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从靖康之耻开始 > 第34章金军退去

第34章金军退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看着退去的金军,河里立时惊呆了,做梦也没有想到营寨竟然向后移动了,一副溃败,吃了大亏的样子。

  “来人呀!为何营寨向后移动?”河里一伸手攥住旁边小兵的衣领,立刻喝问道。

  小兵吓了一跳,立时惊慌道:“这是元帅的命令!”

  “元帅的命令!”河里怒了,“元帅英明至极,怎么会发出这样混账的命令,一定是有人假传军令!”

  “是我下的命令!”这时,一个男子走了出来,正是完颜斡不离,汉名完颜宗望。金太祖的二子,金军上下号称菩萨太子。

  “元帅!”河里脸憋得通红,神色紧张,想要质问元帅为什么,可是到了口中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还是这样急躁,到帅帐中说?”完颜斡不离开口道,“你性子依旧这样毛糙,若是什么时候性子沉稳些,就是元帅之资!”

  河里立时喃喃道:“元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德行,带兵打仗冲锋在前还行,可是让我当元帅,还是算了吧,我一看字就头疼!”

  完颜斡不离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河里紧跟其后,进入帅帐中。

  完颜斡不离对亲兵道:“十丈之内,不得有人靠近!”

  亲兵立时离开,四周警戒着,元帅要向心腹说机密要事,十丈之内再无任何人靠近,免得消息泄露。

  “如今,只有你我两个人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吗?但是到了外面,什么都不要说,管好你的嘴巴,不然小心老子砍了你!”完颜斡不离脸上满是杀气的道。

  “元帅,我最佩服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太祖,一个是元帅。太祖以不到两千族人起兵,大破辽军,建立不世帝业;而元帅则是以不足千人追击辽帝,最后在逆境中,擒住辽帝!”河里激动的道。

  女真汉子,最崇拜英雄。

  完颜斡不离,无疑是女真的英雄。

  天辅五年(1121)十二月,金军新攻取的辽地民心不稳,辽军残余势力仍强,宗望遂返京请金太祖亲征。六月,金太祖得知辽天祚帝在大鱼泺,亲率精兵万人追袭。以蒲家奴、宗望为先锋,领兵4000,昼夜兼行,至石辇驿追上辽天祚帝。此时金军所至者不满千人,又疲乏不堪,而辽军有2.5万人。金诸将以为不可战,宗望则以为可战,辽天祚帝又将再次逃遁,遂战。天祚帝以为金兵少必败,于是与嫔妃从高坡上下来观战,辽降将耶律余睹见状,带金军袭击,天祚帝大惊,立即败逃,辽军溃败。宗望领军追击,但辽天祚帝再度逃脱。

  那一战,是完颜斡不离最为光辉的一战,那一战也最为凶险。

  而河里,就有幸参加那一战。

  世人看来,那一战士以少胜多,擒获辽帝之战,可是在参加那场战斗的众人来说,却是九死一生之战,那一战胜利的极为侥幸。那一战追击太猛,孤军深入,八百将士被上万的辽军围困在一个山坡之上,那时所有人都心灰意冷,觉得必死;即便是不死,也只能是做困在山坡之上,静静地等待援军到来。

  只有元帅提出,进攻,进攻,再进攻,直击辽帝仪仗。辽帝大惊,仓惶跑路,辽军也是大败。若是辽帝能坚持住,不跑路,辽军士气不衰,胜负尚未可知。

  功大莫过擒王。

  也是这一仗,建立了元帅的威望,也就是说,若是太宗皇帝百年之后,元帅必然为金国皇帝。

  在河里看来,只要再擒住宋帝,这个太子之位,是十拿九稳了。

  河里问道,“元帅为何要撤军,只要在加上一把劲,就可以将种师道所部灭杀,那时外围的宋朝援军必然震惊,惶恐不敢前进;而汴梁城内也是惶恐不安,那时只要加上一把劲,就可以兵破汴梁,擒拿宋朝狗皇帝!”

  “然后呢?”完颜斡不离问道。

  “那时,元帅先是擒拿住辽帝,又是擒拿住宋帝,建立不世之功勋,战绩将堪比太祖!”河里兴奋的道。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

  “混帐,这就是差距,我是元帅,而你是将军!”完颜斡不离道,“想要擒拿宋帝,老子只要在宋朝援军到达前夕,加紧攻击几日,多死上几万人,早就让宋帝当了老子的马夫,还等到现在?”

  河里立时傻眼了,的确有些奇怪。

  那时,刚刚兵临汴梁城下,大破城外宋军,郊外二十万宋军尽数覆没,缴获的粮草器械堆积如山,其中更有诸多的攻城器械,那时城门还没有关闭,城墙上还没有放下守城器械,那时汴梁人心惶惶,只要加紧攻击,城破指日可待。

  可是,元帅却是白白放过了这个大好时机,致使宋军有了防备,攻城难度大大加剧。

  “元帅,为何要白白放过这个机会?”河里还是不解,道“元帅先是擒拿辽帝,再擒拿了宋帝,那时谁还有你的功劳大,百年之后,必然是金国皇帝——”

  “若是那样,我可能活不了几年?”完颜斡不离很是失望。这位部将作战勇猛,对他极为忠心,只是可惜懒得动脑袋思考。

  河里愕然道:“怎么会呢?”

  “汉人有句话叫,功高盖主,还有句话叫物极必反!”完颜斡不离冷笑道,“擒拿辽帝,带来荣耀;可是擒拿住宋帝,则是泼天大祸,我的那位叔叔完颜旻还容得下我吗?粘罕会放过我吗?”

  功劳盖主是危险的,不是篡位,就是被君王诛杀。

  当年李世民功高盖主,就连身为皇帝的父亲,身为太子的哥哥都难以容下他,不断消减他的兵权,要诛杀他。李世民愤然反击,灭杀两位哥哥,囚禁父亲,终于登上了帝位。

  宋太宗赵匡义也是功高盖主,不论是哪一个侄儿登上皇位都容不下他,只好奋起反抗,干掉哥哥,灭掉侄儿,自己当皇帝。

  然而这种模式很难模仿的,成功的也只有寥寥几个。功高盖主,多数是没有好下场的。

  完颜斡不离即便心中有篡位之心,却没有篡位的实力,只能隐忍不作。

  这次南下,有好几次机会攻破汴梁,可偏偏放弃了,就是为了免于功高盖主,不然汴梁早就破了,哪会等待现在。

  ………

  此时,在金军营寨,赵朴也随着金军营寨向后移动。

  坐在马车上,赵朴只是大致的看了几眼,心中便有了数。而对面的张昌邦看着退后的营寨,满是疑惑,“金军为何后退,这是干什么,莫非是金军大败?”

  “不是金军大败,而是我朝援军来了!”赵朴道。

  “那汴梁无忧,我军也无忧!”张昌邦庆幸道。

  “城倒是破不了,只是担心我朝有大败!”赵朴眼睛中闪出忧虑之色,“我朝兵弱,一直缺乏武将,士卒战斗力极差,守城尚可,若是出城袭击,必败!”

  “竟然要出城袭击金军?”张邦昌摇头道,“不可能吧?”

  “极有可能!金军威逼汴梁,提出苛刻条约,大损天朝上国的威严,原本兵力不足只能隐忍;如今援军到了,一些老将来了,精锐的陕西军来临,自然要一雪前耻,才能保持天朝上国的威严,只可惜,朝中那些大佬出兵打仗,不从实际出发,一切拍着脑袋发出,必输无疑,若是不输,天理难容!”

  “这一仗,不得不打。因为朝廷山下,需要大胜鼓舞士气,鼓舞民心。而皇帝哥哥需要大胜,树立皇帝威严,消除太上皇的影响。政治上的需求,注定了这一战必须打,至于胜算被忽略了。”

  赵朴满是忧虑。

  他现在是使者,是人质,若是宋军打了胜仗,他的待遇必然提升;可若是宋军打了败仗,他的待遇必然下降,甚至是掉了脑袋。

  到了金营,已经有十几天了。待遇还不错,金军没有送来馊饭,也没有皮鞭打人,一切都是军中伙食,不好也不差,士兵们吃什么,他们也吃什么。

  金军元帅完颜斡不离没有接待他,也没有谈论条约条款,只是就这样晾着他。新官上任,要三把火,树立威信;而这位金军元帅,也要晾一晾他们,不为别的,权当是杀威棒。

  只是完颜斡不离不会永远这样凉着他,迟早会接见他,那时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彼此好似商人一样讨价还价。

  而谈判胜利与否,一切都在于战事发展。

  弱国无外交。

  不过,赵朴并不看得起那个便宜皇帝哥哥,也看不起满朝大臣,这些家伙内斗内行,外斗外行,耍嘴炮可以,若是论及打仗,全是拍着脑袋决定,既不知己也不知彼,想要胜利,做梦吧!

  当年,李鸿章签订一个《马关条约》,名声臭大街;后来又签订一个《辛丑条约》,遗臭万年。如今,他也是使者,也是要签订卖国条约,弄不好就是遗臭万年。

  PS:求推荐票,求收藏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