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2章只为杀一个垫背,黄泉路上不寂寞

第32章只为杀一个垫背,黄泉路上不寂寞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宋朝人口多,赋税多,兵员广,可以组织起诸多的兵种,车军、步军、马军、水军等多个兵种,专业化程度高,都是职业军人。

  而女真人少,这也注定女真几乎是全民皆兵,而兵种也很单一,只有一个兵种,那就是骑兵。典型的一招鲜吃遍天下,女真战士平时就是老百姓,大战时就是战士,骑上马就是骑兵,攻城时就是工程兵,下了水就是水军,战斗中马死了就是重步兵。

  如今一些女真士兵见战马累了,坚持不住了,干脆下马充当上了重步兵的角色,在一些骑兵身后负责起了扫尾工作。

  “可惜呀!我军人少,马匹又疲惫了,若是再有五千骑兵,我必然斩掉种师道的脑袋!”河里看着溃败的宋军,眼神中闪过一丝失落,宋军中,如种师道这样果敢冲杀的将领太少了。

  ……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大军溃败,可能只是一个小兵的逃跑开始。可能先是一个小兵逃跑,接着一个接一个的小兵跑路,最后形成溃败的潮水,挡也挡不住,直到最后彻底战败,甚至是死亡。

  在东边的营寨门口,种师道带领着将士们奋力冲杀着,以血肉之躯,阻挡女真铁骑的进攻。

  胜利在于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女真铁骑的确是强悍,可是人数太少了,久战之下,体力损耗必然巨大,士气必然衰落,一旦女真铁骑士气衰落的时刻,就是反击的时刻,那时又是一个大捷。

  只是,种师道没有等来大捷的时刻,而是传来大营西面奔溃的声音,还有冲天的火光,还有女真铁骑纵横厮杀,好似宰杀牛羊一般,屠杀着宋军将士。

  “败了,我们败了!”

  “金军的铁骑太多了,好似海水一般,看也看不到尽头!”

  “金军太恐怖了!”

  随着西面大营的奔溃,迅速的好似瘟疫一般,扩散向了整个大营,原本锋利厮杀的士兵看着西面奔溃的大营,还有冲天的火光,士气顿时跌落到了极点,溃败,溃败。

  “逃命呀!”

  整个大营都奔溃了,失去士气的宋军恐惧弥漫在心头,快速的逃命着,深恐被后面的女真铁骑追杀到,踩踏不断,昔日的袍泽为了逃命相互的砍杀,相互的争夺着战马。

  种师道厉声叫嚷着,手中的剑连续砍杀了三个逃跑的士兵,可是溃败依旧在继续。

  兵败如山倒。

  一个将要倒下的山,没有人可以阻止,即便是孙武重生,白起再世也不行,况且是带军本事远远逊色的种师道。

  败了,败了!

  “不!”种师道眼睛血红,嗓子有些沙哑。种家军败了!西北军再次败了!

  这不是第一次败了,也不是最后一次败了。

  当年赫赫有名的童贯败了,如今他种师道又败了。

  看着溃散的士兵,种师道忽然间心灰意冷,失魂落魄,败了。虚弱的大宋经受不起大败,败了之后皇上会签订城下之盟,天朝上国的威压将不复存在,有的只是一只待宰的肥猪。

  “丧权辱国,如何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种师道悲愤的想着。

  败了就是败了,没有人会同情失败者,也没有人会为他开脱,只会落井下石,往他身上狠狠的踩上几脚。想到那些刀笔吏可恶的嘴脸,种师道忽然想到了李广,李广就是不愿意接受刀笔吏的侮辱,自杀了。

  “死了就死了,我若是战死,可能还获得忠义之名;我若是活着,反倒是落下恶名,最后更可能被斩首!”种师道心灰意的想到。北宋一向有待士大夫,更是有着不杀士大夫的祖训,却没有优待武人的习惯。从太祖开始,武人的命就好似草芥一般,杀武人不需要理由,想杀便杀。

  这时,一道枪刺杀而来,种师道没有躲开,避上眼睛,静静的等待死亡的降临。

  死了,一切都结束了!

  没有烦恼,也没有痛苦,更不必见识刀笔吏可恶的嘴脸。

  这时,没有出来枪入体的生硬,反倒是传来一个亲兵的声音,“将军快跑!”

  种师道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小兵挡在了面前,连名字都不知道,可是此刻却是坚守着亲兵的职责,挡在了他面前,用身体挡住了那死亡的一枪。

  “将军,快跑!”小兵再次喊道,嘴角已经流着鲜血。

  “不……”

  一个亲兵出手了,一拳打在了种师道的脑袋上,立时种师道晕了过去,然后抱起种师道就走。

  种师道想要当烈士,可是手下的亲兵却是不答应,一个是替他挡住了袭击而来的枪锋,一个是打晕了他,立刻就走。

  …………

  昏昏沉沉中,当种师道再次醒来时,已经天亮了,太阳的照射下,眼睛有些发晕,“这是什么时候了?”

  “将军这是第二天了,我们又扎营寨。”

  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看着四周,到处是受伤的士兵,或是丢盔卸甲的士兵,营寨山下,死气沉沉。连续两场大战尤其是总也得那一场大败,士气已经跌落到了极点。

  “还有多少,损失了多少?”

  “有一半的士兵失散,此时仅仅收拢人数一万两千多人,多数身上都有伤,其中三千多之重伤!”旁边的副将悲切道。这一场战斗,极为惨烈。全军上下都是挂了彩,身上没有伤,还不好意思见人。而昨夜营寨被冲垮,多数都已经失散了,若不是金军马匹疲倦,无法追杀,损失会更加惨重。

  种师道听到这里,顿时间头昏眼花,有种绝望欲死的感觉。

  三万多精锐救援而来,可是如今却是活下来一万多人,大败呀!

  此刻士气的低落,这点士兵还不够金军塞牙缝。

  看着四周的战士,种师道觉得还应该说什么,高喝道:“如今我们是孤军。想要跑路,做梦吗?没见那些跑路的最先死去;想要等待援军,做梦吧,激战了一天一夜,也没见汴梁来一只援军,投降吧,金军是胡虏,是禽兽,投降之后也是被杀死的结果。”

  “跑路,行不通;等援军,没指望;投降,必死。没有人不怕死,只有有一条后路,没有人愿意死战。可是一切退路都没有了,跑路、等援军、投降,都不行,只有死战。”

  “全军战士,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今天谁都可以死,本将也可以死,但是谁要有价值,死之前至少拉上一个垫背的,黄泉路上也不太寂寞!”种师道大声喝道:“忠君报国,誓杀胡虏!”

  “忠君报国,誓杀胡虏!”

  “忠君报国,誓杀胡虏!”

  “忠君报国,誓杀胡虏!”

  全军将士齐声喝道,眼神中闪出决死的勇气,到了这一刻,在大宋最危亡的时刻,除了杀身成仁之外,一切都是虚无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

  战争带来死亡,也淘汰着弱兵,只有强兵才能活着。

  种家军接连两场战斗,死伤惨重,但是也磨练着认得意志,以残酷的法则,培养着优秀的士兵。经历了两次战斗,那些弱兵,胆小的兵,体力战力低下的兵,都无情的死在了战场上,而活下来都是心智坚定,战力强大的。

  一切退路都没有了,除了背水一战,除了困兽犹斗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全军上下,此刻静静地等待着,生命的最后一击,不为胜利,不为赏钱,只为杀一个垫背,黄泉路上不寂寞。

  …………

  此刻,在十几里外,河里正在等待着援军。

  河里是女真人中出色的将领,用兵大胆,甚至是疯狂。昨天,以五千女真铁骑硬撼动种家军三万步兵阵营;晚上更是夜袭,以三千出头的女真铁骑硬撼种家军营寨,更是胜利了。

  不过胜利是有代价的,出击时有三千女真铁骑,如今一千五百多阵亡,七百多轻重伤,只有不足八百有战力。而在有战力的八百骑兵中,又要分出三百收敛尸体,照顾伤员。

  乘胜追击,谁都知道这个常识。

  可是伤亡太大了,仅仅有五百可战骑兵。五百骑兵若是对战其他宋军,哪怕是三万,甚至是四万,也不足畏惧,照样胜券在我,可是对战一万种家军很悬,很可能被一口吃掉。

  河里很疯狂,但是也最理智,眼睁睁的看着种家军收敛旧部,汇聚军队,却放弃了这个机会。

  多年的打猎生涯告诉他,被困住的野狼,在走投无路的时刻,最危险。

  这一战下来,他的嫡系亲军几乎是全军覆灭,看着地上的一个个冰冷尸体,河里心中就发凉,“种师道,我记住你了。你是我见过的宋将,若是宋将个个都像你这样杀敌。我女真又如何能饮马黄河,威逼汴梁!”

  这一战下来,三千女真骑兵击溃种家两万大军,世人看来是大捷,前所未有的大胜利。

  可是,在河里却不这样认为。

  这一次,威逼汴梁的金军仅仅八万,其中包括女真军、汉人军,契丹军,溪人军,渤海军。女真军是主力,是战兵,而汉人军、契丹军等则是辅兵。八万金军中,只有不足四万女真军。

  这次南下,路径河北,渡过黄河,威逼汴梁,甚至是攻城多日。征战以来,多数城池防御空虚,多数不是县令跑路,知州跑路,就是一击即溃,伤亡不太大。

  有许多城池,是望风而降,零伤亡破城。

  征战半年以来,伤亡不足一万,其中女真军伤亡不足五千。

  可是这一战,五千女真铁骑遭受重创,几乎打残。这一战的损失之大几乎是等于南下征战以来,女真军伤亡人数总和。

  这样的胜利,女真人打不起呀!

  河里深吸了一口气,若是宋人都像种家军这样凶猛,连续打上十几次这样的战役,女真人男丁锐减,那时女真军与汉人军、渤海军比列就会失调,这样异族必然趁机作乱。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