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7章六胜六败论

第7章六胜六败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四胜,金国崛起于辽东,根基在幽云十六州,这两地都临海。在未来十几年时间,我朝必要建立一只强大的海军,登陆这两大区域,对近百里的海域发起攻击。若是时机不到,可以对这两大区域实行扫荡,烧毁房屋,破坏田地,损害金军的战争潜力,一步步疲弱金国;若是时机得当,将会发起毁灭性打击,直接与北伐大军合力,攻陷蓟州等地。金军以骑兵取胜,我军就以海军取胜,与敌人不平衡中战斗,取得相对的优势。”

  “五胜,辽国虽然灭了,可是辽国的残部却向西域逃窜而去。若时机得当,可以联合这些辽国残部,合力围攻金国!而西夏也是联合对象,攻击金国。我大宋,辽国残部,西夏三股合力,足以让金国喝上一壶!”

  “六胜,在金国自身。金国之所以强大,在于野蛮,一旦丧失了野蛮,女真人也会如契丹人、西夏人那样快速的衰落。女真人以铁骑横行于天下,破灭辽军,更是威逼我宋朝,不愧是英雄。而随着入主中原,他们会快速的腐化,被中原的花花世界腐蚀,被那些铜臭味腐蚀掉坚强的意志,整天躺在女人身上,喝着美酒,他们又有多少战斗力!”

  说道这里,赵朴眼睛中露出赤裸裸的不屑,“可能十年,可能是二十年,那时的金军会快速的腐化。看似强大的金军,就会成为纸老虎,吹上一口气就彻底倒下!”

  金钱不是万能的,却可以搞定绝大多数问题,更是将一个个强大的帝国腐蚀,最后摧毁。

  当年宋朝建立,收复并州,抗击辽军,以步兵对抗骑兵而不输,可是在金钱的腐蚀下,现在早就成了软脚蟹;现在的金军灭辽亡宋,是何等强大,可是在百年后,被蒙古人打得流出尿来;蒙古人横行欧亚大陆,无敌于天下,可是却被小小的朱重八干倒了;后来女真人再度崛起,建立满族,灭了强大的明朝,可是三百年后八旗子弟再度变成了废物。

  再强大的军队,也经受不住金钱的腐蚀。

  这才是真正的胜利机会,只要敌人不犯错,他根本没有胜利的机会。虽然他有着六胜之论,可是真正重要的只要第一条和最后一条。

  “这是我朝胜利的六点,只要不断的将这六点扩大化,胜利必将属于我大宋。今天金军可以兵临汴梁城,威逼我军,来日我军依旧可以犁庭扫穴,强大的东北之虎必然会臣服!”

  听着这些,赵徽宗也是热血沸腾,似乎看到了未来的某一天宋军围困住金国皇室,让那些公主太后给他暖床,那些皇子皇孙给他提便壶的情形,心中不由的舒爽至极,轻笑了起来。

  “那六败是什么?”宋徽宗语气轻快道。

  赵朴道:“一败,在于士气,上到皇室,下到百姓,先是有恐辽症,后来又有恐夏症,现在又有恐金症。未打仗,心中就生出畏惧。不治好这种症状,我们汉人除了当亡国奴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二败,在于文官贪财,武官怕死,军队腐败,文化腐败,官场腐败。我朝太祖曾说过,与士人共同治理天下。可是一些士人却利用太祖的仁慈之心,贪污腐败没有底线。他们蠢得好似猪一般,他们难道不知道吗?我宋朝若是亡了,皇上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政策也会消失!”

  宋朝对士大夫最好,养士百年,可是士人除了泡妞、作诗、贪污之外,什么也没有作。北宋、南宋灭亡时,文人更多的是背叛,而不是殉国,文天祥这样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崖山浮尸十万,更多的是军民,而不是文人。宋朝对文人最宽容,最优待,但也是文人最没节操的时代。

  于是,在明朝建立时,朱元璋应用了大量的士人,可是骨子里却对文人极端的不信任。贪污银两五十两以上,剥皮充草;更是发动一次次大案,大量屠杀文人,更是建立了锦衣卫,监视文人……

  明成祖朱棣更是诛连十族,其中最后一族就是座师。

  于是,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局面彻底消失了,只是留着君王冰冷的面孔。

  文人只是无尽失落,还有缅怀宋朝那个美好的时代,却忘了文人给宋朝带来多大的创伤,其危害远超于外戚、宦官、藩镇割据,只有魏晋时代的士族门阀可以媲美。

  停顿了片刻后,赵朴道:“三败在于,我朝危机四伏,金军兵临城下,这只是一灾;二灾在于各地起义农民不断,前面有四川的王小波起义,后来又有方腊的摩尼教起义,山东的宋江起义,虽然这些起义平定了。可是那里依旧民不聊生,依旧是火药桶,可能某一个偶然事件,变乱就再起。可能不经意间一个张小波、李小波、宋小波就会出现,这才是心腹之患。金国后方不稳,其实我们的后方也是极度不稳。攘外必先安内,内部不稳,如何北伐,如何平定金国。”

  明朝就是亡在内部农民起义不断,外部清军袭击不断,与宋朝极为相似。所幸的是,宋朝有着岳飞这样的牛人,可惜明朝却没有岳飞在世,安得猛士守四方?

  “四败,在于迁都无路。唐朝时,安史之乱,唐明皇可以逃亡蜀中避难,可是我朝不行。当年我朝对蜀中政策太过严厉,那里叛乱不断,为了平叛流寇更是大屠杀。再加上太宗皇帝对蜀国国主赵昶不好,不可能迁都蜀中;而关中倒是四塞之地,可惜距离西夏太近,一旦金军从潼关袭击而来,而西夏军西面袭击,两路夹击,绝对守不住,局势会更加恶化,也不是最佳去处;而南去,迁都江南,也不是最佳去处,那里经历了方腊之乱,西军的军纪太差,杀良冒功大有人在,劫掠也不再少数,再加上花石……几乎被打残。那里有着摩尼教残部,在江南定都较难。一旦定都在那里,成功北伐的机会很渺茫。”

  不得不说,宋朝是一个悲催的时代。想要迁都,不论是成都、长安、南京都不是最好的去处,都意味着风险不小,不是得罪了那里的百姓,就是搞过大屠杀,或者是容易被攻击。

  一旦迁都,至少要花去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去巩固后方,免得出现叛军推翻朝廷,或是藩镇威逼中央。可是不迁都,意味着死路一条。

  当然最可怕的是,一旦提出迁都的意见,百分之百的沦为汉奸,或是卖国贼,被读书人的唾沫喷死。

  “五败,在于我朝不抑商。不抑商,商业发达,带来了充足的赋税,也让拜金主义盛行,金钱至上。这些大商人辅植读书人渗透到朝廷上上下下,无耻到了极点,尤其是怀州商人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将一些经过稀缺之物走私到金国。若不是这些人通敌叛国,金人何以这样猖狂!”赵朴愤恨道。

  无士不安,无农不稳,无工不强,无商不富。

  商业发达,必然带来大量的社会财富,促进社会快速发展,若是运气好甚至可以诞生资本主义萌芽。只不过商业的反噬性也极为恐怖,他们好似蛀虫一般,吸食着整个国家的血夜,然后养肥自己,断送了一个国家的国运。

  在西方,罗马与迦太基争霸地中海霸权,迦太基的整体实力都远远超过了罗马,却连战连败,即便是有汉尼拔,也无法挽回灭国的厄运。就是因为商人势力太庞大了,腐蚀了整个国家,让强大的迦太基倒下。

  在北宋,在宋人浴血抗争,抵抗金军,可是同时期的并州商人却是大肆的出口战略物资,为了那百分之二百的利润,无耻的当了卖国贼。

  在南宋,泉州商人更是无耻的出卖了宋朝皇帝。

  在明朝,山西商人,所谓的八大皇商更是向清军大肆走私,断送了明朝国运。

  “六败在于时间短。我朝只有二十年,可以利用,十年的时间层层抵抗金军入侵,不断锻造精锐之师,不断的休养生息;十年的时间北伐,将金人灭族或是臣服,击败西夏,将河西走廊和河套地区收复,将幽云十六州收复。二十年内必然要达到这个目标,不然就等着化江而治,再现南北朝的局面。二十年内,是北伐灭金平西夏的最佳时期,一旦错过了这个时期,再也不必谈论北伐。那时金国后方安定,我朝又安逸良久,那时北伐除了劳财伤民之外,什么也得不到。后人就等着成为陈朝,高唱着玉树后*庭花,当亡国奴吧!”

  赵朴说道这里心情极为失落。二十年的时间,是人生的四分之一,时间很长。可是对于复国大业而言,可能一眨眼就渡过了。宋朝百年都没有灭了辽国和西夏,想要在短短的二十年内达到,几乎不可能!

  二十年想要达到这个目标很难几乎是幻想,甚至是空想。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