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5章河里

第25章河里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放开书页,完颜斡离不眼神盯在了一篇文章上。

  “我朝有六胜之机,亦有六败之失。一胜,我朝兵多,税赋多,土地多,可一败再败,亦有反击之力。强兵起于血战,终于安逸。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以血为基,以铁为骨,铸就强秦之师,以抗金军!二胜,女真崛起于辽东,受辽之奴役,后不堪苛政,完颜氏揭竿而起,几年光阴覆灭契丹,更兵临汴梁。然亦女真之大弊。女真崛起太速,凭铁骑之犀利,莅临巅峰,南到黄河,北大大漠,西到党项,西达高丽,土地之广大,惊骇世人,然官吏不足,多是投机取巧之徒,贪墨卑劣之人,治区混乱。骑马可以打天下,却难治天下。迫于武力,文人出仕,然心有二心。看似最强,亦为最弱。三胜,女真乃蛮夷,无忠孝礼义廉耻,无我朝制度。兵戈四起之时,矛盾潜伏;兵戈止息之时,内斗必起。皇位之尊,厮杀必烈;平民生活紧迫,权贵醉生梦死,平民必生怨恨之心;女真、契丹、渤海、汉人亦会争斗不断。三大矛盾,贯穿始终,内耗不断,实力必衰!”

  “四胜,女真崛起于辽东,根基在幽云,此二地皆临海。必建海军,登陆两地奇袭。时机得当,可烧毁房屋,破坏田地,以疲金;若时机得当,与北伐大军合力,攻陷蓟州等地。金军以骑兵取胜,我军就以海军取胜,不平衡对抗,获取相对优势。五胜,辽国虽灭,然残部犹存,逃窜于西域。时机得当,可联辽攻金!也可联党项西而攻金。六胜,女真自身。金国之强,在于野蛮,然则美酒可以丧志,美食可以丧心,美女可无勇气。女真人亦会如契丹、西夏快速衰败。”

  “我朝亦有六败。一败于士气,上到皇室,下到百姓,先有恐辽症,后有恐夏症,今恐金症。未战心中生怯。此此症不治,我朝唯有亡国奴,别无他法;二败,文官贪财,武官怕死,军队腐败,文化腐败,官场腐败。三败,我朝危机四伏,金军兵临城下,这只是一灾;二灾在于各地流民叛乱不断,先有川中王小波,后有江南方腊,再有山东宋。女真后方不稳,我朝后方也不稳。攘外必先安内,内部不稳,如何北伐。”

  四败,迁都无路。唐安史之乱,唐皇可逃蜀中避难,可是我朝不可。我朝对蜀人太苛刻,叛乱不断,屠杀不休。关中四塞之地,惜距党项太近,一旦女真破潼关,而党项西面而来,必成瓮中捉鳖之势;迁都江南,亦不可,方腊之乱时,西军军纪太差,多有杀良冒功,劫掠众多,又有花石纲之祸,摩尼教之乱,难也。定都江南,北伐必败。五败,在于我朝不抑商。不抑商,赋税充足,然而拜金盛行,铜臭不断,财货至上。民心不稳,多有卖国叛国之心。六败时间短。二十年北伐不成,必成陈后主,高唱**花,无奈亡国!”

  “六胜六败,宋朝有六道胜机,也有六道败机。唯有充分把我六道胜机,尽量缩小六道弊端,才能克敌制胜,可惜了,宋皇不听他之言!”

  这篇文章,仅仅是千字左右,却以广阔的视野,道出了金过与宋国的实力对比,没有盲目的扩大金国的优势,也没有麻木的贬低宋国,一切都是实事求是,点到两国关键之处。没有太多的华丽辞藻,也没有太多的论据,论证,却是囊括了两国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给人以信服之感。

  如今,金国为跃居巅峰,从上到下,都是洋溢着骄傲之气,似乎顷刻之间,金国将要灭亡宋朝,平灭西夏,最后一统天下,成就秦始皇,汉武帝那样的伟业。可是实际上,金国处在最强,也是最弱。

  金国最强,这一切都是奠定在金军屡战屡胜的基础上;金国也最弱,因为除了强大的铁骑之外,一切都是乱糟糟的。

  内政混乱,粮草缺乏,义军不断,官吏心存二意思,这些都让金军无法招募太多的士兵。这次南下汴梁,只有七万之多,七万之多去攻击拥有二十万守军的汴梁,只有疯子才会干这样的事情。

  孙子兵法上说: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故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

  说得是,兵力是敌人的十倍,就可以包围住敌人,围攻敌人的城池。

  用七万军队进攻有着二十万守军的汴梁,可以说是军事上的冒险,可以说极为疯狂的事情。可是这样疯狂的事情竟然成功了,最后竟然敲诈下当年的金银布匹,这太让人吃惊了。

  就连他也感到吃惊,可是最后竟然成功了。

  原本的打算中,他也只是打算在汴梁城下巡游几圈,逼迫宋朝,签订类似于澶渊之盟的条约,多增加一些岁币,减缓经过财政的不足。这些年,经过连续征战,士卒早已经疲惫,大量的天地荒芜,无人耕种;大量的草场空旷,无人放牧。金国击败了辽国,威压西夏,打破宋军,看似无敌,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可是却没有很好的消化了战争的红利。

  而南下宋朝,威逼汴梁,本质上是获取大量财货,更好的弥补财政不足。

  而消化战争红利,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在消化战争红利前,不可能发动大规模的战争,这也致使他南下的兵力严重不足。这场战争本身就不是为了灭宋,而是吃饭后,再去摘一些水果消化。

  原本打算是摘些水果,帮助消化,可谁料到竟然是大餐!

  那些条约,在出征时,根本没有提及。那些条约是他临时提出的,有种漫天要价的味道,可是宋朝竟然没有坐地还钱,大部分条约竟然答应了。这又出乎他的意料。

  这时,门外传来了求见的声音,有重要情报禀报。

  “元帅,宋军的援军来了!”一个小将道。

  “那一部分的?”完颜斡离不问道。

  “陕西军,似乎是青涧城一带的,似乎是一个糟老头,叫种师道!”小将禀告道。

  “种师道,有意思!”完颜斡离不,笑了,“人马有多少!”

  “大约三万左右,骑兵三千,只是兵甲似乎有些缺乏。元帅,给末将五千兵马,末将必将这股军马击溃,将那个狗将的人头摘来,做便壶!”那个小将兴致勃勃的道。

  “好,我给你五千兵马,出击种师道。但是要小心,只许胜利,不许败。”完颜斡离不,一挥手将将令取下下,扔了过去,“据细作所言,种师道乃是陕西军少有的名将,为人性格刚毅,出手果断,并非那些书生可比,你要小心!”

  “元帅,必不辱使命,若是兵败,愿意斩下某头来祭旗!”

  “切记,小心!”

  说完之后,那个小将兴致勃勃的离去了,率领着本部人马,向着种师道袭击而去。

  “河里,你不要让我失望!”

  “种师道,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来援救,那我就让你死在汴梁城下。”

  一想到这三个月的情形,完颜斡离不心中就满是怒火。金军战士,擅长的是野战,在平原上与敌人绞杀,冲垮敌人的阵型,然后乘机斩杀。女真人对于攻城一向是陌生的,而攻城一向是以那些汉军、契丹军为主。而这些人也是出工不出力,总是在战斗中,偷奸耍滑,让他恼怒不堪。若不是还要依靠这些攻城,他真会将这些懦夫全部坑杀。

  几个月来,连续攻城还是毫无进展。无奈之下,只好让女真的男儿上前攻城,在损失惨重之后,无奈退去。

  这些天,他已经放弃了攻陷汴梁的决心。汴梁的城池太高大了,在没有取得兵力优势面前,攻陷汴梁是不可能的。只好采取围点打援的计划,以汴梁为诱饵,引动其他宋朝援军,然后一步步吃掉援军,将艰难的攻城战,变为野战。

  只可惜,那些援军太胆怯了。总是徘徊在汴梁的外围,不敢前进一步。一旦金军外出袭击而来那些援军立时仓惶而逃,比兔子还跑得快,让人分外气恼。

  种师道竟然来了,那便用他的脑袋祭旗吧!

  ……

  军营中,人马在整顿,人如龙,马如风,一个个矫健的女真儿郎,跃上快马,向着营寨外奔驰而去。

  “金军出动了!”张邦昌忧虑道,“莫非是要攻城!”

  “不会,你见过骑着马攻城的吗?”赵朴道,“这不是攻城。而是围杀西军而已!”

  “西军来了!”张邦昌脸上带着喜悦道。

  “西军来了,种师道也来了!”赵朴道。

  “种师道来了,城外之围必然解去,金军不久将会退去!”张邦昌分析道。

  “金军必然会退去,但是种师道来了也无用!”赵朴笑道,“那些出动的军马必然去袭击种师道所部。一场大战免不了了!”

  “那谁胜谁负?”

  “金军胜利了,也不会打进汴梁;而种将军胜利了,也无法撼动金军根基,这只是汴梁围困战的一个小插曲而已!”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