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29章“救星”种师道

第29章“救星”种师道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大捷,这是怎么回事!”宋钦宗脸上立时露出欢喜,眼神中神采飞扬。自从宋金交战以来,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连续的战败,早已经打垮了宋钦宗年幼的心灵,心若死灰。

  即便是偶尔听到大捷,也只是谎报战功。

  对了谎报战功,一定是谎报战功!宋钦宗立时喝道,“不会是谎报战功吗?把大败说成小败,杜撰出子虚乌有的大捷吧!”

  “官家这是真的!”小太监没有一丝紧张,“一些侦骑,在外面恰好的遇到了那场战斗。数万如狼似虎的金贼铁骑,好似旋风一般的冲击向了西军的阵营。顿时间西军好似风雨中飘荡的小舟一般,可是激战硬生生打了半天之久,也没有分出胜负。最后金军丢下无数尸体,仓惶而逃,而西军的营盘还是稳如泰山般耸立在那里!这不是大捷是什么!”

  “真的!官家若是不信,可以到城头一看!”太监道。

  宋钦宗点点头,不顾大臣的劝阻,很快向城头走去。在侍卫的保护之下,看向了城外。站在城楼上,视线极好,只见原本交战,打成一糊片。此时却是经纬分明的割让开。

  金军铁骑急速的向外奔驰,一副溃败的现象。而种家的步兵大阵,好似磐石一般,耸立在那里。这不是胜利了,是什么!若不是大捷,金军铁骑跑什么跑呀!只有溃兵才跑路。

  “胜利了,大捷呀!”宋钦宗立时欢心鼓舞的跳了起来,神情激动,好似孩子一般,再也没有一丝身为君王的威仪。

  “大捷呀!”

  这是,不论是投降派,还是抗金派,都是欢心鼓舞,大捷意味着汴梁保住了,免去了城破的危险,他们也免去了做亡国之臣的危险,没有了作贰臣的可能。

  “官家,应该通稿全城,种老将军率领十万大军,千里援救。在城外,打破金军,斩首五万,金军仓惶而逃,我军大劫!”李纲立刻恭喜道,欢喜鼓舞的说着。大宋太需要大捷人,也只有大捷能够鼓舞士气,也只有大捷能让失望的汴梁百姓,欢欣鼓舞,斗志昂扬。

  “官家,这是应该宣告全城,只是援军似乎有些少。十万怎么够能,至少是百万大军来援!还有斩首五万怎么够呢?至少是斩首十万!”李邦彦适当的开口说道。

  宋钦宗满面红光,点头道哦啊:“两位爱卿,说的都有道理。立刻宣告全城。种少保,千里援救京师,在郊外激战金军半日,金军打败,仓惶而逃,斩首十万。我军大劫,天佑大宋,天佑赵氏!”

  很快,这道振奋人心的消息迅速的传播开来。原本阴霾的变量,迎来了晴天。原本城内百姓时刻恐惧不断,时刻担心城破,金军屠城,惶惶不可终日,可在听到这个消息时,立刻欢呼起来,好似过年一般。

  城内百姓太需要大捷了!随着这道消息传播,种师道立刻以大救星的形象出现了。

  武人,一直是属于被遍地,被轻视的角色。宋朝一直奉行着不杀士大夫,只要是不造反,即便是犯了再大的罪过,也不过是贬官流放而已,最后还是有酒喝,有肉吃,有名妓睡。

  不杀士大夫,却是不代表不杀武人。

  周世宗看到方面大脸的武将,都会将他们杀死,因为他们是福将之相,甚至是帝王之相。杀武将理由很简单,只要样貌合格,就拿刀砍了你,冤死活该,谁让爹妈生下这张脸。匹夫无罪,方脸有罪。

  在宋太祖时,殿前虞侯张琼,作战勇敢,再多次战斗中殊死保护赵匡胤安全。后来张琼得罪了两个权臣史珪、石汉卿,这两人向赵匡胤进谗言,于是张琼悲剧了。没有人证物证,只是凭借着一面之词,张琼就被抓捕,然后打得死去活来,最后上吊自杀。事后,赵匡胤也发觉是冤案,只好对张琼的家属给予安抚,可是史珪等人却没有受到处分。

  有人诬告殿前都指挥使韩重赟,赵匡胤不假思索,立即下令处死了韩重赟。多亏了赵普说了一句公道话,韩重赟才免去一死,不过之后也被贬官。

  狄青屡次建立功勋,可是最后还是免不了猜忌,最后郁郁而亡。后来,岳飞被莫须有处死,其实也有前车之鉴。可以说,武人地位是低的,世人都是看不起武人。

  于是,金军兵临城下,汴梁城百万人口,几十万禁军,竟然找不到一个武人统帅大军,只能让文人统帅大军。于是,可笑而可悲的汴梁保卫战发生了。战绩极为惨淡。直到这一刻,汴梁的百姓才希望出现狄青这样的英雄。

  种师道的出现迎合了这个需求。

  时代需要英雄!

  ………

  而此刻,种师道却没有享受到英雄的待遇,而是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中。

  在汴梁城楼上,高高在上,看到的是金军溃败;可是种师道却知,那不是溃败,而至战略撤退。同样是跑路,溃败是慌不择路,而撤退却是有组织的撤离。前者是败军,好似丧家之犬,只要在后面追击,就可以收获战果;而后者这是陷阱,若是追击,那是找死。

  而作为身经百战的将军,最需要分辨出敌人是溃败,还是撤退,从而决定下一刻的方针。

  看着撤退的敌军,种师道眼神中闪出惊讶,没有率队追击,来不及收尸体,不断收缩队伍,加固防御。设置好各种路障,车阵也是再度摆好,将地上的箭收集好,整装待射,步兵也是挥动着长矛,随时要出击。总之顷刻之间,散乱的队形,变成了一个乌龟壳,一个大刺猬,谁想要咬上一口,都要做好流血的准备。

  “可惜呀,宋军为何没有出击!不追击,我如何消灭你。”河里一边撤退,一边看着后方,极为失望,心中极为遗憾。

  身为女真将领,他读得兵书很少,多数都没文化。这个计了,那个计了,一个也不知道,他的战斗风格简单而明了。

  先是,悄无声息的接近敌人,无声无息,在敌人意想不到的时刻,突然出击,好似饿虎扑食,形成战斗的突然性和隐蔽性。接着,以铁骑形成强大的攻击力,摧毁力,冲乱敌人的阵型,带来恐惧的种子,瓦解敌人的阵型,也瓦解敌人的士气。

  这两招一出,敌人就会迅速的崩溃,成为金军的俘虏,或是刀下鬼。这两招,击溃了金军的多数敌人,过去的契丹,如今的宋朝,多次吃亏。

  若是敌人强大,久战不下。

  那就先是撤退,引动敌人追击。当敌人追击时,阵型必然散乱,步兵与骑兵必然分离,强兵与弱兵必然分离。那时在杀一个回马枪,先是消灭骑兵,再消灭步兵;先是消灭强军,再消灭弱兵。吃掉最强的,弱的也会更弱,失去依靠,必然全军覆灭。

  这三板斧,是他的战斗模式,也是金军多数将领的战斗模式。

  刚刚从丛林中走出,在微末中崛起的金军也没有太多高深的战略战术,也没有那么多阵图可以布置,更不会今天一个计策,明天一个算计,似乎诸葛亮附身一般。

  金军战斗模式很简单,模仿野兽,仿若是森林中捕猎。战斗时,也多是靠着将领临阵指挥,对于战机的洞察。太多的弯弯绕绕,太多的兵书战策,他们有些玩不转。

  可就是,靠着这些粗陋的战斗模式,一次次击败辽军,将辽国灭亡,又是威逼宋朝城下,屡试不爽。可是遇到种师道却是失败了,种家军的战斗力极强,在阵型被冲垮,被分割包围时,还死战不休。只能是撤退,若是不退,只能是两百俱伤,三万宋军尽数覆灭,五千金军铁骑十步存一。

  河里眼神中闪现出懊恼之色,“这回有些大意了,若是遇到一般的宋军,五千铁骑足以横扫十万宋军,仿若是猎杀麋鹿一般。可是种师道不是一般人,而他麾下的宋军也不是一般的宋军,五千铁骑击溃容易,可是全歼却是极难,甚至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在这次战斗中,金军出动五千铁骑,却阵亡一千五百人,五百人受伤。若是他不及时撤退,即便是最后全部歼灭种家军,那五千人也会彻底毁灭,最后能活下五百人就不错了。若是让元帅知道,女真死了那么多勇士,必然会心疼如刀搅,女真一向人少,死上一个就少一个。

  “早知道这样,不如多带些兵马。那些奚人、契丹人、汉人,战斗力虽然不强,可是也可以充当炮灰,消耗种家的力量。不会是这样的被动!”河里第一次感到无奈,不是因为敌人的强大,而是女真人太少。

  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自从女真满万之后,就是天下无敌,屡战屡胜。到了宋境之后,女真依旧是天下无敌,但不在占据优势。宋人太多了,女真一次次胜利,一次次击败宋朝,可是宋朝的反抗势力还是那样多。今天击溃了十万大军,明天十万大军又会诞生。女真四处出击,到处胜利,可是敌人数量不见少,反而是越来越多。

  全军上下都有着疲惫之感,不畏惧任何强敌,却是怕了这种连绵不休的骚扰。好似苍蝇一般,虽然一巴掌可以拍死,可是数量太多了,拍也拍不死,最后只会被折腾死,劳累死。

  “可怜,我一向鄙视那些懦夫,鄙视那些反复无常的小人,一向耻与为伍,可是竟然要让这些垃圾在一个队伍里,太耻辱了!”河里一想到,那些小人谄媚的眼神,心中就恶心到了极点。

  女真一向崇拜英雄,也最为鄙视懦夫,小人。

  在河里的麾下,一向没有契丹人军、渤海人军、奚人军、汉人军,即便是元帅多次要调拨一些,他也拒绝了。因为他不喜欢这些懦夫,耻于为伍。

  可是如今——

  河里的失落极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