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1章晋之永嘉,宋之靖康

第11章晋之永嘉,宋之靖康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不是第一次,却是最有纪念意义的一次。

  在缠绵的情爱中,赵朴忘却了很多,忘却了前世的烦恼,也忘却了靖康之耻的苦难,也忘却了这些天的苦恼。在情爱的缠绵中,赵朴忽然明白了纣王为何会那样迷恋妲己,唐明皇为何会为杨贵妃舍弃江山。

  因为越是心灵坚强的男子,内心越是孤寂,越是需要安慰,而美丽的女人可以淡忘人生的痛苦,麻醉自我,获得暂时的快乐。

  在激情之中,赵朴狂野猛烈地抽送撞击,平素端庄冷艳的舒文绣则柔媚地纵体逢迎,那羞红如火的脸蛋一时之间变得苍白如雪,娇啼狂喘的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痴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呻吟。

  也不知道赵朴和舒文绣他们两个人翻云覆雨地疯狂交欢了多久,只见最后舒文绣的一双明眸善睐半睁半闭,桃腮上面娇羞的红晕和男欢女爱之后的红韵,令艳如桃李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好一幅诱人的欲海春情图。

  情爱之后,舒文绣如同一朵热烈绽放的玫瑰花般瘫软在赵朴的身下,她半眯着一双媚眼,犹如丝绸般粉嫩娇滑的雪白肌肤上面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香汗,圆润的双肩和平滑的小腹都在轻微地颤抖。舒文绣轻轻地娇喘着,嘴里面吐露出来的热气芳香宜人,仿佛是在和舒文绣那娇柔妩媚的脸蛋争奇斗艳一样。

  两个人最后相拥着沉沉睡去,但是当第二天早上赵朴从睡梦之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枕边的舒文绣不见了。赵朴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心情慌乱了起来,发疯似地找这,没有得到自然无所谓失去,可是得到之后,再度失去,却是痛苦难挡。

  “她走了吗?”赵朴有种心痛的感觉。

  这时,脚步声传来,一个女子穿着锦绣衣裙走了进来,手中端着托盘,上面摆着银耳汤,点心等,正是舒文绣。

  “你去那里了?”赵朴心中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走了呢?”可是说完这些话,赵朴才发觉很傻,舒文绣已经是他的妾室,除了在这里,又能去哪里呢?

  被靖康之耻的阴影笼罩着,他有些神经过敏。

  “王爷,宠爱我,但是妾身也不能不识好歹,自然是去为王爷准备饭食!”舒文绣道。说着脸色有些发红,昨天折腾的太厉害了,她也有些疲惫,今天起床有些迟了。这些早餐,根本不是她做到,而是那个贴身侍女做的,她仅仅是端过来而已。”

  “你有心了!”

  “那妾身服侍王爷更衣!”舒文绣道。

  赵朴想要说不用了,我自己也能穿上衣服,可最后还是开口道:“有劳了!”大家族有着相应的规矩,不要轻易破坏规矩,不然会受到了反噬。舒文秀身为妾室,就应遵守妾室的规矩,若是他因为偏爱,而废除这些规矩,会让舒文秀遭到府内上下鄙视。

  舒文秀放下托盘,服侍着赵朴穿衣,只是皇室穿着极为复杂,舒文秀又是初次服侍人,在慌乱中,半天也没有穿好衣服。

  “夫人,还是我来吧!”这时一个清秀的少女走了进来,身体有些稚嫩,可是眼睛却是带着成熟,两种矛盾的感觉集合在一起。这个少女今天十八岁,名为瑞雪,大赵朴三岁,当年是娘亲的贴身侍女,在娘亲死后跟随着他,是她的主要助手,负责内院的一切。可以说赵官家主外,而瑞雪主内。

  瑞雪的动作很是麻利,繁杂的袍服、装饰等,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彻底的穿戴整齐。

  看着桌子上,琳琅满目,花样百出的盘盘碟碟,赵朴再度心中呐喊,太浪费了,太奢侈了。

  此刻,金军兵临城下,粮食奇缺,城内物价飞涨。百姓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可是身为王爷,赵朴的生活质量却没有一丝下降。饭食依旧,奢侈豪华。

  万恶的封建社会!

  而此时瑞雪、舒文秀则是站立在两边,看着他吃饭。她们一个是妾室,一个是婢女,都没有资格与主人同桌吃饭。这让赵朴感到极度不自在,不由开口道:“你们也坐下吃吧!”

  “王爷,这不能坏了规矩!”瑞雪脸色冰冷道。

  “可是……”赵朴想要说出一些理由,可是话到了嘴边还是停下了。这是万恶的封建社会,难道要宣讲人人平等的思想吗?他若是说出这些,只会被认为脑袋不正常。

  “你们也不容易!”最后赵朴还是说出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这里没有外人,不必讲究太多。礼之用和为贵,我只是看你的神色有些憔悴而已,不想让你太劳累而已!”

  “多谢王爷,但是礼不可废!”瑞雪依旧坚持道。

  赵朴不在坚持了,而是加快速度吃饭,这样免去两人站的时间太长,腿脚发麻。只要他先吃完饭,她们才有资格吃。

  ……

  吃完饭后,赵朴问道:“瑞雪,最近米价,肉价物价如何?

  “涨价很快,米价几乎是上涨了八倍倍多,而肉价几乎是涨了十倍倍。一些有门路,家境殷实的人家还可以面前支持,可是一些家境差的几乎是困难至极!”瑞雪道,脸上带着忧色,“王爷,最好缩减开支,不然王府的生计将变得极为艰难!”

  “你看着办吧!”赵朴点点头,“如今朝廷面临危局,蛮夷兵临城下,内外交困,而我身为王爷应给与军民同甘共苦,而我的膳食也太奢侈了,从今天起,节省伙食!”

  心中不由想到,啃着干馒头,喝着白开水,这也是好待遇了。若是不幸靖康之耻上演,那个便宜老爹,悲剧大哥,大概连啃着干馒头,喝着白开水的待遇也没有了吧!很可能是馊饭。

  “王爷倒是不必过的那样艰辛。只要是各路援军达到,金贼必然退去!府内存储的粮食,足够支撑三个月,只可惜没有城门闭塞,新鲜的蔬菜,无法进来!”瑞雪道。

  在她看来,这只是另一场檀渊之盟,只要是赔上一些岁币,金军自然会退去。

  “我朝强干弱枝,中央军马强大,而各个州府的军队相对弱小。这让我朝可以有效的防范藩镇割据,可是也留下了致命的隐患。比如现在,根本无勤王之师,有的只是弱旅而已。平时镇压一些流寇,还可以。可是一旦遇到虎狼一般的金军,很快就会放羊!“赵朴忧患道,“所幸,金军此刻还没有攻下太原,只要太原不失,金军就难以形成东西夹击之势,汴梁城就破不了。”

  “勤王之师,也太弱了。想要击退金军,几乎是不可能的,也只是帮助守城而已,保证汴梁城不丢失而已。而一旦勤王之师来了,人口变多,粮食消耗也增大,又是麻烦事情!”

  这几乎是一个死结。盼着勤王之师来临,这样就可以守住汴梁城了;可是这些勤王之师战斗力太逊色了,守城还可以,想要击退金军,做梦吧!击不退金军,无法从外面转运进粮食,又是大问题。反而会随着援军人数的增加,粮食消耗也会加剧。

  城内上百万人,再加上几十万援军,这每天需要多大的粮食消耗呀!一天,两天还可以忍受,可是围困上五六个月,一年半载,那就会被活活困死。

  “弄不好又是一个永嘉丧乱!”最后,赵朴悲观的道,“收拾一下东西,最好还是快些离开汴梁这个是非之地吧!一旦城破,我们男人还好说,大不了脑袋搬家,你们女人就遭殃了!”

  “八王之乱”之时。幽州刺史王浚引进段氏鲜卑来对付成都王司马颖。鲜卑乘机大掠中原,抢劫了无数财富,还掳掠了数万名汉族少女。回师途中一路上大肆奸*淫,同时把这些汉族少女充作军粮,宰杀烹食。走到河北易水时,吃得只剩下八千名少女了。王浚发现后,要鲜卑留下这八千名少女。鲜卑一时吃不掉,又不想放掉。于是将八千名少女全部淹死于易水,易水为之断流。

  “后赵开国皇帝石勒(羯族)公然明定胡人劫掠汉族士人免罚,胡人有所需,可以任意索取一般汉人的东西。同时又忌讳汉人称游牧民族作胡人,而称‘国人’。”

  石虎发男女十六万,运土筑华林苑及长墙于邺北。时逢暴雨,漳水水涨,死者数万人;石虎已有多处宫殿,还不满足,又驱汉丁四十余万营洛阳、长安二宫,造成尸积原野;修林苑甲兵,五十万人造甲,十七万人造船,死亡超过三分之二;夺汉女五万入**肆意变态凌杀污辱之行,其间由于负妇义夫的反抗,死者不计其数;从长安——到洛阳——再到邺城,成汉的使者见到沿途树上挂满上吊自杀的人,城墙上挂满汉人人头,尸骨则被做成“尸观”,恐吓世人,数万反抗将士的尸体被弃之荒野喂兽;血腥屠杀和残酷的民族压迫,北方汉人锐减至六七百万,造成赤地千里的景象;人口的大量减少,土地的大量荒芜,傍之虎狼等野兽成群出现繁殖。

  “石虎将邯郸(一说临漳以南)以南中原地区,数万平方公里土地划为其狩猎围场,规定汉人不得向野兽投一块石子,否则即是“犯兽”,将处以死罪,被杀或被野兽吃掉的人不计其数,汉人的地位竟连野兽都不如。”

  “太子石邃比他爹石虎还要令人发指。如果说石虎是残暴荒淫的话,这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只能以变态来解释。在自己府上闲着无聊的时候就带着刀乱窜,碰到自己的侍女就把她的头砍下来,擦干净血放到盘子里面做成工艺品和部下观赏。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恶魔竟然笃信佛教,他命令他所掳掠的汉族女子做尼姑,碰到漂亮的就先和她交配,然后就把这个倒霉的尼姑身上的肉割下来和牛羊肉混着煮,还把这种食品赏赐给部将吃,让他们猜测是什么原料做的。”

  “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

  说道这里,赵朴说不下去了。一旁的舒文秀脸色苍白,面无血色,最后身子一弯,再也顾及什么淑女风度,嘴一张早上吃下的饭食,全部吐了出来。而一向镇定自若的瑞雪,忍了许久,最后也是吐出来。

  赵朴一皱眉,看来以后不能讲恐怖故事了,不然会吓坏女生的。

  过了许久,舒文秀,瑞雪才缓过劲来。

  “不会是真的吧!那群蛮夷竟然吃人,竟然那样淫*乱无耻!”瑞雪惊恐道。由此及彼,五代那些蛮夷那样凶残,现在兵临城下的金贼又能好到那里去!一想到那种恐怖的场景,心中就恐怖不已。

  “蛮夷不野蛮,还叫蛮夷吗?蛮夷吃人,杀人,奸杀女人,太过了。最后引得武悼天王颁布杀胡令,驱除蛮夷,诛杀胡人,才得以保全汉家血脉!”赵朴道,“我朝士人总是怀念隋唐的强盛,四夷臣服,却不知隋唐强盛是有代价的。五胡乱华的血耻,永嘉丧乱的困难,让隋文帝、隋炀帝,乃至是后世的唐朝诸多皇帝,都警惕异族,唯恐永嘉丧乱的惨剧再度上演,这才有了开皇之治、贞观之治,开元盛世。盛世源于血耻!”

  “而到了我朝,读书人早已忘却了永嘉丧乱的惨剧,在歌舞升平中,丢失了汉家血性,于是先是屈辱于辽,后丧权于西夏,如今辱国于金!”

  “那若是城破……”舒文秀紧张的,又些磕巴,“会不会真的那样?”

  很显然,石勒石虎的残暴,吓坏了这个文静的少女。

  “这倒是不会。我朝缺的是勇武,粮食,钱币却不缺。我朝奉行,金钱搞定的问题,都不叫问题;能用粮食收买异族止战,就绝不会妄自送了百姓性命!”

  赵朴道:“我朝别的不多,就是钱多、粮食多。那些钱币,足够金人花;那些粮食,足够金人吃,不会出现人吃人现象的!”

  PS:王羲之的《丧乱帖》,讲述的那段悲催岁月。五胡乱华,人类永恒的痛苦。比起五胡乱华那时才惨烈局面,德国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南京大屠杀等相比,逊色了许多,大概只有后来欧洲人入侵美洲,导致四亿多印第安人消失可以媲美。

  珍爱和平,和平万岁!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