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6章“宋朝版”的论持久战

第6章“宋朝版”的论持久战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府库中,有人动了手脚!”宋徽宗脸色阴沉了起来。

  “一定会。”赵朴脸上满是恨意,杀气十足道,“武官不怕死,文官不贪财,一个小小的金国又岂能在汴梁城下耀武扬威。不是金军太厉害,而是武官太怕死,遇到金人好似兔子一般,将军比士兵跑的快,士兵比老百姓跑的快,十几万大军好似丧家之犬般被携尾追击;而文官又是贪财好色,平时间,吟唱作赋,泡妞把妹,贪墨府库钱粮是好手,生恐贪污的恰少,生恐家中的钱财不够,可到了关键时刻……哼哼!”

  “此战,我大宋面临生死危亡的局面,不是父皇的罪过,而是这些混蛋的罪!”说着,赵朴的脸色中满是悲痛,“不是父皇无能,而是群臣误了父皇!”

  说着呜咽了起来,手臂上的长袖遮住脸,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一想到所处的时代,赵朴就惶恐不已。

  早生上几十年,那时可以自由自在的过上幸福生活;若是在迟生几十年,也可以安然无恙,幸福美满。可是悲剧的成为了宋朝皇子,恰好出生在靖康年代,太悲催了。这是主角的干活吗?

  一想到金军的凶残,金兀术的可怕,他就心中惶恐不已。他不是岳飞有着万夫不当之勇,有着战力超群的岳家军,也不是秦桧甘当卖国贼而面不改色,更不是宋徽宗宋钦宗甘心当俘虏,可以承受住憋屈的生活,他只是一个过着寄生虫般生活的皇子而已。

  现在夸夸其谈,纸上谈兵尚可,可是若论到战场拼杀,他连赵括都不如;若是论道治理天下,他连当一个县令资格都没有。

  他说好听些是皇子,尊贵至极;说难听些,他就是一个寄生虫,一个吸取着劳动人民血液,剥削着民脂民膏,过着醉生梦死生活的混蛋而已。

  之前,他还借着强权践踏了一位女子的尊严,夺取了她的清白之身,可是却没有法律来惩治他。

  宋朝若还在,他依旧可以过着寄生虫般的生活;若是宋朝亡了,他失去了依靠,必然是过着悲惨至极的生活。

  失去了皇室的庇护,失去了皇室的特权,他又能干什么呢?

  种地,体质太差,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是种地的料;

  当官,以他这点浅薄的知识,能考上一个秀才就是谢天谢地了;

  经商,的确可以凭着金手指,搞一些小发明。可是失去了权势的庇护,这些小发明会成为别人觊觎的对象,那些贪官有着一百种手段将他活活整死,喊冤都没处喊。

  可以说,只要宋朝不亡,一切都好说;宋朝若是亡了,想要过着普通人的生活而不可得。

  一想到靖康之耻来了,宋朝面临着悲催的局面,赵朴就心中难受,一开始有点演戏的色彩,可是越想越伤心,越是伤心越想哭,最后哭的半边袖子都湿透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哭着哭着,赵朴才注意到,一旁的宋徽宗也哭涕了起来,神色有些悲啼。

  难道哭也会传染吗?赵朴心中道。

  “难道宋朝要亡了吗?”宋徽宗凄然道,“南朝时,陈后主唱着后*庭花,家国破灭,沦为隋朝俘虏;后来,南塘李煜,也是被我宋军所灭,沦为亡国之君。难道我也要成为陈后主,南塘李煜,那样的亡国之君吗?”

  宋徽宗不傻,反而很聪明。不聪明,能写出瘦金体吗?不聪明,能有那样精妙绝伦的画作吗?

  实际上,宋徽宗一直不傻,朝中局势,群臣心态,天下变化,他一直清清楚楚。只是清楚的知道发生的一切,并不意味着能改变什么。就像许多人也知道,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考上好大学,可是在实践中,却由于各种主观与客观的原因,计划依旧是计划,没有最后实现。

  想当初,他登基之初,也是励精图治,想要干一番事业,做一个好皇帝,可是实践中才发觉,他有些眼高手低,国事之艰难,远远的超过了写诗作画,事事不如人意。在一些列打磨之后,渐渐失去了兴趣,安然于诗画之中。而将朝中繁杂之事交给了蔡京、童贯、高俅、杨戬等人,这些人不是清官,也不是能吏,没有王安石司马光之流的才干,可是至少忠心,可以替他解决麻烦事。

  原本想着当上几年皇帝后,将皇位传出,当自在逍遥的太上皇,那时就可以尽情于山水诗画之间了,只是可惜金军南下,将这一切都打破了。

  宋徽宗知道,一个不好,他就是陈后主,南唐李煜那样的亡国之君了。

  “父亲,金军不是当年的隋军,而是蛮夷之师。陈后主、南唐李煜投降了,新朝为了安抚人心,会善待他们,用以收敛人心。可是金军不然,投降了他们就是生不如死人。父皇可记得当年吐蕃攻陷长安,那时的惨状;父皇可记得,五胡乱华时,洛阳长安被攻陷时,永嘉丧乱的场景吗?”赵朴道。

  赵佶心中一颤,他熟读历史,自然知道吐蕃攻陷长安,永嘉丧乱意味着什么。

  千年华夏,所谓的割地赔款不算耻辱,所谓的和亲议和不算耻辱,而最耻辱的莫过于国都被异族攻破。国都是一个帝国的心脏,是一个帝国的脸面所在,帝都被攻陷,对于整个民族都是致命的打击,那个时代也是整个汉人最为失落,最为黑暗的时代。

  永嘉丧乱之后,是五胡乱华,上千万汉人沦为猪狗,大规模的屠杀,河北和中原等地汉人十室九空,几千万人口变为百万。而吐蕃攻破长安,虽然后来被郭子仪收回,可是大唐最为耻辱的时期。

  “是战,还是和?”宋徽宗稳定下情绪再次问道。

  “我有六胜六败之说。一胜,我朝兵多,财税多,领土广阔,这是我朝最大的本钱。本钱深厚,即便是一败再败,也可组兵再战。我朝军队战力不如金军,训练不如金军,将领不如金军,可是在屡战屡败中,在不断的死亡与流血之下,迟早会成就精锐之师。”

  “何为强军?强军不是训练而出的,不是金钱赏赐而出的,而是在不断的死亡,不断的战斗中,不断的拼杀中淬炼而成的。当年秦国虎狼之师,吞天地灭六国,气势强劲到了极点。可是谁又知道,秦国在初期也是弱国,在与魏国的交战中,连连失去河西之地。在连连的失败中,秦国凭着着强大的韧性,再次崛起了,一统天下。现如今,我军战力不如金军,几百金军铁骑便可击溃上万的宋军,西军虽然强大,可是在金军面前,也如摧枯拉朽般败北。但不断的失败中,即便是傻子也会总结经验,弥补不足,找到敌人缺点。那时我宋军的春天就来临了,可能同等数量的宋军就与金军战成平手,甚至是完败!”

  赵朴开始讲述着,宋朝版的论持久战!

  宋朝的本钱太浑厚了,强大的GDP,强大的文化,强大的科学技术,强大的人口基数,宽阔的国土,形成强大的整合国力,即便是军事上掉渣到了极点,可是也可以一定程度上弥补这些不足。即便是屡战屡败,也可以随时随地组织起几千、上万,十几万的强大军队。可以一次次向金军进攻,活活拖住金军快速推进的步伐。

  宋朝的本钱太浑厚了,可以为一次次军事上的失利,交学费。在不断的交学费中,宋军的战力会不断回升,到达抗衡金军的资格。

  宋徽宗有些不太满意,这一切大前提就是宋军太废物了。

  “二胜,金国崛起于白山黑水之间,受着辽军的奴役,后来不堪忍受辽国的苛政,再加上雄才大略的完颜阿骨打,女真强势崛起了,十几年的时间灭亡了辽国,更是威胁着我朝,其强大的锋芒让世人震惊,骇然。在我看来,这也是金军的最大破绽。金国崛起的速度太快了,十几年的时间由一个蛮荒的部落,成为了强势的帝国,黄河以北广大土壤,尽数落在手中,靠的是强大的铁骑,犀利无双的攻击力。可是治理天下,铁骑没有一丝作用。”

  “从来只有马上打天下,却没有在马上治天下。此时金国文治人才奇缺,官吏多是原有的契丹官吏,或是汉人官吏,这些人迫于压力屈从于金军,可是心中却未必服气;而金军高层对于这些官吏也是一边怀疑,一边利用。彼此之间面和心不和。金国表面上占领着这些区域,实际上统治极为空虚,境内残余的辽军和义军此起彼伏,好似老鼠一般折腾着后方。后方不稳,注定了金军的攻击力有限!”赵朴一边说着,一边思索着。

  “而要想巩固这些区域,稳定大后方,金国至少要花去五年时间,这就为我朝留下喘息的机会。在这一段时期,金军会暂缓进攻,这时我宋朝的主要敌人是金军扶植的叛军。而这些人战斗力较差,正好是我宋军的磨刀石。这五年时间,金军会获得巩固后方的机会,而我宋军则会获得练兵的机会。那时再战,金军就要倒霉了!“

  宋徽宗眼睛一亮,道:“金国后方不稳,这的确是我宋军的胜机!”

  “三胜,这是金军乃是蛮夷建立的国家,没有忠孝礼义廉耻,也没有像我朝完备制度。若是战争时,金国内部的各种矛盾,还不太明显;可是一旦安定,那时金国内部将会掀起内斗。为了争夺皇位,那些皇子会相互拼杀;那些底层的女真族过的也很苦,而那些女真权贵却过着奢侈生活,二者必然会矛盾不休;还有女真族与契丹族,渤海人、溪人、汉人也会争斗不断。内耗不断,将会极大消耗金国的实力,也会给我军带来机会!”

  PS:看了历史书,关于靖康之耻的记载很是模糊,似乎历史学家有意识的忽略这一块。

  在相关的历史书籍中,宋朝君臣留给后人的印象无非两点:弱智与软弱。

  软弱可以理解,宋朝文人太多,文人多缺乏勇气。可是脑残就不能苟同了,身为朝廷重臣呢个,哪一个不是步步拼杀上来,勾心斗角不断,决定不脑残。他们可能不懂军事,可能犯下诸多错误,但是绝对不脑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