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7章男儿到死心如铁

第27章男儿到死心如铁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战斗到了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念想,唯有厮杀。

  种师道挥动着长枪,或是挑,或是刺,或是抽,每一招都不落空,每一招下去,都有一个金兵落马。战斗不知持续了多久,种师道感到手臂在发麻,原本魁梧有力的手臂,发出阵阵酸麻之感。

  血水早散落在战袍上,好似地狱修罗一般,身下的战马急速的喘息着,当还在驮着主人继续战斗。在战甲之下,汗水早已渗透了内衣,脑袋晕晕沉沉,似乎随时要倒地一般。

  “我还是年纪大了,七十岁了,本已经是要进棺材,偏偏老而不死。这一战可能是我最后一战,马革裹尸而还。”恍惚间,种师道想到种家历代先人,为国戍守边疆的情形,隐约间想到了马援马革裹尸,征战南蛮的情形,隐约间想到了李广难封侯的情形,隐约间想到了黄忠定军山,破曹军的情形……

  “呜呜!”这时,身下的战马发出呜咽之声,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连续的战斗已经耗尽了它太多的力气,再加上身上的刀剑伤势,已经如破旧不堪的漏船随时要倾没。

  这一刻,战马终于倒下了。

  “踏雪!”种师道心中一痛。战马是他的第二生命,曾经一同征战,踏雪带着他,驰骋疆场,屡立战功,是他最为亲密的伙伴,可是如今竟然倒下了。来不及悲伤,一把长枪刺杀而来,刺在了后背的甲衣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所幸战甲的质量很好,防御住了长枪的刺杀,只是在甲衣上打下巨大的痕迹,而没有刺穿。可是巨大的震荡之力,还是让种师道五脏震荡,来不及反应,几乎是下意识中,手中的长枪一抖,向后刺杀而去。

  “噗!”枪尖入肉的声音传来,那个金军倒地毙命。

  “杀!”种师道挥动着长枪再度杀向了金军。

  在种家军,没有骑兵无马,就不能战的例子。在种家历代的传统中,有条件要战,没条件也要战。骑兵有马,才叫骑兵;骑兵没有马,就是重步兵。虽然失去了战马,可是种师道却是无一丝惊慌,挥动着长枪刺杀不断,完全把自己当做重步兵使用。

  而四周的种家将士,看着将军落马,也没有一丝惊慌,更没有上前去让马,仿若是没有看见一般,继续厮杀。因为,这是战场,是生死一线之地,根本容不得一丝的失神。

  每个种家战士心中都一片冰冷,战局到了这种情形,让马是多余的,让马的那些功法,早就可以杀敌四五个。

  ………

  “好厉害的种家军!”金军将领河里眼神中闪现出了惊讶,这股宋军可以说是他遇到最顽强的宋军。

  他不懂兵法,可他懂得捕猎之道。老虎力气之大,速度之猛,堪称万兽之王。可是这个兽中之王,却是很少硬碰硬,即便是捕捉弱小到极致的兔子,也是轻手轻脚的潜伏过去,然后出击。

  老虎之道,在于偷袭,尽管它是无敌的。

  这也让河里养成了偷袭的习惯。

  在历次战斗中,河里从来不等待敌人排兵布阵妥当,然后出击,正面拼上个高下。而是悄然的摸进敌人,在敌人疏忽时,刀剑还没有拔出时,在阵型还散乱时,精神最为松懈时,悍然出手,不留给敌人一丝反应的机会,就将敌人击垮。当敌人反应过来时,早已经成为了俘虏,成为了尸体。

  用汉人话说,极度不地道。

  可是,河里却一点也不在乎,死人是没有发言权的。

  凭借着这种战斗风格,他击溃了一个个敌人,十几万的辽军军好似放羊一般,到处逃窜。而他也成为了二太子麾下锋利的战刀,所到之处,一个个敌人倒下。

  不久之前,宋军十万大军防御黄河,却是被他突袭而至,一天时间就打破了黄河防线。

  这次阻击种师道,原本以为是极为简单的事情。却是没有想到竟然是一块硬骨头。种家军之强悍,远远的超过了他的预料。

  他麾下的儿郎,轻易的撕碎了种家军的阵型,却没有取得胜利。

  被冲垮阵型的种家军,并没有如过去的宋军一般,仓惶逃窜,而是沉着应战,表情冰冷而麻木,似乎是死人一般,看着袍泽倒下而面无表情,看着敌人倒下也是面无表情,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动摇他们的心神。

  男儿到死心如铁。

  这是怎么样的将军,才能培养出的铁血之师。

  看着一个个女真儿郎,倒下的情形,河里心中就直发抖。

  “吹号,退军!”河里发号施令道,身边的女真士兵立时吹起了号角。

  陷入厮杀的女真战士,立时带着不甘,缓缓的向后退去,摆脱开那种混战的局势。女真都是骑兵,突击速度快,撤退的速度也是极快,在几个呼吸之间,摆脱了与种家军的纠缠,向着西北奔跑而去。

  种家军想要追杀,可是却是步兵居多,两条腿,想要追赶四条腿,几乎是不可能。而在一番激战之后,种家军的骑兵几乎是遭受重创,三千的骑兵仅仅只有千人。这千骑去追杀,跟找死没有区别。

  看着退去的金军,种师道心中,满是憋屈。没有强大骑兵,即便是敌人退去,也无法追击,白白看着大好战功消失。

  “金贼终于退去了!”

  “累死我了!”

  看着退去了金军,疲惫不堪的种家战士,立时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这场大战之残酷,远远的超过了他们的预料,金军之凶悍,令人惊惧。所幸最后他们终于活下来了。

  “金军终于退了!”种师道无力的倒在地上,口中咳嗽着,心中暗自叹息,还是老了,不比年轻人,仅仅是激战了一会,就筋疲力尽,力气耗尽。

  “兄长,金军退去了,快快出击吧!只要追击,金军必然溃败,那时就是大捷了!”种师中从马上下来,兴奋的道。

  “战斗刚刚开始,收敛队伍,清点人数!”种师道脸色忧郁道,“金军是撤退,而不是溃败,谨防金军再次袭击!”

  ………

  “将军,为何要退去!”一些女真将领质问道。

  河里道:“已经死了很多人,再战斗下去会死更多的人!”

  没有多余的话,女真战士彼此看着,顿时沉默了起来。这一战,失去了许多熟悉的面孔,曾经熟悉的伙伴消失了,永远的沉睡在这片土地上,再也醒不过来了。这些伙伴的妻子将变为寡妇,孩子将失去父亲……从今之后,那里将会多了一个灵位。

  可是他们没有选择,为了生存,他们选择了战斗;为了活得有尊严,她们选择了战斗。

  他们生活在白山黑水之间,梦想着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地,然后耕种、打猎,养育孩子,老人。可是这一切都是奢望,故乡的雪越来越大了,下雪的天数越来越长了,猎物越发难以捕捉;而耕种的庄稼收成也不好。在一些困难的岁月,家中没有食物,只能忍受饥饿。

  这些都可以忍受,难以忍受的是可恶的契丹人,他们总是用劣质的粮食换取大量的貂皮和人参;每年需要上交大量的贡品,全然不顾及女真招了雪灾;而最为可恶的是,一些契丹族老爷,总是大肆的捕杀女真人,好似捕杀兔子一般。

  终于,有一天首领阿骨打忍不住了,攻击契丹老爷们。

  而那些契丹老爷们,却一次次败北,最后甚至丢失了国都。无奈的求和,可是首领却拒绝了,直到最后契丹彻底的臣服了,而不臣服的,早已经死去。那时,他们懂得一个道理:想要有粮食,那就战斗吧;想要有女人,那就战斗吧;想要有金银,那就战斗吧;想要过上好生活,那就战斗吧;想要有尊严,那就战斗吧!

  于是,战斗变成了每个女真族的本能,就好似吃饭喝水一般。战斗可能会死亡,但是死后的战功却会留给后代。而后来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名声也传播开来。

  在经过短暂沉默之后,顿时将女真人叫嚷了起来。

  “将军,我们要杀了那些南人!”

  “可恶,我要杀进汴梁!”

  “此战,我们五千铁骑,一千阵亡!”河里沉声道,“今天不杀光这般狗贼,誓不收兵!”

  想到那阵亡的一千女真骑兵,河里心中就直发疼,损失太惨重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