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0章谁抢我衣服,我断谁手足

第10章谁抢我衣服,我断谁手足

  不论是如何不愿意,她也无力改变这一切,只能默默的忍受。

  “姑娘,沐浴更衣吧!王爷今天要纳你为妾,希望姑娘识趣些不要惹恼王爷!”这时,一个清秀的少女走了进来,一拍手十几名侍女走了进来,这些侍女或是托着银色的脸盆,或是精致的梳妆匣,或是精美的纱衣,或是奇异的香料等等。

  宋朝最不缺的就是钱,最不缺的就是排场。

  堂堂仪王殿下纳妾,自然不同于那些小门小户纳妾,要的是排场,足有排场足够大,才能不彰显皇室的威仪。况且,这是仪王殿下第一次纳妾,第一次往往具有纪念意义,自然不能草草了事。

  舒文绣没有反抗,只是麻木的接受着这些侍女的摆布,沐浴、更衣,喷洒香料,梳妆描眉等等。折腾了许久之后,才被推到洞房中,盖上红色的罩头,默默地等待着。

  这是纳妾,没有太多的礼仪,没有三媒六证,少去了许多环节。

  我的一生难道就这样吗?舒舒文绣心中一片冰凉。

  不知过了多久……

  嗒!嗒!

  在一阵脚步声中,一个男子靠近了。舒舒文绣心中不觉紧张了起来。这时,头上的红布被挑起,一个英俊的面孔出现,只是眼神中却有些疲倦。

  是他!仪王殿下,当今官家的弟弟!也是毁了她一生强行纳她为妾的坏人,也是她一生的男人。

  “王爷……”舒文绣张了张嘴,想要说一些讨好的话,可是道了嘴边什么也说不出。母亲说过,为妾要要为妾的规矩,讨好这个男人,她才有活路,不然命运会极为为悲剧。

  “最近,你好吗?”赵朴问道。他毕竟是二十一世纪的三好青年,平时间打架的事情都很少做。自然无法像这个时代的权贵那样横行无忌,却没有一丝的心理负担。

  一想到前身,欺辱这个女子,他心中就愧疚不已。这样的事情,若是发生在二十一世纪,不是十年有期徒刑,就是枪毙的料。可是在宋朝,在这个万恶的封建社会,没有人会这责他,反而会羡慕这个女子攀上了高枝,成为王爷的侍妾,荣华富贵享受不仅。

  赵朴想要说一些甜言蜜语,哄这个女子开心,可是话到了嘴边什么也说不出。在前世,他就是光棍一条,没有女朋友,也没有读过爱情三十六计,也没有看过泡妞宝典。如何讨好女孩子欢心,对他来说是一个陌生的课题。

  “多谢王爷,我过的还可以!”舒文绣道。

  “我真的很喜欢你!”赵朴深吸了一口气,没有泡妞经验,也只能尝试着应用,“那次在街上,遇到你我就喜欢上了你,想要娶你为妻。可是我真的害怕,我配不上你。我除了出生好,贵为王爷之外,什么也没有。我没有苏学士那样的文采,也没有柳三变那样风流倜傥,没有太多优秀之处可以吸引你。我惶恐极了,担心你离开我,被别的男子得到你。”

  “那时我想要向你提亲,可是一想到我的身份,就有种身不由己的感觉。王爷给我带来了富贵荣耀,可也极大的束缚着我,我的亲事不由我。你注定难以成为我的妻子,只能成为妾。”

  “而你这样冰清玉洁的女子,成为侍妾,这必然是你难以接受的。于是我只好采取非常手段……”

  “虽然你只是妾,但是我会对你好的。你还记的当年的绿珠吗?当年有人向石崇讨要绿珠,石崇拒绝将爱妾送人,后来因为绿珠之故,石崇被杀,可是石崇至死也不悔。因为他知道,财富虽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爱情故,两者皆可抛!”

  “我会对你好的,就像石崇对绿珠那样好,我愿意做你的守护神,一生守护着你,没有人可以从我身边夺走你,即便是夺走我的生命也不可以!”

  说着,说着,开始还有些言不由衷,可是渐渐的却是越发的坚定了起来。

  贫贱辨忠义,离乱识爱情。

  靖康之耻,不久将要发生了。

  虽然穿越前,赵朴的历史知识很是掉渣,可是也知道,这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悲惨的一幕,而最悲惨的是这些女子。

  根据《开封府状》记载,北宋妃嫔83人,王妃24人,帝姬、公主22人,嫔御98人,王妾28人,宗姬52人,御女78人,近支宗姬195人,族姬1241人,宫女479人,采女604人,宗妇2,091人,族妇2,007人,歌女1,314人,贵戚、官民女3,319人,共记11,635人被以不同的价格抵押折价统计。

  据《南征录汇》记载,落入金兵之手的北宋女性无论等级都沦为了女真人的**隶,身心都受尽凌辱。她们被迫更换舞衣,给金军将领劝酒,稍有反抗就被当场斩首。1127年二月七日晚,3名女性被斩首示众;1人因不堪侮辱,用箭头刺穿喉咙自杀;另有3名贡女拒不受辱,被金兵用铁竿捅伤,扔在营寨前,血流三日方才死去。斡离不指着这3名女子的尸体警告王妃、帝姬要以此为鉴,否则同样下场。他们还强令福金帝姬安慰、说服刚到的人梳妆打扮、更换舞衣,供金军将领享乐。不久,保福、仁福、贤福3名帝姬和2名皇子妃被折磨而死。在金军将领强迫宋徽宗参加的宴会上,斡离不向宋徽宗提出把富金帝姬嫁给设也马(真珠大王),遭到宋徽宗“一女不事二夫”的拒绝。粘罕不胜恼怒,竟下令在场的金军将领每人拉走两名女子,任意发泄。为了满足金军将领们的**,斡离不甚至下达了“元有孕者,听医官下胎”的命令。

  这些女性在途中受尽屈辱和折磨后,最终到达上京。她们被强行遣送到洗衣院、御寨或分给金军将领,有的甚至沦落为娼。金朝统治者不仅自己享用这些战利品,还把她们赐给南宋出使金朝的大臣以示侮辱。天会六年(1128)正月,南宋使者王伦等出使云中,被金国扣押,粘罕赏赐王伦内夫人及宗女四人,甚至还赏赐随行使者朱绩一位宗室女。朱绩因不接受赏赐,竟被粘罕处死。

  天会六年八月二十四日,北宋宫廷的后妃及宗室女性们经历了她们北迁以后最耻辱的一幕。作为战俘,金朝皇帝命令宋徽宗、宋钦宗、两位皇后、皇子和宗室妇女改换金人服饰,拜谒金人的祖庙。史载“后妃等入宫,赐沐有顷,宣郑、朱二后归第。已,易胡服出,妇女近千人赐禁近,犹肉袒。韦、邢二后以下三百人留洗衣院”。发送前,金国统治者再次命令20名医官对暂不发送的94名宫眷“孕者下胎,病者调治,以备选进”。

  若是没有意外,这位舒文绣也会成为她们中的一员,在异国渡过苦难而悲剧的一生。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谁抢我的衣服,我就断谁的手足!”赵朴恶狠狠的道。

  爱江山更爱美人,没有美人点缀的江山,也会少却几分美丽。他不是那个便宜老爹宋徽宗,也不是那个便宜哥哥宋钦宗,要做就做那个颁布杀胡令的武悼天王冉闵。

  宁可物极必反而死,不抱残守缺而生。

  “殿下,你怎么了!”听着这些甜蜜的话语,还有那恶狠狠的语气,舒舒文绣原本彷徨的心情安定了下来,对这个皇子的坏印象也是渐渐减轻,不再是那样的讨厌。尤其是那句,财富虽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爱情故,两者皆可抛!深深震撼着她的心灵。

  “只是有些伤感而已!今天,你留下陪我吧,我会对你好的。若是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赵朴柔声道,说着手掌下意识的握住了舒文绣那娇美的双手。

  “殿下……”舒文绣脸色羞红,想要说什么,可是却呐呐的说不出,只是道:“你说得都是真的吗?不是哄骗我,哄我开心!”

  “我这都是真心的,真心的喜欢你!”赵朴坚定的道,说着举起手掌,发誓道:“赵氏列祖列宗在上,我赵朴今天说的都是真的,若是有违此誓言,必万箭穿心而亡,必然死于非命……”

  “你不要说了,我相信你!”舒文绣道。

  “那我们睡吧!”

  “嗯!”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女子都很纯,心中没有太多的杂念,赵朴仅仅是散乱的爱情表达,就彻底征服了这个女子的心神。

  赵朴紧紧地抱住了舒文绣,如饥似渴地亲吻她的烈焰红唇。赵朴觉得舒文绣的丁香小舌尖滑细腻的,整个嘴唇也都是甜滋滋的,从她口中呼出来的每一股气息都是那样的清香怡人。

  赵朴很自然地由紧紧地,变为轻轻地抱住了舒文绣,那只不安分的右手,也轻轻地隔着衣服轻抚那光滑细嫩的后背。不一会儿,赵朴又把手伸进了舒文绣的内衣里面,开始轻柔慢搓起那对傲人的双峰。

  此时此刻赵朴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和,尽管自己欲火高涨,但是他的内心其实还是相当平和的,他觉得自己应该贴近舒文绣,贴近她的内心,贴近她的一切!赵朴轻揉慢搓的手慢慢地加大了力道,他索性三下五除二地褪去了舒文绣的内衣,让这具性感迷人只有梦中才能够依稀见到的身子一丝不挂地呈现自己在自己面前!

  赵朴静静地看着眼前一丝不挂的舒文绣,就像是在欣赏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那样,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掌轻轻地抚摩着舒文绣那娇嫩绯红的脸庞。舒文绣害羞似地低下了头,轻轻呻吟了一声,身体更加绵软地倒在了赵朴的怀抱里面,她微闭着双眼,似乎正在享受着这让人心动的柔情时刻。

  望着眼前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的画面场景,赵朴忍不住用那粗大的双手在舒文绣身上游走,时轻时重的手指不停地在舒文绣的身体上面兴风作浪。如遭电击般的肌肤被刺激的快感,让舒文绣忍不住发出阵阵消魂无比的声音,赵朴的双眼贪婪地望着眼前的一对玉峰,张开嘴轻舔着那已经肿胀的乳珠,紧接着胯下的长枪也不甘寂寞地长枪出鞘。

  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PS:时间紧张,更新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