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1章金营为质

第21章金营为质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短暂的惊慌之后,赵朴心中镇定了下来。去金营为人质,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当年的康王赵构也到了金营为人质,最后也不是跑出来了吗?最后还成为了的南宋的开国皇帝。若不是在杀岳飞上留下巨大污点,说不定又是一代明君。

  况且最坏的结局不过是一死而已。他已经死过一次的,再死上一次也没有什么畏惧的。说必定还能青史留名呢?

  后人会写到:“辽国被金君灭亡时,殉节者有几十;,而宋朝灭亡时,死节者仅有李若水、礼仪王赵朴两人而已。可叹啊!可惜啊!可怜,赵宋养士百年,更是言,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然国之将亡,士大夫多是贪生怕死,苟且无耻之徒。”

  而死后算是名扬千古,也不算白白穿越上一回。

  ……

  “殿下,皇子皇孙几十个,为何偏偏是殿下你呢?”这时,瑞雪哭了起来。美女哭了起来,总是惹人怜爱。

  “皇子皇孙虽然多,可尽数是贪生怕死之徒,只有我还有些本事。我不去,谁去呀!”赵朴满不在乎的道,“孔曰取义,孟曰成仁,我身为皇子不能光说不练,该让我出汗时,就要出汗;该要流血时,也要流血。死亡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脑袋掉了不过是碗大的疤,再过十八年,依旧是男子汉!”

  “金军乃是蛮夷,最无礼义廉耻,此次殿下去金军营寨,好似羊入虎口,九死一生。殿下能否让别人替代?”舒文秀没有哭出来,可心中也是堵得荒。

  “放心吧!那些只是蛮夷。蛮夷可能不讲究礼义廉耻,可是绝对不傻。只要我汴梁城不破,我就是安全无忧;可若是汴梁城陷落了,那一切皆休!”赵朴道,“此次前往金军营寨,生死未卜,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我倒是有些担心你们。若是我还在,顾忌着我这个王爷的身份,没有人会难为你们;可如今去金军营寨,你们失去了依靠,有人会难为你们!”

  “我原本打算让皇兄照顾你们,可是一想还是算了吧!皇兄也不容易,最近忙着国事,早已经焦头烂额,根本没有闲心在乎这些小事情。”

  赵朴道,“若是我预料不错,不久之后,西军一些精锐的金军来汴梁,那时兵马必然充足。虽然无力击退金军,可是金军也无力攻破汴梁,那时就会出现相持阶段。那时金军敲诈上一笔钱之后,就会退去。那时你们收拾一些金银细软,快快逃亡,向南方,最好是余杭。不对,余杭也不安全,应该是泉州,实在不行。要有往海上逃窜的准备!”

  “总之快点逃走吧。安全第一,我到金军营寨受辱,已经够悲剧了,可不想你们也被金军俘虏,金军可不是君子,不会优待女子!”

  此时的大宋,风雨飘零,不久之后金军就会退去。但是很快,金军就会第二次围攻,那时金军准备更加充分,而宋朝内部党争会更加厉害,那时汴梁会沦陷。接着,在十年的时间内,金军将会保持着强势的攻击,宋朝从黄河到长江,从汴梁到江南,没有一处安生之地,到处是烽火,到处是战争。

  直到汴梁沦陷十五年后,一位将军打败金军,那时才遏制住金军进攻的趋势,金宋走向对峙。

  在这十五年的时间,长江以北广大区域,遭受战火,田地大量荒芜,战争、瘟疫,饥饿、匪患等,使人口锐减,北方十室九空,几千万人口锐减道几百万。

  “殿下,一路上小心,金人杀人不眨眼,不要激怒金军!”瑞雪嘱咐道。

  “放心吧,鸡蛋碰石头的!”赵朴道。

  “殿下……”瑞雪还想要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呜呜的哭了起来。

  “不要哭!”赵朴抱着这个从小跟随是侍女,安慰道:“司马迁说过,人固有一死,或是重于泰山,或是轻于鸿毛,为国为民而死,就是重于泰山。况且我也未必死的了,可能几年后就回来了!”

  “殿下,我要把自己交给你……”瑞雪羞涩的道。

  “算了吧!我本是倒霉的人,还是不要再牵扯你了!”听到小美女要献身,赵朴心中不是喜悦,而是淡淡的无奈。在这生死关头,爱情是多么奢侈呀!可能今天刚刚洞房,明天女人就守寡了;可能今天刚刚鱼水之欢,明天就被金贼给糟蹋了。

  “文绣,我有些对不起你。本来你一个大小姐,快快乐乐生活,可是遭遇到了我,被我强行索要。如今我到了金军营寨,更是生死未卜,这太对不起你了!”一想到前身做得荒唐事情,赵朴就有些头疼。

  前身真是吃饱了撑着,为何要干这些缺德带冒烟的事情。

  “殿下,我……”舒文秀想要说什么,可是最后也没有说出来,只是眼睛发红,眼泪在眼圈中打转。

  看着两个女人委屈的样子,赵朴心中急速起伏,再也看不下去了,扭头进入书房中,开始收拾一些行礼。行礼很简单,一把燧发枪,还有一些备用的零件,一把匕首,还有千里眼,还带上一件貂皮大衣。

  燧发枪随身携带,为得是防身,在关键时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上一个。而匕首别在了裤腿上,可是立刻发觉有些不方便,干脆穿上了靴子,别在了靴子上。只是这个时代的靴子质量不太好,远远比不上后世,穿在脚上有些咯脚。可是也只好勉强使用了。

  在鹿鼎记中,功夫属于废渣的韦小宝,就是靠着靴子中的匕首一次次逃命,在九死一生中博取了一线生机。为了活着,即便是咯脚也只好忍受了。

  千里眼用处极大,自然要带上了。

  而貂皮大衣带上是为了防寒,毕竟是弱国的人质。弱国的人质是没有人权的,别到了最后,冻成感冒,最后挂了,那就悲剧了。

  收拾着东西,赵朴查看着还缺少什么,似乎都带齐了,可是直觉却觉得似乎少了什么。

  “到底是少了什么呢?”赵朴来回走动着,思索不断,“对了,少带了粮食。麻痹的,金军这般孙子可不是东西,别把老子饿死!”

  实际上,金军的确不是东西。汴梁城破后,宋徽宗、宋钦宗、皇室成员、王公大臣、居民等都俘虏而去,人数近十万之多。一路之上,饿死了一大半。据说饿死的皇子皇孙数量还不少。

  他这次出使金军,必然受到各种刁难,要做好挨饿的心理准备。别最后饿死,他可不想做叶铭深,活活的饿死在印度。

  “九死一生呀!”赵朴心中忐忑道

  ……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国家,一种是强国,一种是弱国。

  身为弱国,就要有弱国的觉悟,就要有服软的心理准备,就要有割地赔款,认孙子的心理准备。不然只会是被活活打死,比如萨达姆。本事没有多少,可就是挑衅美国,最后活活被打死。

  而在千年前,在东亚的这片土地上,崛起了金国,先是平灭辽国,后是威逼西夏,让西夏臣服,如今更是兵临汴梁城下,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霸主。金军铁骑所到之处,尽数是颤抖。

  而宋朝呢?宋朝有着美国的综合国力,军费开支堪比德国法西斯,军队战斗力只是意大利水准,百姓过着阿富汗一般的苦逼生活。

  这注定了宋朝身为弱国的局面,扮演着伊拉克的角色,尽管这个国家有着恐怖的GDP,庞大的常备军,庞大的人口数量,强盛的文化,繁荣的科学技术等等。

  可割地赔款,却是主流。

  即便是李纲这位主战派也潜意识的认为,割地赔款是定局。只是一想到堂堂天朝上国,竟然要割地赔款,太丢人了,心中的那股血气让他死撑着,坚决不签订不平等条约。

  但是他可以死要面子活受罪,不在乎这一切。可是满朝文武大臣不会,当年皇帝宋钦宗也不会。而满城的百姓也不会,毕竟原本生活在天子脚下,快快乐乐活着,谁料到竟然会兵围汴梁,城外的运河尽数被切断,粮草根本无法转运进来,物价飞涨,一些贫困百姓甚至开始断粮。能赔款就赔款吧,反正大宋最不缺钱,能用钱搞定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割地就割地吧,反正不是割让汴梁,损害不了他们一丝毫毛。

  在满朝上下议和的呼声中,李纲的反对声尽数被淹没了。争论依旧有,只不过不再是纠结于是否议和,而是纠结于那些条款答应,那些条款不答应。在争论之后,和约最后签订了。

  其中一款,就是派遣人质,一个宰相,一个皇子。

  宰相是张邦昌,而皇子则是赵朴。

  没有太多的耽搁,从被宣告圣旨到发出,仅仅是一天的时间。

  在离别的宴会上,宋钦宗大肆的表扬,脸上流着泪水,甚至要说百年之后要将皇位传给他。而赵朴也是脸上痛哭流涕,一副为了大宋江山肝脑涂地的样子。而周围的大臣也是劝说不断,一副忠臣孝子的样子。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位仪王殿下,到了金军营寨必死无疑,对死人说再多的好话,再多的夸张话也是不过分的。而赵朴也很识趣的迎合着他们的作秀,你们作秀我也作秀,只是可怜了我的眼睛,连连用生姜刺激眼睛,眼睛有些受罪了。

  于是,在一场欢送会后,赵朴和张邦昌被送出了汴梁城,随行的还有一车一车的金银,还有耻辱的国书,更有一位皇室的公主,具体叫什么赵朴也不知道。毕竟那位便宜老爹太能生了,公主皇子数量太多了。

  只是上车后,问了一下张邦昌才知道,这位公主是福金帝姬,也就是蔡京的儿媳。

  这位可怜的帝姬成了“帝妓“,被洗白白,送给金人糟蹋。

  同坐在一辆马车上,赵朴看着对面的张邦昌,看着这个千古奸臣。

  宋朝奉行的国策是,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对士大夫最为优待,可是这也是奸臣最大的一个时代。诸多文臣中,北宋的李纲,南宋的文天祥之外,几乎找不到一个忠臣,倒是卖国贼,奸臣很多,蔡京、秦桧、贾似道。

  而伪楚,就是他建立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