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19章殿上口舌之战

第19章殿上口舌之战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让我上殿!”赵朴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微微吃惊。

  宋朝养王爷,好似养猪一般,给予丰厚的俸禄,优越的生活,可是却不给予参政权。电视剧上,八贤王说话一言九鼎,左右着朝局的走向。可现实中,宋朝的亲王只是寄生虫,除了寄生之外,没有什么用途。唯一的用途大概就是皇帝挂了,又没有儿子,最后当替补。

  大宋的政策太宽容了,身为皇室子弟,只要是不造反,可以活得极为滋润,可以跟大臣斗嘴,可以大声咆哮,总之皇室子弟是有特权的,不惧任何人。身为大宋亲王,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不会上朝的,也懒得上朝,只有在关系王爷的一些俸禄,或是封地,或是封号等问题上才会上朝。然后就是在朝堂上大肆咆哮一番,比嗓门大。

  “上殿就上殿,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赵朴毫不在意的道。

  ……

  第一次走上大殿,赵朴眼角余光扫视着四周,眼睛中闪现出了玩味。

  在后世,开封已经大大不同于宋朝的开封了,建筑格局发生了,许多的宫殿早已经损毁,留下的只是残骸,显示着曾经的辉煌。而此刻,却是真实的见到了大宋的皇宫。

  议事在讲武殿,大殿内的灯光比较明亮,少却了北京故宫的那种豪华、奢侈、威严,更多的是平民化、简单化。在大殿两旁分别站立着两排人,赵朴绝大多数都不认识,只认识几个,那几个正是皇室成员。

  认识的人很少,只是跟那些皇室成员打人一些招呼,就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很快,宋钦宗上殿了。各个大臣纷纷上奏疏,说着一些事情,多数都是围绕着这场战争。

  “官家,如今金军兵临城下,断去了外界的联系,粮草无法转运进来,米价、菜价、肉价等等都是急速上涨,超过平日间五倍。请官家颁下旨意,平抑物价。”这时,一个户部的官员开口道

  “物价必须平抑,只是具体如何,可有章程!”

  “官家,微臣已经送上折子,三天有余,可还是没有回信!”户部官员道。

  “三省官员,必要尽兴,各位相公也要快些制出章程!“宋钦宗说着体面话。

  六位丞相连忙请罪。

  接着,又是兵器配置,军队编制调整等等,可谓事情极为繁杂。赵朴一开始听着,还有些兴趣,可是渐渐的腿有些发麻,眼神有些发困,不自觉的打起了盹,陷入迷迷糊糊中。

  “陛下,微臣要弹劾仪王越过祖制,编练新军!”这时,一个仿若是闷雷般的声音响动了。

  赵朴身子不由的微微打颤,睡意顿时散去了七七八八,抬起头看着这个弹劾的人。从服饰上看,是一个御使,只是年纪也太大了,至少五十岁了,此刻正如同老虎一般的吼叫着。

  “陛下,仪王殿下,为人无用兵之才,却妄自编练新军,臣怀疑仪王有不轨之心,妄图谋反!”有一个御使道。

  “昔日,赵括纸上谈兵,丧权辱国;如今,仪王殿下妄论军事,必现兵败之耻!”

  “新军,靡费甚多,不必编练,只会让某些人兴风作浪!”

  一个个大臣,你一言我一语,立时开始口喷唾沫,疯狂的攻击赵朴,一个个似是而非的理由涌动而出,似乎在片刻间他成为了三观不正,思想阴暗,大宋的败类。

  似乎不将他砍了,大宋就会灭亡;似乎不将他骂上几句恶,就显得缺乏正义感。

  风言奏事,在大宋成为了文人的传统,也是文人攻击政敌最强手段之一。控告某某官员,不需要充分的理由,只要是大街上的风言风语,就可以成为呈堂证供,成为判罪的最佳手段。

  在风言奏事之下,许多的官员吃了亏,最后悲剧的致仕,或是贬官。而即便是所告不实,最后也不过是警告处分,或是由中央官员变为地方官员而已。可以说风言奏事,成本很低,风险很小,收益却是很大。

  而在风言奏事之下,岳飞以莫须有的罪名,死在了风波亭,成就了中国历史上最大悲剧。

  不过,赵朴没有急着反驳,赤膊上阵是最傻的手段,也是最无奈的手段,自然会替他说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荒唐,仪王殿下贵为亲王,万金之躯,本可以安逸生活,可是为了我大宋江山,不惜招募新军,为国出力,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怎么到了章御使口中,成了乱臣贼子!”这时,前排的一个大佬开口道。

  “白时中,你这个奸臣。你这是误国!一个娇生惯养的王爷,如何领兵,不是赵括是谁?”

  “仪王殿下,仅仅新军不足千人,即便是练废了,也务关大局。而赵括统军四十万,全数覆灭,差些让赵国灭亡,两者岂能等同!”这时,一个英俊潇洒的中年男子开口道。

  美男子呀!赵朴心中暗叹道。这货正是极品美男子,少女少妇的杀手,勾勾手,绝对有大批的女子投怀入抱。不由低声向一旁问道:“他是谁?”

  “他是太宰李邦彦。”

  “靠!”赵朴心中大骂道。这货长得这样俊,可为何偏偏是卖国贼。

  “张大人难道忘记了五代之祸吗?”

  很快,围绕着这个话题,朝堂上分为两派,剧烈的争吵起来。一派是李纲为主的主战派,一方是白时中、李邦彦等投降派。只是朝堂之上,显然投降派的数量和质量上,都是明显的略高一筹。凭借着强大的数量辗压,李纲一派大肆退让,辩论中有些支撑不住。

  只是令赵朴有些吃惊的是,力挺他的竟然是白时中、李邦彦、张邦昌之流,也就是大宋的投降派。而那些要将他化为乱臣贼子,要诛杀的竟然是李纲一派。

  赵朴心中不由的嘀咕,我为何这样的招投降派喜欢,难道我天生就是投降派的长相吗?投降派看着我顺眼,力挺我。

  可是双方辩论着有些跑题,有新军的问题转移到了和约的问题上。

  “金军兵临城下,兴建的新军,又岂能挽回局面,不如尽量的收敛军队,凝聚为一股,合力击退金军,这才是正道!”

  “金军强大,比当年澶渊之盟时的辽军,强大了不知多少倍,岂能是所说击退就能够击退的!为今之计,只有以议和为筹码,拖延时间,等待勤王之师这才是王道。”

  “读书人要有骨气,我堂堂华夏岂能向蛮夷禽兽屈膝,签订城下之盟!如何让我们去见列祖列宗!昔日,石敬瑭丢了幽云十六州,如今我朝若是丢了河北河东之地,又与他们有什么区别!”

  “能战,谁又愿意议和?若是我朝兵强马壮,又岂会向蛮夷议和,答应那样屈辱的条约。可实际上,我朝虚弱不堪,面对金军一触即溃,几十万禁军快速奔溃,死的死,逃的逃。我朝军队太弱小了,只能屈辱签订合约。以屈辱的合约换取休养生息的机会,然后才能北伐金军!”李邦彦道。

  李纲此刻愤然站出,神色刚硬的道:“议和,这让我朝蒙尘,天子蒙尘,百年之后,史书会如何评价我们?这是千古骂名!”

  赵朴心中已经了然,投降派的理由是,打不过只好议和,以苛刻的条约获取休养生息的机会;而抗战派的理由是,签订城下之盟,丢不起人,丢人丢到了祖坟里!

  投降派的理由是合理的,只是因为妥协没底线,最后遗臭万年;抗战派的理由也是合理的,只是没实力还不服软,注定是悲剧的。

  两个党派之间,争斗不断,拼杀不断,完全忘记了金军兵临城下,再加上一个时和时战的宋钦宗,可以说将彼此的矛盾加剧化。生死攸关的时刻,还拼斗不断,太悲剧了!

  赵朴失望到了极点,不在理会双方的争论,似乎一个局外人,不断的走着神。

  “不要吵了,堂堂朝廷重臣,岂能向泼妇一样争吵!”这时,宋钦宗一拍桌子,厉声喝道。

  “臣等有罪!”满朝臣子连绵跪下请罪,一副罪该万死,忏悔的样子,只是心中有几分悔意谁又知道。

  “皇弟,不知有何话说?”宋钦宗压下心中的怒火,向赵朴问道。

  “臣弟有罪呀!”赵朴立时跪在地上,袖子一抹,眼睛中流出了泪水(有生姜作弊能不流泪吗!),“臣弟本是一介纨绔子弟,斗鸡遛狗,一无是处。然则金贼兵临城下,侵占我国土,辱我百姓,践踏我祖坟,奇耻大辱呀!前古未有的奇耻大辱呀!臣弟不才,愿意效仿班超,征伐异族,卫我江山,即便是百死也不悔。可是朝中大臣竟然说臣弟有不臣之心,我冤枉呀!请皇兄撤销臣弟编练新军之责,另派人手,以免嫌疑。臣弟愿意手持长矛,成为一个小卒,征战沙场,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呜呜……”

  说道这里,赵朴跪伏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爱哭的孩子才有奶吃,会说委屈的才受人同情。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