金军不会攻城,虽然十天时间可以攻破汴梁城,可是损失太惨重了,超出了金军的承受范围。只要金军不是傻子,就不会攻城,顶多是象征性的攻击,围而不攻,一边敲诈大量的钱财,一边消耗我军战斗意志!”

  赵朴不是专职的政客,不是专职的辩论家,说出的这些有些凌乱,可也说出了大概的意思。宋徽宗听到了这里,心中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只要城不破一切都好。

  “可也不要大意。金军攻不下汴梁城,却可以把汴梁城困死!”赵朴又叹息道,“汴梁城人口有百万之众,每天需要从外界运来多少粮食蔬菜,规模必然惊人,这是汴梁致命弱点。金军不必攻城,只需要骑兵封锁住汴梁的粮道,短缺了粮食来源,围困上七八个月,足以将汴梁城困死。那时汴梁城必然物价飞涨,若是一些不法商人再趁机哄抬物价,那时形式会更加糟糕。”

  “你能有这样的见识,很了不起。”宋徽宗夸奖了一句道,“不过,你忽略了我朝的府库。据说,太宗之时,一位能臣说道,汴梁城人口众多,每天消耗之粮甚巨,又没有幽云十六州的屏障,一旦辽军南下,切断粮道,可以将汴梁困死。于是建立了府库,府库之存放的粮食足够一年食用!”宋徽宗笑道。

  宋朝一向不缺少聪明人,他们敏锐的发觉了汴梁的缺点,于是提出建立府库,储存大量的粮食。这些粮食数目巨大,足以支撑百万人口的汴梁城一年食用。一点也不怕围城,活活饿死。

  这相当于后世小日本的储备制度,小日本石油缺乏,一旦战争爆发,断去了石油来源,那就活活饿死了,于是大量储备粮食,为的就是以防万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这一点上,赵朴也是敬佩不已。只不过,再好的制度,也经受不住腐败的侵蚀。

  “父皇,不如你派人亲自去查一下,府库中粮食必然亏空巨大,被一些官吏贪墨?”赵朴叹息道。

  府库中储存的粮食可以支撑一年,可是在他看来,府库中粮食十九八九是空了,能够坚持半年就不错了。

  倒卖国库粮食,即便是在二十一世纪也是时有发生;况且是腐败横行的宋朝,铁定发生了。

  赵朴只能心中暗自祈祷,贪官有些良心,府库中粮食不要丢的太多。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