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1章灭狼

第31章灭狼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夜色微凉,在明亮的月光下,四千多铁骑耸立在大营中,好似一股滚滚的洪流,随时要淹没世间。

  看着女真儿郎,河里心中满是激动,还有忐忑不安。

  “女真男儿们!激战了一天,一定是疲惫,我也很累。可是我们没有选择,战争已经爆发了。在战争中,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敌人杀死我们,踩着我们的头颅,抢夺了我们的女人,羊马,过着奴隶一般的生活,就如几十年前的女真一般;一个是我们击败敌人,将敌人杀死,占据他们的城池,抢夺走金银,让他们的女人在我们身下呻吟,让他们的皇帝像奴隶一般,匍匐在我们马前。”

  “在南征以来,宋军好似牛羊一般,可以随意的驱赶,追杀。我们骄傲了,以为所有的汉人都是绵羊,可是在今天,那群汉人用他们的鲜血和尸体,说明了一个道理,汉人也有铁血男儿,也有狼性的一面,也不全是绵羊。他们是我们的敌人,但是他们也赢得了我的尊敬!”

  “今夜,我们要出击,摧毁这些铁血的男儿。让这群铁血的男儿尸体踩在我们的脚下,成就我们的战功,这很艰难,很困难,可能你们大多数人都会死,我也会死!但是我们必须出击,因为这群铁血汉人活着,就是我女真的死敌。今天他们处在弱势,我们都杀不死他们;一旦日后他们处在优势,就是我们葬生之地!”

  “草原有句古话,遇到狼群要躲避,因为狼是最记仇的。可是一旦得罪了一只狼群,那就要连根拔起,就连刚出生的狼崽子也不放过,因为狼是最记仇的。”

  “不把狼群全部杀死,就等着被狼吃掉你的部落吧!”

  “今天我们要与最为凶残的狼**战,这股狼群之凶残超过了所有的野兽,你们敢于出征吗?你们敢于灭狼吗?”河里站在点兵太上高喝道。

  “灭狼!”

  “灭狼!”

  “灭狼!”

  随着,河里的鼓动,顿时间女真将士情绪激昂,杀意冲天。

  “出发!”滚滚的铁骑快速出发。

  ………

  “咚咚咚!”剧烈的战鼓敲响,在百里之内都是四处飘动暗,声音震耳欲聋,仿若是雷霆一般。

  顿时间,寂静的宋营一片喧哗,刚刚睡着,还没有修养过来的将士,慌忙的穿上战甲,拿起长矛,收拾妥当,迅速的向着帐篷外面集合。宋军快速的集合着,而外面的金军也是快速的进攻着营寨。

  似乎一点也没有在乎疲劳,好似战神一般,一队队骑兵,纵马攻击而来,马身上背着沙袋。到了壕沟前,开始的扔下口袋,立马就跑。“砰砰!”一个个沙袋被扔下,瞬间三尺高,五尺宽,满是竹签,铁钉的壕沟。

  骑兵几个来回,就被填满了,形成十几丈宽大的平坦地段,可以供战马驰骋。

  “可惜呀,壕沟太浅了!”种师道率着亲兵,看着外面的战况,心中发紧。长途奔袭而来,又是白天一番大战,疲惫到了极点。于是,壕沟也是草草挖了挖,很浅。而营寨也是大致弄人一番,只能说是合格,称不上固若金汤。如今竟然成为了致命的短板。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夜金军竟然会夜袭,这不是找死吗?

  今夜月亮这样明亮,竟然进攻,不是傻子,就是疯子。

  四千骑兵进攻二万步卒的军营,人数差距太大了,这不是找死吗?

  可是看着散乱的军营,种师道心中不由一寒,连续赶路,早已经疲惫;昨天的大战,袍泽死去,带来沉重的心理压力;这都足以让士兵奔溃,瞬间出现营啸。若是休息上一晚上,养足了精神,足以恢复正常。

  可是金军,竟然连一夜的时间都不留!

  而看着慌乱的军营,神情萎靡,甚至是心若死灰的士兵,种师道心中沉到了谷底,两万士兵此刻能够发挥出五千人的战斗力就不错了。

  金军将领的胆子太大了,也抓到了宋军的最大破绽,在宋军最为弱小的一刻出击!

  生死危亡,近在眼前!

  “将士们,随我杀敌!”这一刻,种师道拔出了剑,眼神中闪现出了狠戾,急速的向前奔跑,向着缺口出阻拦。到了现在,营寨好似黄鼠狼进鸡窝,乱糟糟一片,一切号令都未必能下达到基层。此时三十六计,孙子兵法等一切都无用,唯有血战,用勇气,挡住金军铁骑的冲营,给将士以集结的机会。

  随着种师道的出击,跟随在身边的二百亲兵也快速奔跑上前,阻挡缺口,抵挡金军冲击。

  “杀呀!”女真铁骑怒吼着,好似涌动的海水一般,急速的冲击着,呈现箭头状,急速的破碎着营寨,一道道很快的越过了一道壕沟,向着另一道壕沟冲击。远处的宋军弓箭手急速射击着,箭雨如瀑布般倾泻。

  “刷刷!”一道道利箭射出,但是都被结实的铠甲拦住,难以伤及一毫,女真骑兵继续冲击,强大的冲击力将一个个宋军撞飞,或是踩成肉泥。而女真骑兵不断的挥动着手中的兵器,砍杀着宋兵,一个个宋兵惨遭屠戮,大量的死亡。

  可是惨重的死亡,并没有让宋军胆怯,出生西北,多年征战,早已经淡漠了生死。他们前仆后继的向前冲击着,减缓着马速在,只要战马失去了速度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而一些机灵的士兵更是挥动着武器,看向了马腿,或是往马肚子底下钻,然后往马肚子上刺上一刀。这些都是笨办法,女真士兵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这些缺点。在冲击的时刻,也时刻防护着马腿被砍。

  每砍刀到一个马腿,就意味着有三个,五个甚至是更多的士兵阵亡,只有一个运气好砍断了马腿。

  战斗越来越惨烈,宋军大量阵亡,女真骑兵也是死伤惨重,可是双方都不退缩。战斗已经打出了火气,祭祀损失再惨重,也得坚持下去。谁先退去,就意味着谁输了。输了,意味着死亡。

  “杀呀!”种师道挥动着宝剑砍杀着,宝剑已经卷刃了,可还是持续砍杀着,战斗到了这一刻,根本没有换兵器再战的时间。可能换兵器的一会时间,小命就没有了。

  战斗到了这一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原本慌乱,士气低迷的宋军,看着主帅出击,丧失的一丝丝勇气渐渐回来,也是奋勇向前,挡住女真冲击的铁骑

  女真铁骑大量的伤亡,宋军也在大量的伤亡,但是双方都是死战不退。

  ………

  在远处,河里骑在马上,看着冲击的女真铁骑,胶着的战事,眼神中闪现出了焦急,这股宋军很强。所幸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他还有后手,宋军的营垒也不是牢不可破。

  “火牛阵出击!”河里下着命令道。

  立时在大营的西方,五百头耕牛出现了。只是此刻耕牛不是来耕地,而是披上了三层坚固的铠甲,九头上捆绑上了利刃,牛的眼睛已经被蒙上,在牛的尾巴后面是沾着浓油。以三头牛为一组,捆绑在一起,形成两排,以排山倒海的气势,从另一个方向攻击向种家军的营寨。

  两路女真军,好似钳子一般,一先一后,东西两个方向出击,分别袭击种家军的大营。

  种家军此时所有的主力,勇敢拼杀的士兵,还有身先于都在东方的缺口阻挡着女真铁骑的冲击,而其他方位虽然有一定兵力,可都是一些老弱之士,战力较弱。

  此时,随着火牛阵的冲击,再加上女真骑兵强势冲击,顿时种家军营寨的西面裂开一个大口子,好似人体血淋淋的伤口。虽然有一些士兵抵挡,可是这些士兵战斗力较弱,仅仅是抵挡了片刻的时间就土崩瓦解。

  “杀呀!”河里怒吼道,手中的长刀一次次挥动,不断的斩杀着宋军,身下的战马好似蛟龙一般向前冲击。这一刻,一切计谋,一切算计,一切智慧都是虚无的,只有冲击,冲击,再冲击。

  不断的冲击,冲垮种家军的营寨,只有冲垮了种家军的营寨,才有胜利,才有活着的机会。

  河里清楚的知道女真的优势,也清楚的知道女真的劣势。

  这一次冲击宋军营寨,仅仅是四千女真勇士,而宋军却是两万多人。女真处在进攻一方,而宋军却是处在防御一方。这一战很凶险,人数严重不足,一比五,更是处在攻难守易的局面。

  这是一次军事冒险,近乎于疯子举动,近乎于自杀。

  一旦,女真骑兵难以迅速冲破种家军的营寨,陷入大营中,面对五倍于己的敌人,失去速度的骑兵几乎是步兵虐杀的对象。那时,女真军极有可能失败,甚至是全军覆没。

  而女真唯一的优势就是士气。屡战屡胜带来的士气,即便是面对三倍、五倍于己,甚至是十倍于己的敌人,也敢于挥动战马冲杀。

  而唯一的胜机就是骑兵突袭带来的恐惧,让敌人颤抖,让敌人畏惧,让敌人四散奔逃。一旦敌人溃败,那就可能冲垮宋军营寨,取得最后胜利。

  “杀呀!”河里继续冲杀着,手中的战刀不断挥动着,鲜血已经沾满了铠甲,还有马的身上,黏糊糊一片。连续的砍杀,手臂都开始酸疼,有种废了的感觉,可还是继续冲杀着。

  身上的汗水已经湿透了身体,可是在密集暗道铠甲下,无法透气,好似蒸笼中蒸煮一般。而手掌中满是汗水,握着长刀的手开始打滑,所幸在激战前,用布条裹住了手掌,只要是手臂不被砍断,长刀就不会脱手。

  而最为忧虑的是战马,战马托着人还有铠甲,连续的奔跑,早已经累得满是汗水,马嘴中喘着粗气,呼呼直响。

  “嗤啦!”一道砍过,一个老卒的脑袋被砍掉,河里灵机一动,左手一抬,抓住了老卒的首级,开口喝道:“种师道死了!种师道死了!”

  “种师道死了!”身边的亲兵立时齐声喝道

  “种师道死了!”而远处的女真士兵也齐声喝道。

  “种师道死了!”所有的女真士兵齐声喝道。

  响亮的声音,瞬时间传遍了夜空。

  这些女真士兵不知道种师道是何许人也,也不知道种师道来历,更不知道种师道是胖子还是瘦子。跟着将军冲杀,没错;跟着将军喊叫,也自然没错。至于喊的内容是什么,他们一点也不在乎。

  夜色中,一个明晃晃的老叟头颅,在那个金军将领手中挥舞。

  夜色太昏暗了,再加上头发的遮掩,根本看不清楚面目,只能是看到一个老叟的头颅。再加上女真军的齐声高喊,原本冲杀的宋军战士,立时心神一怔,自觉补脑,联想不断,立时大哭了起来,“将军,你死的好惨呀!”

  种将军对他们不错,可是就这样死了!一想到种师道对他们的好,诸多的宋军战士心中就酸疼。

  战场拼杀,生死一线,岂能有一丝的走神。一丝的走神,往往意味着死亡。也就是这一愣神,心神起伏的瞬间,又有十几个宋军战士被砍死。

  兵是将的胆,将是兵的威。

  在冷兵器碰撞的战阵年代,士气极为重要,士气不是万能的,可是没有士气万万不能。将是兵的胆,勇武的将领会鼓舞士兵士气,勇敢战斗;而怯懦的将军,则会让士兵士气低落,战斗力滑坡。

  射人先射马,破军先斩将。

  一个将领的阵亡,可以让军队的士气瞬间跌落到谷底。

  随着那个明晃晃的老叟头颅闪动,宋军将士的气势顿时衰落到了极低。不知是谁先开始胆怯,也不知是谁先跑路,总之原本队形整齐,杀伐果断的种家军开始溃散。

  勇气会传染,胆怯也会传染,当一个士兵勇敢向前时,周围的士兵也会勇敢向前;当有一个士兵跑路时,也会有大量士兵跑路。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随着一个小兵的逃亡,大量的士兵开始逃亡,战局出现了大逆转,种家军溃败。

  看着仓惶而逃的宋军,河里心中激动,催马上前要掩杀而去。可是这时剩下的战马发出呜咽声,软到在了地上。“起来,起来!”河里大声的喝着,战马挣扎了几下勉强站了起来,可是马的身体还在发抖。

  经历了大战,这匹马已经虚弱到了极致,想要追杀已然不能。

  河里再向四周望去,有六成以上的马匹劳累的暂时失去了战斗力,只有少数的战马还有战力,继续追击着。

  胜利的很侥幸!

  若是宋军多坚持一刻钟,胜败逆转!

  “杀呀!”一看战马乏力,河里跳下战马,变成了重步兵,穿着厚重的战甲,冲杀向了溃散的宋军。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